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漩涡 番外二

番外二  给安德鲁斯的花

  

  这是安德鲁斯攻城战的第三天。

  在持续了十四个小时的猛烈攻击之后,暗月教的祭司终于被一具具倒下的尸体击溃了信心,他挥动法杖,下达了撤退的指令。身着黑衣,手执长刀,面颊上刺着暗月与舍生纹章的教徒们退却了,连续的战斗让狂信者们也失去了挑衅的力气。他们骑着加持了狂暴法术的魔骑,像是一阵乌云,沉默地离开了战场。

  城头上、箭塔里、城门后,神官、武僧和骑士们并没有欢呼,只是以同样的沉默目送对手离去——他们知道一切并没有结束。明天太阳升起之前,这朵乌云就会重新席卷而来,带着更加迅猛的雷霆,掀起又一场腥风血雨。

  安德鲁斯,圣城,神迹之璧,围墙的起始之地,连接东方与西方的堡垒。过去的三天里,为了护卫这座城市,教廷已经阵亡了一千九百多名战士。依赖坚固的城墙和枢机主教的超凡指挥,他们也让对手损失了两倍于此的人手。

  箭塔上的周泽楷缓缓放下手中的长弓。在驻守此处的弓箭兵全数战死之后,他一个人支撑了这个战略最高点的攻击火力。超过两个多小时不断地张弓搭弦发射,护手破碎不堪,十指掌心全被磨破,皮革和血肉黏在了一处。

  仿佛没有感觉到疼痛和疲累,骑士长看了看即将落下的太阳,拒绝了神官的治疗。一路冲下城头,匆匆向城西走去。

  “队长要去哪儿?兵营可不在那边。”有人好奇地问。

  “我也不知道,”另一名骑士摇摇头,“每天战斗一结束他就往城西跑,城西那地方只有贫民窟和……教堂?”

  “教堂?就是有白百合美誉的圣安德鲁斯大教堂?”士兵眼睛闪闪发亮,“听说教皇爱德华三世说过,那是世界上最美的教堂。可惜一到这儿就开始和该死的暗月教打仗,到现在还没时间去一趟。”

  在他们对话的时候,骑士长已经轻巧地穿过了整条街。

  铁与血,战争的气味消散不去,绝望如幽灵一般徘徊在街头巷尾,它可能抓住任何一个人类,把恐惧塞满他的脑海,让他突然痛哭失声。

  半个月前,教皇派遣枢机主教带领五千名教团精锐到来的时候。安德鲁斯城的贵族老爷们正在策划着逃跑。听说暗月教将会派来数万人,谁都认为这座城守不住了。他们甚至吩咐下人准备好了不同的借口,一旦主教上门求助,就假装自己不在。

  可是枢机主教谁都没找,他一进城就直奔伯爵府。三小时以后,已经和城主沙利文伯爵达成协议,接管了城内一切日常事务。他控制集市,发布宵禁令,实行战争配给,整编城卫部队。当贵族们的车队鼓噪着要离开,主教直属的骑士长俊美的脸上毫无表情地,一剑就砍掉了马匹的头颅。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关闭了城门。

  然后,从未露面的枢机主教叶修身着鲜红的法袍,站在广场上,在不安的民众、别有心思的商人、桀骜不驯的贵族面前,平静地对所有人说:“我不会告诉诸位,你们要为主而战,我也不会要求诸位,请你们为我而战。实际上,也许有人是为了主,为了信仰,为了消灭异教徒而战,但那一定不是我。我站在这里,带领你们,不是为了取悦主,而是为了自己。”

  从来没有一个教士胆敢说出这样的暴言,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哗然中,叶修又说:“当异教徒占据这座城,每一个人都会死去;当他们在大地上肆虐,有更多人会死去。我战斗,因为我知道不战斗就会死。所以诸位,你们可以蜷缩在家里祈祷神迹,也可以选择另外一条更加危险,却唯一带来希望的道路——死战。”

  “我唯一能够向诸位保证的是,当异教徒突破安德鲁斯城门,占领这座广场的那一刻,他们的长刀第一个洞穿的胸膛将属于我。”

  “誓与此城共存亡,愿勇气、坚韧、果敢与诸位随行,阿门。”

  说完这些,主教闭上了嘴,没有看见骑士长无奈又充满爱情的目光。

  他完全可以不说这些,像是其他教士一样,借助神术与教义制造圣迹,告诉人们这是一场圣战,只要拿起武器为上帝而战,他们的灵魂就会得到救赎进入天国。可是周泽楷清楚,他的主教绝不会许下虚无缥缈的诺言,哪怕冷酷,哪怕残忍,哪怕会失去信徒的帮助——叶修永远能够直面和坦言真相,这就是他最大的魅力所在。

