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成魔 (10.5only小料试阅)

嘉年华合志文《杀生》的番外篇,答应补一篇肉,我做到了~

10.5魔都全职only首发小料(具体见后面的摊宣),通贩会和烟一起开,拍多少印多少,杜绝高价。

全文1W4,开头少量试阅~通贩后肉的部分会一起发在十区

*********************************

  那一日天阴日霾,东边飘来一席沉沉的云,将升未升的曙色压在层叠的墨迹下头,仿佛正酝酿一场倾倒天河的瓢泼大雨。
  玉泉城中珠玑巷口,挂着“金门”两个字的楼阁早早开了后门,寻欢作乐一整晚的赌客们面色憔悴地踉跄走出,一个个眼神空空落落,一如腰间荷包。那些赢了钱的,早已歇了手,或揣着银票急忙忙转回家,或搂着隔壁红楼的姑娘入了黑甜乡。
  金门的坐馆老大魏琛袖着手站在窗边,喃喃自语道:“又要下大雨了,贼老天。”
  魏琛不喜欢下雨的天气。
  他常说,世人身上都有一根懒弦,每到下雨天,就仿佛湿了的琴瑟,松松垮垮提不起劲儿,哪还有赌兴来一掷千金。再说阴雨寒凉,飒飒风萧,下得久了,听得多了,人心也一并凉了愁了,输了钱也容易急了气了,不免给赌场添些闹了烦了。
  不知为什么,每逢打雷下雨天,魏琛总会遇到一些意料之外的麻烦。
  就如此刻,魏琛本想抓起桌上的茶碗喝一口,忽地在半空停了一停,猛然手心一翻,就要去拉了窗棂关上。
  他快,旁人也不慢。
  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正正抵在窗户的格心上,有人带着笑道:“老魏,朋友来访,关门闭户,这可不好。”
  魏琛脸色大变,看也不看窗外,左右四顾道,“青天白日的,怎么能见了鬼呢?不行不行,一定是老夫还没睡醒,赶紧关了窗,再去睡一觉。”
  他边说,边去用力掰窗边,薄薄的手掌就那么轻轻按着,这扇窗就如定海神针,纹丝不动。
  手的主人懒洋洋地叹了口气,道:“江湖之中,叫我找上了门,还没有能跑掉的。若是不信,你大可以试试。”
  魏琛不想试,上一回试的结果,是一段被追得只能睡在马棚的不堪回忆。当下也不去关窗了,也不装没看见了,跳起来怒骂道:“都说人死灯灭,你死都死了,还不去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我不是你的苦主,也不是你的债主,来找我做什么!”
  窗外的人轻笑一声,眨眼间窗户大开,骤然冷风一拂,两个人就飘也似的进了屋。其中一个黑衣如墨,手掂烟杆,大马金刀地坐在了魏琛桌边的椅子上。另一个裹了身斗篷,遮得严严实实,瞧不见面容。
  这手轻如落叶的身法,魏琛不知见过了多少次,早看得麻了。倒是对多了的那个人有几分兴趣,奇道:“姓叶的,难不成你还真是从酆都逃出来,后头还跟了个黑无常。”
  来人眉眼弯弯,哪有半分鬼模样。魏琛说得难听,他也不生气,大喇喇去拿了杯子给自己倒了茶,对后头亦步亦趋的斗篷人道:“你也坐,要喝茶自己倒,不要跟老魏客气,他欠着我债呢。”
  魏琛一听,马上道:“原来是没人给你烧纸钱啊,就说你成天嘴欠,怪不得人缘奇差。看在认识一场的份上,我马上叫人烧你十万八万银子,快跟着黑无常早下轮回,别来烦我了。”
  那人抿了抿茶,闻言噗哧一声,道:“老魏,你这自欺欺人的,骗谁呢?”顿了下,又悠然道,“啧啧,一个人赚多了不该赚的钱,就会变得没有良心了。”
  “叶修你这混帐,说谁没有良心!”魏琛啐了口,怒道,“老夫花了多少精力找你,风门的门槛都要被我的人踏破了,你倒好,没声没息一个月,还是看皇榜才知道你死在大漠里。你那群狐朋狗友都要捅破天了,回魂了不先去找他们保平安,来小小玉泉城吓唬我干嘛。”
