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有狐 55

  “天书。”面对凌霄殿上玉帝尊位端坐的小小童子,周泽楷吐字清晰,绝无差池。

  太初之后,天书显化,《开天经》散成三千道种,后来上古战后碎裂数块,其中一片被三清炼成了封神榜。本身既有册封正神之能,可消去凡胎轮回因果,也难怪挥手就封了个小天庭出来。其实天子真身在其神名中早有预示,周叶二人也已猜着了四五分。

  如今当面见到天子本人,冥冥中感应到自己有一份因果系于其上。纵使不像叶修目睹了万千仙佛的因果之线,略一推算后,也就有了认定。周泽楷虽不知当日天魔入境,封神榜乘乱从钧天台逃脱,惹得玉帝震怒,派下许多天兵天将人间黄泉的追索,不过前后贯通,也能猜到几分。至于封神榜在魔劫中脱逃是顺势而为,抑或故意造势,百年前化身云弈那一战记忆如新,也不必多问多说。

  这三界祸乱的真正罪魁外表是五六岁年纪孩童,身着九爪金龙袍,头戴平天冠,可爱面庞上全无稚气,双目中有道种文字不停翻覆,一身苍凉气势如鸿蒙开天,威仪绝不逊于任何仙神,难怪能够让人间修士心悦诚服。

  天子闻言也不惊奇,只不快地道:“孙哲平真是自作聪明!”

  周泽楷看着木讷,实则心智超人,一转念不由色变,道:“叶修呢?”

  “你既来见我,他自然是代你去战天魔了,”天书童子冷笑不已,“亏我这次故意放他一马,真是自找死路不怨人。”

  周泽楷眉心跳了跳,一张俊脸变得无喜无怒,望定天子竟是不想说话了。天子观他表情,哂笑道:“你发怒了。”

  回答他的是漫天星斗。小天庭外,碧空刹时晦暗,正北方出现了一颗斗大的星子。以此星为尊,其下七政二十八宿等一一点亮,不过片刻,就组成了一条银河。霄汉灿烂,辽远浩大,许多“仙人”都又是惊奇又是沉迷地抬头凝望这白昼星现的一幕。

  直到北极星蓦然大亮,群星应和地一齐闪耀,诸人才发现自身笼罩在冰冷的星光之中动弹不得,所有法宝神通都无法运使,连神识都开始凝滞。

  “真……真域道境!”某个有见识的修士失声叫道。

  周泽楷要做一件事,便不会有半分迟疑。他动了对天子的杀机,就决意不再听其任何言语,一切解释来由都不重要,只管倾尽所有手段,杀了面前之人。真域道境乃是大道修行中一种至高境界,只有三清佛祖等不多的人涉足其间。

  此境界认为,盘古开天辟地后,世界清浊分离,阴阳化生,就被分做了真域与实域两个部分。实域即建木连接的当前之界,天界、人界和阴界所处之境,世间绝大多数生灵终其一生,都仿佛活在水中的鱼儿,不知道水面之上还有另外一个世界,这就是真域。真域没有生灵,没有上下大小之分,没有过去未来之别,是象以无形,音以希声,无物为用,无名之道的总和。

  真正的修行就如鱼儿逆流而上,跃出水面,感受截然不同的一个世界运行。叶修这一世首次见周泽楷,同他解说神仙,提及的天道,就是真域在实域的显化,如同树木在水面投下的影子。有一些特别出色的鱼儿,虽然没有足够力量跃起,却因为靠近两界边缘,可以更深更明确地认识真与实的差别。

  他们当中有的人,通过对自身所修持大道的理解,可以主动接引真域,在实域进行显化,这就是真域道境。在此域中,除非展开另一个真域,或是对大道修为超过对方,否则所有人都要按域主所定规则行事,哪怕仙佛亦不能免。佛祖掌中佛国,道尊一念天地,都是真域道境的神通表现。

  哪怕是天子也没有料到周泽楷不声不响地修成了真域道境,更没想到他竟然从头到尾不问一句,没留下半点蛊惑煽动的机会。一语不合,上手就打,出招还如此的不留余地。

  眼见周泽楷手中跳出元皇玺,化作万千星斗朝面门砸来,就要把自身死死镇压。星光到处,原本华丽堂皇的凌霄殿霎时千疮百孔,一道金光从身躯中遁出。天子顾不得花费无数心力造就的身躯是何结果,只在真域间寻找大道运转的间隙飞遁,狠狠咽下一口老血,暗地里骂了孙哲平一百遍。

