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有狐50

  见青年额心沁出一滴鲜血,竟是眨眼气息断绝,神魂俱灭,众人大哗。即使陶轩早有准备,也吓了一跳,他可就站在苏沐秋身边,叶修这剑若是冲着自己……很快又暗地苦笑,以自个儿分量,还不够格让叶修一怒拔剑。
  心中半是狂喜半是后怕,陶轩嘴上可不慢,大声叫道:“叶修你做贼心虚,杀人灭口!”说着趁群情激愤之际,手腕一翻举起面宝镜,道:“还好苏道友早有准备,将此物给了我,此是灵宝照神镜,勾陈的名字录在封神榜上,此镜一照便知真伪。叶修,有种你现在毁了此镜,否则就算再杀人,也难堵悠悠之众口,难遮天下之耳目!”
  若说方才张佳乐口出威胁,已经让不少人心底窝火,那么叶修的一剑就是把今日聚众的怒气全数点燃了。当下不少修士祭出本命法宝,有的道:“竟敢当众杀人!叶狐狸有恃无恐,莫非妖族还要庇护他?”
  “听说那苏沐秋是叶修好友,竟能下此狠手,妖族果然是全无情义之辈。”
  “照神镜照样可辨真伪,别以为杀人就能灭口!”
  见一时群情激愤,冯宪君面色难看,方明华等也十分警惕起来。苏沐橙秀目喷火,就要开口替叶修分辨,她的兄长死后遭人利用,还要以此攻击叶修,孰不可忍!她正要上前,忽然被喻文州一拦,后者面色平静,微微摇了摇头。
  大悲寺的主持长叹一声道:“张妖王,难道到了这时,诸位还要继续一意孤行,包庇妖孽吗?”
  果然是计!黄少天和王杰希了然地对视一眼,假货“苏沐秋”一开始就不是要指证叶修,而是为了激怒叶修!多年朋友,连他们都知道,叶修绝容不得宵小以亡友的形貌欺瞒世人,又何况一直对叶修极为了解的天子?对方知道有苏沐橙在场,假货终究无法鱼目混珠,然而叶修一旦动手,便撇不清灭口的嫌疑,流碧城也失去了替他说话的大义名分。
  妖王张佳乐理都没理老和尚,一个劲儿地咕哝道:“喂喂喂,那面镜子很眼熟啊,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疑惑的并不止他一个,面对江波涛,方明华也坦然道:“确有相似。周师弟……咳咳,周道友拿出来,说是何掌教赐下对付叶修的,后来还给了韩师兄,我并未见过。到底是照妖镜,还是照神镜,我也不知。”
  话是这么说,他倒是隐约认定了,那就是同一面镜子。这样看来,叶修就是勾陈这事,先有何知道、后有周泽楷,都是早已知晓。至于韩文清,周泽楷既然敢把照神镜给他,一定有过交流,应该心里有数。
  黄少天那时关在方锐的玲珑屋,不知道来龙去脉,和两人神识交流了一阵,啧啧了两声道:“大眼你之前说周泽楷曾经寄神天枢,说不定就是紫微帝君转世,天上的交情,所以才这么护着老叶。”
  “是吗?”闻言王杰希也不赞同,也不反对,只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黄少天心里一虚,立刻知道自己有所隐瞒的事,早叫人看穿了。
  下头陶轩照神镜在手,又有千百修士同声应和,胆气大振,对冯宪君道:“冯山长,此镜须得修为高绝之人方可使用,你的为人与公正大家都信得过,就请你来用。照一照叶修,破了妖孽伪装,还人间一个公道!”
  他话说得漂亮,当下无不响应,齐声大喝,声浪滚滚——“破了妖孽伪装,还人间一个公道!”
  众意不可谓,冯宪君早作了出头鸟,如今骑虎难下,只得接过了镜子。他所习儒家神通格物致知,最能明晰源流,析分真假。只见那镜不过寸许,宝光熠熠,材质与禁制都是天下少有,并有仙灵之气凝聚。用心探查下,还能隐隐感应到天道勾连,并未附加什么杀伤仙术,确是一件仙界灵宝,不是害人的东西。
  陶轩上来指点了发动的法子,冯宪君望向叶修,倒真的希望他再不管不顾来一剑了。只是一剑过后,叶修就不动了,看着流碧城飞檐一角,将来势汹汹的逼问怒喝当作耳旁风,意态悠然得很。
