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32

去不了cp,就在cp入场时候发个更新给同样去不了的盆友们吧,我绝对没有因为去不了,太过羡慕嫉妒恨所以恶意报复哦;PPP

再说点题外

《烟》是我第一个原作背景的周叶长篇,不意外的话也是最后一个,因为同样的剧情,写一次就够了(笑)。“只有一次所以无论如何想做好”的念头,让我在写作中,总在“是不是这个地方应该再加点什么,写得再细一点”以及“细节太多会不会冲淡了故事的人物结构”之间摇摆不定。

停更这段时间里,也有断断续续地写一点,word文档一共131页,其中确定的内容是120,有十页上万字,都是思路打架之下,写了又不得不删除的。

改变这种纠结状态的原因说来可笑,一是一再地跳票,让我破罐子破摔,什么字数限制出本要求统统say bye,尽管放飞自我;二是无力吐槽的全职ova——既然他人的创作满足不了我,那就履行创作者的特权,自己上吧!

最终,要告诉大家的是:

《烟》的后续……可能……还会很长。

(就不说预计还有多少万字了,自己打脸好痛哦,笑)

我会改变之前只着眼周叶的情况,增加一些有必要交代的人,有必要交代的事,对一篇cp文来说,也许许多情节并非必要。可是对我、对我想写的叶修和周泽楷来说,它们很重要。

隔两日更,目前也有两万字存稿了,混一个多月大约没问题。大家放心,可能写得很慢,然而长情的作者绝不会弃坑逃跑哒:)


