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34

  难得被噎了几秒。叶修看看笑眯眯的苏沐橙,看看跃跃欲试的周泽楷,再伸头看看黄少天的手机屏幕,恍然明白了什么。他没接茬,哦了一声说:“说明我和某些人不一样,好人缘遍布全联盟。”
  张佳乐不能忍:“要脸吗!你是仇恨值遍布全联盟吧?”
  “没办法,冠军拿的太多就是惹人嫉妒。”叶修遗憾地叹气。
  想揍他的人立马不止张佳乐一个了。好在喻文州及时来到,靠谱的队长没管这帮常年幼稚的队员,扫了一下人数都对,低头和司机说开车。
  “开车了都坐好,系好安全带啊。”叶修边果断打掉他黄少天的手,走回最后排。
  李轩扭头,笑着说:“前辈跟周队什么时候熟起来的,保密工作到位。”不说别人,就说轮回同队的孙翔,现在还时不时被叶修叫做“那个用一叶之秋的”呢。
  眼看黄少天控诉的目光就要从“你这个叛徒”升级为“你还是不是我的好兄弟”,叶修咳嗽一声,冲周泽楷扬了扬下巴,说:“都是小周的功劳。”
  整个过程发展的太快,周泽楷就那么呆呆地看着叶修兵来将挡,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就在早上,他还冥思苦想过,怎么才能成为大家公认的叶修的“好朋友”。结果还没想出来子丑寅卯呢,一眨眼就发现阴差阳错下,事情已经被坐实了。直到叶修带着笑的眼睛转过来,浅浅地看进他,周泽楷才恍然。
  一颗心怦怦怦地,欢喜地要炸了,越是想表达,越是显得笨拙。大家好奇八卦的强势围观下,周泽楷的脸越来越红,张嘴好几次始终说不出话,最后用力地“嗯”了一声,当作是回答。
  得,就枪王这闷性子,联盟倒闭了都打不出三句话,能指望他出去唠嗑说其实我跟那谁谁关系老铁吗?至于叶修,逗猫赶狗是常态,实话扎心能力超绝,一晃神还以为他刷日常垃圾话任务呢。就凭那点少之又少的人前互动,一般人真没法看出两人友情的存在……
  深感被欺骗感情的黄少天不想说话,给叶修一个心塞的眼神:“我脆弱的精神严重受伤,你明天一定要跟我PK,最少三场!”
  叶修怜悯地看了他一眼:“你明天不是已经跟唐昊他们约好了,等到和张新杰PK完,还有时间?”
  “靠!”乍然抬首,斑驳都是坑,黄少天无语加悲愤。
  王杰希定的私房菜馆子距离首博不到10公里,说话间就到了。
  地方挺有意思,从街面走进一条窄窄的幽静小胡同,七拐八弯来到一扇连个招牌都没有的红漆大门前。伸手一扣黄澄澄的狮子衔环,就有个剃着平头,一身红黑改良唐装的小哥来应门。确认了王杰希的预约,小哥手里毛巾子往肩上一搭,张嘴就喊:“十四位,中堂间落座啦。”
  等走进了,才发现里头竟是个完整的三进四合院。内里修葺得很雅致,花木葱茸,绿茵处处。游廊上紫藤垂落,假山掩映,伴着树梢的蝉鸣声,青砖内外仿佛隔成了两个世界。
   “王队找的饭馆可以啊,高端大气上档次。”没来过四合院的外地人民啧啧称奇,纷纷拍照朋友圈。一些买房置地的有产人士们则很操心地合计这么大个四合院要多少钱,拿来开饭馆能不能回本。
  中堂间就是二进院的正厅,也是全院最大的一个屋子,里头自成一个大包间。这饭馆大约真不是开来赚钱的,厅堂两侧都用防弹玻璃隔了,摆成了博物馆实景展出的模样。一边是书房,一边是小厅,放了不少古董家具和瓷器摆件,每个都附了铭牌,中英日文俱全,看着就价值不菲。
  堂上放一台深红色木头大圆桌,十分巨大,目测直径超过两米。上头的转盘外缘雕花镂空成枝繁叶茂的模样,下头牙条并斜装的角牙也都是花叶样式,精美的雕工一路延伸到微曲的桌脚,搭配十四把同色雕花太师椅,古色古香极了。
  黄少天跑过去又摸又看:“这桌子霸气,这么漂亮,不会是红木的吧?”
