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有狐 尾声(大结局)

  尾声  落花时节又逢君
  
  青丘的春天又来了。
  山坡上飘起的蒲公英最叫小狐狸们喜欢,又最叫它们讨厌。三只小狐狸一个叠一个,最上头的小白狐跳啊跳啊,小爪子怎么也够不到飘来飘去的飞絮,气得它拳头紧握。
  “细细,好疼啊!”垫在下头的小黑狐不乐意了,身子扭动,想逃避扣到肩胛的锋锐爪子。最下头的小花狐也抗议:“你们别动,我撑不住——哇!”草丛里蹦出个蚱蜢,小花狐一惊软了脚。三个毛狐狸哇啦哇啦滚做一堆,咕噜噜从山坡上滚下,眼看就要掉进山下的大湖。
  要紧关头,一只手伸过来,拎住了最前头小花狐的脖颈。另外两狐甚是机警,一个抱后腿一个咬尾巴,成功地逃脱了落汤狐的命运。那人身高腿长,两步跨上青丘坡,将狐狸串放在块软软的草坪上,也不说话,就翩然离去。
  小黑狐望着他的背影咽了咽口水,颤巍巍地道:“那那那个人……是不是阳丘顶上的白衣魔?”
  听他一说,小花狐也上下牙直打架,后怕道:“就是阿娘说的从来不开口说话,一身白衣都用狐狸皮毛做成,哪个敢去阳丘顶打闹,就会叫他抓来烤掉的大魔头?”
  小黑狐瞧了自己一身墨色,喜道:“他爱穿白衣服,肯定不会看上我。”
  “难道是想抓细细?”小花狐一听怒气冲天。狐细细可是青丘最漂亮的小白狐,它早就在心里偷偷发誓,将来一定要娶细细过门,什么魔头鬼怪都不许碰未来老婆!
  俩狐说了半天,才发现小白狐从头到尾没有开腔,再回头都傻眼了,狐细细竟一路跟了上去。两狐赶紧扑过去,一左一右按住它,一个说:“你疯啦,要是叫白衣魔做成狐皮衣怎么办!”另一个劝:“细细你是不是中了什么法术,细细你说句话啊!”
  狐细细大怒,道:“都不许拦着我,我要嫁给那个人!”
  小花狐一听,如遭雷击,抽着鼻涕道:“你昨天还说愿意嫁给我的!”
  狐细细斜睨他一眼,哼道:“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
  小黑狐道:“可……可他是白衣魔!”
  “他长得那么好看,就算是魔头又怎样!”细细虽小,也是母狐狸,说起颜色分外理直气壮。
  “可他已经有狐了!”小花狐愤愤不平地道:“我在他另外一只手里见到只踏雪赤狐,他可小心啦,从头到尾都看着那只狐。抓住我们的时候还紧了紧手臂,好像怕谁抢似的。”
  狐细细毕竟年幼,听说一见钟情的男子心中有狐,滚圆的眼睛眨巴两下,泪珠儿扑落落就滚了下来。小花狐看了心疼不已,赶紧拿尾巴去给它拭泪,道:“细细别哭,等到我可以化形,一定变得比白衣魔好看一千一万倍。我保证只喜欢你一个狐,所以……你也不要喜欢其他人,好不好?”
  小白狐抽了抽鼻子,道:“那你要背我回去。”
  “好。”
  “晚上要分我一只鸡大腿。”
  “好。”
  “长老教的唤雨术我不会,你要陪我练到会为止。”
  “好!”
  “……你们两个别光打情骂俏,把我当死狐啊!”
  周泽楷抱着小红狐走上阳丘顶,并不知道自己离开后的小小插曲。这里是青丘山的最高处,四处可见羊脂似的白玉。自他来了此地,狐族生怕顽皮的小狐狸们打扰了帝君,就编造了许多故事,弄得众狐又惊又怕,好好一个道家大能生生传成了白衣魔头。
  夕阳将落,山顶拉成长长的影子,白玉在霞色下熠熠生辉。周泽楷坐上天然生就的一条玉榻,将小狐狸笼在膝头,揪了下后者耳尖的白毛,叹息道:“还不醒……”
