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有狐01

  他半跪在天地之间,仰起头。星辰间流淌过一条天河,宽逾千里,长无边际,浩浩汤汤,涌动不息。沿着天梯往上,一旦过了河,便能得见大罗三十三天,仙界所在,神人居所。

  低下头,云遮雾绕不见影,直下天梯千丈即是人间界。城廓道路,桑田人家,一派盛世气象。此时正是日夜交替,金乌东升,流金色的霞光渐染,四野映出灼灼光华。

  夜尽了。

  但是天未明。

  左掌心的温度已冰凉,右掌心的长剑透尽鲜血,他深吸一口气,重又抬头。天未明,因为曾经清净不染尘的三十三天,早被密密麻麻异相纷呈的天魔覆盖,举目而望,皆是魔影。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自误至此,叶修,你还不悔过么!”临头一声断喝,却是说不出的熟悉,又说不出的陌生。

  拭去唇边鲜血,叶修也不答话,随手就是一剑斩去。这一剑轻如片羽,没有半点杀气,倒像是泼墨作画,说不出的写意好看。面对如斯一剑,对面化作他师尊幻影的自在天魔却是满脸惊骇,变回了原形就想要逃,又哪里逃得过?

  剑如意至,无暇无伦,一概有形之物与无形之魔尽数卷入,连惊叫都来不及,黑压压的千万天魔云便被生生斩出了一道空荡荡的缺口。此人重伤之下还有如斯威力,天魔们吓得齐齐噤声,持续了数日的魔语梵唱为之一窒,就怕引动了这大罗天第一杀星的剑意。

  此时此地此景,叶修竟还笑得出来,他懒洋洋地揉揉耳朵道:“终于清净了。早说是欠收拾,哥可以成全你们。”

  不敢答话的轮到了天魔们,大战至今,笨一点弱一点逃得慢一点的都死光了,留下的全是识时务的俊魔。众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想第一个为眼前之人染魔,将之收为眷属,又谁都不敢冲上去,就怕再招来死而无地的一剑。

  它们不动,叶修也不在乎,俯身为膝盖上紧闭双目的青年整了整额间的乱发,擦去脸上的血迹。又从腰间摘下一块玉佩,口唇轻阖,就见玉佩放出如纱青光,将青年包裹其中。最后看了怀里的人一眼,他忽而一笑,轻轻地把人推了出去。

  悔过?早就后悔啦……怎么能不悔?

  望着青年俊美的面孔不断下坠,消失在云山雾海之间,叶修转过身。

  独自一人站在千万天魔之间,他悠悠地道:“想找死的,可以来了,记得排队啊。”

  

  章一 

  天下间的春天,最美不过江南。

  早春时节,桃花并着海棠开遍绿岸,柳絮随着椿香飘在细雨,三十六陂春水波如蓝,二十四桥明月泛崇光。一城烟波,满庭芳草,可谓步步是景,美不胜收。

  而江南一地最清贵的家族,却是宁国公府。百年前国公爷与高宗皇帝一同起事,官至太尉,又娶了高宗的妹子,权势盛极。老国公爷远见卓识,看出子孙多不成器,辞官前自请离京,回了江南老家。之后落地生根,开枝散叶,约束子孙不得骄横生事,江南官员对其也不敢怠慢。因这份谨言慎行的君臣相得,皇帝换了好几任,宁国公府一直圣眷不衰。前些年府中又出了一位尚书令,国公府的门庭还很是热络了一阵子。

  日子过得平安富贵,要说在任宁国公爷唯一的烦恼,就是子息单薄了。国公爷膝下只得一子一女,苦等到儿子堪堪二十四,才终于抱上孙子。

  这孩子生来就怪,落地不哭,面容似玉。当时东方微白,却是紫霞满天,满室馨香,半个城都能见到国公府上氤氲的祥云。

  当朝崇信仙道,国公爷见多识广,知道此子大有来头,以为吉兆,将孙子视若珍宝。

  到了洗三的日子,有一僧一儒一道不约而至,均说愿为小世子师。

  和尚先说:“公子自性清净,天生佛种……”

  话还没说完,世子妃已气得叫人打了出去:孩子方满三日,就撺掇着出家,换了哪个娘也不会高兴。

  接下来书生道:“小世子出生,紫气东来,正是上天有兆,宸极……”