  叶修就近捡了个位置坐下来,敲了敲桌子,说:“哪儿啊,酸枝木的。”
  肖时钦代表大家发出震惊的感叹:“叶神你连这都懂!”
  叶修特别平静地一指桌下:“下头挂着说明呢。‘酸枝木雕花仿古大圆桌,转盘可自动旋转,遥控开启……’,看,还插着遥控器。”
  “切——”
  趁着大家对叶修纷纷发出正义的鄙视,周泽楷选手审时度势,此刻巩固“和叶修关系很好”的群众印象正是时候。于是默默拉开一张椅子,不声不响坐在了叶修身边。
  职业选手们私下一样八卦,就开车到饭店这么点时间内,“叶修和周泽楷私下关系不错”这个大事件已经传播了一圈。见周泽楷这样,也没人奇怪,倒是苏沐橙拉了楚云秀,落座在叶修另外一边后,若有所思地看了正冲叶修腼腆微笑的枪王一眼。
  孙翔还没坐下呢就迫不及待地问:“有烤鸭吗?” 
  服务生送来茶水,喻文州涮着碗碟回答:“京味私房菜,烤鸭应该是有的。”
  菜单塞给了王杰希,他一边翻一边问:“你们有什么想吃的?”
  叶修抬了抬手:“饭桌上搞什么民主。我提议点菜统统交给王大眼。紧着好吃的来,吃得不满意就再请一顿,大家同不同意啊?”
  难得领队有个提议深得人心,众人积极响应:“说得好,省得一堆人又要选择困难症。”“快饿死了,早点上菜吧。”“早饭还吃了四个大肉包,这么会儿就饿了?”“正常,孙翔还在成长!”
  王杰希并不推拒。在座不少人都是全明星结束一起聚餐的老熟人,有什么忌口彼此有数,他点起菜来行云流水:“先上五只烤鸭,鸭架做汤放豆腐白菜,皇坛子一人一位——今天还有空运过来的新鲜刺身,老板自己喜欢吃专门定的,菜谱上没有,你们想吃吗?”
  “要要要。”方锐仿佛买单的是自己,壕情万丈地拍桌,“什么贵来什么,大家不要跟王队客气。”
  肖时钦苦笑:“刺身别算我,海鲜过敏。”
  “居然有人不能吃海鲜,”黄少天满脸同情,“你来我们大G市,能吃的早茶起码少了一半。”
  “那元宝虾不要了,换成糖醋鱼卷,再来个鹿柳杏鲍菇,清炒蟹粉,樱桃肉……”王杰希不亏待大家,唰唰唰一点十几个菜,还不忘饭后甜品三种,得到两位姑娘一致好评。
  末了唐昊问:“喝酒不?”
  “大中午的喝什么酒,下午还去逛商场呢。”楚云秀敬谢不敏,经历了多次赛后聚餐,她对这帮人的酒量早就不报希望了。北方人王杰希张新杰算最能喝的,能连干三杯白酒不倒,剩下的人酒量大多在一到两杯啤酒之间,最废柴就是那个领队。“叶修一个吃醉蟹也能吃倒的人,给他一口就不用走了。”
  “可以打电话找工作人员拉大家回训练基地嘛,”叶修顶着众人鄙视的目光,还有闲心吐槽:“然后明天集体变电竞周刊头条——‘国家队不思进取聚众醉酒,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缺失?’”
  一群人拍桌爆笑。黄少天隔着好几个人,探过来问叶修:“听说电竞周刊要求来采访,还要做什么联合宣传,你又给拒了?”
