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29

  这个梦是如此真实,又如此疲惫,就像真的经历了不尽岁月的漫长飞翔,将时间寸寸研磨成零碎的风景。直到睁开双眼好半天,叶修还沉浸在轻盈的空气里,想着自己到底有没有越过那堵墙,是否见到了新世界,那一切究竟是忘却的记忆,或者是伪装成记忆的寓言?
  他眨巴双眼,睫毛扫在手臂上一阵痒。就这么迷迷瞪瞪了好一会儿,前排喧哗的垃圾话终于一句句灌进耳朵里,让叶修彻底清醒过来。
  “孙翔你同花干嘛跑那么快,专门来送菜的吧?”
  “一把输了52个牌子……黄少,你也别太过分,得饶人处且饶人。”
  “靠,方锐你都赢了快200还敢说我过分,贼喊捉贼,到底谁比较过分啊评评理。开始到现在把把耍诈,还有没有一点人和人基本的信任了,一定是在兴欣学了太多无耻猥琐的伎俩!”
  “我录音了,回头就让让蓝雨前队长和国家队现领队来教育你。”
  但凡一大群人说话,黄少天单人的话量从来是其他人总话量的2.5倍。一看他上下嘴皮子翻飞狂怼方锐,围观的叶修都口渴,喉咙里头火烧火燎的。
  正想忘了带水呢,一个矿泉水瓶子递到了嘴边。
  “拧开了。”周泽楷冲他笑,眉眼闪闪的,模样特别雀跃。
  “贴心领导的好队员。”叶修顺口一夸,抹把脸坐直了,咕咚喝下好几口,问:“我睡了多久?”
  “半小时……不到。”周泽楷看了看手机。
  “居然这么短?”叶修挺吃惊。一直飘荡着,无法栖息的知觉还未曾从脑海褪尽,残留的意识依旧怠惫。他摇摇头,忍不住失笑:“做了老长一个梦,刚刚还以为自己早上没醒。”
  “什么样的梦?”周泽楷问。
  叶修一看就是睡眠特别好,和失眠多梦神经质绝缘的人种。
  事实也如此。一开始周泽楷还想叫扎金花群众们小声点,转头就听见了叶修平稳的呼吸。
  卷着身体盖住脸的叶修,没有胡茬的下巴光洁柔和,略圆的线条模糊了真实的年龄。仿佛不知世事的天真孩童,又仿佛跋涉万水千山的旅人,不论是简陋的储物间,或者行进嘈杂的车座,片刻的栖息,足以拾起重新出发的气力。
  头搁在车窗假寐,浓密的睫毛掩饰微张的眼,周泽楷望着叶修少见的样子悄悄发呆,心底一阵甜,一阵涩,酸酸麻麻的。
  清醒状态时永远自信的恋人,一派稚气地毫无防备的睡在他的身边。让周泽楷忍不住想要所有声音停止,要所有颠簸平息,想成为白天和夜晚的君王,挥手关上夜晚酣美的幕帐……全无逻辑又狂热的念想像水泡,一个接一个咕嘟嘟浮上脑海,周泽楷头一次发现,自己竟是个这么浪漫的人。
  或许爱情果然是无所不能的大魔法师,唤醒肉体的同时,也一并唤醒灵魂。让恋人们昏头昏脑疯疯癫癫,又给他们洞察毫微的敏感灵性。
  就如现在,周泽楷注意到叶修恍惚的眼神,隐约明白那不是一个普通梦境。
  对周泽楷这样不绕弯子打直球的谈话,叶修向来愿意有一说一。无奈像俄罗斯套娃一般的梦中梦实在难描述,他一个职业选手也不是作家诗人,话到嘴边,都想不到怎么措辞。醒来瞬间残留的深刻感受,在化为语言或回忆的刹那,快速地从意识中隐去。
  叶修只能抓住点模糊的残像,干巴巴地说:“就梦见小时候在院子里睡午觉,睡着睡着,又做了一个梦……似乎也不是梦,是真有这么回事的。有天暑假的下午,我弟我爸都不在,我妈请了好几个同事,在书房讨论一本他们杂志编的书。我一边听他们说话,一边做梦,感觉像在飞……”说着,叶修自己笑起来,“什么跟什么啊,前言不搭后语的,梦这东西没逻辑,别听了。”
  周泽楷听得很入神,叶修说完,他才眨了一下眼,伸手触了下叶修落在座椅的手背,说:“想听。”
  他动作很快,一如街上擦肩而过的不经意,在让叶修觉察到温度的同时已经离开了。
  可是……叶修半点也不想夸奖小周很注意影响啊!手缩回去了,另外一只完全不注意影响的大长腿已经偷偷地,偷偷地靠在了叶修的脚边,脚踝和叶修的紧贴在了一起。
