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奇幻】万色返空 小龙与法师

原本是和朋友们联文的故事,结果最后大家都放弃了这个企划,既然如此就把自己写的部分发一发(其实也就我和那谁写了嘛,这些骗子……)

独立短篇+不会再填,请勿催坑,谢谢><

(正文)


  抵达白银之门的那天,夏季结束了。

  因尤穿过云层,低下头颅,用前爪勾住湖边一块白色石头。然后,巨龟沉重的身躯落了下来,蓝宝石湖明镜般的水面破碎飞溅。长途旅行让因尤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啪嗒甩了下尾巴,它把头和四爪都钻回壳里,闭上眼睛发出了咕噜噜的鼾声。

  “小周,我们到了。”把手中的《健康魔药学》丢到垃圾桶,红袍法师站起身,拍打着身上掉落的烟灰。

  团在他身边假寐的小龙抬起脑袋,从二楼的窗户里伸出头,好奇地打量目的地。

  巍峨的黑色大山高耸入云,岩石林立的峭壁之中,巨大的白色大门瀑布一般直直垂落,在阳光下闪烁着银色光芒。小龙从没见过这么高这么大的门,它努力地仰起脑袋,差点掀起房顶,也没看到巨门的穹顶。

  “这就是锤与砧的选民们居住之地,流淌着黄金之蜜的宝石河,灰脊山脉尽头的白银之门。”叶修叼着烟站在岸边说。

  在他的身后,小龙正努力缩紧胖嘟嘟的肚子,试图把自己挤出房门。忽然传来喀拉一声脆响,小周吓得满身鳞片都竖了起来。僵硬地看了看裂开的门框,再看了看红袍法师,对方没有回过头来让它松了口气,偷偷伸出前爪用力一揉,彻底将碎木头毁尸灭迹。

  “长得这么快,看来屋子住不下了,回头给你在橡树下面搭一个窝。”

  小龙若无其事地站在法师身边甩着尾巴,却听到了这样的噩耗。

  “呜……”做坏事被发现的小周又害羞又郁闷地用前爪捂住了脸——要和叶修一起住家里,不要自己一只龙住在橡树下面呜呜呜!

  矮人孩童们簇拥着红袍法师,他们只及人类小腿高,一个个都有把弯曲的大胡子,欢乐地叫嚷着“巨龟!”“大法师!”“变戏法!”

  还是白银之门的矮人牧师为半精灵解了围,他们珍贵的魔法熔炉最近突然停止了工作,矮人之王只得邀请叶修前来。这位红袍法师睿智多学,几乎无所不能,却是矮人们最不欢迎的客人。他好像巨龙一样贪婪,每次帮忙都要拿走很多珍贵的东西。

  唉,宝库里亮晶晶的宝石、光灿灿的秘银、黄澄澄的精金又要减少了,还有最好的烟叶子!

  矮人之王愁眉苦脸地坐在王座上,并不知道蓝宝石湖的巨龟浮岛上,也有人跟他一样满心惆怅。

  小龙沮丧地趴在浮岛边,红袍法师不许它离开幻术和魔法保护的岛屿,对视锻造为命的矮人来说,巨龙简直就是活动的材料库。无聊的小龙用尾巴拍打着水面,逗得湖里的鱼儿们围着游来游去。

  呜呜……不能住家里了。

  不能用尾巴围住壁炉边的叶修,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念故事。也不能团在床边,把脑袋搁在床上,和叶修一起头碰头入睡。更不能溜进大法师的实验室,去摸那些闪亮亮的彩色小石头……什么都没有了。

  越想越伤心,它瞪了闯祸的圆圆肚子一眼,又难过地趴了下去。

  寂静的蓝宝石湖上,只有龙尾巴哗啦哗啦敲打水面的声音。

  小周趴了一会儿,又疑惑地抬起头——四周如此安静,夏天时候橡树上吵吵嚷嚷的蝉鸣都哪儿去了?绕着整个岛转了一圈,小龙兴奋地找到因尤,告诉它那些讨厌的蝉终于离开了。

  巨龟花了十几分钟才把脑袋从壳里探出来,它睁开皱纹重叠的眼睛,噗地吐了口水:“它们不是离开了,它们是死了。”

  死——是什么呀?