***************************


  除了面对面站得脚都麻了,这讨论的内容跟平时QQ上有什么不同,正常人谈恋爱画风不该是这样的!
  哪怕是荣耀宅男,也对恋爱充满了幻想,赛场上打法华丽的枪王,审美自然不能流俗于一般直男。结果告白脱轨了,二垒脱轨了,约会跟着一起歪进了小胡同出不来。待到将来回味,唯有争执BOSS材料锱铢必较的记忆残留,周泽楷着实的不甘心。
  自动扶梯就在眼前,周泽楷才期待地说:“今晚……”
  “想都别想,今晚好好休息。”叶修冷酷地说,“明天就要开始团队训练了。先跑两天阵容测试,谁磨合不好、状态不好都会被换掉,枪王大大你还要不要世邀赛出场了?”
  “要。”周泽楷肯定的回答,又以同样肯定的口气小小声地追加,“约会也要。”
  叶修好气又好笑,小周是和“约会”杠上了啊,这不屈不挠一定要闹到你同意的劲儿,根本是追着要糖吃的小朋友。从前多讲理的一个孩子,怎么谈个恋爱就变得又任性又难缠又——
  让人情不自禁地爱怜。
  恋人伐开心的固执表情可爱到犯规,让感情内敛如叶修也有些忍不住,飞速伸手戳了一下他脸颊,低低地笑了下,说:“急什么。小周选手,以后的日子长着哪。”
  叫阔别已久的家乡熏染,叶修进来说话会带出一些B市发音。配合他好听的烟嗓,短短一句“以后的日子长着哪”,仿佛琉璃瓦上的疏雨,钟鼓楼前的老槐,顿挫出独属于一城古都的悠远从容。
  周泽楷的心随这句话定定地落了下去,又轻飘飘地荡了起来。
  以后——
  以后。
  从紫藤树下的吻开始,一头扎进了爱情的海,让汹涌又强烈的情潮淹没,慌张,狂喜,无所适从;雀跃,不安,越发渴求。这些鼓噪的,吵闹的,催促周泽楷极力挨近叶修,紧紧缠住他的声音突然就宁静了。
  他不该着急。因为他们有以后。
  以后是成千上万个白天黑夜,以后是正当壮年的理想和现实,以后是一个人的人生和另一个人缠绵跌撞出的明天。
  以后,以后。“以后”这两个字,成为周泽楷听过最美妙的情话,比床笫间的蜜语更动人心魄。因为这是一个许诺,许诺一段浮木,囚渡过孤独的过去,去往结局的彼方。
  帅气的轮回队长开心地冒泡,仿佛整个人漂浮起来,忘乎所以地微笑,波光明亮的眼眸装满了叶修一个人。
  被联盟脸面级别的帅脸紧迫盯人地一看,叶修心说坏了,小周这恋爱脑回路一接通,冲动下要是犯了什么公众性错误,冯主席的心脏还要不要了。当下也不管听了一耳朵的张佳乐伸了脑袋过来,好奇的问“什么日子长着”,往外推了周泽楷一把。
  “小周跟我要出场呢。”叶修面不改色地顺口忽悠张佳乐,边严肃提醒小周选手注意场合,“快去车上集合吧,我和张佳乐有话要说。”
  吃了“以后”这颗强力定心丸,周泽楷现在美滋滋地可听话,闻言眨巴眨巴长睫毛,乖乖地一点头向外走出去了。
  张佳乐一惊,用看神棍的眼神看着叶修:“你怎么知道我有话要说?”
  “我能掐会算,怕了吧。”叶修呵呵。
  他的垃圾话张佳乐熟得不能再熟,那是半点也不信,鄙视道:“要脸吗?还周泽楷跟你要出场,你以为人人都是你啊这么没节操。”
  小周没节操起来连我都怕!叶修鄙视地看了一眼张佳乐:“就你这了解敌人的水平,怪不得拿不到冠军。”
  张佳乐真给唬住了:“真的假的?”
  竟然见缝插针走后门!惊叹一声“竟是这样的周泽楷”,原本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说的话,顿时觉得不能藏着了。他回头看了眼,喻文州和张新杰正边聊天边等着买纪念品的唐昊他们,一拉叶修,两人走出安检口,在进门玻璃回廊角站住了。
  夏日的热风和博物馆的冷风在彼处交汇冲撞,在人身上打起了时冷时热的拉锯战,实在称不上舒服。叶修忍着来一根烟的冲动,问:“你真有事啊?”
  张佳乐也觉得冷热夹击挺够呛。再一听,叶修之前果然是瞎编,好气自己又被耍了:“又骗人,脸呢!”
  “天真。你不是打算跟我说话,干嘛探头探脑的。”叶修说,“站这难受,速战速决,再不说我走了啊。”
  “急什么,你要着急的还在后头呢。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张佳乐抱怨了两句,才反问他,“你听过‘宸天’公司吗?”
  叶修一个沉迷荣耀的宅男,本来连世界首富是谁都不晓得,对商业啊财经啊也根本是七窍通了六窍。然而“宸天”这名字,他还真知道,就说:“怎么不知道,以前给国外做贴牌主机外设,后来做游戏手柄、键盘鼠标的一个公司吧?赞助过联盟不少队伍,以前的嘉世,还有百花微草这些队都合作过。现在好像专注轮回了,我在总决赛体育馆见过大幅广告。”
  “除了外设,宸天还做显示器和一体机,”职业选手对游戏相关品牌多少都有所了解,张佳乐解说起来也不累,“他们还是荣耀读卡器的合作商,和联盟是老交情了,差不多是跟着我们这一批成长起来的国产品牌。前年请了周泽楷做代言,搭上了轮回双冠的顺风车,销量又升了一大截,现在算是同行之中的龙头公司了。”
  “听你的话和宸天挺熟啊。”叶修没忍住,抽了根烟叼嘴里也不点。
  张佳乐咳嗽一声:“他们在周泽楷之前合作的代言人是我……”
  “否极泰来,这公司不容易。”叶修感叹。
  “你闭嘴!”胸口被插了数把无形利刃的张佳乐给他个愤怒的大白眼,“正事还听不听了?!”
  “您说您说。”见他真怒了,叶修乖乖给嘴上一个拉链。
  “这事儿说起来有点复杂……归根结底,所有妖蛾子都是你自己作出来的!”张佳乐看了看上赛季末搞风搞雨,拿了第四个总冠军就拍拍屁股走人的老对手,恨铁不成钢地说。
  一切事情的起因,都从这个赛季末强势黑马兴欣拦了轮回的三冠王道路开始。
  宸天老板家在K市,一直是百花的死忠支持者。公司第三赛季开始拓展游戏键鼠业务后,虽然广撒网地赞助了不少战队,包括三冠王嘉世、第四赛季登顶的霸图,强势上升的微草蓝雨……他所选择的品牌代言人,却始终是未拿一冠的百花队长张佳乐,从这个方面来说,和叶修之前接触过的夏仲天一样,也算很有个人的荣耀情怀了。