  听着黄少天高分贝快语速的数落孙翔唐昊乱出牌导致自己也输掉,叶修的内心是崩溃的。
  还好他最近有了个神器叫做手机,果断拿出来发了条咬牙切齿的消息:小周,要点脸啊。
  周泽楷看完就笑了,一句话没说,就回了个亲亲的表情。
  叶修没辙,往一边缩了下,结果周泽楷半点不含糊,腿一抻追了过来。
  ——脚收回去。
  ——[亲亲.gif]
  ——动作太大会被发现的。
  ——[亲亲.gif][亲亲.gif][亲亲.gif]
  看着手机屏幕花式不重样的卖萌表情,叶修终于知道在大街上抱着啃来啃去有伤风化的情形都怎么来的了:就是眼前这种毫不自觉、毫无廉耻、仗着可爱跟你鸡同鸭讲的小混蛋造的孽!
  可是真要他狠下心说几句重话,又……着实舍不得。
  似乎是为了弥补沟通的缺陷,又似乎是觉察到语言的局限,短短交往两天,叶修已经注意到一件事,周泽楷比一般人更喜欢肢体接触。不会言说的动物无言地靠近你,用柔软的皮毛蹭动你的小腿,把信赖的小脑袋放在你的手心。
  证据之一就是,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习惯蜷曲入睡的叶修发现自己困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周泽楷的手臂后面绕过来,搭在腰间抓着他的右手,另外一只胳膊臂负担着主人的脑袋,小臂枕头锲而不舍地跨过枕头,就为了把恋人虚虚地拢在臂弯之间。
  叶修扭头一看就噗哧笑了:“小周你累不累啊。”
  “不累。”小周选手话少主意正——纯爷们儿绝不能在对象面前认怂!
  “呵呵,”叶修哪信他,键盘敲多了还肩膀疼,都是职业选手骗谁啊。这么拧巴地压着胳膊半晌,估计都麻了。睨一眼表情坚毅的周泽楷,他转头说:“还说胳膊累了给你揉揉,看来不用了。”
  “要揉揉。累。”周泽楷胳膊一抻,一双漂亮的眼睛扑闪扑闪,认怂不算啥,纯爷们儿也要铁汉柔情!
  叶修早习惯了周泽楷时不时恶意卖脸的画风。
  以前还觉得这是个不以帅自傲,十分脚踏实地的好青年,现在才晓得人根本对自己外貌的优势门儿清,平常那是省电状态,大有“你们根本不值得我浪费魅力”的意思。卯上叶修后,随时电力全开,耍酷扮帅一个不拉,连45度小娇羞都学会了。
  这不,叶修抬起身,轻轻揉捏周泽楷麻到不能动的胳膊,还要听他紧迫盯人的指挥:“脖子也疼,头也疼。”
  “我看你是脸不知道疼。”拧了一把南方帅哥嫩生生的脸蛋,北方汉子叶修无情地狠狠捶了肱三头肌几下。
  人们都说,恋爱和贫穷和感冒,是世上最无法掩饰的三样东西。
  爱不像感冒,会发出惊天动地的喷嚏;爱不像贫穷,会在衣角鞋边留下痕迹;它既非物质,亦非精神,它只是一种……此在的状态。
  当一个人陷入恋爱,他会被一种着魔般的力量从过去的自我中剥离,放进一个全新的足以让所有熟人惊呼的壳子里头。他会叫热情指使着,做尽一切外人无法理解的蠢事,周泽楷自己也许明白这很傻,还给恋人添了麻烦,却无法控制,就只是……无法控制,像是喜欢你。
  面对周泽楷闪闪发亮的眼睛,叶修那一点点的不适眨眼烟消云散。
  他爱你的样子那么美,没有人可以忍心责备。
  “唉。”叶修叹了口气,心想人堕落起来也太快。刚刚那一下,他居然也特别特别想摸摸周泽楷的脸庞,一定是被传染了。
  结果一边想着不能被小几岁的恋人带歪,一边手已经不自觉落在周泽楷的脑袋上揉了揉,正好被黄少天扭过身子抓个正着。
  “我要瞎了!叶修你是幼儿园的老师吗?还搞摸头杀!”黄少天早就不想玩牌了,趁机把牌一扔,巴着椅背翻过来,坐到叶修旁边说话。
  叶修从容收回手,仿佛真的是普通摸摸后辈头鼓励似的,说:“输惨了想跑?”
