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叶修中心/良识】有幸遇到你 (1)

  ——题记——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遥远的人?
  “他从来都不让你绝望,是你继续下去的勇气和力量。他永远是年轻的,美好的,光芒万丈的。
  “他永远在那里,好像信仰一样。”
  
  第十区
  入暑后的S市总是闷热,难得凉夏,也免不了的潮湿。水汽仿佛一张薄薄的保鲜膜,密密地贴在皮肤上,站在街边才一会儿,来自北方的沉玉脊背上就出了一身汗。
  她看向地平线另一端,夕阳的余晖还没散去,高耸的大厦和远处的道路包裹在金红色的光辉中,融化在视网膜尽头。
  也许是一个女孩孤身背着旅行包太显眼,站在体育馆前不到几分钟,就有几波好心人来提醒。
  “小姑娘,别等打车了,坐地铁吧。今天是轮回和兴欣总决赛的最后一场,到处都是车,到处都是人,出租车能从常德路一直堵到赵家桥。交通台从下午就提醒司机绕道了,聪明点的出租司机根本不来这儿,等也是白耽误功夫。”一位胖胖的大叔拿个凉扇,笑呵呵地劝。
  大叔四五十年纪,穿了件轮回队服T恤,黑色的子弹形LOGO紧紧绷在啤酒肚上,拱出个滚圆的坡度。沉玉摇摇头,扬起手里的票:“我也是来看总决赛的。”说完觉得不礼貌,又加了句,“看完就坐夜班火车回去。”
  胖大叔听完,眯起眼笑了。像很多S市的荣耀玩家一样,他是个死忠轮回粉,买了主场的套票,全赛季一场不拉,沉玉这样背个包就跑来看比赛的小姑娘见得不少。家里十四岁的女儿,虽说成天嘲笑老爸一把年纪了还沉迷网游,可每次有新的《电竞周刊》,一定要拿来翻翻有没有周泽楷照片。
  想到了女儿,他笑得更开心,小眼眯缝起来:“听你口音是北方人,总决赛票子不好买吧?”
  “特别难买,黄牛真可恶!”沉玉用力点点头,完全忘记了舍友们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世界上有一种语言,只有同好者才懂得,它会在年龄、性格、背景有着巨大差异的人们之间架起谈话的桥梁,让他们跨越陌生和隔阂。
  “……季后赛网上订票一开放,我就去抢票,结果才一分钟票就空了。公会的人说过了前两轮比赛,进不了总决赛的队粉会把票转出,我就成天呆在荣耀论坛等人转票……遇上个霸图的土豪转五张VIP票,本来都谈好价了,他一看我挂的论坛队徽,又反悔了,什么人嘛!总算老天帮忙,大前天公会有个朋友临时出差,有决赛票不能来,我赶紧去交易了。可惜太迟了买不到机票,只能坐火车……”
  胖大叔耐心好,听着沉玉絮絮叨叨,有一段没一段地说话。到后头心里打了个突,赶紧再去打量,立马看出不对来:小姑娘穿了件别致的红色露肩T恤,下头则是纯白A字小短裙,可不就是兴欣配色?
  “还以为你来看周队,结果是敌人啊。”少见小女生不粉周泽楷,胖大叔乐了。
  沉玉大眼睛一睁,圆溜溜的眸子很可爱:“我当然支持叶修大神!兴欣一定赢!”
  小姑娘第一次看现场,不晓得在人家地盘要低调,口没遮拦一说,立刻招来了数个轮回支持者的大白眼。旁边一位仁兄就满脸不爽,若沉玉不是个姑娘家,准得撸袖子来理论一番。
  好在胖大叔守着轮回从一个中流弱队成长为一流强队,心态很是平和。见小姑娘直率可爱,一竖拇指,夸奖说:“季后赛还没开始,就敢买总决赛的票,有信心!”