  他守护了叶修近两甲子光阴。
  最开始的十年,周泽楷每天每夜眼也不眨地盯着小狐狸,总以为他下一秒就会睁开眼睛。后来喻文州瞧过,跟他说叶修道体受损沉重,看似沉眠,实则无异于闭关修行,也许明天就会醒,也许过上千年也不会醒。
  那之后周泽楷从容了一些,终于不再入定似的守着叶修。将小狐狸抱在怀里,他记得曾和叶修约定,若诸事底定,两人便携手北俱卢洲,让五翳冢回复生机。虽然天子阵破,九渊劫散,困于天地的精魂叫鸿蒙之气涤清转生,魔血浸染的土地却不会自行复原。
  周泽楷原想花费百年,走遍五翳冢,以星霜剑气破除邪力。苏沐橙知他心愿,和楚云秀炼成个羊脂净瓶,木枝只要在瓶中放上一时三刻,再插在地上就能抽芽发枝。冯宪军又带了黎阳书院弟子来,接下了五翳冢以南。韩文清紧随其后,带来九滴至木阳和之水,种下了九棵吞噬魔气的凤凰木。
  众志成城,只用去四十九年,千载人兽绝迹的五翳冢,就成了处处绿荫鸟鸣不绝的沃土。
  虚空中有不少功德降下,周泽楷却失望已极——叶修并没有醒。
  最后他来到青丘,向长老讨了一块地方,每日抱着小狐狸同坐卧,看云起。
  周泽楷不时会胡思乱想,也许叶修不想醒来,也许叶修已经偷偷醒来过看自己玩笑,也许叶修还在生气所以不肯醒……不,他知道,不管自己做了什么,叶修都不会生气。
  天书归位那一刻,他们两人心如明镜——叶修绝逃不过最后一关。
  天意何私,不为任何人网开一面。不以身做引,怎能贯通造化与毁灭?叶修若肯绝情弃欲,洗炼真灵,如天书童子一般回归三十三天座下,加上渡过劫关的功德之气,不过三五年就能重成天妖。
  可是叶修不愿意。
  他宁可散去一身通天本领,回复到最孱弱的混沌本源。若不是两位道尊出手,重聚妖身就要花上百万年。
  周泽楷硬起心肠,就是害怕如此。百万年太漫长,或许等到此方宇宙终结亦无结果,他不愿去赌虚无缥缈的希望。若是叶修忘尽前尘,就由自己去找他罢,坦然走到狐狸身边,跟他说,我还欠你一个承诺。
  这些舍不去,又不得不舍去的心思,叶修全都明白。
  熟睡的小狐狸翻了个身,周泽楷伸出手揉乱软软小肚子上的绒毛,见毛团一下卷起身不给摸,忍不住笑出了声。
  快些醒来吧,很想你。周泽楷抚摸着小狐狸的脊背,无声地请求。
  
  那晚上,周泽楷入定没多久就惊醒了。
  一轮圆月高悬中天,不知为何,并没有星。周泽楷发现怀里空空落落,心下一惊,就要起身。
  白皙的手从身后而来,将他按了回去,有人坐在周泽楷的背后,温热的肩胛倚着他,黑色长发从肩头流下。
  周泽楷眨了眨眼,紧紧握住熟悉的指尖,生怕人跑了。两人心中都有千言万语,又都惬意地不想说话,就那么背靠背,头碰头,手拉手,脖颈相依,安静地凝望高高的月亮。
  那一抹在池塘边捞起的月光,伴着狐狸跳进窗户,伴着夜下乘风而去,伴着京城中万家灯火,伴着踏遍山河岁月……注视过相遇和心动,送走过等待和离别,陪伴过寂寞和苦痛,终证这方有情天地。
  
  当时明月,共照古今。
  


  【有狐·全文完】


中秋节快乐!希望大家人月两团圆>v<

结文感言和全文下载链接等明天……呃……可能是后天……

谢谢大家!

评论(102)
热度(1173)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