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30

终于写出来更新,不太好大家见谅(。

周末又要出差……眼看cp是赶不上了,我还是认命好好填坑吧……


******************************

  现在一般博物馆都凭身份证领票参观了,滴水不漏的喻队长事先收了众人身份证以免有人忘带,也不管后头磨磨蹭蹭打打闹闹的一帮子,先行去了领票处。张新杰边过安检,边简短地跟楚云秀苏沐橙介绍场馆信息:“有个古代佛像艺术精品展,看介绍有很多藏传佛像,我觉得值得一看。”
  “我家供南岳大帝,不信佛。”楚云秀摇头。
  “那古代玉器艺术精品展,你们姑娘肯定喜欢,”王杰希指了指左手边,“就在那个圆形展厅的楼上。”
  “玉器好!沐沐我们去吧。”楚云秀兴奋地跟苏沐橙说,扭头看见一楼的标志,“洗手间也在那边。”
  “哪有洗手间?”刚验了票的张佳乐大喜。
  “你这个吃了三碗甜豆花忙着跑厕所的邪道!”方锐鄙视地说。
  “甜豆花怎么你了?”黄少天立刻反击,“你可是蓝雨训练营出身,之前在N市,后来去了H市的人。江浙沪那么喜欢吃甜,也没把一个大逆不道的咸党掰正,绝对是兴欣最大的失败。”
  王杰希笑了:“叶修是B市人。”本地都吃卤豆花,铁杆咸党。
  肖时钦扫了下队友们,很有危机感地问:“不会只有我跟喻队黄少他们几个吃甜豆花吧?”
  众人果然纷纷开始报南北阵营,甜咸大战一触即发,引爆话题的张佳乐出来了,笑嘻嘻地说:“这个洗手间好玩,走廊是弧线的,门也是斜的镶在墙上,特别像电影里的太空舰桥。”
  听他这么说,性子比较活泼的几个很快冲了过去:“真的唉,可惜不是金属走廊,不然更酷。”
  跟后头的孙翔越走越感觉浑身不舒服,怪压抑的,抬头一看才知道为什么:“这顶也太低了吧,再走我都要卡住了。”
  首博这座室内建筑模仿青铜外壁,有一定的倾斜角度,从外头看是个椭圆形的柱体,连接楼层的并非楼梯,而是盘旋上升的坡道。于是二层压迫着一层洗手间所在的走廊顶,不得不做了一个倾斜弧面。上头一条凸出的石膏线越来越低,最深处女洗手间的入口目测不到170,难怪185的孙翔走着憋屈。
  李轩一观察,当即出了个馊主意:“哈哈,如果按身高排列,孙翔正好就被这卡住了。我们挨个卡过去,可以来个自拍全队福。”
  黄少天危机感大盛:“不干!凭什么按身高,要按也按队服号。”
  “就是,”身高倒数第二的方锐也不服,“我们是光荣的联盟选手,当然应该按总冠军数。”
  两人拼死抵抗,倒叫没多少兴趣的唐昊积极起来,直接走到孙翔旁边站好,藐视地笑:“按身高好,我看行。”
  “来来来,”李轩笑得拍大腿,“周队王队都过了一米八吧?你们站唐昊后头。”
  “太无聊了太无聊了你们都几岁啊我才不跟着玩这个。”平时在大G市觉得自己一览众山小,刚一查荣耀官网才晓得是国家队男选手身高低谷的黄少天拔腿就要开溜。
  这次换作叶修眼疾手快了,一把抓住他的帽衫:“要合群啊,少天,你这样以后怎么团队赛打配合。”
  没等黄少天回答,张佳乐已经对着手机充满喜悦地说:“原来我跟老叶一样高,我要站他前面!”
  “站前面就不是四亚了?”叶修插刀。
  楚云秀对这帮男生幼稚的行为简直忍无可忍:“你们是高中生吗?高中生都做不来这种闹剧!”
  “从普遍学历来说,大概只是高中肄业生吧。”笑眯眯的苏沐橙全图屏风炮说。
  “好幼稚!完全看不下去!”听着黄少天跟方锐争论自己刚长了1厘米也进入了177大关,又听张佳乐被叶修气得只跳脚,楚云秀蹬着高跟鞋几步走过去,威武霸气地说,“都闪开,不到180的站我后头!”
