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漩涡 番外一

  番外一行刑人之鞭

  

  “骑士长阁下,你知道要做什么吗?”

  “知道。”

  “向主发誓,你会谨守教义,领受这份殊荣,你为枢机主教执鞭,因他愿为牧守之民背负罪孽,他选择你做行刑人,是绝大的信赖,不可欺瞒主。”

  “我会。”

  “可以行刑了。”

  主教将鞭子交给俊美的骑士长,小鹿皮做的鞭子握在手中柔软强韧,又是如此沉重。视野的尽头,枢机主教正跪在十字架前祈祷,为了替一名被指为异端的信众作证,他愿意领受古老的刑罚——鞭刑,以自身的苦难换取主的仁慈。他选择了忠诚可靠的骑士长作为行刑人,后者将用带着倒刺的小鹿皮鞭,在主教身上留下七道赎罪的血痕。

  当周泽楷走到背后,叶修睁开双眼,“告诉我,为什么枢机主教的法衣是红色?”

  “‘身为枢机主教者,需为信仰作证,流血舍生亦在所不辞。’”随着周泽楷背诵教义里的片段,叶修脱去了上半身的红色法衣,露出肩背,深深地低下了头。这是周泽楷第一次在日光下见到叶修的裸背,玻璃彩窗把阳光分隔成无数个多彩的小格,斑驳地落在优美的蝴蝶骨上,模糊了满布的伤痕,只留下白皙到透明的单薄感。

  只恍惚了一秒,他就绷紧了手中的鞭子,在叶修还在深呼吸的刹那,皮鞭破空的风声已经传来。“啪!”一声闷响,白色的脊背上出现了一条深深的血痕。叶修猛地捏紧手心的十字架,金属边缘深深地陷进他的掌心。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向另一边走了半步,然后还没等落下另外半步,第二鞭已经随之而来,正好落在第一鞭的下方,两道痕迹平行得仿佛用尺子量过。

  到了这个时候,被鞭打的痛楚才一股脑儿爆发出来,鞭子触及时的钝痛,皮肤被倒刺撕破的裂痛,加在一起变成整个背部抽搐的激痛感,直冲脑门,让叶修不得不死死咬住牙关以免叫出声。他已经握不住十字架,必须用手支撑疼痛的身体才不至于倒下,额头上布满了一层汗。

  从背后看着他颤抖的双手,周泽楷深深吸了口气。

  天资出众的骑士精通各种武器,也完全懂得人体的各种奥妙和弱点,他不能在鞭打中放水,这会让赎罪无效。但是他可以用高超的技艺和巧妙的力量来减少情人的痛楚,第一鞭和第二鞭都正好卡在主教精神放松的时候,身体并没有绷紧对抗,鞭打时不容易受伤。下鞭的位置也精心计算过,正好让痛感可以遍布整个脊背,

  多年战斗生涯让周泽楷知道,当人疼痛到一个程度,身体就会逐渐麻木,变得对疼痛更钝感。所以他没有再移动,静静地给了叶修好几分钟调整呼吸,直到后者重新挺直背部,做出“我再度准备好了”的暗示,才又高高地举起了鞭子。

  疼痛并不会因为多一点和少一点准备就变得和缓,事实上第三鞭带来的感受和前面两鞭一样糟糕,痛得让叶修很想骂出一些不适宜主教身份的话语,汗水啪嗒落在地板和衣袍上。他大喘着气,然后听见另外一个人重重的呼吸,让主教意识到——自己的骑士,执鞭者,行刑人,因为他残酷的要求,正在感受另外一种更加深沉的痛苦——

  亲手伤害所爱的人。

  就算一直没有看见骑士的正面,主教也能想象那张天使般俊美的脸上此刻带着什么样的表情注视自己,心中一瞬间涌起了多得让自己吃惊的怜爱。他觉得自己需要做点什么,来同时帮助他们两个。

  “鞭刑,义人曾经接受他,为信徒赎罪,医治我们的灵,在教义中有着特殊的意义。而在异教徒的国家,主人对农奴会使用长鞭、受害者对小偷会使用长鞭、法律对……行淫者会使用长鞭。”

  在缓慢地重新固定自己的身体期间,叶修用布道般优美的口吻慢慢地说,他知道周泽楷能够听懂。

  周泽楷确实听懂了,那个刻意停顿的句尾,让他一瞬间恍惚,手中散发着血腥气息的鞭子,似乎也有了别样的意义。胸口急促地起伏了一阵,他又重新恢复了平静,刚刚三次挥鞭时搅动心肺的痛楚渐渐消散。“您受的刑罚,让受苦者得平安。”寡言的骑士用这样的话回应了他的主教。

