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指尖流年

(闲着也是闲着,把旧文发一发,这是第十区有年七夕活动写的文,唯一的一篇原作背景周叶。写的时候全职尚未完结,现在看来不少bug……同时……某人导致我没有赶上七夕-  -     接下来会慢慢地把其他短篇和未完结全职文发出来,让大家感受实力坑王的风采!【够 )


  七夕的那一天,荣耀联盟女选手的群里哀鸿遍野。
  要说在宅男认知里,一切游戏打得好颜也不差的妹子都能算是女神。但是出去相亲介绍对象,以玩游戏为职业的女选手就多少英雌气短了些。男友家庭不谅解导致被迫退役的案例群里就有俩,也有不小心嫁给了同是职业选手,结果无论春夏秋冬生活主旋律都是打荣耀,最后语重心长告诫姐妹宅男不是过日子的货的过来人。
  那边苏沐橙正在小窗听楚云秀诉说一零一次回家又要被迫相亲的烦恼,这边群里就有人弹她。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戴妍琦恨恨地说。
  “唉,你这可是在诅咒沐橙妹子,沐沐快来打她。”立刻有其他姑娘开玩笑地弹了沐雨橙风。
  “沐沐和老叶是有情人?”楚云秀也一直关注着这边。
  苏沐橙性情好长得漂亮,在职业圈女选手中备受喜爱。虽说外头传得纷纷扬扬她和叶修是情侣,知道是怎么回事的群内人可不拿这开玩笑,立刻有人说:“本来就是兄妹吧,沐沐我支持你,管他什么大神不大神的,二手烟还是游戏宅,没救!”
  “你职业歧视。”
  “还性别歧视呢,云秀也抽烟!”
  “我不抽烟也不是大神为什么也是光杆司令!”戴妍琦继续怨念。
  “啧啧啧,小戴,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隔壁群都是你的战友。”有姑娘拉开职业选手群,看到了一群放弃治疗丧心病狂的单身汉正在拼命诟病这个日子:你说情人节出来闪瞎FFF团也就罢了,七夕这种已婚分居人士探监的时间情侣放闪光弹几个意思!还有某个坑爹的荣耀游戏,你不是西方奇幻背景吗,七夕跟什么风做什么情侣游戏表白任务,想上游戏打发时间,只见一阵阵地刷屏“XXX和XXX共同挑战鹊桥相会成功,诚心感天动地,此情朝朝暮暮”这样的肉麻话,还给不给人活路了!
  “他们是敌人!”小戴麻利地打字控诉:“全队人把队长一起拐走吃饭了就丢下我一个,说是要进行什么男人的谈话不许妹子参与。一群战五渣,不就是怕嘤嘤嘤被姑娘我看见吗?……愿天下FFF团终成基佬!”
  “嘻。”坐在电脑面前的苏沐橙一看小戴的诅咒就笑出了声,正准备出门的陈果好奇地走过来:“沐沐,你不是要跟叶修出去,怎么还在聊QQ?”
  作为联盟传得最火热情侣档唯一的好处,就是周围的人都会自觉主动地帮忙留下独处的空间和时间。苏沐橙当然不会解释要跟叶修出去的不是自己,嘻嘻笑着朝她和唐柔挥挥手:“一会儿走,你们出去玩得开心。”
  其实陈果也没想在这个人堆人的日子出门,不过叶修和苏沐橙出去约会了(她认为),魏琛从早上就神秘失踪了,方锐拉着莫凡包子小乔去唱卡拉ok倾诉郁闷了,安文逸说要和同学聚会早早请假了。至于罗辑,因为上学期沉迷职业选手圈论文没过,一个夏休期都在苦逼地补坑,不得不延迟报到了。在这种情况下,陈果环顾四周霍然发现兴欣只剩自己和唐柔,就想拉后者也出去走走——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成天宅在电脑面前真不是个事儿啊。
  “你们也好好玩啊,晚点回来也没关系。”陈果挥挥手拉着唐柔出去了。边走心里还嘀咕真奇怪,出门约会沐沐也不好好打扮一下,就跟平常一样T恤牛仔裤坐电脑面前聊天,而且怎么没见叶修在吞云吐雾,不会是他窝在房里换衣服吧?