  可是情怀终究不能当饭吃,那么大个股份公司也不是老板一个人全说了算的。眼看公司业务越做越大,牌子越来越响亮,代言人却一个冠军都没拿过。让营销套路都是“用了好键鼠让你一秒成神,竞技场副本不怕不怕啦”的宸天董事会坐不住了。正好第八赛季张佳乐代言合同即将到期,又准备退役,宸天顺势说服了老板,提前解除了旧代言,以最快速度签下了觊觎已久的荣耀第一人周泽楷。
  从结果看,说宸天是否极泰来没毛病。周泽楷带着轮回连冠两个赛季,个人能力和战队成绩如日中天,眼看要乘胜追击,完成嘉世以后从未有过的三连冠伟业。宸天的键鼠也在枪王实力圈粉的带动下节节高升,可说是一笔再划算不过的买卖。
  宸天公司心很大,梦更大,国内市场已经满足不了胃口,一直都在谋划着把牌子往国外推,就缺一个营销的引爆点。季后赛八强出来后,面对轮回有极大可能再度连冠的局面。宸天和轮回一拍即合,策划了以“中国荣耀联盟三冠王”为噱头的海外俱乐部交流活动。力图把国内最强的电竞俱乐部和国内最好的游戏外设品牌捆绑推广,扬我国威,顺便赚多点小钱钱。
  为此宸天早早下了血本,和各个国家的交流赛铺下的前期公关资源不提,总决赛之前联合轮回投下的大笔造势广告费可都是真金白银。
  可是赛场没有绝对,胜利也不是计划表上的剧本,势不可挡的轮回竟然遇上了升班马兴欣。
  这支新军黑马队,在嘲笑质疑中跌跌撞撞前行,顶着所有人“他们居然做到了”的惊叹,成为了第十赛季真正的赢家,成为了写就历史和奇迹的成功者。
  轮回俱乐部和粉丝的难过自不必说,宸天的失落只怕要比他们强一百倍。毕竟明年还会有下一个赛季,下一个冠军,而轰轰烈烈的三冠王变成两冠王,远征海外的话题性可差了不止是一星半点。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世邀赛的出现,让一个比之前更好百倍的机会摆在了宸天面前。
  “怎么回事,你在宸天卧底了?这八卦的来龙去脉也太详细。”叶修颇为诧异,起码轮回有海外俱乐部交流这事儿他就半点风声没听过。
  “宸天的公关总监跟我关系好不行啊!怎么老打岔。”张佳乐想打他。
  实际情况比张佳乐说的还要复杂。
  海外交流光轮回一个队,顶天了正选带替补也就十个人,还不是人人都有亮眼的个人实力,看来多少单薄。所以宸天还打算着拉上几个别家出色的选手,起码职业更多样化,打起个人赛也更有变化不是?队长王牌这种门面选手不敢指望,实力够格的不当家大神总有那么几个吧,如果不是叶修打完总决赛就退役,他们还想邀请苏沐橙呢。
  宸天的公关总监是张佳乐老粉了,粉人不粉队,张佳乐去了霸图也一片真心不转黑那一种。捞钱又能见识国外荣耀俱乐部水平,一举两得的好事自然不瞒着,早早给张佳乐透了个底。
  虽说计划依然赶不上变化,交流赛后来变世邀赛,可宸天这次一点不失落,简直开心坏了。这多好啊,他们现在可以赞助中国队,赞助世邀赛,赞助转播……赞助每一个能让宸天牌子亮相的场合。总而言之,中国队一旦夺冠,有形和无形的收益绝对比飞来飞去的海外交流大得多。
  “一件事半天说不完,快抢救一下你的重点。”叶修看见唐昊几个已经朝出口走来,忍不住催促道。
  张佳乐也知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说完前情提要,终于切入了主题:“重点就是——为了公司利益最大化,宸天打算通过联盟施压,让你一定要保证周泽楷的王牌位置。”
  叶修挑挑眉,并不诧异。
  他做了十年队长,很了解联盟的各种商业化运作。宸天的要求无非是本赛季烟雨战队的翻版:战队运营和赞助商喜欢美女战队的噱头,喜欢双胞胎姐妹花选手的热度——可是不出场不能带来成绩,什么噱头和热度都是假的——所以成绩再难看,姐妹花也必须出现在主力位置上。至于做不做得到,那是队长楚云秀的问题,你身为队长不就是解决队伍问题的存在吗?
  逻辑……严格来说没错。
  足球比赛中,一个踢入关键进球的球员,就能成为英雄。人们却未必记得一个最终的进球可能是通过了十几脚传递,在后防的抢断、中场的传递、队友的补位配合下才能完成的。
  国家队十几个大活人,非荣耀玩家能记忆的有限,只有最耀眼的选手,才能成为世邀赛的明星。赞助商大把砸了钱,想要的自然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要出场够多,要做关键先生,要制造戏剧化逆转……后面这两个有点为难外行人了,那就尽量刷个脸熟吧。
  现代的一切有体系的竞技比赛,已经不可能绕开商业的影响。一帮人集训营都还没踏进呢,联盟已经把从队服到球鞋到背包的“国家队之选”广告卖光了。赞助商想跟风蹭个热度,正常啊。想让自家赞助的选手多点存在感,更正常了。
  宸天赞助了中国队,又赞助了世邀赛,已经做了这么多,还想方设法地希望周泽楷更有光彩,其中大约有一些后续的商业考量。叶修也懒得关心,看看时间不多,把烟塞回裤兜里,淡淡地说:“嗯,知道了。”
  他神态安静,瞧不出是不放在心上,还是自信很容易解决。张佳乐拍拍叶修:“就给你提个醒。起头一个挡不住,后头扑上来揩油的只会更多。”
  电竞游戏根基尚浅,前有嘉世后有烟雨,觉得选手刷存在感比刷成绩更重要的不在少数。“不就是打打游戏吗谁不会啊”的轻蔑,做百花队长这些年,张佳乐接触过也不止一个两个,哪家豪门队长没有一本和赞助商、战队高层斗智斗勇的旧账。
  叶修点头表示明白:“谢了啊。你不提,他们怕要把门路走到文州那边去。”
  “那不能吧,”张佳乐皱眉,“喻文州是队长也是选手,这么干扰训练,联盟还想不想我们拿冠军了?”
  叶修呵呵一声不多说,笑道:“张佳乐选手,你要庆幸领队一身正气不畏强权,否则你的出场数可就惨了。”
  自从退役复出去了霸图,人气一落千丈的张佳乐选手不想说话,只想给“一身正气”的叶领队一百个中指。

评论(71)
热度(801)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