  “少胡说八道,本剑圣纵横牌桌打遍南北号称联盟赌圣怎么可能输!赢了197个牌子,再赢就胜之不武了,为了他们的面子我才收手的。打小靠扎金花骗同学网费玩游戏的时候,这帮人还不知道扑克牌有几张呢。”黄少天决不能容忍这种侮辱,愤怒地为自己代言,“你才是,居然跟周泽楷聊天不来跟我们打牌,还有没有友情?”
  “你去问一问,你跟小周,大家愿意和谁聊?”
  别说转过来的张佳乐方锐了,输得灰头土脸的孙翔听了都忍不住要笑,唐昊笑得还挺大声。黄少天急了:“靠靠靠,你们的思维速度跟不上本剑圣的语速,一个个应该好好反省,这样的水平怎么能出国争光!”
  “反省如果因为你太罗嗦我们被频道禁言该怎么办吗?”叶修说。
  “老叶你吓到我了。真正应该担心的是如果主办方不禁言黄少,我们该怎么办?”方锐一脸恐惧。
  “更可怕是,黄少说中文就我们能看懂,最后根本不是骚扰对手,都是骚扰自己人。”李轩也弃牌了。输了90来个牌子的虚空队长正在考虑是不是让李迅帮忙还债,否则就以清空他电脑的聊天记录相威胁。。
  “国家队的重大危机。”张佳乐痛苦。
  “士气不振,未战先败。”方锐点头。
  唐昊认真想了一下,提出一个可行性建议:“让黄少天团队赛不要上场了。”
  这垃圾话能忍?必然不能啊!
  黄少天气得吐血,跳起来指着这几个说:“你们这都是嫉妒,一个个的我记住了,明天训练竞技场见,不揍趴下你们我不是剑圣,唐昊你第一个啊。”说着一抓叶修恳求,“领队英明神武,不会听信谗言。没有我的团队赛,战斗力起码打个八折。”
  “有了你的团队赛,战斗力要打个对折。”叶修说。
  黄少天怒发冲冠,决定要好好跟叶修讨论下那些年帮他抢的boss打的副本。结果被叶修一把干脆拍开:“要到地方了,还准备不下车。”
  喻文州转过来说:“还有一公里,停车场不准外车进入,我们门口下车,回头十二点师傅再来接。”
  听了他的话,两个妹子关了电视剧,楚云秀还拿出个化妆包。男生们没那么麻烦,可也警惕性很高,不少人全副武装地带帽子戴墨镜,叶修啧了一声:“偶像包袱别这么重行吗,回头安检还得脱。何况那博物馆门口都是什么人,谁认识你们啊。”
  伸头一瞧果然,也许是故宫和国博两大景点吸引了大多数游客的注意力,哪怕是暑假,工作日的首博门口也没几个人。方形的玻璃外观在伏天透着一股凉意,足有几百平米的宽阔入馆步道上,前后零零落落走着七八个老头老太太。
  包括周泽楷在内的人都卡了壳,苏沐橙把ipad收到背包,补妆完毕的楚云秀扭头嘲笑:“就你们一个一个快干裤大T恤,还好意思偶像包袱呢,小心衣衫不整人家不让你们入场。”
  “那不可能。”方锐神圣地说,“我特意穿了球鞋!”
  “不然你还打算穿拖鞋进电影院?”黄少天吐槽。
  “跟张佳乐和你一起看电影,值得我穿得很正式吗?”方锐长叹一声,“三个汉子看片已经很苦逼了,我不想别人误会你们对我有什么企图。”
  “谁对你有企图!”张佳乐和黄少天一起吼,上手就把方锐按椅子上收拾了。趁着一片混乱,叶修悄悄拉了下周泽楷,两人抢在前头下了车。

评论(33)
热度(786)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