  沉玉回答得没有半点咯噔:“叶修大神说要以冠军为目标,我信他。”
  叶修离开嘉世,走进兴欣成为网管的前一天,沉玉擦干眼泪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电脑,对着熟悉的桌面客户端点下了“删除”。
  那是个以万人国战为卖点的玄幻网游,排行榜上紧跟荣耀两年,吸金能力惊人。游戏中RMB玩家横行,大小帮会林立,每天都有上百大小团战、帮战、国战……正式公测时候,热度席卷了沉玉所在的学校,班上不少同学想方设法逃课、贿赂机房老师,玩得昏天黑地。
  听同学说得眼热,高二生沉玉瞒着爸妈偷偷下了客户端,建了号,进入了网游的世界。
  这是沉玉玩的第一款大型网络游戏。平心而论,它的操作比荣耀要简单许多,可是对PK的过度强调,让它对初学者并不友好。沉玉游戏技术一般,图好看又选了个高难的近身短打职业,一开始玩得跌跌撞撞,闹了不少笑话。不懂搭配装备,不会处理技能衔接,不知道合理运用快捷……好在帮会人知道她是新手妹子,都愿意不时提点几句。不断犯错中,沉玉也慢慢成长,从一开始团战都不肯带她免得送人头分,到后来挂上了精英的头衔。
  PK向的游戏,玩家脾气火爆,个个直来直去:一言不合,PK解决;争风吃醋,PK解决;讲价未遂,PK解决……死亡惩罚小,于是经常单P变群P,群P变团P,最后怒而开帮战。沉玉是个女生,对PVP不感冒,就在帮里问:“你们这么杀来杀去的,好玩吗?”
  “好玩,”帮主边在世界频道跟人骂架,边在帮会频道飙手速,“人多的游戏,就是好玩的游戏。”
  打打杀杀的游戏生涯里,沉玉走过了高考,考上了外地的大学。大学的生活紧张又充实,她不再像以前一样整晚整晚混在游戏里,可是隔一两天总会登录一次,和帮会的大家聊聊天。她看着帮主因为老婆怀孕,把帮会让给其他人;看着曾经的帮会改了名,然后在界面上点下了退出;看着很多很多熟悉的名字灰下去,再也没有亮起来。
  大二的那个冬夜,沉玉的一个朋友删号了。她被男友带着来玩这个游戏,对方最后却成了别个玩家的男友。删号前,朋友用身上所有的钱买了材料,做了一套游戏里最漂亮的婚纱时装,寄给了沉玉。
  信写得很简单——“送给你,要幸福。有缘再见。”
  婚纱一共八个组件,沉玉一件一件地拿出来,一件一件地穿在身上,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在宿舍昏昏沉沉睡了半天,醒来之后,她毅然删除了客户端。可是三年来,登录游戏已经成了习惯,没有了熟悉的图标,沉玉只好坐在电脑面前百无聊赖地刷网页,眼前猛然跳出个广告——“荣耀十年,盛大开服。”
  荣耀十年来始终高居网游排名第一,沉玉早已如雷贯耳。顺手下了个客户端,隔天买了张新账号卡,成为了千万荣耀众的一员。
  都说荣耀难,沉玉算是感受到了。她又一次成为了游戏小白,操作磕磕绊绊,到了5、6级才能流畅地打怪。干脆做任务升级,攒下一堆副本任务,一看经验条再动不了了,只好去排骷髅墓穴。
  大家混熟以后,田七坦白了一下,当时一起排队的人很多,他选沉玉纯粹因为她是个女玩家……
  “排副本的女玩家不少啊。”沉玉不解。
  “大神说了,保持速度,不要牧师……”田七45度看天。
  于是沉玉也向他坦白了一下:最开始,她真没看出君莫笑这个“大神”有多厉害。
  荣耀和市面上大多数游戏的不同在于——操作性、自由度和数值设计,将个人天赋、技巧、经验所能造成的差异,放到了最大。它为核心玩家开放深度广度的领域,让一些人的才能和想象力能触摸到不可思议的极限。
  都知道职业玩家厉害,然而到底有多厉害,普通玩家却无法得到一个理性的认识。如同业余棋手无法想象职业棋手的深度,许多自诩高手的玩家光看现场比赛,都会认为“不怎么样嘛,我也能行”,实际一操作,职业选手轻松吊打一堆。
  玩了好几个月,沉玉对职业赛还一片懵懂,直到轰动各区的50级挑战神之领域成功。她找了网上的视频看完全部任务,激动得火速上线,敲开田七的私聊:大神太彪悍,简直不是人!!!!!