  这次的世邀赛,联盟方面除了和体总、电竞中心密切合作,在推广这一头也不含糊。花不少钱投入电视和网络广告,游戏外策划了好几个宣传片,还在体育频道和网络平台推送荣耀小知识讲座,让不看比赛的人也能看直播。
  游戏内推出一系列的“助力国家队”活动,通过竞技场投放限量坐骑等,让普通玩家积极网游。游戏外则在社交网络开了“去瑞士为国家队加油“旅游抽奖,如今都快百万转了,早早把世邀赛气氛炒得火热。
  围绕国家队的宣传,当然不能没有国家队参与。联盟之前想拍个随队记者拍摄一些封闭训练的日常,以后纪录片啊宣传片啊,都能用上。结果不出意料,被叶修顶回去了。还给了个理由——“每个选手都有自己的心得绝招,你们要不小心拍到什么不该拍的,泄露了各家战队王牌的机密,以后联赛还怎么打?”
  乍一听很有道理,再一想不是扯吗?天天一起训练朝夕相处,有什么秘密是王牌彼此之间能藏住的,又不能打完世邀赛集体失忆!
  随队拍摄计划让领队一套组合拳搁置了。听了下头的汇报,冯宪君也只能苦笑,这情况多熟悉,怎么一点也不让他惊奇呢。
  冯主席早被叶修磨出了耐性,不但不生气,还反过来劝总局的宣传:“之前提议让叶修领队,我就说过,在比赛成绩,他是最好的人选;在宣传配合,他就是最坏的人选。要用他,就给他最大的权限和自由。一切国家队训练比赛的事务,都由叶修一个人说了算,这是当初我们答应他的条件。”
  少见到这样不服从组织安排的刺头,总局对接的副处闻言哼了一声,总算没说什么太过火的气话。
  冯宪君想想,干脆让手下人重做策划,要求第一不能打扰训练,第二不能占用选手太多时间。
  之后叶修收到的采访计划就简单了许多:
  找一个训练日晚上,由电竞频道派出主持人和摄影师,对整个训练环境进行全方位报道,再进行大约两小时的专访,回答一些世邀赛的问题。接受采访的选手由叶修定,大概的提纲也让他先审过,不想回答的一律不问。就要求一件事,叶修或者喻文州一定要出席一个,除此之外再加两名队员,一共就出三个人,可以说十分小心周全了。
  通知邮件好几天前就发到了叶修信箱,当时战术大师们沉迷于掐架,没什么干货可以接受采访。叶修也没想好怎么定调对外口径,就一直压了下来。结果搞得联盟宣传们以为又要凉凉,辗转反侧的小心肝儿每天合唱忐忑。
  王杰希叫了一壶茉莉龙珠,爱喝茶的张新杰肖时钦一尝不错,几个人讨论起了工艺,把饭桌上话题分散了。叶修不懂他们说的几窖几窖,就觉得挺香,多喝了两口,才跟黄少天说:“没拒。我正考虑派你去,整整两小时,足够你一个人发挥的。”
  喻文州诧异地看他。前天问起要不要接受采访,叶修还很肯定地说过现阶段要以训练为主,暂时不会考虑外事。
  爱说话是一回事,被迫连说两小时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黄少天听得一阵恶寒:“别考虑我!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不是还要和张新杰针对性训练吗,影响我状态怎么办?”
  方锐吐槽:“我一直以为黄少你的废话是无限的。”
  欢乐的哈哈大笑声中,黄少天生气地丢瓜子壳砸方锐。
  叶修清清嗓子,对大家说:“正好问一声,你们谁想被采访啊?在全国人民面前露脸的机会不要错过,欢迎踊跃报名。”
  “不去不去。”众人个个头摇得拨浪鼓一样,完全没有抢着出战的积极。好容易结束训练可以回宿舍放空,谁要去做什么宣传。
  叶修叹气:“太不支持联盟工作了,你们都这样,冯主席得多伤心。”
  黄少天无情揭穿:“明明最让冯主席伤心的就是你。决定了,你必须去接受采访,再加上队长,剩下一个抽签出人头,同意的鼓掌。”
  正好服务生拎个黑漆描金食盒,说着“客人点的刺身拼盘”把门一推,迎面而来哗啦啦一阵阵欢快掌声。搞得小伙一惊,头次见到上个菜食客们感动到鼓掌的。

评论(28)
热度(648)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