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龙眠 下 by:黑暗南瓜饼

夏之雷
     哥哥,这次去北方可还顺利?我让雪峰大哥给你带了几件厚厚的毛皮,这样就不会冻着了。
     筑河堤的事情进行得不算顺利,但是只要有叶修在,无论什么困难都会一一解决吧。我相信他。
     有时候我会想,我们是不是成了叶修的负担?我知道,哥哥和我一样,已经把他看做最重要的家人。或许叶修也是这样的吧,所以他才会留在嘉世。可是每天都有许多事要忙,他就不能全心全意地去找寻同伴的下落。
     我想了很久,没有办法劝他。他有自己的主意,从来不会轻易改变。我只希望当我们离开人世以后,叶修不被部族所绊。
     不必期盼轮回转世后再次相见,这样开心快活的一生已经足够,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但愿有一天叶修会遇到他喜欢的人,最好……是他的同族。即便时光漫长,那个人也能够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苏沐橙给苏沐秋的家书》
  
  夏夜的第一道惊雷从天而降时,轮回部武者抵达了异兽荒原的边缘。穿过此处,再往西北行进七日左右,便可遥遥望见传说中的圣山。顾名思义,荒原之内异兽极多,尽管它们像是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拘束着无法离开这片土地,但凡是进入荒原的活物却必定要面对它们的利爪。
  众人修整一夜才再度出发。这条路以往他们走过不少次,也知道要怎样应付各种状况,但小心谨慎些总是对的。
  异兽荒原终年不见阳光,天空中阴云密布,雷霆慑人,胆子如果小点,光听到那轰隆声就要给吓出病来。轮回部的武者自然不是寻常人,他们有条不紊地前进,经过训练的战马虽然惶惶不安,终究也被安抚控制住。
  第一天,击杀了两波三角蛮牛;第二天,击退了一波恐狼、一波无翼鸟。战斗中,战马走失了两匹。
  江波涛和周泽楷商量,如果加快脚程,第三天入夜前就能走出荒原。于是全队提速,上午的时候遇到几只巨獾,和前两日一样有惊无险地解决了。午时在背风处稍稍歇息,周泽楷不由地看向笼子,发觉叶修还在睡着,从进入异兽荒原的前半天他就是这样了。
  周泽楷一挥手,示意众人上路。
  午后起了点风,传送着这里时常可以闻到的血腥味。两个时辰后,一切平静。雷声渐渐小下去,天空中也隐约能看见被夕阳余晖染成金红色的云层。通常越是靠近边界则异兽越少。想到还有半个多时辰就能走出荒原,轮回众武者的心情纷纷好了起来,连江波涛都有种快要能松口气的感觉,唯独周泽楷的脸上仍是看不出什么表情。
  队伍继续有条不紊地移动着,马匹忽然流露出些许不安的情绪,低低嘶鸣。众人均是身经百战之辈,神色一凛,立刻列队戒备。
  渐渐地,大地震颤起来,北方隐有烟尘出现。众武者中眼里最好的一人越众而出,极目望去,片刻后颤抖着嘴唇道:“将军,是、是穷奇!有三只!在追一头霜鳄兽!”
  穷奇!所有人均是心头一紧。这种似虎又似牛的凶兽即便是在异兽荒原也鲜少能够看见,两年前他们曾经遇到过一只,当时合百人之力将其斩杀,是轮回部传遍四方的战绩之一。
  穷奇不同于其他异兽,已经开智,力大而残忍,无物不食,最喜欢吃成年的霜鳄兽。三只穷奇,意味着他们今日凶多吉少。
  转眼之间,跑在最前面的霜鳄兽因为力竭渐渐慢了下来,追赶而上的穷奇一爪撕裂了它的后腿,霜鳄兽最终只剩下被分食的命运。