  要说老板娘这一回脑补方向还真的没错,她们离开没几分钟,叶修就穿着件崭新的蓝白细条纹衬衫和牛仔裤叼着烟出来了。看见苏沐橙乖乖坐在电脑旁抬头看自己,他笑着揉了揉后者脑袋:“怎么样?”
  “帅气。”苏沐橙怕是世界上极少数永远不吝于称赞叶修的人了,当场给了一个大拇指。
  “挑衣服的人有品位。”叶修同样还了她一个大拇指。
  被表扬的苏沐橙靠在叶修肩头蹭了下:“嘿嘿。”
  叶修拍了拍她的背:“真不跟我们出去?”
  苏沐橙无语,难得约会还带个闪亮电灯泡,不要仗着对象脾气好就这么欺负人家嘛。然而她明白,叶修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不说什么好听的话,不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只是把身边的人默默放在心上关怀……苏沐橙想着想着,突然眼眶一热,伸手搂了一下对方:“不去了,这样……我就很高兴。”
  “?”叶修一脸疑惑,今天的苏沐橙有点不对劲啊:“不跟我出去真的没关系?”
  “才不要妨碍别人谈恋爱,会被马踢的。时间差不多了你快出门,不然就迟到啦!”苏沐橙瞟了眼墙上的钟,赶紧往外推他,一副家长的样子认真交代:“好好玩,不许夜不归宿!”
  叶修敲了她一下:“少跟楚云秀看那些狗血电视剧,思想越来越复杂了你。”
  “电视剧才没你们这么开放,对姑娘家出柜荼毒我的心灵……”苏沐橙小声吐槽,见到叶修看过来,吐了吐舌头不吱声了,拼命把后者挤出了房门砰地关上,隔着门忍不住又加了一声:“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基佬!嘻!”
  “……回头就把你的视频软件全卸了。”叶修一脸黑线。
  听着叶修离开,苏沐橙很快跑到了阳台上,支着下巴仔细观察楼下小花园。不一会儿,她看见叶修走出了上林苑的单元门。站在花园凉亭旁的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迎上来,就着路灯和月光,隐约可以瞧见——联盟最帅的脸上对着一身装扮的叶修惊喜地微微泛起了红晕。
  “有人可以约会真好哦……”两个人简单对话了几句就一起说笑着走了,让苏沐橙看得有点嫉妒。她趴在栏杆上百无聊赖地踢着脚,七夕的晚上大家都走了,只有自己一个人,“呜……应该和果果小柔一起出去玩的,不然就把云秀叫过来。”
  那边叶修和周泽楷越走越远,拐个弯消失在了一栋高楼后头,苏沐橙盯住无人的路尽头愣了几秒,突地握拳跳起来——决定了,要去跟踪叶修约会!嗯,这是为了确保他们不被人发现,阻止某人真的夜不归宿,是关心!绝对不是因为自己一个人无聊又好奇!说起来,没见过嘲讽王叶修和闷葫芦枪神私下相处的样子呢,想象一下就会觉得……会很好玩?
  做了二十几年乖孩子的苏沐橙想到做到,马上跑到屋里找了一顶帽子戴好换鞋出门,一路小跑顺着叶修他们消失的地方追去。她从没干过这种事,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紧张,只好拼命把帽檐压得低低的,以防被人认出,反而引起了路人的频频注目。
  到目前为止,苏沐橙是第一个,也可能是唯一一个知道叶修正在和某人恋爱这件事的人。十年相依为命,让她比任何人都能觉察叶修的情绪和想法,即使这样,在知道后者的对象是联盟枪王的时候,一贯温柔的荣耀第一美人也很没形象地张大了嘴:“为……为什么是……周泽楷?!”