  田七无语凝噎:妹子你反射弧也太长了……
  然后沉玉端正心态,给君莫笑大神发了封满含感叹、感慨、感佩等诸如此类的私信祝贺,又顺便问了一下怎么才能提高荣耀技术。看完神之领域任务的难度,她的小心肝瓦凉瓦凉,差点想删游戏算了。
  过了两天,就在她意识到大神其实很忙,每天都会收到无数这样的骚扰时,君莫笑居然回信了。信里没什么寒暄,简单列了几个网址,都是玩家自制的神之领域训练关卡,让她不要害怕,经常去练练。又针对沉玉的特点,给了一些操作建议。
  看着这封信,沉玉呆住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收到这么一封细致认真的指导信,忐忑中赶紧回了一封信过去:“谢谢大神,我会努力练习,通过神之领域!”
  君莫笑正好在线,很快回过来:“加把劲,都来神领玩。”
  话说得很励志,沉玉当然没往心里去。人家这么一个大高手,哪会真在乎一介普通玩家去不去得了神之领域,不过客套罢了。
  很久以后,当渐渐了解身为荣耀教科书的叶秋,了解嘉世光辉的过去和复杂的现在,了解了那句常被君莫笑挂在嘴边的话,她才知道,那句话是认真的。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叶修真心地希望更多人来玩荣耀,不管是高手或者小白,希望他们感受到乐趣然后留下来,因为——“人多的游戏,就是好玩的游戏。”
  谁也不好意思说出口,然而在沉玉、田七、月中眠这些人的心底,叶修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大神,更像是个一起聊过天、下过本、打过架的朋友。他们支持他,热爱他,尊重他,就像是支持、热爱、尊重一个志向远大的伙伴,叶修说了目标是冠军,那必须相信——谁会去嘲笑朋友的梦想呢?
  “沉玉——”远远地跑来一个人,满头大汗,“我就跟你们说了是沉玉吧。你好,我是田七,唉你跟照片上不太像啊。”
  “我等的人来了。”沉玉朝好心的胖大叔挥挥手,“谢谢大叔,赛场见。”
  胖大叔笑起来,对她开玩笑地喊:“冠军是我们的,别哭鼻子啊!”
  沉玉回过头,嘴角弯弯,高高地举起了小拳头回击:“不——可——能!兴欣必胜,叶神必胜!”
  
  第九区
  沉玉和胖大叔相互告别的时候,付超和朋友们正一起走过广场。
  和上两场比赛一样,付超依旧没有票。毕竟并不是每个荣耀迷,都有沉玉那样捡漏的运气。然而付超还是和同学相约来到了S市,一方面寄望于撞大运的黄牛票,另外一方面,就得感谢财大气粗的轮回俱乐部了。
  S市人口基数大,荣耀玩家很多,总决赛但求一票而不能的不在少数。第一场对兴欣胜利后,轮回上下信心爆棚,老板大手一挥,必须和粉丝分享连冠的历史时刻。于是租用了三张超大电子屏幕,放置在体育馆外,买不到票别急,可以在广场上看直播,也算是现场支持了。
  不远处,持票的观众们排着长龙,依次进入体育场,许多不死心的玩家靠在围栏边大叫:“有人肯出票吗?我加价一千!”
  “我加一千二!”“一千五!”“两千!”