  此时,三只巨兽距离轮回部众人不足三十丈,红色的眼睛紧盯这一队人马,其间闪烁着饥饿与贪婪。
  战马都跪倒在沙地上,再不肯挪动半步,想跑是不可能的,何况在场之人谁的速度也及不上这几只异兽。
  “将军……”有谁轻声喊道。之后似乎是怕惊破了对峙,那个人并没有再说什么。
  靴子踏地的声音在野兽的阵阵低吼中显得更加轻微,却又像是击打在每个人的心上。周泽楷越众而出,一人一枪立于队伍最前方。
  为首的那只穷奇不安地动了动,爪子在地面上留下几道深痕。它似乎在评估对方的实力,又有些疑惑如此渺小的一人敢于独自上前,是否什么狡猾的陷阱。周泽楷并未留给敌人太多思考的时间,他一声低喝,右掌轻翻,口中念出一段含糊难以辨认的字句,一团明亮刺目的赤火便如活物一般袭向穷奇。
  那火焰速度极快,为首的异兽竟躲避不及,只稍稍偏头,炙热的火球便砸中了它的左眼,留下一个焦黑可怖的洞。撕心裂肺的吼叫随之震撼四野。
  很少有人记得,轮回部早年以巫为尊。周泽楷的碎霜中藏有一缕他的母亲留下的荒火,能够以咒语驱动。
  三只穷奇被彻底激怒,咆哮着猛扑过来。轮回部众武者也随周泽楷奔袭而上。他们不会认为以此能带来巨大的转机,借着对峙先给予对方重重一击也并非什么特别好的计划,但是……已经别无选择。至少,不能退。
  无论笼中人是谁,是叶修抑或别人,轮回部众既然已经接下了王庭的护送旨意,那么即便战至最后一人,也必须先保护这个人的安全。周泽楷的行动表明了他的想法,亦是所有人的想法。他们毫无异议,绝不退缩。
  双方甫一接触,穷奇的利爪便扇飞两人,红色的血线高高扬起,那两人重重跌落在地,生死未知。而异兽也被利剑划伤了毛皮,鲜血淋漓。
  正当彼此都红了眼打算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巨大的威压毫无征兆地出现,将方圆十里每一个活物都笼罩其中,简直如同天地一般浩大!
  没有谁能在这样的威压之下无动于衷,相较于人更为敏感的兽类更是无从抵抗。穷奇低低呜咽几声,收回爪子,慢慢地往后退了几步,眼神死死盯住一个地方,而那里,正是关着叶修的牢笼。
  周泽楷回过头,他发觉除了他以外,其余人都必须极其艰难才能扭转自己的身躯,仿佛那股气势给予了他们千钧般的压力。
  笼中,叶修醒了,没有像以往一样歪歪斜斜地靠着,而是稍微坐正,黑色的眼瞳静静看着那三只巨大的野兽。没有表情,也没有言语,不是冷酷,是淡淡地像天神从云端俯瞰着众生。
  穷奇已经不再呜咽了,只是眼中混杂着恐惧和戒备,不断地往后退,直到退出三十丈外,忽然惨鸣着转身,发足狂奔,顷刻就不见了踪影。
  天地俱寂,所有人像被定身了一样不能动作。直到周泽楷往回走了几步,问道:“……叶修,你……没事吧?”
  我们全部都有事,他也不像会有事的样子——江波涛简直要吼出来,但他只是用尽全身力气牢牢抓住了周泽楷的手臂,阻止他们的将军继续走向那个不知是什么的巨大的深渊。
  叶修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造成的震撼,或者说他根本不在意这些。他摆了下手,又歪倒着坐,全然看不出一点姿态,懒懒地说:“我看大伙儿还是休息一会吧,小周。”
  众人这才觉得那股浩瀚的威压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不由自主放松了紧绷的躯体,有的人甚至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
  
