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04

  7、
  酒精泼在伤口上那一刹那,周泽楷握紧了拳头。
  又疼,又辣,疼到了极处,辣到了极处之后,仿佛那一块皮肉不再属于自己的身躯,它和因疼痛拉长的意识一起,游离地浮在半空,对他的愚蠢发出阵阵冷笑。
  消毒完毕,又给他上了些白药止血,小马哥担心地说:“去打一针破伤风吧,这刀口不浅。”
  周泽楷额头覆了层薄薄的汗,额边的碎发细细碎碎地贴在皮肤上。一颗水珠滑过湿润的睫毛,落进眼底,让他不舒服地眨了眨,秀美的眼廓划出个安静的弧度。
  望着比偶像硬照还漂亮几分的少年,小马哥忍不住又感叹了:“你说你这娃,长这么好,人也聪明,整什么不好好念书,非得跟我们这样的人混一起,把自己搞得三灾六病的。”
  在周泽楷的背上,有一条二十公分长的伤口,正在纱布下慢慢地渗出血迹。
  今天对面突然掏出把折叠刀,冲他刺过来的时候,小马哥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还好一旁的周泽楷眼观六路,见势不妙狠狠推了他一把,又利用人高腿长的优势反身踹开了对方。只是三人距离太近,小马哥虽然逃过一劫,刀子还是在周泽楷背上没轻没重地划了一下。
  夏天大家穿得都薄,看见周泽楷T恤上哗地散开的血迹,掏刀的傻小子也吓蒙了,都没注意自己的手也割了条口子。
  两边都挂彩,到这份上还打什么架呢?刚才还热血沸腾的小青年们意兴阑珊起来,小马哥和对方带头的换了根烟,谈了会儿很快达成协议,过来赶人说散了散了。周泽楷血流个不停,也不肯去诊所,好在小马哥是治跌打损伤的积年,就把他带回网吧包扎了一番。
  酒精的辣劲儿一过去,伤口就突突地疼起来了,周泽楷满头汗,对小马哥说:“烟。”
  “臭小子,”小马哥恨铁不成钢地骂了一句,终究还是掏了根烟给他塞嘴里,又为周泽楷点上,“我说的是大实话你知道不?这样下去,能混出什么好来,一辈子说没就没了你知道不?”
  小马哥是东北人,个头不高,其貌不扬,骂起来一套一套,可总透着浓浓的人味儿,听着怎么也讨嫌不起来。
  一口将焦油气吸进肺里,再重重地吐出来之后,周泽楷觉得伤口好像没那么疼了。他早不是第一次抽烟时候呛出眼泪的小少年,含着烟说话也不带打嗝:“……知道。”
  小马哥文化程度不高,还在酝酿点语重心长的劝导,一听这话,差点以为耳背听错了。他和周泽楷认识也有三年,知道这是个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倔脾气。平常看着吧,安安静静跟个大姑娘似的,一旦卯上了,那叫一个狠辣快准,下手重出手快,不把人打趴下不罢休,就像一把出了鞘就不肯回头的利刃。
  踏进小马网吧那个下午,周泽楷经历了人生第一次打架,人生第一次逃课,当然,还有人生第一次进黑网吧。
  他本想去街面上那个挺大的网吧,可人家规矩,没有身份证的未成年拒绝入内。前台的小姑娘看周泽楷又帅又静,花痴的不得了,就偷偷告诉他附近小区有个黑网吧,不查证,于是周泽楷找来了。
  在家庭电脑、智能手机普及的年月里,还能生存下去的网吧通常只有两种经营路线。一个是走高端,搞各种电竞比赛设包房订餐送水,让网约小情人关起门不知道干点啥,算是增添附加价值。还有一种就更简单了,就是赚网费,从那些进城打工的、买不起电脑的、更多的当然是学生身上赚网费,就是所谓的黑网吧。
  小马哥这间,就是后一种。他本没想赚周泽楷他们学校的钱,重点学校老师负责,会定期扫荡附近网吧,被抓住了很要命。而附近还有个子弟学校,父母动荡的打工生活让很多孩子无心向学,逃课打架司空见惯,小马网吧就是这些无处可去的少年的收容所。
  于是,穿着重点校服,长得干净漂亮,整个人都带着股好孩子气的周泽楷走进小马网吧,就像一只凤凰飞进了麻雀窝,要多奇怪就有多奇怪。几个高年纪一点的一看周泽楷那样,就不由生出股恶意,憋着想给他找点麻烦。
  那天小马哥正好在,一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了,特意过去敲了桌子,说:“别添乱,少给自己找不痛快。”
  他终究有威严,高中生们霎时被镇住,一个小声地讲:“就想吓唬吓唬他,不会闹大的。”
  小马哥一瞅坐在角落安静刷网页的周泽楷,回头笑了:“听哥一句劝,这小子是个刺儿头,你们吓不住他。”
  瞧着周泽楷细胳膊细腿儿,高中生们怎么也不能信这话,只是知道这网吧老板厉害,把这口气忍了。直到好几个小时以后,他们才知道小马哥的眼睛有多毒——
  头上打了个补丁的门板气势汹汹带了三个人冲进来,指着周泽楷说:“就是这小子,操,躲这儿来了,让老子好找!”