  “楚队你……还不到170吧?”李轩奇怪,怎么感觉……楚云秀视线跟自己一边儿高?
  人家楚云秀呵呵一声,磕了磕后跟。众人一看卧槽,这妹子穿了双厚底松糕款的浅色凉鞋,高度约有一个鼠标长!
  “鞋跟最高12公分,”楚云秀微笑,“我167,低于180的站我后头,有问题吗?”
  谁敢有问题。
  汉子们个个瑟瑟发抖,穿高跟鞋的妹子绝对霸气雄图,惹不起啊!
  黄少天伤心了:“我真傻,真的,早知要搞这一出,我应该去买一双内增高……”
  方锐搭着叶修嘤嘤嘤:“队长,你一定要给我作证,我真是177.5,快看我真诚的眼睛!”
  “你的队长是沐橙了。”叶修甩开他。
  苏沐橙有点遗憾:“今天只穿了8公分,不然就能和秀秀站一起了。”
  叶修说:“低调,你再高,少天真没有活路了。”
  “胡说!我起码比苏妹子还高1厘米呢……不对,是2厘米,我长高了1公分!”
  这一场群魔乱舞,让迟来的喻文州和张新杰一阵阵的脑仁儿疼。叶修拍拍他俩,一脸理解:“是不是眼看着就觉得这个国家队没救了。”
  喻文州感慨:“没想到参观博物馆这么正常的娱乐也能被玩出这么低龄的操作。”
  “简直闻所未闻。”张新杰都忍不住要吐槽。
  面对根本连小学生也想不出的羞耻play,两位战术大师叹息完之后,非常飒爽地……一撸袖子也加入了掉节操的行列。
  “按官网身高降序排,同身高按国家队号升序排。”喻文州言简意赅,一句话结束了黄少天等人的垂死挣扎。
  张新杰看看两个妹子,表现了一贯的严谨:“鞋跟不能算身高,男女穿插画面上也不好看。”
  “为了我们唯一的牧师精神安定,姑娘们站最后头,沐橙先,楚云秀后。”叶修挥挥手说。说着大家嘻嘻哈哈地站好了,孙翔第一,唐昊在后,跟着周泽楷王杰希肖时钦,然后是非180俱乐部的李轩叶修喻文州张佳乐张新杰方锐,唯独黄少天贼心不死,缠着叶修要求换个位置。
  “中间凹下去的人自重。”
  叶修一开口,所有人笑疯了。
  楚云秀趁机喊了一声:“队友们,来个胜利的手势!”
  抓住大家齐齐举高剪刀手的刹那,最前头的孙翔抬着姑娘们贡献的自拍杆,咔嚓一声按下了快门。
  拍完照,众位荣耀大神们终于想起了被丢弃的羞耻心,火速悄摸摸离开了现场。亏得博物馆人少,他们只吓跑了两个想上洗手间的老太太,要遇上来参观的学生,国家队非得上微博头条不可。
  孙翔看着大厅左右,有点茫然:“这么大,要看到什么时候?”
  没底线的闹一场很有益于放松身心,张新杰居然和颜悦色地说:“刚刚我们问了,今天博物馆里有好几位志愿讲解员,进了场馆可以请他们讲解,跟着走就好。”
  喻文州看了看表:“现在十点,十二点差一刻门口集合吧,王队约好了饭店,去太晚不好。”
  “坏了,”李轩说,“两个姑娘刚已经上去了。”
  黄少天掏出手机,大爆手速发了条消息:“简单啊,群里说一声门口集合时间,到时候谁迟到谁买单。这年头连叶修都买手机了,还能把大活人丢了?唉叶修呢?怎么一会儿他又不见了,成天闹失踪还有没有领队的大局观。”
  唐昊想了下,迟疑地说:“他跟周泽楷一起出来的,他们已经上去了吧。”
  “一定是为了逃避你走人情关系。”张佳乐说。
  “为了国家队大局,必须挥泪换黄少了。”方锐同意。
  “靠!”黄少天愤怒,“叶修怎么会跟周泽楷一起,指不定回头就出去抽烟了。他又不看手机,我还是打个电话吧,别一回头这家伙就溜了。”
  黄少天一打叶修手机:“怎么是无法接通?”
  其他人笑:“黄少你这是被拉黑名单了吧。”
  “被拉黑名单是线路忙,你们这些没有常识的傻蛋,”黄少天在这方面经验丰富,“肯定手机又没电了,这家伙成天不是忘带就是不充电,买手机到底有什么用?看来一会儿我们要大喇叭喊无组织无纪律的叶修小朋友归队了。”