  晚间,临时营地里安静得不同寻常,人们回味着白天种种,觉得和做梦也没什么两样了。那之后,叶修没有像他们有些人想象的,忽然跳出笼子把所有人都干掉,然后扬长而去。受伤的族人也被救了回来,其中一位虽然伤势比较重,但命总能保住。所以,今天依然是值得庆幸的一天。
  乐观的情绪大概真的会传染,很快大多数人就踏实地进入了梦乡,这其中不包括副将江波涛,他心神不宁地踱着步子,直到周泽楷手捧食物从不远处走回来。
  叶修大概是睡了,那些食物一点都没有动过。
  江波涛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倒是周泽楷先说了句“今天早点休息”,说完就要离开。
  “小周,”情急之下,连少年时习惯的称呼也冒了出来,江波涛是真的担心起周泽楷,“你……还是不要和叶修走得太近。今天,你也看到了……”
  理了理思绪,他继续说道:“冯王这几年越发弄不清事,他和陶轩,还有刘皓,他们几个究竟在做什么我们完全不清楚。那个叶修嘴里也没几句真话。小周你……”
  他想说“小周你躲远点”,但周泽楷从来也不是个会逃避的性子,何况自家将军对叶修的好感傻子都瞧得出来,姑且不论到底是哪种好感。
  篝火的火光仿佛在周泽楷的眼底跳跃,也让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奇妙的光影之中。江波涛知道他把自己的话都听进去了,他多数时候是个安静的聆听者,但绝对不会敷衍别人,而且很多事不需要别人多说,他心里也是明白的。
  想到这,江波涛又觉得自己果然多事,他拍拍周泽楷的肩膀道:“小周,我不是拦着你什么,只是想提醒你小心点。”
  周泽楷点头说:“我知道。”
  其实有些话江波涛并没有说出口,对于周泽楷无意于族长之位也不特别想担任将军的心情,他多少明白几分。可无论如何,他从来没有想过周泽楷会离开轮回部。生于斯长于斯,周泽楷对部族的感情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他是大伙儿尊敬且引以为傲的战士。
  然而这一回,从接到那份密旨、看到叶修开始,就有一种莫名的隐忧让江波涛感到焦虑,仿佛某种未知的巨变正在前方等待着。
  直到江波涛的身影被沉沉夜色所遮盖,周泽楷仍然想着他说的那些话。
  他意识到这些日子里自己有点不同寻常。胸腔中像是有不同于心脏的东西在鼓动,那个声音越来越响,全身的血液都开始躁动不安,将他从外界隔离到一个神秘的空间。就在白天,所有人都被叶修的气势压迫至瘫软时,他却毫无异样,甚至隐隐感到一种兴奋和亲近之情。
  莫名地,周泽楷想起了自己的身世。自从被告知了养子的身份,他并不因为这件事而烦恼,也没有太多探究的欲望。现在,他忽然开始疑惑自己究竟从何而来。
  而叶修又是谁?
  可不管他是谁,也不管江波涛如何提醒,周泽楷都难以克制心中那份喜爱之情,也暗自下定决心,如果进入王庭后有人想要对叶修不利,自己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也许他是妖怪,也许他有很多秘密,也许那些秘密说出来会让人吓一跳,可是——我喜欢他啊。
  
  这份喜欢究竟是怎样一种喜欢,七天之后的周泽楷终于明白。因为清晨醒来时他发现自己的裤子湿了。
  在他这个年纪,这本不是什么稀奇事,然而当身体的欲望在梦中投影成某个人的具象时,周泽楷感到自己的心跳恍如雷鸣,脸上热乎乎烧得厉害。
  附近没有河流,再说眼下也不适合洗裤子,他抓着脏掉的布料偷偷走进小树林,回来时已经两手空空。但他太紧张了,以至于每走几步就有族人问他是不是着凉发烧了,为什么脸那么红。
  花了很长时间,周泽楷终于让自己稍微平静下来。他正在努力回想曾经听到过的关于这类事情的解决方法,也就是接下来他该怎么办……
  轮回部中倒是有人早早就成亲,在两年前迎娶了他喜欢的那个人。正因如此,这一回前往王庭,方明华并没有加入队伍,他的妻子快要临盆了。生小孩对周泽楷来说过于复杂和遥远,他仍然弄不太明白,但是“成亲”给了他极大的启发。
  父亲不也是和母亲成亲,然后一直生活在一起吗?
  周泽楷明白这是一种契约与承诺,直到彼此生命的尽头。而今,他愿意以及向往着同另外一个人共度漫漫时光。
  