  混混学生也分三六九等,门板能上了重点,自然和子弟学校的差别不小。如果说周泽楷是凤凰,他怎么也能算一只……胖斗鸡,和麻雀总归不是一路人 。问题麻雀们也有正义感,斗鸡们想人多欺负人少,几个不免在心里不平起来。
  倒是周泽楷白白净净一个精致人,做派汉子极了,也不废话,推开凳子站起来,问小马哥:“剩多久?”
  小马哥愣了愣,想起他进门递了二十块,算了下回答:“还一个多小时……一小时四十分,上五小时白送半小时。”
  周泽楷点点头,说:“记着。”说完,他走到门板面前,“走。”
  见几个人就这么出去了,麻雀们面面相觑,有个大着胆子对小马哥说:“马哥,这……你不管管?”
  “没亲没故的,我凭啥管啊?”小马哥说。
  “可他们人那么多……那小子一个人,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见几人面上真的担心,小马哥笑了:“你们倒仗义,不坏不坏。”麻雀们都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小马哥走出来,踢了门口柜子一脚,哐啷露出里头的棍子棒子,说,“几个小子都这么说了,我小马哥就管一管。一人拿个家伙跟着我,我不出声别动手,不然没个轻重真闹出事就麻烦了。”
  高中生们个个兴奋起来,雄赳赳气昂昂跟了小马哥出了门,结果找到地方一瞧情形,连小马哥都傻眼了。
  想象的围殴没有出现,两个少年正躺地上哎哟哟叫唤,还个小瘦子一边脸被打肿了,死命从背后又拉又踹周泽楷。周泽楷呢,他根本不管别的,只是把门板蹲地上按住了,照着脸不停手地胖揍。旁的人怎么揪打都不管,他紧紧抿了唇,带着股凌厉的狠意,尽往死里捶。
  门板一开始还大叫“快来帮我”,不多会儿已经转了腔,疼得又哭又嚎地求:“别打啦,别打啦……周泽楷我求你,别打啦!”
  先前那几个给周泽楷打了个时间差,没受什么伤,听见门板叫得凄惨,赶紧爬起身想把周泽楷拖开。就在这时,小马哥一行人横空出现,见呼啦啦来了好几个都带家伙,再一数对方人还更多些,门板的兄弟们都愣了,一个个心里唱起了忐忑。
  小马哥把棒球棍往地上一戳,叮当有声地说:“都停手!这人我罩的,你们想咋样?”
  那边周泽楷还在发狠地揍门板,一个高中生赶紧过去拉,低声说:“别打了。小马哥来了,我们帮你。”
  小马哥划下了道,周泽楷也停手了,他胸口微喘,吊起的眼角眉梢都是煞气,一把领起门板领子,冷冷地问:“还来?”
  两边一看门板模样,都是齐齐地嘶了一声够惨的。门板之前体重一七五,现在一准有小两百了——多的二十斤全长在了脸上——生生叫周泽楷揍成了个大猪头。
  门板涕泪交加,他在家也是娇养惯出来的二代小霸王,什么时候受过这活罪啊,赶紧连声求饶说:“不……不来了,不打了。周泽楷我服你,我真服你!”