  只盼妖族还有后手!到了此时,纵使冯宪君也要叹一声主使人厉害。步步连环,伏手不断,叶修等早有准备,依旧陷入了这等不利境地。这等滴水不漏的行事,待会儿真相大白之时,若是妖族不肯退让,一定还有暗子。陶轩在明,鼓噪在场修士阻挡妖族;伏兵在暗,以雷霆之势击杀或是擒下叶修。到那时,说不定要丢了这张老脸挡上一挡,让叶修有机会逃走,免得人类和妖族重启战端。
  想毕,冯宪君手执照神镜,从八景升仙台上起身,朝陶轩点头,示意他站近一些。后者并不知道他已存了必要时候先控制自己的念头,还以为是表示尊重,大感脸上有光,赶紧走了过来。
  老者居于众人之前,圆镜高举,大袖飘飘,一股浩然正气的威压澎湃而出。“虽千万人吾往”的神通一出,场中头脑发热的众修士渐渐冷静下来,沸反盈天的喧哗声越来越小,直至整个正殿再无声息,连喘气声都听不到。
  依法诀所述,冯宪君慨然念道:“受命于天,生死超脱,分掌各司,永膺宝箓——”
  每一个字出口,宝镜流光盈盈的镜面上逸出一道金光,在空中写出个篆字。十六字从内而外分为四层,转动中列成高低不同的,一座旌幢羽盖的玉台渐渐显化虚空。台上一幅金榜高悬,但闻笙簧嘹亮,鼻端香气氤氲,中有名录千百,隐隐绰绰不见仔细。
  宝镜接引了封神榜的金光,直直打在叶修身上。在场之人无不摒息以视,陶轩更是双眼放光,手心出汗,暗道今日便是这人真正的绝路——
  念头未平,就见金光中叶修身影一闪,如日照冰消,凭空不见了。
  “——啊?!!”
  突来的变故让陶轩兴奋的表情猛地凝滞,一开始他尚未想通,还茫茫然地以为这照神镜有什么因果之能,收摄了叶修。很快又反应过来,这哪里是收了,分明是叶修跑了!再回头细想之前,陶轩冷汗淋淋,叶修再高明,也不能在众多元神修士虎视眈眈下脱走,只怕从见面起,眼前就只是个分身而已!
  分身终究修为有限,方才一剑击杀假冒的苏沐秋,只怕已是元气尽去。怪不得后来众口铄金时,这叶修不发一语,光是发呆。照神镜神通之下,干脆烟消云散,现了本真。陶轩也非无智之人,很快想通了前因后果,心中却是越发憋屈起来:
  叶修……他怎么敢?怎么会?怎么能?!
  陶轩一直以为自己很了解叶修。万修逼上流碧城,两族形势一触即发,以叶修的责任心与重视妖族利弊,定会出来给个说法。绝不叫旁人担上干系,非议责难,一肩扛下。当下之局,算计的正是这份道义和重情。
  谁知临了,叶修玩了个倒脱靴,把妖王让给张佳乐,将众修士牵扯在这儿,自己早就山长水阔,遁去无影。想到好不容易鼓动这多修士,大张旗鼓浩浩荡荡开上流碧城,以为一出逼宫精彩绝伦,当可满堂喝彩。谁知人家早早摆好空城计,真把他们当戏看,陶轩站在原地,脸色骤青骤白,识海翻涌,五内俱焚,竟有入魔之相。
  多少人瞠目结舌中,也有人欢欣鼓舞。苏沐橙长舒口气,扭头向喻文州,咯咯娇笑道:“多谢你拉住,不然我就闯祸啦。”
  喻文州但笑不语,又对满面不可思议的方、江二人点了点头。在他身后,一片喧嚣尘上。修为低一些的还在交头接耳,七嘴八舌地相互询问猜测到底发生何事,那叶修不是勾陈帝君吗?怎么镜子一照就没了?水作的也没这么稀松吧!
  似冯宪君等心思通透的真人,都是免不了哑然无措。失笑中,冯山长收起了手中宝镜,叹一句后生可畏,如此心智手段,自己方才竟替他白担心了。
  吵吵嚷嚷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声音传来——“哎呀,原来叶修早跑了。”幸灾乐祸的口气,听得脾气火爆些的人循声瞪过去,只见坐在妖王位上的张佳乐拄着下巴,笑眯眯地道:“居然戏耍妖族与各家宗门,叶修这么卑鄙无耻混蛋,绝对不能放过。诸位道友义薄云天,捉住他就靠你们了!”


*******************

好么,这一章总算搞完了,千万表问章节标题的明月楼在哪里,我改还不行吗T  T……海上明月楼被砍了啦!因为真的写不完啦!高潮剧情也是一通狂砍,三章变两章,两章变一章半……但就是如此依然……写得奇慢,到底为什么,摔!

还好有隔壁某文陪我一起卡结局,于是心安理得每天几百字,毫无危机感=v=

评论(41)
热度(571)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