  叶修被周泽楷递到面前的东西弄得一愣。
  那是一朵蓝色的花,比平常所见的小小野花要大得多。几层花瓣中包裹着透明的蕊心,如冰雪一般晶莹讨喜。
  周泽楷举着花,耳朵尖红红,好一会儿也没说别的,叶修只得问道:“花?……给我?”
  面前的人点点头。叶修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那双漂亮的眼睛比以往还要黑亮。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但他没能抓住任何头绪,于是挠了挠头说:“小周啊,我不喜欢花。”
  对面的脑袋有点耷拉下来,花被放到了一边。
  这是周泽楷有一回看到父亲送给母亲的花,母亲收下后特别开心,一整天都在笑。他以为叶修也会喜欢……
  收拾起沮丧的心情,周泽楷抬起眼睛,继续一眨不眨地看着叶修。
  “小周,这是怎么了?”任谁被这样的目光盯着,都明白对方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想说。
  周泽楷的耳朵更红了,然后脸也红了,但是他没有移开视线,一字一句清晰地说:“叶修,可以和我……成亲吗?”
  “啥?”
  叶修以为自己听错了,然而周泽楷以一副恨不得把头埋到胸口但是终究忍住的样子将那句话又重复了一遍。
  沉默了一会儿,叶修问道:“小周,你知道‘成亲’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毫不含糊的回答。
  “那你也该知道成亲是要一男一女吧?”
  周泽楷没有被问住,他想了想道:“只要两个人都愿意,就可以。”意思是,无论男女,只要是两个人,彼此同意,就没什么问题。
  叶修忽然觉得头疼,犹豫片刻后他说:“……你还小。”虽然以人的眼光来看已经是青年了,但也只是作为“人”而言。
  小?
  周泽楷不太明白叶修的意思,是指自己的年纪还小?可是族中比他小四五岁却已经成亲的也大有人在……或许是因为对于妖怪来说自己这样的年纪还不合适?
  这似乎是目前为止最大的问题,但是,要他就此放弃却绝对没可能。
  他一脸认真地问叶修:“可以等我吗?”
  “……”
  叶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是没有察觉到周泽楷对自己的亲近,可他一直把那归结于同族血脉的呼应。他们这一族大多独来独往,可能缘于内心的高傲,不管是对雄性还是雌性,互相都很难看得上眼,以至于上千年整个族群里才出现一颗蛋是很平常的事。
  因为破壳后常年生活在灵力稀薄的世界里,周泽楷的血脉到现在才有一点觉醒的征兆,叶修没有想到他竟然在还未觉醒的时候就要定下伴侣了。
  而叶修自己,在过去的悠久时光里一直沉迷于对力量的探寻,穷尽半生去了解世界的秘密。如果不是六百多年前,他们的仇敌凤族潜入王都,盗走了一颗珍贵的蛋,叶修可能还过着多数日子缩在宫殿里少数日子穿梭于不同世界流浪的生活。
