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这真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本来不太想说这件事,不过听代理说有不少人在问有狐何时发货,觉得可能还是要给被拖期的大家一个交代。

以下内容,请大家一定要用严肃和悲伤的心情来看待。

故事是这样的:

之前看我lof的人,可能有注意过我曾经说帮朋友照顾猫,前情在这里。今年年休期间,同样的事又发生了。

在五月下旬某一天,朋友即将回家的一个风雨交加的早上,给隔离的猫咪喂完了早饭,我从阳台拎着猫砂袋离开,心想太棒了今天开始就铲屎官毕业啦~~

事实证明,人真的不能随便给自己竖flag,什么回老家结婚干完这票就金盆洗手不标记就不会怀(咦)之类的万万不能说!一个不注意,白猫党就从脚下溜了出去,一起扑向了猫咪底层的花猫。

由于之前白猫有把花猫打到缝针的惨烈状况,我立刻冲过去想抱走花猫。

事实继续证明,猫狗打架跟情侣对撕一样,普通的死老百姓路人绝对不要随便插手,谁管谁倒霉!白猫见我庇护花猫,怒槽瞬满,跳起来就放了个无双——嗷呜一口咬在右手背,正正好咬破了静脉,血直接飙了出来。

接下来的两三分钟,晕血的我呆了,见了血的白猫疯了……总是一段完全不想回首的时间以后,整个右手从手腕到手肘留下了几十条抓痕和十几个咬痕,留下了地上一大滩一大滩的血,前后失血大约100cc。

再接下来,我把猫赶回去,镇定止血,顺便拍照留念(放出来完全可以当作凶案照片程度的恐怖照,就不惊吓大家了)。然后下楼打了个车,直奔医院。

我的手伤严重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不管是司机还是导医台还是病人们,所过之处每个人都比我惊恐很多倍。护士为我清理伤口就花了四五十分钟,中间很多排队的人不耐烦,包括排队打针,都是一看我的伤就很自觉地退出去了——”让领导……啊不,让倒霉蛋先上!“

等到回家脱了衣服,才发现除了手,腿上也有很多伤,睡衣更是直接撕了好几个口子,血迹斑斑。当天阿姨来打扫卫生,看到现场差点没晕倒——感谢阿姨,回家时候已经把血迹收拾了,否则晕倒的估计是我。

顺便一提,第二天去医院打吊针的时候,手机还被偷了——建议大家以后遇到家人或者自己急病去医院,一定不能太慌乱,注意好财物。

大约过了一整周,才能勉强用右手腕打字而不会太痛;又过了一整周,右手腕才能拎东西;再过了一整周,之前化脓的脚上最大伤口结疤了;到了现在最浅的伤口已经变淡,作者也终于无法继续逃避填坑了,可喜可贺。

好了,这就是“一个大活人打架输给猫”的故事,也是《有狐》到现在还写不完的原因,请大家继续保持严肃和悲伤,不要催稿!


评论(195)
热度(92)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