  从广义的征兵意义上来说,这次演讲是失败的,绝望在城市中弥漫。从狭义上来说,叶修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贵族们终于明白逃亡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他们慷慨地贡献出了自己的私兵,并将收藏的军械向主教敞开。

  “不是因为他们更加有勇气,只是因为他们的生命更值钱。”枢机主教对此毫不意外。于是神官和骑士们忍不住猜测,或许这才是那一通演说真正的目的。

  走过贫民窟就是一片山坡,骑士长站到坡顶的刹那,白色的花海猛地跃入眼底。

  整整一个山谷,种满了白色的百合花,在百合花的拥簇中,有一座白色和青色大理石砌成的大教堂。那就是由裴烈大帝的女儿海伦公主出资,邀请帝国最优秀的建筑师参与,历时二十九年终于修建的圣安德鲁斯大教堂。

  这座教堂是为了纪念出生于此城的圣徒安德鲁斯,这位生于战乱年代的神官,不布道,不讲经,不收取任何献金。他行走在战场上,为无论任何一方受洗祈祷,他让濒死者靠在怀中,为他们讲述主的旨意,引导他们皈依。有人指责他敌我不分,安德鲁斯回答:“主爱世人,连不信者都可以悔改,得到主的爱与指引,哪里有什么敌我呢?”

  由于其行为得不到教廷认同,在裴烈大帝召见的时候,安德鲁斯依旧是一身风尘仆仆的灰衣,甚至到死也没有获得过红袍。据说大帝的女儿,以美貌闻名于世的海伦对这位圣徒一见钟情,她在每一个清晨和每一个傍晚走过安德鲁斯的窗户,把亲手写就的情诗放在后者房里,以证明自己并不空有外貌,更有与之相配的才情。

  安德鲁斯不为所动,作为主的信徒,早就把所有生命与热情奉献给了唯一的真神。他在某一个早晨离开了王宫,重新回到战场上继续他的传道,并因为接触太多死气和瘟疫弄瞎了双目。恋情无果的公主一生未嫁,用尽毕生心血,为心上人建造了这座洁白无暇的教堂,并成为圣安德鲁斯最后的安眠之所。

  人们传言,教堂从奠基到完成,海伦公主只来过一次。她身披黑纱,站在精美的青铜大门下,仰望示巴女王向所罗门王求婚的场面许久,最后流下了泪水。她说:“我已将世上的国献给了你。”

  回到王都后,公主溘然长逝。在那之后第十年,双目失明的圣安德鲁斯来到这座教堂,于此度过余生。据说他垂垂老矣之时,还会每天漫步在百合花丛中,不管下雨霜雪,从无例外。

  周泽楷还知道一个更加隐秘的传闻,来源自然是那位总是不务正业,精通各种教廷禁书的枢机主教阁下。根据某个书记官的记载,安德鲁斯的双目并非是因战场而瞎,而是在公主第七日拜访的时候,他亲手刺瞎了自己的双眼。

  他对海伦说:“公主殿下,就在今天上午,我竟觉得你的美貌比主的光辉更加耀眼,这是无上的亵渎,这是我的罪。”

  “真是愚人呀,”叶修说这个故事的时候正懒洋洋地躺在他的骑士胸前,从不畏惧的主教以一贯的毒舌评价:“刺瞎了双眼,却把那光辉永远留在视界里。大教堂的百合花,难道不是他和她彼此日日眺望的明证吗?”

  骑士走到百合花海边缘,伸出伤痕累累的右手轻轻摘下一朵开得最娇艳的,用唇吻了吻那蕊心,便将它别在胸前。他每天日落前都来到大教堂,就为了取一朵最美的百合花,带回去放在主教面前。

  每天都有堆积如山的事务需要叶修处理,在士兵们休息的时候,他还要和市政人员们开会。过度的疲劳之下,往往在巡视完兵营或者开完会议后,他可能在任何一个角落倒头就能睡着。然后周泽楷会找到他,把他带回卧室,安置在床上。

  百合幽静地开在水瓶之中,仿佛绝世的公主盛放辉光,它刺破翳障,穿越时间,无惧生死,至真至贵。当情人们拥抱着入睡,那香气便萦绕他们——

  

  “‘你想百合花,怎么长起来。他也不劳苦,也不纺线。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1

  

*********************************  

1 引自《圣经·新约》,马太福音6:28


(其实番外二还有一个小故事,原定比这长很多,但是主催警告我爆页了于是……于是就不用写那么多了太好了!爆)

评论(10)
热度(346)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