  凤族将那颗蛋扔进了风暴裂境。叶修来不及告知同族,稍一迟疑那颗蛋就有可能被虚空风暴切成一堆碎片,他不得不只身追上。
  风暴裂境易进难出,其中蛮横的力量会将所有活物化为齑粉,即便强大如叶修,也难免遍体鳞伤。他艰难地辨认方向,终于追上了那颗蛋,但是却没有办法再轻易找到回去的路。
  于是,他们在裂境中共同度过了将近五百年,许多次险象环生。让叶修感到欣慰的是,那颗蛋虽然很幼小,却也努力地散发出力量去支持他,无论那点力量是否作用甚微,至少它有着直面困难的勇气。
  后来,在一次极其恐怖的风暴中,他们还是失散了。那颗蛋落入了这个世界,叶修只好继续追赶。然而这里的灵力非常稀薄,蛋的气息也微弱下去,难以寻觅,直到它破壳的那一天……
  叶修并不讨厌周泽楷,甚至是有着喜爱与纵容之意的。他们本该视彼此为陌生人,却又无法抹煞数百年朝夕相处的熟悉与亲密。
  说起来,相伴一生也没什么不好。毕竟,他们的寿命太长了,独自度过虽然未必无趣,但在相依相偎后却也会贪恋起那种温暖的感觉。
  叶修不清楚周泽楷对于这件事可以慎重到什么程度,假如有一天后悔了又会怎么做。可是未来的事情不试试谁又知道结果。他一贯好奇心旺盛,只是以往能够激发他这种好奇心的东西不在人情世故。
  “可以啊。”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这么说,还带着一点喉间伤未痊愈的低哑。
  其实已经过去了挺长时间,从周泽楷问他前一个问题到现在。如果换做别人,可能早就失掉了耐心,以为对方是无声地拒绝或者根本睁着眼睛睡着了。但是周泽楷始终在等待,仔仔细细地注视着叶修。所以,叶修的话语以及其中的含义几乎是毫无滞涩地传入了他的脑海中。
  周泽楷的脸又慢慢变红了,从脖子到耳朵,一点儿没落下。过了一会儿,他轻声说:“叶修,我想亲亲你。”
  叶修的眼神都有点直了。
  不是才说要等吗?到底明不明白“等等”的意思?
  “……隔着笼子没法亲啊。”面对周泽楷那种纯净又热烈的眼神,半天他也只憋出一句不怎么高明的话。
  周泽楷黑水晶一般的眼睛盯着他,从旁边拿起了那朵花,鬼使神差似的亲了一口,好看的双唇碰触在柔软的花瓣上。然后,花又一次被递到了叶修的面前。
  这是要干嘛?叶修心想。
  从刚才就有点儿被牵着鼻子走的叶修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他没有像周泽楷希望的那样接过花也亲上一口,而是稍微恶狠狠地把花一把抓过来,嚼吧嚼吧整个吞了下去。
  做完这些又感到哪里不太对,叶修抬眼去看周泽楷,只见对方长长的睫毛扇了扇,黑眼瞳像是能摄人魂魄一样幽深,不知为何看着挺吓人。
  还好这时候有人来报前方挡路的巨石被清除,可以继续前进了。周泽楷跟着离开。叶修莫名地松口气,他没有瞧见周泽楷转身之后唇边掀起的小小弧度,他更不知道,轮回部的男子从五岁起就要跟随父辈上山下海,用性命去学会养家,因此无论外表看来性子如何,无论是捕猎还是叉鱼,一律讲求快准狠,对于盯上的猎物一口咬住便再也不会松开。
  