  “‘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1”主教平静地说。

  见证行刑的主教深受感染,忍不住提议:“枢机主教大人,您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一开始他还以为骑士长会暗地留情,谁不知道每一位直属骑士队长都是对主教最忠诚最虔敬的呢?结果恰好相反,无论鞭打的力度还是造成的伤痕,都说明其中没有参杂半点水分。这样的鞭刑,体魄不够强健的人挨上十来下就会奄奄一息。至于养尊处优的枢机主教,就算有圣光治疗,也得在床上躺大半个月。

  金属撞击地板的声音传来,骑士单膝跪地:“请……允许我鞭打您。”

  主教微笑:“我的骑士,我允许。”

  这是不属于主教和骑士,而是叶修和周泽楷的语言,没有目光相对,没有其他暗示,他们已经交换了在场者听不懂的默契,把这场刑罚变成了另外的东西。

  “继续吧。”深吸一口气,叶修说。

  周泽楷嗯了一声,居然真的半点不留手,啪地又是一鞭狠狠打了下去。

  真他妈疼!如果小周平时敢这么玩,一定咔嚓了他。叶修闷闷地咬住嘴唇,一丝血迹从唇边流下,疼痛让他头晕目眩,耳边一时听不见任何声音,从早上就没有进食的胃部一阵翻涌,帮他抓回了离散的神智。

  还不够……还要再投入一点,叶修恍惚地想着,开口:“真粗暴啊,我的骑士。”

  其他人吃惊于主教到了这个时候还能开玩笑,倒是周泽楷一板一眼地回答:“您允许了。”——长鞭挥下!

  周泽楷很清楚,这种鞭打和某些借由痛苦获得快乐的性行为不同,然而得承认,它在某种层面上让他十分着迷。他此刻完全掌控了叶修,那个永远漫不经心懒洋洋的大主教,收获他灵魂和爱慕的人。这种权力由叶修亲手交到了他的手掌心,叶修让他控制自己,让他惩罚自己,允许他——只有他,在身上留下痕迹。这些更加微妙难言,令人沉醉的意义,超越了疼痛和流血,让这场神明见证的赎罪也染上了一点点秘密的情色。

  主教比他更早地想到这点,才以另一种约定的形式,让自己的骑士摆脱那些多余的罪恶感。

  他和他难道不是行淫者吗?

  他们难道不曾在主的见证下,恬不知耻地将身体热烈缠绕,摇摆吞吐着享受堕落的欲望和快乐?为此愧疚,想要忏悔,甘愿受罚?

  不。

  对自己所作所为毫不怀疑的人,才更需要无所畏惧地挺起胸膛。主教在这次重重的鞭子下整个上半身向前倒去,他挥挥手,阻止了其他人搀扶自己,几个呼吸以后勉力支持着重新跪好。

  疼痛,当然了,该死的疼痛无所不在,他的脊椎失去了知觉,甚至感觉不到鲜血沿着脊背浸湿了脚边衣袍。但是叶修比之前更加平静,专注和思考帮助他超越疼痛,他知道自己还没有到极限。

  “还有两下。”叶修扬起头,闭上了双眼,轻声地催促:“小周,快一点,不要犹豫。”

  手里的鞭子很重,周泽楷满身大汗,仿佛经历了一整天的大战,已经爬不上马背,举不起长剑。但是他没有权力拒绝,也无法拒绝——让别人在叶修背上留下伤疤,这件事想想就可以叫他发疯。

  可怖的血痕蜈蚣般盘踞在躯体上,脊背已经找不到完好的皮肉,主教此刻的姿态却前所未有的坚定。他并不英俊的面庞就像最好的工匠笔下的石雕,严肃而安宁,慵懒的倦意从眼底彻底拂去,目光那么明亮地仿佛注视着某种永恒的尘外之物。

  在场的人们也禁不住被枢机主教所吸引,直到皮鞭啪地掉落在地上,所有人才恍然惊觉,最后的两鞭已经过去,主教成功地得到了赦免。

  “愿主庇佑那罪人的灵魂,你冒生命的危险,他应该忏悔赎罪。”负责见证的主教擦去眼角的泪水,为红衣主教施加了一个圣疗术,让血停止溢出,伤口得到基本的愈合。旁边的教士马上过来为后者拉好衣服,并搀扶他去休息,等到枢机主教恢复精神,可以给予自己更好的治疗。

  “小周来照顾我。”

  说完这句话,叶修就倒了下去,被周泽楷稳稳地接在怀里。

  

**********************************

1引自《圣经·新约》,彼得前书2:28

评论(4)
热度(447)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