  听着土豪们竞价,付超感慨不已:“真赚啊,早知道我就抢上几张总决赛的票,转手一卖,一个肾就有了。”
  “真能买到票,你会卖?”老三嗤之以鼻。
  老五则是痛心疾首:“那天你溜进体育馆,不是遇到了好多荣耀大神?随便跟他们谁要个签名,就是土豪求着送票给你了。傻不傻啊,错过我杰希大神的光辉,你会遭报应的!”
  付超考进大学的那年,嘉世正如日中天,夺得了第三个总冠军——谁也没有想到,那就是它挂牌出售前的最后一个冠军。
  H市人都恋家,付超也不例外。大学在本市读,工作在本市找,托外科主任老爹的人脉,毕业后顺利考上公务员,进了清闲舒服的税务局。早上八点半上班,下午五点半下班,没有出差,很少加班,福利多多,和父母住在一起,三餐都不用操心。心烦了找同学吃个饭,攒点钱背上包旅个游……生活平静无波,奔波于都市的人们求之不得的稳妥安逸,二十三岁的付超已经提前得到了。
  如果没有荣耀,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付超大概都会这么继续安稳地过下去。大家玩摄影,他也玩;大家去旅行,他也去;大家看大片,他也看。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没有什么特别的不满,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追求。
  或者说,“追求”这个词,在绝大多数人的字典里,都只是一颗遥遥闪烁的流星。当它划过时,所有人驻足赞叹。然而,那始终是别人的故事。
  工作了一年多,百无聊赖的付超在同学们的极力推荐下,开始玩荣耀。
  大学时宿舍的老三和老五都是铁杆荣耀迷,一个喜欢剑客,一个喜欢魔道学者,成天为了蓝雨和微草对掐。不掐架不游戏的时候,俩人则对坐轻抚鼠标,畅想自己一夜之间灌顶开窍手速破千,成为荣耀大神获得总冠军迎娶苏沐橙走上人生巅峰……非常不幸地,他们心目中的女神还是同一个,让本就岌岌可危的室友情更加脆弱。
  脑残粉的辐射下,宿舍的每个人都被迫知道了许多荣耀豆知识,什么五圣、几大强队、24职业、全明星,还成功地荼毒了老大加入荣耀大军。好在当时付超正卯着劲儿追生物系的学霸系花,每天都拿着书去自习室晃悠,实在没空沉迷网游。
  大三时候,听说系花考上了加州大学的研究生,付超破釜沉舟前去表白。系花听完一句话没说,递过一张纸。
  那是她的日程表。
  几点起床几点锻炼几点读书几点复习几点吃饭几点做实验……密密麻麻,没有一点浪费,更没有谈情说爱的空隙。
  没等付超看完,系花就走了,连好人卡都没发。付超和宿舍弟兄们喝完了两箱啤酒,打破了五个瓶子,在操场对月亮嚎了半晚,结束了这段苦涩的初恋。
  沉迷游戏就跟得流感一样,来势汹汹,症状鲜明。付超从一个连技能点都搞不懂的小白,到变成每周看比赛直播的荣耀迷,只花了区区两星期。他重新找到了无聊生活的乐趣,上班没事就挂网看职业视频,定期买电竞周刊,成天和老三老五约战竞技场。
  对他堕落的速度,舍友们喜闻乐见。老三一手拿鸡腿,一边语重心长地说:“老幺啊,要真正投入荣耀的世界,成为一个完全的荣耀粉,你必须给自己找个主队。”
  “你不能谁赢就粉谁,谁输了就抛弃谁,那是草原上的鬣狗,别的动物打下的猎物,只要被他们闻到腐臭味,就会一窝蜂地聚过来。”
  “主队是什么,是你的坚持、你的寄托、你的信仰,你认同这个队伍,你熟悉队里每一个成员,主队的胜利就是你的胜利,主队的失败就是你的失败,你为他们欢呼,为他们叹息。他们出色的时候你努力鼓掌,他们摆烂的时候你破口大骂,骂完了擦擦口水,再去网上喷死敢说自家队伍不好的孙子。”
  新闻系的老三说话向来一套一套,老五一把推开他,不耐烦地说:“听他扯!老幺,你喜欢哪个选手,觉得哪支队带感,打心眼儿里想看它赢,那就是你的主队!”