  初夏的虫鸣令人觉得有些烦躁,即使圣山方圆百里四季如春,正午的太阳依然晒得人没精打采。城门开启的巨大响声暂时驱散了空气中的懒散,人们停下手边的活儿,远远地探头探脑看过去。
  要知道东门可是从不轻易打开的,只有从四方领地来的重要人物进城时,才会开东门放行。只见一队风尘仆仆却掩不住精悍之气的人马井然有序地入城,其中一辆马车上放着个颇大的东西,被布盖着,看不出是什么。
  队伍过处,沿街百姓匍匐行礼。这是王庭定下的规矩。
  周泽楷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这也是他并不喜欢当什么将军的原因之一。
  轮回部一行来到王宫之外,冯王派来的人已经在此接应。但其实他们都知道,这是陶轩的人。那两名宫人接过缰绳,打算把马车拉走,周泽楷下意识地挡了挡,宫人不明所以地看着这位年轻的将军。
  关于叶修进入王庭后究竟会发生什么事,周泽楷始终怀有隐约的不安。他试着问过叶修,包括脖颈上那道伤口的由来、牢笼的钥匙到底在哪里,叶修总是不多说,懒洋洋的,似乎没有将这些事放在眼里。周泽楷相信叶修,却不能全然抑制心头的担忧。
  “小周,我没事。你们先去休息休息吧。不管什么,自然有办法解决的。”叶修淡然的声音从布幕后面传来。即使看不见,也不妨碍他觉察眼下的情形。
  周泽楷走到牢笼旁边,隔着布轻声说道:“在这里等你。”
  说完他才让开,任宫人把马车拉走了,但是接下来,他和江波涛说:“我去求见冯王。”
  在江波涛表露出任何情绪之前,周泽楷就已经向着那座宏伟的宫殿走去。他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可是更不能什么都不做。万一叶修在宫中遇到难处,至少他也同在宫中。
  然而,周泽楷一直没有等到君王的召见。以往每一次来到王庭,冯王都会立刻宣他们进宫,褒奖一番。这次非但没有宣召,自己的求见也迟迟得不到回应。
  周泽楷望着房檐一角,只有他自己明白,在安静的等待中,他的不安越来越深。
  