  他原本就顾虑周泽楷修为未损,担心自己对付不了紫微帝君,分开两人时,就想把后者挪到劫余阵心。周泽楷身为人道秩序,修为会受到极大影响,搞不好甚至会直接引起大劫反扑。到时管什么高高在上的帝君,亦会在天地之威中败下阵来。谁知孙哲平临到头还能抵抗自己控制识海的命令,将两人掉了个,更没想到周泽楷的实力进步如此之快。天子倒是没有怀疑周泽楷隐藏实力,否则天梯之上就不会殒道轮回,惹得叶修怒斩天梯。

  千算万算,天子也算不到当初叶修那一粒道化元丹。

  叶修凝丹时没想太多,一篇《玉清无上北极本身真经》是送周泽楷入轮回前故意留下,想一想怕不稳妥,就把自身凝结真域道境的心得加了一份。勾陈帝君是三清外极少拥有道境的神尊,正是靠这一点坐稳了大罗天的斗神之位,否则也不能在亿万天魔中闯下赫赫威名。若不是以本命神光斩却三天道蕴,消耗太多真炁导致真域凝结不出,再来更多天魔也休想把他逼到山穷水尽。

  云弈得丹后就一直奔波战场,后来又遇到叶修身死,哪有时间细细查看识海中多了什么事物。直到周泽楷重登大道,借叶修妖元直上青冥,从北极之上得到紫微星宫真传,才顺利发现当初馈赠。紫霄宫闭关十载,又在承露台记起本真,才算打开了大道之门的根本。

  此时凝结真域,在周泽楷也是第一回,道境中破绽不少。然而天子狡猾诡秘,神通广大,不可有半分疏漏,于是他毫不犹豫地用上了最强手段。

  天子也知道眼前的真域还不娴熟,可仓促间哪能找到破解之法,他几次想逃,真灵都叫无所不在的星辰照遍。一旦定身,下一刻就有星霜剑或元皇玺招呼上来,惊神图受封神榜因果压制,只飘在周泽楷背后跃跃欲试。

  不过几刻,真域运转由滞碍到渐渐熟练,天子心知继续下去,周泽楷对道境熟悉后,只会形势对己越来越不利。只得咬牙站定,大喝一声:“周泽楷,你不管叶修的死活了吗!”

  破空而来的星霜蓦地停了动作,横悬在天子跟前,只差一分就要刺中元灵,周泽楷身影随之出现,手执剑柄道:“说。”

  天子冷笑一声,勾连因果,周泽楷眼前昼亮,前头万千魔头围困中苦战不休的玄衣人,不是叶修又是谁?

  让叶修揭穿了身份,刹识利蓝肤獠牙的魔面剧烈变幻,身高百丈的魔躯猛然塌陷,原地出现了孩童真容。天子目光凌厉,道:“你想起来了?”

  叶修呵呵一笑,不答反道:“多亏老孙仗义,这地方大道紊乱,劫运罡煞很是讨厌。只一点不坏,道湮时真实交错,就算我易术相比道德师伯不过半桶水,也能算出不少事情。”

  天子之所以费心分神来此,就是忧心叶修算出什么对己不利之事,有心探探后者口风,又忌惮妖王智计百出,不敢轻易开口。倒是叶修一副闲话家常模样,道:“既是天书之灵,自称天子倒也没错。相比从前,在碧游宫第一次相见时,你倒是没有变化多少。”

  闻听此言,天子乍然色变!