  如此不君不臣的悖逆之言一出,唬得堂上国公爷和世子手脚都软了,哪敢继续听下去,赶紧塞住书生嘴捆了报官。

  最后轮到了道士,瞧见前面两位的下场,他也不敢说什么大话了,想了想道:“小公子自有仙骨,修行炼气,可得长生。”

  这还像点话,国公爷和儿子媳妇总算满意了,孩子生有异相,自然是要拜个不俗的师傅。出家不能娶老婆,造反又嫌死得快,跟着道人修仙,就算不能长生,强身健体不说,学会了术法也可自保。

  于是道人就在府中住了下来,挨到小世子三岁,开始熬汤煅体,教他炼气打坐。

  小世子长得如珠如玉,色若春花,却是生来不爱说话,旁人说上十句,也只换得他微微点头。国公爷素喜十言不如一默,见孙子这样,愈发宝爱,夸他“静漠恬淡,悦穆胸中”。后来传了出去,久而久之,时人都知道国公府有个修道的小世子,生有夙慧,容止皆善,“廓然无形,寂然无声”。

  转眼又过了两年,孩子该开蒙了,国公爷寻寻觅觅很久,终于找到一位学问人品有口皆碑的夫子。六礼齐备,送上束脩,名帖恭恭敬敬落上小世子的名字“周泽楷”,就算拜了老师。

  周泽楷聪明过人,又不似寻常孩子喜欢玩闹,夫子对他是真心疼爱。几年来倾囊相授,不免也觉得孩子静得过分,便时常劝他不要成日地呆在家里,也该多出去走走。这一日见弟子的书法大有长进,夫子心里高兴,便放了半日假。周泽楷一时无事,只好去向父母祖父请安。世子妃听说城里来了吐火罗的杂耍班子,很是有趣,就令下人带小世子去凑凑热闹。

  一说周泽楷要出门,国公府上下真是如临大敌。有一年三月十五碧霞元君生辰,世子妃带了儿子去还愿,周泽楷不满十岁,却已不肯坐在马车里。小小童子骑了一匹威风凛凛的白马,华服锦冠,唇红齿白,乌发明眸,美得不似凡人。路人皆呼元君显圣,金童下凡,把一条街围得水泄不通,世子妃的车舆还没到城门就不得不打道回府。

  后来周泽楷年岁愈长,不是引来许多怀春少女掷花,就是愚夫愚妇以为遇仙求解脱,恶少调戏都遇见了七八次。好在便宜道长师父有点本事,见实在闹得不成样子,给徒弟炼了一块云烟罗纱巾,只要覆在脸上,容貌就变得云遮雾绕,凡人再看不仔细。

  母命不得不从,周泽楷虽说对杂耍了无兴趣,还是乖乖地覆上了纱巾,跟随下人出了门。

  一路行来,行人如织,商客不绝,吃的玩的穿的喝的各种花样,满目繁华。走到吐火罗班子在的长街,两边更是许许多多异域商贾,亮闪闪的水晶球,明晃晃的大马刀,金银绣的花枝毯……摆了一街。国公府的下人们把周泽楷围在当中,前面两人开道,就怕谁不长眼挤了小世子。

  “瞧一瞧看一看哪,珍奇异兽,应有尽有,哈巴狗波斯猫长耳兔踏雪狐,买回去送姐妹送美人,包你一送一个准。”

  走到一处,扑面一股腥膻味,原来是卖珍兽的。近来江南的太太小姐们时兴起养小玩意儿,越少见越漂亮越好,你有个八哥儿会说话,我就买个孔雀能开屏。就连世子妃都随大流养了一只狮子猫,白花花的细长毛,蓝汪汪的圆眼睛,每天趴在女主人膝头呼噜呼噜睡个不停。

  周泽楷对这些没有兴趣,却感觉有一道视线望着自己。

  他抬头一看,哈巴狗的笼子上头爬了只狐狸,瞅着小世子笑意盈盈。这狐狸不大,身子不到半丈,周身火红,唯独四个爪子和尾巴尖儿白得似雪。乌溜溜的双眼似笑非笑,懒洋洋地趴在大大的尾巴上。



×××××××××××××××××××××

闲来无事开个坑><

仙侠题材,内容就是谈恋爱啊谈恋爱~写完再考虑之前的坑先填哪一个……大家不要问我有没有弃坑,我向叶修大大的节操(?)发誓所有坑都会填完哒。

已经写好的比这个多,但是!我!到现在!还木有!收到昼夜样刊!——所以在收到之前都不更新,啥时候收到啥时候开始贴(大家一起陪我等吧!喂

评论(77)
热度(1594)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