  大殿内,宫人早被遣退,其实这个宫中本就没有太多人,冷冷清清的,如一座巨大的坟墓。冯宪君半倚在自己的王座上,眼神浑浊,似梦似醒,口中一直含混地念着:“陶轩,快……把长生不老药献给孤……”
  可能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说出口的每一个字,但心中的执念却是如火在烧。
  “呵,这老东西。”陶轩神色冰冷地看向王座。从他的身旁正传来连续不断的“啪嗒”、“啪嗒”的声音,像是水滴落在了地上。可是只要身处于这个大殿中,就不会有人把这错当成水声,因为浓浓的血腥味几乎弥漫至每一个角落。
  陶轩闭上眼睛,嗅了嗅,仿佛这味道中带着令他无法抗拒的香甜。他把视线投向另一侧,那里是关着叶修的牢笼。
  此时,一柄黑色的长矛钉在叶修的身上,透胸而过,血正顺着皮肉和利刃的缝隙淌下。陶轩近乎着迷地看着这一切。换了寻常人,可能早就死了,但叶修除去脸色苍白,嘴角不断有血沫流下,神情却是淡淡的,仿佛同陶轩在老友相谈。
  “老?谁不会老?说起来,二十年不见,你还是这么不讲究,什么都弄得乱七八糟。”
  陶轩瞳孔微缩,他快步走到笼子前,牢牢地盯住了对方,声音略微嘶哑道:“你没有老,叶修,你还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样!”
  “……只要活着,就没有不老的。”叶修说道,口吻像在教训一个不太懂事的小孩子。
  “但是你可以比我们活得久得多。”陶轩面色尚且平静,眼神却逐渐疯狂起来,“叶修……把你的命分给我一些,叶修。”
  “你们不是早就不问自取了吗?刘皓取走了我的一点血。”叶修笑了笑,在陶轩眼中看来似乎是一种嘲讽,“但是……我的血你们最好别喝。”
  陶轩的视线刀子般地在叶修身上掠过:“别担心,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你看,我不是找来了你昔日用过的战矛‘却邪’吗?呵呵,我知道,只有这个东西才能真正地令你动弹不得,因为它是用你的鳞片打造的。我这里还有一位从西方来的魔者,他懂得如何把你的血肉化为可以吃的东西。”
  叶修抬眼看了看陶轩的身后,那里始终站着一个黑纱覆面的人,想必就是所谓的西方大能。
  “然后呢?求到长生之后,你想取代那个人成为王?”
  “取代?不,这老东西活着比死了有用。”陶轩向瘫软在王座上的冯宪君投去意味深长的眼神,“所以,我会把你的血肉分给他一份,让他头一个吃,至于是否有福消受,就要看他的命了。我怕他不顶用,还先给他喂了点别的东西,让他更开心一些。”
  到此时此刻,陶轩终有些得意,他稳了稳心绪,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从容不迫:“叶修,你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变成这样吧?我一直在等,一直在找机会……其实还要感谢你的心软,如果不是因为那场雨,你也不会沉眠,虽然为了找你我们花去了整整二十年……”
  然而眼前之人并未被他的言语动摇分毫,那漆黑的眼瞳中甚至浮出了一丝怀念,仿佛自己不是满身血腥阶下为囚,而是坐在清风拂过的廊下。
  “因为对我而言,这个世界,是沐秋、沐橙、雪峰,还有许多人喜欢着的世界。我不舍得。”叶修淡淡道,“既然你都安排好了,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吗?”
  来不来由得了你?
  陶轩将这句差点冲口而出的话咽了下去,忽然心生警惕。在嘉世部长大的他,还有刘皓等人,对叶修的畏惧是根深蒂固的,即使把那份畏惧深深地埋藏在心底,也丝毫不能控制它何时就偷跑出来,笼罩住自己。
  少年时,面对嘉世的斗神,一个仿佛从天外之天走下来的人,他既敬且畏。这个人强大到高不可攀,只能抬头仰望。直到……他偶然间发现了一个秘密,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人”。
  恐惧、震惊、喜悦,像是上天赐予的一个机会。
  陶轩无法形容自己对死亡的惧怕,从懂事起,夜晚的黑暗就会让他止不住地颤栗,终有一天他也会被这黑暗所吞噬。轮回转生又能如何?不再记得从前的事,他还是他吗?今生与来世已完全不同。
  如果有一个机会,让他超脱寻常的生死,凌驾于万物之上,为什么不竭尽全力去争取?他发狂地渴望,渴望有朝一日像这个“人”一样,在云端俯视天下。
  而现在,距离他的梦看似只有一步之遥。
  或许在心底深处,陶轩从不敢认为他真正拿捏住了叶修,即使对方此刻正满身鲜血地被囚于笼中。他死死盯住叶修的脸,一手去碰触冰冷的却邪,他要确定对方真的被洞穿了胸膛,而不是自己的一场幻觉……
  周泽楷闯入大殿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地上的血还在流淌,有些甚至快蔓延到他的脚下,而这全部是从叶修的身体里剥离出来的。
  他见过这个人安静睡觉的样子,大口吃东西的样子,懒洋洋不想动的样子,还有他嚼吧嚼吧把自己送的花吞下去的样子,却没有一种是像现在这样胸口被破开了一个洞。
  那个洞仿佛是开在周泽楷的身上,他听见自己的胸腔中传出一声不似人类的低吼,极远又极近,将眼前的一切震得全然碎裂。
  