  综合两人的话想了想,H市人付超觉得,嘉世大概算不上自己的主队。
  第七赛季的时候,嘉世过得很艰难,半路出家的付超既然没有经历过它的荣光,自然也就感受不了它的失落。后来,在荣耀论坛打混的时候,付超听说了兴欣。
  一支网吧出身的草根队,掀起了偌大的风浪,神秘高手君莫笑、美女老板和美女选手、退役的蓝雨队长……兴欣这只队伍实在太有话题性,和许多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荣耀粉一样,付超把这都当作选拔赛的调剂和养分,因为每一个新爆点兴奋不已。
  直到兴欣杀入最后比赛,一脚将嘉世踢出局,媒体揭开了叶秋离开俱乐部之后的故事。
  看着那期电竞周刊封面上大特写,叶修住的小小的储物间,付超觉得不可思议。
  一个曾经在荣耀世界呼风唤雨的大神,遭受了那么多的不平,做着不起眼的网管,还能拉拔出一支队伍重回赛场……筚路蓝缕,普通人想想就会畏惧的事,他为什么能做到?是什么力量在支撑这个人,让他能够走得这么高、这么远?
  付超不解,又有些没来由的向往,仿佛看到当初系花那张睡眠时间不足6小时的日程表。
  不迷茫,不懈怠,没有享受,没有停留,极端苛刻地要求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竭尽全力地去追求,走过崎岖的山路,走过险峻的峭壁,忍耐饥饿和困苦,终于看见更壮丽的生命。
  付超忽然觉得很羡慕。
  有股莫名的热流在他心中不断涌动,让他关注兴欣的消息,不落下一场兴欣的比赛,查找每一个队员的资料。
  很多后来的兴欣粉丝,都走过了同样的心路历程。一开始是好奇加热闹,想看看这支草根队能走多远,是成为一个笑话还是一个传奇。他们没有注意到,草根有着另外一种特质,顽强和坚韧。杂草在任何地方都能野蛮生长,根须嵌进岩石,不屈不挠地抓住大地,这本就是一股折服心灵的强大力量。
  当付超为常规赛中兴欣第一场胜利激动得在房里鬼叫,引来邻居愤怒地拍墙时,他完全懂得了老三老五所说的“要有一个主队”的意义。陪伴一支队伍成长,看他们从弱小走向强大,为他们呼喊奔走欢庆,那迸发的生命力是如此光辉耀目,是许许多多人平静人生中难得炽热的色彩。
  老三老五还在絮絮叨叨他没给兄弟搞个签名,付超不爽地说:“逃票这种败人品的事儿,绝对不能干第二次!这几天我给人捐钱扶老奶奶过马路,简直人品爆棚,兴欣一定会赢!”
  他最后的声音有点大,当场招来旁边的兄弟一句“冠军是轮回的!”。围在电子屏附近的观众都激动了,“兴欣必胜”、“轮回连冠”的应和此起彼伏,直到不知是谁,躲在人群中喊了一嗓子——“叶神我爱你!”
  一听声音是个男生,众人很是愣了几秒,然后又爆发出一阵阵的笑声,中间夹杂着几个姑娘的尖叫:“周泽楷我爱你!”
  就跟开了锅似的,大家伙儿纷纷表白了起来:“苏沐橙嫁我!”“江副队好样的!”“柔道好男儿!”“唐妹子求虐~”“包子大傻逼!”