  “啧,”老脸皮厚如叶修也觉得跟妹子出柜令人相当害臊:“因为……他跟我告白了。”
  “什么时候?”苏沐橙更觉不可思议,她竟然没有觉察到这种大事件,真是搭档失格。
  “我退役的时候,QQ上。”
  “然后?”
  “拒绝了啊。”叶修苦闷地侧头猛抽烟,他开始后悔没有在苏沐橙问起的时候顾左右而言他了,怎么有种“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的窘迫感?
  “啊?”
  “我以为他是开玩笑的……”叶修使劲儿挠头,“结果后来他又告白了一次,第一轮输给轮回之后。”
  苏沐橙眼都不眨地回想,说起来那天大比分输掉以后开完发布会,叶修的确消失了一阵子:“然后?你就答应了?”
  “怎么可能!打得这么不留情还敢告白,哥当然是一样不留情的拒绝了。”叶修果断说,“不过小周这个人,相当麻烦啊……自顾自地决定了什么如果季后赛赢了我就请我考虑接受,傻透了!第一轮就肯定我们能进季后赛到底是凭第几感,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全力以赴输给哥以表诚心才对嘛。谁打输了还有心情接受告白,笨得我都懒得说了,还好赢到最后的人依然是哥……”
  漂亮的杏眼一眨不眨盯着叶修直瞅,直到后者发现滔滔不绝地失口说了一堆有的没的猛然停下,苏沐橙才凑过来嘻地一笑:“我知道啦。因为周泽楷很认真对不对——你最喜欢认真的人。”
  叶修一哽,差点被烟呛到。他拿下烟缓了口气,看着家人一样重要的女孩,慢悠悠竖了下拇指:“很了解嘛。”
  “当然了。”苏沐橙美丽的脸上露出小小的骄傲:“你赢了反倒答应了,周泽楷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这是策略,”叶修一脸死不正经地表示,“我可不想每年季后赛都为兴欣树立轮回这么个强敌。”
  稍微想象了一下,苏沐橙马上勾画出输掉的周泽楷说了什么:一板一眼的枪王一定是执拗地表示绝不放弃,下个赛季,下下个赛季都会继续这个约定,直到叶修答应为止。嗯……果然是这个人最没辙的类型呢!苏沐橙笑眯眯地靠在叶修肩膀,不戳穿对方的口是心非。记得她不愿意读大学执意要加入荣耀联盟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么一声不吭地先斩后奏,每天坚持在嘉世训练营报到,最后终于打动了叶修,让他松口答应。
  周泽楷和叶修……生活真的比电视剧精彩跌宕得多啊,热爱各种八点档的苏沐橙满足地叹了口气。
  8月底的H市夜晚依旧闷热,还好白天下了好一场大雨,让晚上的空气没那么潮湿。苏沐橙远远地跟在叶修和周泽楷后头,过了一会儿就被周围的夜景吸引了——沿着湖畔挂起了彩色的小灯,人流涌涌。一家老少散步的,情侣夫妻手牵手的,也有男生和男生、女生和女生结伴的,大家都朝着靠近湖边广场的地方走去,准备欣赏8点的七夕烟火晚会。
  走着走着,苏沐橙忘了出来的目的,步伐越来越慢,雨后的湖畔飘来青草香,蝉鸣嗡嗡作响和人声比拼着谁更热闹,湿润的晚风轻柔如纱地拂在脸上。周围的人都是两两三三,只有她孤零零一个,却没有丝毫孤单。
  咻——嘭!嘭嘭!