  被惦记的叶修小朋友不单无组织无纪律,还十分狡猾,早早就把手机开了免打扰,偷偷和周泽楷小朋友一起先去了下沉的展厅。
  “张新杰他们的参观路线,肯定从重要的常设展厅开始,说不定还得找个讲解,快不了。这下头是个人捐赠展,一般人注意不到,咱们先下后上,打个时间差。”
  荣耀教科书这也能分析的头头是道,周泽楷听得直笑:“好厉害。”
  “每一个对手的风格我都熟,也包括你们轮回,怕了吧?”
  周泽楷特别怕,怕得脸笑出了花,特别好看,特别甜蜜,完全是个连中了十个六合彩又脱团成功的人生赢家。瞧他容光焕发的模样,博物馆灯都开得不够亮了,叶修奇怪地问:“笑得这么开心?”
  “嗯,第一次约会。”最高兴是叶修想都没想,就拉了自己单独行动。“咱们”这个词怎么听怎么好听,怎么听怎么甜,枪王心里美滋滋。
  其实叶修真没想那么多。他常年神出鬼没,久而久之对集体活动也兴趣缺缺了。幸亏他也是有手机的人了,本打算去楼下展厅找个地方猫着刷刷国外荣耀论坛,谁叫身边还有一个周泽楷。枪王锁定目标精准追踪的能力,叶修现在深有体会,干脆把他一波带走,以免欲盖弥彰。
  “约会”两个字,终归让大龄脱团狗有些不好意思,叶修咳嗽两声:“这儿……不能算吧。”别的不说,外头可还亮着12个电灯泡呢!
  环顾四周,巨大的玻璃罩后是两个国外拍卖的佛头,一者闭眼,一者开眼,额面饱满,线条圆润,面朝两个小年轻慈悲地拈花而笑……再加上凉飕飕的空调一吹,真是心静自然凉,什么偷鸡摸狗的念头都没了。
  周泽楷遗憾地叹了口气,自我安慰说:“万事开头难。”
  “接下来的剧情如果是什么人生不得不去的十大美景看电影逛游乐场,这本书还是赶紧别继续了。”叶修冷酷无情地打消他对约会的执念。
  “想了新的,”周泽楷非常认真地瞧他,“你会喜欢。”
  “哦?”难道一个晚上小周就打通任督二脉,知道好好陪他打工刷boss才是正道了?
  事实证明周泽楷确实想通了,就是方向歪得不止一点:“世邀赛赢了,去迪拜。住七星级酒店,不出门,每天打游戏。”
  懒得纠结飞几千公里在一晚上万的酒店打游戏是个什么章程,叶修先呵呵:“想得倒挺美,要赢不了拿不到冠军怎么办?”
  “不会。”周泽楷微微一笑。顿了下,又补充:“你、我还有大家,不允许。”
  博物馆的射灯外,年轻的眼睛闪着明亮的星光,笃定地直视一个必然的未来。
  眼前一幕似曾相识,恍惚回到了多年以前,在无人的赛场走廊,叶修被轮回队长叫住。还是个少年的周泽楷,以同样坚决的语气告诉他——“我会赢”。
  五年后,周泽楷长高了。他肩膀变厚,胸膛变宽,嗓音和眉目一起褪去了稚气,迈入成年,单薄的少年感日渐消失,在小社会摸爬滚打后,也懂得了融入。
  从最开始对着记者采访都会脸红,也学会了机智地寻找镜头躲在最边上。和年长的队友们不知道怎么拉进关系,到一起去游戏厅看电影打趣脱团的方明华,每个月买一些顶饿的小零食放在茶水间给晚上训练的队员。在QQ上聊天,不再只有拘谨的“是”和“嗯”,进化到排队呵呵插刀发表情。
  叶修第一次直面荏苒的光阴,相遇之后,相识之前,他缓慢而无声的成长,被时间反刍,盈满望向你的眸光。
  这刻叶修突然明白,周泽楷身上究竟哪一点深深地打动了他。
  胜利属我,冠军属我,荣耀属我——再多挫折与磨难都无法改变,全心全意献祭于理想者之间,纯粹至极的狂妄。
  以最初最热切的强悍和坚定,追逐火与雪的足迹,直至彼此视线终于平行。
  你看见我。
  我也看见你。
  强者的神之领域,只会被另外一个强者踏足。

评论(38)
热度(834)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