  “老板娘嫁我——”“靠,太黑了,娶老板娘得兴欣全队啊!我也要娶老板娘,苏妹子唐妹子可以陪嫁不?”“……警察叔叔,就是这些人。”
  笑声在广场上回荡,现场预热中导播抓住了这个画面,对现场的主持人发出了指示。
  
  第八区
  “大家可以看到,距离总决赛开始还有一个半小时,热情的玩家已经占据了整个轮回体育馆的外广场。他们热情地呼喊着支持队伍的名字,向喜欢的选手表白——”
  啪,电视屏幕一闪,跳出来个西装革履的秃头男,对面坐着一袭蓝色吊带裙的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养生堂……”
  方母收起遥控器,递过来二十块钱:“酱油没有了,下去超市买瓶来。要买李锦记的,12块8一瓶,剩下的7块2再买一盒豆腐。”
  飞快地瞥了一眼屏幕,方锋然嘴唇动了动,最后什么也没说。他妈妈烧饭一向麻利,快去快回早点吃饭,说不定赶得上比赛开场。这么想着,他拉上鞋,三步并作两步冲下了楼梯。
  “小然想看电视就让他看,买酱油么叫我去买好了啊。”方父从书房走出来,对妻子说。
  方母回头就瞪了老公一眼:“看什么电视,一看就又把魂勾去了。儿子都二十一了,没学历没工作连个对象都没有,你不急我还急呢!”
  老婆一发威,方父不敢吭声了,方母没有就此罢休,直到吃饭时候,她还在饭桌上数落:“当初我就说,好好读书,上个大学,出来考个公务员比什么都强。你非要支持他去什么训练营,轮回不行还跑到嘉世去,现在好了吧,嘉世倒了,老板跑了,还要打包把小然卖到外地。人家都说,打游戏是吃青春饭,饭还没吃上,青春都浪费了!”
  “我有个朋友,在超市做经理的,说有个仓库管理员的位置可以安排给小然。转正后一个月有五千多,还给交四金,蛮不错的,叫你下周一去面试。记得穿好点啊,还有哇,别说你才高中学历,就说比赛期间也坚持学习,已经获得了大专文凭,证我托人去办了,过几天就下来。”
  方母一个人不停口地说,两父子安静地听着,方锋然味同嚼蜡地吃着蒸鱼,眼睛不住地看向客厅的壁钟。方父放下碗,咳嗽一声:“桌子我来收拾,你回房吧。”
  “我话还没说完——你等等。” 方锋然放下碗就溜进了自己屋子,把门一关,哪里还听得见母亲的唠叨。
  方父打圆场:“算啦,今天是……”
  “今天是荣耀总决赛,你以为我不晓得!”方母打断他,“轮回的广告都打到牛奶瓶上了,我又不是瞎的。那个兴欣,不就是叶秋搞的嘛,要不是他在嘉世的时候打压小然,能成今天这样吗!”
  听这一通连珠炮似的数落,方父只得苦笑。方母不懂荣耀,却和天底下所有盲目的母亲一样,认为自己儿子千好万好,有错都是别人的。嘉世的副队长刘皓跟方锋然关系不错,和轮回打比赛时候来家里坐过几次,明里暗里表示方锋然前途无量,可惜受到了队伍老人的打压不能出头,方母从此就上了心了。叶秋离开嘉世,她可是高兴了一阵子,做了一大盆熏鱼让方父带去H市给儿子庆祝。
  方父对荣耀懂得也不多,可是有个朴素的道理他很清楚:叶秋在的时候,儿子是替补;叶秋离开了,儿子依然只是替补。事实是不说谎的,方锋然会在现在的位置,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只有现在的实力。
  其实嘉世解散后,方锋然还是有去处的,到底是主力替补,年纪也不大,不少二线队伍很愿意要这么一个队员来加强板凳深度。可是方母死活不肯,在她看来,儿子离开S市已经很受委屈了。荣耀玩得好也不过光彩几年,还不如趁着年龄不大回来考个学历,正正经经找份工作,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方锋然也像是忽然心灰意冷,和神奇等几个队接洽完,发现没有队伍可以许诺一个主力位置后,他放弃了转会,悄无声息地回到了S市。
  相比叶修回归、嘉世挂牌、肖时钦重返雷霆、孙翔转会轮回这些重磅消息,一个替补队员的离去是那么微不足道,在这个职业圈甚至无法激起一丝涟漪。方母托人给儿子找了一个大专院校走读,一年来方锋然老老实实读书,不再提职业圈的事情,还删除了电脑里的荣耀客户端。方父一度以为儿子真的放下了荣耀,直到有一天,他撞见方锋然站在书报亭拿着份《电子竞技周刊》。
  冬天的S市冷得刺骨,方锋然没戴手套,穿了件薄夹克外套,手和鼻子冻得通红,站在街口的寒风中看得很入神。电竞周刊是热门报纸,每次一出,老板就用个夹子挂在书报亭最显眼的位置,以方父所在的距离也可以一眼看见上头大大的标题——“叶修坚持不会换人,治疗将成兴欣最大软肋?”