  一支烟花发出尖锐的叫声冲上夜空,爆炸出一朵巨大的金色花朵,人们驻足惊呼,孩子高兴地大声咯咯叫,连路边卖唱的吉他歌手都停住了手指。
  在礼花照亮黑暗的刹那,苏沐橙看见了叶修——
  他和周泽楷躲在无人注意的角落,倚靠着一棵大树,头凑头不知说着什么悄悄话。第二支三支烟花相继上天,赤红青绿把黑夜燃烧成白昼。叶修叼着烟抱着手,周泽楷连说带比,两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表情愉快得像是孩子。能让两个性格迥异的荣耀大神如此投入的话题,苏沐橙不用问都猜到是什么。呆呆地看着叶修纯粹的笑脸——仿佛过去无数次她曾经见过的,专注于荣耀世界而从心底里快乐的模样——她忍不住一把摘下帽子,遮住了脸。
  不想叫人看见眼眶里不断涌出的泪水。
  真丢人啊,明明很欣慰,明明在为眼前的两人开心,明明走下嘉世擂台那天起就决定不再哭泣了……眼泪却像关不了的闸门,止不住地往下掉。
  一个女孩子在人群涌涌的七夕街道上独自哭泣,又是这么地美丽,让弹吉他的青年也不禁停了歌声,抱着琴就对苏沐橙唱起了:“人群中哭着,你只想变成透明的颜色……”声音把苏沐橙从情绪里惊醒,才发现周围不知多少人或同情、或怜惜地看着自己,她窘迫地抹了抹脸,连忙摆手:“不是,真的不是。”那边歌手已经深情地唱到“你不是真正的快乐”,吓得苏沐橙赶紧从兜里掏出一百块塞给他,让他千万别继续唱下去了。
  ——最关心最重视的人能够幸福,高兴到止不住眼泪,怎么会不快乐呢?
  擦干眼泪的联盟第一美人露出一个笑容,灿烂得让焰火也为之失色,歌手小哥当场就被一箭穿心了。可惜结结巴巴地想搭讪时,美女已经转身朝来时方向离开,边拿出手机边说了起来:“果果,你和小柔在哪儿?我去找你们……约会?哈哈哈,不是你想的那样啦。”
  回过头瞄了一眼不远处,趁着黑暗凑成了一团的某两个人,苏沐橙发出一声恶作剧的笑:“嘻,我有一个叶修的超级大秘密,有没有人要听?”
  
  在“不许夜不归宿”的要求下,叶修老老实实地十一点回到了上林苑。周泽楷倒是想留他多一会儿,无奈表达能力捉急,结结巴巴才说了一句就脸红通通,多余的话说不出口,只能用手揪着叶修衣角,眼巴巴地看他。叶修被瞅得罪恶感一茬一茬直往外冒,差一点就坚守不住原则。极力叫自己冷静,心想第一次出来约会就被抓包也太丢人,终于狠狠心拒绝了。
  要说刚谈起恋爱的人就是麻烦,这一拒绝就差不多半小时,先拉拉扯扯再黏黏糊糊,先晓之以理再动之以情,先张口再动嘴然后先动嘴再张口……总而言之,一系列“说服“下来,叶修不得不躲在楼道口抽了三根烟,确定自己脸色衣服完全正常,才好意思上楼。
  一开门先撞见满脸恍惚的陈果,后者见到叶修神情那叫一个纠结,欲言又止数次,最终下定了决心,严肃地说:“叶修,我求你件事。”
  叶修被她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老板娘上一次露出这么视死如归的模样,还是决定成立兴欣战队的时候吧?
  陈果死住盯着他,大大的眼睛里鬼火飕飕飕直往外冒:“为了生存,为了兴欣,为了战队的未来,坚决不能让冯主席发现你和周泽楷的事!你必须严防死守,哪怕地下情到退役也不能让冯主席迁怒咱们战队,否则我不会原谅你的!”