  这是一个有点闷的午后,谁也不曾想到这一天会永远铭刻在王国的史书之上。
  被周泽楷留在宫殿外等候的轮回部众人忽然听到一种巨大的响声,像是能够击碎万物一般,如果天也会裂,那么大概就是这样的声音吧。
  万里晴空骤然变为阴云滚滚,厚重的云层中似乎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酝酿,几息过后,一道极为浩大的雷电轰然落下,将王庭宫殿的房顶击得粉碎,白亮的光芒遍照四野,无数鸟兽惊飞遁走。先是一道,之后是第二道、第三道……数道狂雷接二连三降下,天地色变,日月无光。
  人们无从得知被雷光完全笼罩的宫殿究竟发生了什么,身在其中的叶修却看得一清二楚,在第六道雷电落下时,陶轩和那位他找来的魔者已经被劈得魂飞魄散。整个大殿几乎成为废墟,断垣残壁,一片狼藉。那位名义上的天下共主倒在王座旁,竟奇迹般地没有缺胳膊少腿,虽然生死未知。
  大殿的中央仍有一团电光未曾散去,隐隐约约有个人形站立其中,散发出金色的光芒。
  叶修叹了口气,他必须承认自己太欠考虑,以至于事情变成了这样。
  
  有时是风暴,有时是星光,他飘浮在一个被很多东西环绕的奇妙的地方。周泽楷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身处梦中,明明看不见,却对周围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他似乎被关在一层壳里,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却不会觉得无趣,因为有一个黑色的、巨大而又温暖的身躯始终陪伴左右。
  他喜欢依偎着这个“人”。
  即使再强烈的风暴来袭,对方也会将他牢牢护在怀里,不让他受到一点伤害。可他并不想一直只是被保护,他尝试着释放出自己微弱的力量,去减少那个人的负担。对方似乎很高兴,用巨大的爪子拍了拍他。
  他盼望着快一点长大,长大到足以破开厚厚的壳,到那时,就轮到他去保护对方了。
  然而,有一天,他们被一场难以想象的风暴分开了,他掉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心里很着急,想要不顾一切地破壳去找那个人。可是这个地方的灵气实在太稀薄,他拼尽全力,还是过了很久很久才听到啪的一声,蛋壳碎了,然后,他看到了一个明亮的世界……
  周泽楷睁开眼睛,眼前是叶修隐怀担忧的面容,他还是第一次在叶修的脸上见到这种神情。他忽然想起自己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幕,急忙要坐起来。
  “小周,你先别动,感觉一下,有没有哪里疼?”叶修按住他的肩膀说道。
  周泽楷依言躺下,过了一会儿说:“……还好,让我起来。”
  让我……看看你。
  其实哪里都疼,但是他迫不及待地想要仔细看看叶修。
  周泽楷坐起身,静静打量着对方,那根黑色的战矛被取了下来,血止住了,不像有性命之忧。他终于放下心来,即使他已经明白对方远比他曾经想象的还要强大得多。周泽楷意识到,这样看着叶修的感觉又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小周,你是不是想起了从前的一些事?”叶修问道。
  “……嗯。”原来,我们真的认识很久了。
  叶修的脸上却露出一丝苦笑,带着愧疚的神情说:“对不起,本来没想到会让你看见那种场面。陶轩不能伤到我,我……只是还想见见嘉世的故人。结果害你心绪不稳,当场就血脉觉醒了。”
  周泽楷摇头道:“你没事就好。”
  他一边说,一边顺着叶修的视线抬起手,发觉自己的指甲变得长而弯曲,如同利刃一般,小臂也布满了坚硬的鳞片。一股强大到恐怖的力量游走在他的经络之间,甚至令他的手微微颤抖,似乎随时会有什么东西冲出体外。
  “走,我们离开这里。”叶修站起身来。
  察觉到周泽楷眼中的疑惑,叶修继续说道:“来王庭最重要的事,就是取回百年前留在这里的身体。”
  “叶修的……身体?”周泽楷睁大了眼睛。
  “是啊。这个世界无法承受我的力量,如果以真身在世间活动,天地会面临崩毁的危险。所以当初来到这里之后,我造就了一具便于行走人世的身体,”叶修指了指自己,“把真正的躯体留在了这座山中。来王庭的路上,第一眼看到你时,我就知道你真正的血脉快要觉醒了,我们必须去一个可以帮助你成长的灵力充沛的世界。我现在这样,是去不了的。”
  周泽楷多少有些明白了,因为他,叶修才要回到王庭,但他难得地犹豫起来,半天没有说话。
  叶修看穿了他的心思,说道:“暂时不能留在这儿。你刚刚觉醒,力量不稳,假如控制不当,会伤到周围的人。等到有一天,你能够控制自如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再回来了。”
  他摸了摸周泽楷的头,传达着鼓励之意:“放心吧,小周的话,不会让他们等太久。过一会儿跟我离开时,你就在脑海里想象自己完全化形,放松身体。”
  叶修的声音有一种令人安定的力量,这个人好像什么都明白,包括自己心中所有的顾虑。周泽楷又看了一眼布满鳞片的手臂,他想,自己应该要相信叶修的决定。他点了点头,迈步走向山腹深处。

  那一天,身在王城的人目睹了他们至死都不会遗忘的神迹。
  伴随着山腹中巨大的轰隆声,两头庞然大物腾空而起,直往云端。一黑一白的身躯在云雾间穿梭翱翔,周身鳞片焕发出耀眼的光芒。
  “那是……是……龙!”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颤声喊道。
  百多年前名为“龙”的天外之物降临圣山,传说它的魂魄沉眠于此,泽被国土,致百里之境天如青阳,长春未老。
  王庭之外,有人伏下身子跪拜,有人口中念念有词。王庭之内,冯宪君睁开迷蒙的双眼,看见两头巨龙腾翔而去,金色阳光从云层中悠然洒下,似幻亦似真。


【完】


*******************************

番外《秋霜与冬雪》有肉,可惜不老歌不能用,暂且压下,然而还是要向大家推荐这个特别特别美丽的结尾——

“如果你离开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这一回就轮到我去寻找你了。穿越无数的世界、时间的瀚海、虚空中的风暴,为能与你再次相见。”

评论(32)
热度(775)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