  之后方父也买了份报纸,儿子还在职业圈的时候,他就一直坚持买电竞周刊,对荣耀也算熟悉,花了点时间就看懂了。原来是说经过目前的半程比赛,兴欣的牧师选手安文逸水平明显无法适应职业联赛,而整个战队从队长叶修到老板陈果,都力挺这位选手,这种固执的用人将会对其后半程乃至季后赛造成极大阻碍……
  以方父的水平,这些新闻也就是到看懂为止。他按照一般职场的想法去理解,这个安文逸既然不行还能一直被留着,说不准真有什么背景,估计是高层亲戚或者赞助商塞来的关系户。兴欣听说是网吧出身的草根队,会做这种落人话柄的事也不奇怪。
  让方父不能理解的是,从那天以后,方锋然又开始对荣耀上心了。
  装回了客户端,每周追看兴欣的比赛,甚至恢复了每天的基础练习……也许是怕家人担心,方锋然做这些的时候总是偷偷摸摸地,可同在一个屋檐下,儿子的举动哪能瞒得过父母。
  生怕方锋然又想不开去打游戏,方母开始热情地张罗给他找工作找对象。观察了两个月以后,方父走进了儿子房间,想要和他谈谈。
  “……其实我知道刘皓在说瞎话。”
  “什么前途无量,你很有能力,只是没有适合发挥的机会……我靠,都他妈忽悠傻逼!刘皓想干掉队长,做嘉世一哥,他心比天高,我比不了。自己有几斤几两,我知道。”
  方父没想到,儿子开口第一句是这个。
  从前,方锋然在家很少谈论荣耀,因为父母不懂,说了也是白说。也许太多话憋在心里太久,他不顾父亲脸上的惊愕,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我用的拳法家,拳法家职业的标杆人物韩文清,爸你肯定听过,姆妈说过好几次他长得老吓人的那个。我把韩文清当作目标,看他以前的比赛录像,看他现在的比赛录像,看他和叶秋的对战……我越看就越绝望,因为我知道自己永远也没法那么出色。我努力过,我拼命练习,我开动脑子,想成为另一种风格的拳法家……但是不行,真不行,你努力,别人更努力。在职业圈,光凭努力是不够的。”
  “既然努力不行,我想走别的路。刘皓说我会有多好的前途,我不信,但是他说队长走了,我可以成为主力选手,我信了。”方锋然笑起来,笑得很羞愧,“爸,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叶秋是战斗法师,和拳法家一样,是近战职业。”
  足球队不需要太多前锋,职业队也不会需要太多近战,方锋然保证了嘉世有足够的战术余地和板凳深度,然而只要最佳搭档在,他就不会是主力。
  “我后来想,成不了大神就算啦。一个职业联赛,选手几百号,大神才几个?不是那块料,就别硬撑着。可我起码得混个主力吧,没玩荣耀之前,我在别的游戏里顶尖的,排行榜第三,全服谁不认识?玩荣耀两年,就进了冠军主力队,我有才能,并不是一无是处。凭什么就只能做替补,我咽不下这口气!”