  叶修眼角余光看到沙发上肩头不停耸动,捂着脸笑个不停的苏沐橙,什么都明白了。
  “老板娘,冷静。”叶修脸不红心不跳地说。
  “我怎么冷静得下来!”听苏沐橙说完所谓“叶修的大秘密”,陈果就觉得自己置身于《死神来了》片场。满脑子都是叶修和周泽楷的事以各种不可思议状况暴露,然后传到冯主席耳朵里的惨剧。由于妄想的情况太丰富,导致她几乎没空去思考“什么?!叶修和周泽楷谈恋爱哈哈哈哈不科学”这种事。
  见叶修还想再说,陈果断然地表示:“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秘密这种东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要去睡一觉,然后彻底忘记这件事,沐沐小唐你们别叫我。我今天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不知道……”
  心灵遭受极大冲击的老板娘简直是飘着回了房,叶修还没反应过来,唐柔已经站了过来:“恭喜。”
  “啊……谢谢。”这姑娘说话没打荣耀那么冲,但是口气也就跟“恭喜你抽奖中了一包纸巾”似的平淡,叶修不晓得回什么,只好说了声谢。
  “可以去约周泽楷前辈竞技场切磋吗?”下一句,唐柔就把真正的意图暴露了。
  “去呗。”叶修总觉得今天的进展到处都不对劲,不过拐枪王来提高一下本队的训练水平,这个提议很有兴欣风格,他喜欢。“小周要不干来跟我说。”
  唐柔立刻十分满意地走了,旁边有人幽幽地叹气:“年轻人真好忽悠啊……”
  “居然偷听到现在,原来年纪大了不止荣耀水平一再降低,连下限程度也能一再降低。”叶修接过从屋里走出来的魏琛递的烟点燃,十分纯熟的过河拆桥。
  “老夫30岁拿了联盟冠军,你行吗?”魏琛十分无耻地说,完全忘记了对方是这个冠军的主力军。他一大早神秘地失踪,到晚上又神秘地回来,没惊动一片云彩,一屋子人都不知道。“你行啊,不声不响地搞定了联盟的脸面,没看出来还追赶上时代搞基潮流了。”
  “羡慕吧。”叶修吐了口烟,倒是一点不尴尬。比起同妹子们讨论感情问题,跟魏琛这个猥琐犯说话简单多了。
  “就凭你个过了25如今还登记在册的魔法师如今还被下克上了?老夫有什么羡慕的?”魏琛很直接地鄙视。
  叶修不干了,诅咒哥被下克上几个意思!“沐橙还在呢,说话注意点啊,小心老板娘罚你打扫一个月厕所。”
  魏琛这才发现一时嘴快,在妹子面前开没把门的玩笑,立刻话风一转:“苏妹子别误会,其实老夫是纯爱系的。”
  叶修差点被烟呛到:“你还能更不要脸吗?”
  “怎么说话呢,老夫也年轻过,”魏琛用过来人的口气沧桑地说:“想当年,我十七岁,她也十七岁……”
  “——打住。”苏沐橙噗哧笑出声,叶修觉得让这家伙继续下去,自己也很想叫包子快点拿盆来了。
  魏琛不爽地啧了一声,居然真的不说了,瞅了叶修两眼,深吸口气揪着他后领就往外走:“方锐他们要回来了,去买箱冰激凌下下火,苏妹子一起去不?”
  “去!”一直笑个不停的苏沐橙的跳起来,嘿嘿笑着挨到叶修身边,后者抗议:“哥才回来,天气又不热买什么冰激凌!”
  “不买也行,你就顶着‘两根香肠打包’的嘴迎接方锐和包子他们吧。还荣耀大神呢,别给老夫丢人。”
  “呃……”
  “我有小镜子,照一照?”
  “不用,”叶修无奈地揉揉苏沐橙的头,从前是多么好脾气的一个姑娘啊,怎么现在吐槽越来越犀利,哀怨地说,“你学坏了。”
  “一定是环境的错。”苏沐橙回答,表情一板一眼的,特别认真。
  
  【指尖流年·完】

评论(47)
热度(918)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