  小龙的脑袋上出现了好多个问号。

  “死亡。”巨龟沉默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死亡是一切有形之物最后一次转变,是一切有生之物最终归息之所。它是从无遗漏的窃贼,偷偷地来到你的房门外,带走你的呼吸和思想。它是公正无私的法官,可以让伟大的情怀、美丽的容颜和卑劣的灵魂同时沉寂,叫全世界的国王、小丑和娼妓真正平等。它是守诺的信人,当一个生命走到尽头,必将如约而至——这就是死亡,我的朋友。”

  因尤的语言是如此深奥,小周不好意思地甩了甩尾巴——它没听懂。

  只记住了“一切有生之物最终归息之所”,不免期待地问:“我和叶修……也会去?”

  “不,他会比你更早更早去。”巨龟金黄的大眼怜悯地看着小龙:“半精灵只能活200年,而你,巨龙的纯血后裔,永恒的守护者,你拥有漫长的生命,甚至可以活到位面结束的一刻。”

  小龙从没想过会和红袍法师分开,它磕磕绊绊地说:“不……不要分开。”

  “你无法阻止,他将去往谁也不能干涉的死之地。一开始,他会像是睡着,没有呼吸,不会动,不会说话,不会睁开眼。然后他的躯体会沉入泥土,逐渐腐朽,最终化为灰烬。现在你理解什么叫死亡了?——就算再多希望、再多祈求、再多眼泪,它依然会叫人和人分离。”

  小周吓呆了,大大的眼睛水光莹然,它第一次知道世界上有死亡这样可怕的事物,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和叶修终将别离。巨龟回过头碰了碰它,安慰说:“不要难过,龙的生命是如此悠长,记忆只是过客。一百年过去,一千年过去,一万年过去……你终将会忘记叶修这个人,忘记这些日子,甚至忘记这一刻不想忘记的心情。”

  叭嗒,一颗水珠掉下来。

  叭嗒叭嗒,两颗水珠掉下来。

  叭嗒叭嗒叭嗒……好多好多水珠掉下来。

  小龙想着叶修会死去,想着自己会忘记叶修,忍不住坐在岸边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开始只是一颗一颗泪珠,最后变成了哗啦啦的泪河。它实在太难过了,哭啊哭地哭没个完,泪水淹过圆圆的小肚皮,沿着爪子落在湖里。

  没多久,来汲水的矮人妇女们惊慌失措地叫嚷着:“蓝宝石湖涨水了!”

  等到工作中的红袍法师被拉到岸边,小龙的眼泪已经淹没了浮岛抛锚的白石,来到了他的房子外。

  “我说……”叶修才开口,噗嗤一声手上的烟头就被掉落的眼泪熄灭了,打得手臂生疼。他只好去采来一片大大的叶子遮住头,坐到小龙的身边:“小周怎么了?为什么哭了?”

  红袍法师的到来没有让小龙停住哭泣,结果它流泪得更厉害了。小周一边哭得喘不过气,一边用爪子勾住袍子角,尾巴圈住法师的腿,仿佛这样一做,叫“死亡”的讨厌鬼就不会把叶修夺走。

  “不要……”

  “不要什么?”大法师十分疑惑,龙类都是高傲又强悍的生物,从没听过一条龙会如此痛哭。

  “……不要你死,不要。”小龙抽噎着回答。

  叶修懂了:对于一条幼龙来说,死亡显得那么遥远可怕,世界的残酷太早拜访,让懵懵懂懂的小龙受到了意想不到的冲击。

  想了想,抚摸着小龙湿漉漉的鳞片,大法师说:“死是不可避免的。在那之前活着、遇到、记忆,珍惜过现在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哇——”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小龙简直是泪下倾盆,“不想……忘记你。”

  刚刚的解释太空洞了吗?能言善辩的大法师首次觉得词穷,只好笨拙地拍着小龙,反复说着“不哭不哭”。

  “……不要死。”小周固执地坚持着,边哭边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弄得叶修的袍子很快湿了个透。

  太阳落山,月亮升起。水已经涨到了脚踝,口干舌燥的大法师依然没想到让小龙停止哭泣的方法。

  “一直……在一起,不死……”已经哭得累了的小周抽着气,大脑袋趴在叶修背上,嘴巴衔住法师兜帽,含含糊糊地要求。今天的大哭消耗了太多精神和气力,又过了一会儿没回音,小龙恼怒地用尖锐的牙齿把兜帽啃出好几个洞,嚼着嚼着,就那么含着衣角睡着了。

  发出轻微呼噜声的小龙眼角挂着一滴明晃晃的泪水,大法师伸出白皙的手指轻轻一点,将它接在手的掌心。

  月光下,龙的眼泪仿佛宝石,比世界上最纯净的钻石还要明亮,还要珍贵。

  “真是难缠,”大法师看着它咕哝了一声,“……就答应你吧。”


评论(30)
热度(650)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