  方锋然涨红了脸,握紧着拳头,二十来岁的小伙,却像个在小伙伴面前出了丑的孩子,充满了委屈愤懑。成为一名职业选手的时候,他才十九岁,面对荣誉、金钱、名声的巨大漩涡,迷失自己太容易。
  老人叹口气,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这个动作击溃了刺猬般恼怒的方锋然。后者一下就垮了肩膀,郁郁地说:“看见队长说,不会放弃安文逸……我就想起来,队长离开嘉世,去兴欣当网管,有一天刘皓喝醉了,非拽着我跟王泽去网吧,就和他撞上了。刘皓说了挺多难听的话,队长没生气,他叫过我和王泽,跟我们说,你们今天打得不好……”
  方锋然没注意到,每次说到叶修,自己都用了“队长”这个词。其实,在嘉世时候他是很少这么叫的。叶修对谁都没架子,也不喜欢客气的称呼,一开始进去,他跟大家都说叫我名字就好。但是谁敢啊,那可是斗神,是荣耀教科书,是三冠的王者,称呼名字多不尊重。后来方锋然就跟着刘皓他们叫叶哥,这称呼不伦不类的,不过叶修没有反对,最后就约定俗成了。
  后来方锋然想,会靠向刘皓,也许并不仅仅是因为主力的位置,也是因为……疲惫。
  叶修本人并不严厉,可是他对荣耀的专注、付出和精深,自然而然会给周围的人带来巨大的压力。方锋然几乎没见过叶修有休息娱乐,他基础训练比新人还认真,闲着就挂网游帮公会抢材料,再没事就去开发部和关榕飞讨论银装……当你在天赋才能上已经输了,却绝望地发现,自己连努力的程度都比不上对方。要被这样的人信赖托付,要不想成为一个拖累,就必须榨干极限地跟上他的节奏。
  这种追随要付出巨量的心力,承担巨大的压力,而且……不会有结果。方锋然很聪明,早早就认清了水平的差异,也早早地放弃了靠近那个境界。然而,看到新闻里叶修对记者明确表示不会放弃安文逸,说着“他是兴欣战队的一员,这就是他的特殊之处”,方锋然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即使到了最后,叶修依然在指点方锋然,一如面对无数争议谴责,他依然坚持让安文逸出战。叶修从来没有放弃过嘉世任何一个人,不管是方锋然,是王泽,甚至是刘皓。
  ——是嘉世放弃了叶修。
  是他们放弃了自己,放弃了队长曾经给予的那份信赖和托付。
  就像一帮士兵,无法面对黑压压逼近的敌人,无法面对战败的恐惧,他们抛弃武器,丢下了指挥官,可耻的叛逃了。回想和刘皓他们在比赛里做的那些手脚,方锋然恶心得想吐。
  我是职业选手啊……我他妈也是个……以追求胜利为职业的荣耀选手啊!
  房间里静悄悄,只有风扇声和悔恨在回荡,电脑音箱里传出主持人甜美的声音:“让我们采访一下现场观众,啊,我看到这位男士拿着兴欣赞助商的饮料,你是兴欣的支持者吗?”
  即使气氛沉闷,方家父子还是忍俊不禁地一起笑了出来,采访的小伙一脸倒霉相——他明明高举着轮回队旗,什么眼神儿啊!
  “都过去了,看比赛吧,为你的队长加油。”方父温和地说。
  方锋然望着父亲,眨了眨酸涩的眼,想说那早已不是他的队长了。可是嘴唇张开了,又缓缓合上,他什么也没说,重重地点了点头。
  队长,加油!


TBC……


**************

也许并不够好,但我终于提起勇气写这篇文,送给我在全职最深爱的那个人。如诸位所见,这是在某个我所幻想的荣耀位面中,那些并不起眼,却和叶修有着这样那样交集的人们的小小故事。

我始终相信,总有一些人,拥有将自身美好照进他人生命的光辉。这种魅力可以穿越想象和现实的边界,在迷茫时、脆弱时、悲伤时给予人不可思议的力量。

明后天持续更新,亲爱的叶修大大,生日快乐:)

评论(128)
热度(1751)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