  几个月前偷入皇宫盗书,同来追索的昭武侯一路缠斗月余,惹得江湖中人人瞩目。后来逃进了大漠深处魔鬼城,又遭遇天降雷暴,终于和昭武侯一起“形神俱灭”的事主叶修听了,微微一笑,道:“没想到老魏你居然这么关心我的死活。”
  “怎么也是相识一场,你真死了轮不到我收尸,倒杯送行酒也是应该的。”魏琛义正辞严道。
  “看来我误会你了?”叶修摇头叹道,“据说金门开了江湖第一大的赌局,赌我跟周泽楷这一场的输赢生死,没有结果庄家无法落袋为安,我还以为,你怕我没死透呢。”
  魏琛不肯接口,紧紧闭上了嘴巴。
  叶修嘿然道:“听说,谁都没料到我跟周泽楷会‘两人同死’,结果庄家通吃,金门狠狠赚了一笔大的。也不知道我这事主又活过来的消息传到江湖,老魏你要赔出去多少?”
  魏琛怒瞪他道:“我早说祸害活千年,认识你就会倒大霉。”
  “既然你这么寄望深厚,我会尽力长命百岁的。”叶修沉吟道。
  “啊呸!你最好‘死’的永远没人知道!”魏琛也不跟他装了,拿起自个儿的茶碗咕嘟嘟一气喝完,抹嘴道:“皇帝可是金口玉言说你‘死’了,要是你有胆又‘活’过来,只怕不差几日就要真死了。”
  “谢谢你的吉言。”叶修道,磕了磕烟斗,顺手拿出一个掐金丝小盒。
  魏琛一瞧,差点没跳起来:“老夫的烟盒!你什么时候摸的?方锐那小子都没从我身上偷到过东西。”
  慢悠悠拈了烟丝点上,叶修才道:“就方锐跟老林学那几手,废物点心一个,连我的衣角都摸不着。”
  魏琛嗤之以鼻,只觉他吹牛:“论偷术,你哪里比的了方锐老林。”
  “我比他们快啊。”叶修微微一笑。
  魏琛不说话了。
  论出手之快,够格和叶修称斤论两的高手确实没几个,就魏琛所知,即便是江湖公认的第一快剑黄少天,和叶修比武也从来都是输多赢少。
  这么一静,窗外就传来了雨点滴答声,魏琛挠了挠头,颓然一坐道:“一下雨准没好事,说吧,你到底来干嘛?”
  “这烟不错,回头送我两斤。”叶修眯起烟,吐出个烟圈,“要债来了啊,一想到你们金门赚了这么多,我就觉得死得很不痛快,很不瞑目。”
  “你就直说是来讹我的吧。”魏琛冷笑道。
  “老魏,其实做人可以委婉点的。”
  “你还懂委婉?”
  “那必须的,我怕说太白你年纪大了承受不来。”
  能跟叶修斗嘴的人,全江湖也没有几个,魏琛不跟他磨嘴皮子,挥挥手道:“想也别想!进了我袋子的钱,皇亲国戚也甭想捞出来!”
  叶修叹了一声,道:“老魏,饭可以乱吃,话是不能乱说的。”他下巴冲身后一扬道,“知道是谁不?”
  那人裹得严严实实,从进了屋到现在一句话不说,魏琛早就好奇得要命了。叶修的熟人他都认识,哪一个身形也不是这样,嘴上却冷笑道:“不就是地府里怕见天光的黑无常?”
  叶修嘿嘿道:“怕见天光是有的,不过这一位可不是黑无常,而是白无常。”说罢使个眼色,道,“皇亲国戚,让这个掉钱眼里的老鬼见见市面。”
  魏琛碗在口边,见那人斗篷一掀,素衣俊目,静若造像,当场一口茶喷了出来:“周泽楷?!”他擦了擦眼,果然见昭武侯向自己赧然而笑,名满江湖的俊美容颜独一无二,真个觉得是白日见了鬼。
  把头一扭,桌子一拍,魏琛怒指叶修道:“老叶,我竟错看了你,为了活命,你居然把自己卖给朝廷!”
  “怎么说话呢?”叶修不悦地敲烟杆,“能让我卖命的人还没落地呢!”
  “那你怎么跟他混在一起!”
  “因为小周跟你一样,欠我的债啊。”
  他说话向来天马行空,魏琛不相信地道:“人家一个堂堂王爷,还能欠你这穷鬼的债?”
  冲周泽楷一笑,叶修悠悠道:“小周欠我一条命债,我可是为他‘死’过一次的人。”
  打露了真容,周泽楷目光就一直落在叶修身上,闻言也不知听进去什么,面上微微一红,轻轻嗯了一声。


评论(54)
热度(707)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