  还未得道前,叶修和弟弟一起在碧游宫做烧火童子,成天地逗猫赶狗上房揭瓦不干好事,气得灵宝天尊三天两头威胁把他逐出师门。有一日,元始、道德两位天尊来到,灵宝天尊闭了宫门,令门人弟子远远走避,只叫两兄弟在侧。

  两人见元始天尊放出了一页金纸,后者在地上一滚,变作个面容伶俐的金色小童,作揖道:“两位掌教老爷好。”

  彼时也是童子的叶秋叶修手拉着手,躲在灵宝天尊后头偷偷瞧新来的小朋友,都在猜这是哪一位灵宝同道。

  道德天尊叹道:“元始师兄,你的主意虽好,只是《开天经》牵涉道种真文,劫起时牵连诸神因果,怕反而弄巧成拙。”

  元始天尊道:“自然还有一重计较。若天书始终不得周全,也就成了。”

  听他说完,灵宝天尊沉默多时,才冷笑道:“我就知道,你又在算计我的徒弟。”

  道德天尊苦笑道:“灵宝师弟,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除去……哪有他人可载天书?”

  见道德天尊转向自己,叶修心中一动,上前将弟弟拦在后头。叶秋还在懵懵懂懂不知发生了什么,灵宝天尊看在眼里,又好气又好笑,道袍一卷,两个小童旋即晕了过去。天尊将叶修抱在怀里,拍着弟子的小脑壳,无奈道:“终是逃不了的因果,罢了。”

  第二日叶修醒来,发现躺在自己厢房,叶秋乒乓地跑过来捶门。同他讲,元始师伯从今日起闭关了,打算练一样无上法宝,名曰封神榜。又说师尊今天心情不太好,叫我们快去听讲道,晚了又要罚打板子。

  从那日之后,叶修再也没见过金色的天书童子,问叶秋,后者根本不记得大殿上的一番对话。只知之后灵宝天尊对他们严苛了许多,术法炼器丹道巫笈样样都得学,学得叶秋叫苦不迭,他只是一把剑,学会砍人就行,哪来那么多功课。还好,灵宝天尊对叶修更严,简直恨不得把他教成大罗天第一人,好在叶修也争气,诸艺百通。随着能为越来越高,闯祸的本领也是日渐了得,终于不辜负老师期待,登临真域,成了大罗天第一人。

  提及往事,天子眼中红芒闪动,恨声地道:“早晚一日,我终要杀上大罗天,叫元始老儿也尝尝身体重炼,魂识分离的痛楚。”

  他语气怨毒,显是积怨已久。叶修暗暗摇头,按理元始以道尊之能祭炼法宝,本不该让其生出灵智,也不知出了什么岔子,竟然闹出个灵宝反噬。

  顿了顿,叶修道:“怪不得你能修改生死簿,粉饰文字可不就是天书的看家本领。”

  天子瞧了瞧他,小脸冷笑:“你想问我,为何心心念念要杀了你,是也不是?”

  叶修悠闲地抽了口烟,才答道:“不是!”

  天子一愣,不可置信地问:“你不想知道当初元始灵宝在你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不想。”

  “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只有周泽楷才能杀你?”

  “没兴趣。”

  “你……”天子张口结舌,问不下去了。

  《开天经》炼成灵宝后,灵智洗练,如人转世投生,一切重新来过。只是其毕竟为先天道蕴,与天下间所有文字牵连,最能开灵启智,如凡人读书千遍其意自现,但凡仙佛铭刻道种,都会触动天书。某一日封神榜上金光大作,天书童子就此醒觉。他与旁的灵宝不同,有了灵识,就有了智慧,那三十三天诸多仙神与封神榜因果勾连,连元始天尊也不会擅动。天子暗地观察天庭,揣摩出许多阴私故事,也分外晓得拨弄人心险恶,权谋算计。

  从接引天魔入境,到破坏太虚云,后乘天庭大乱,自封神台逃脱下界……这一步步在道尊眼皮底下,走得惊心又动魄,天子颇为自负。就如人做了一首惊天动地的好曲子,光弹给自己听总觉寂寞,恨不能找个高山流水的知音来赞美一番。可惜他没个朋友故旧,又看之不起一众凡间仙人。唯有叶修,当年在碧游宫就有一段香火情,千年来诸多算计还总出意外,天子当他是个人物,屈尊显圣来说说话也不丢人。

  谁知叶修竟然不想谈!

  见天子一双大眼瞪得圆,倒有了几分和外表相配的天真,叶修呵呵一笑,道:“其实吧,你说的事情,我之前确实很好奇,不过现在不好奇了。”

  “为什么?”

  “因为看到你不开心的样子,我就开心了。”叶修理直气壮地道。


评论(18)
热度(458)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