  既然正主缩了,小马哥也只警告了几句,撂下一句话:“你是XX中学的吧,带头欺负同学本事挺大啊,我们这么多人看着,都能作证,不想在老师学校那里挂号,就少再找这位同学的麻烦。”
  门板哪还敢再找周泽楷的麻烦。
  他算是看出来了,老师挂没挂号不提,周泽楷一准给他挂上号了。刚刚周泽楷先打翻了他几个朋友,然后不打咯噔地冲过来,抡起拳头就他脸上招呼,揍得那叫一心一意,任拉任拽都没用。小马哥要不来,顶着几个人围殴,周泽楷也能把他打成一个风干的猪头。
  等到一群人如丧家之犬离开,小马哥才拍拍周泽楷的肩膀,哈哈笑着说:“哥小看了你,还以为只是个小刺儿头,原来还是条没长成的狼崽子。”
  这种半白不黑的社会人,周泽楷本该拒之千里。可他知道好歹,擦破的嘴角带起了一个笑容,有点局促地说:“周泽楷。”
  见他不打架,又成了个安静无害的样子,小马哥啧啧称奇:“小周同学,我那有药,去擦擦。走,都走,你们几个今天在小马哥这上网,统统免费!”
  高中生们欢呼起来,一个拉一个地,扯上无措的周泽楷回去了。
  从此周泽楷混在了小马网吧。
  他很快地学会了抽烟,逃课泡网吧,通宵打游戏,就像个真正的不良少年。
  可小马哥知道周泽楷不是。
  黑网吧竞争激烈,加上什么社会阶层的人都有,时不时就有些寻仇打架发生,小马哥从不让周泽楷掺和。他总是跟周泽楷说,你知恩图报,是个好孩子,一个好孩子不该在这里,不该和我们这些人混在一起。
  周泽楷不懂小马哥话里的意思。事实上,他觉得这么混着挺好,不去考虑什么学习不去考虑什么规矩不去考虑什么远大前程,不用勉强自己做任何不想干的事,很自由,很真实。
  真实?自由?听他这么说,周爸爸笑了,反问道,你连自己是谁,想干什么都不知道,何谈什么真实和自由?
  老师肯定不能放任周泽楷这样下去,他第三次逃课就约谈了家长。可不知为什么,周家父母在电话里一合计,居然跟老师说,孩子刚刚转学不适应,需要在家调适一阵子,还给周泽楷请了假。很快,周爸爸飞机赶到了S市。他把脸上带伤的周泽楷叫出门,父子沿着黄浦江边慢慢地走,断断续续地交谈。
  两人没有说很多,周爸爸也是个不爱多话的,周泽楷完美地继承了他这一点。到了最后,父亲对儿子说,你可以叛逆,可以迷茫,可以用很多时间去思考寻找将来的道路,但我希望你能给自己的人生多一些选择。
  周泽楷听完没说话,直到他们上车回家,才开口说了声:“嗯。”
  之后周泽楷又回了学校,他还是偶尔逃课,去小马网吧混着,抽烟打架玩游戏,可也一直保持着成绩没掉下。偶尔,还给当初的高中生们补补课,让他们分数提高了一大截。
  最终周泽楷顺利考上了重点高中,他确实理解了父亲所说的——“给人生多一些选择”。
  进了新高中,有了新开始,也交到了一些新朋友,然而少年依旧迷茫。他能感觉到,自己心海中沉睡着一座火山,它并不激烈,可不停躁动着,催促着还年少的周泽楷在广大世间游荡,去寻找什么事物。当它将压抑的困惑和不满向外溢出,周泽楷就不得不做点什么来平息这些多余精力。
  骨子里终究是个我行我素的少年,小马哥语重心长的劝,纵然是好意,他也没放在心上。
  直到那一刀让周泽楷彻底清醒。疼痛,后怕,对父母的愧疚……他想着这些事,突然地意识到,打架和堕落帮不了他,只会毁了他。火山喷发,是为了带着飞尘去往更高的地方,而不是无止尽的下沉。
  小马哥乐见周泽楷的清醒,他去下了两碗面,笑呵呵地端出来递给周泽楷一碗,说:“你有大好前途,还有那么好的爹妈,那么好的起点,别辜负了。我最近也琢磨,黑网吧一直开也不是个事儿,回头买点新设备扩大规模,就最近特别火那游戏,办了职业联赛那个什么光耀——”
  “荣耀。”周泽楷成天和网瘾少年混迹,没吃过猪肉也听过猪跑。
  “对对对,荣耀。之前我小气,听说要换新电脑还要买什么插卡的就没整。对街那网吧精明,先从少里换,等客人稳定了再全换掉,结果这两年生意可好,我也学学他们。”
  “我帮你。”周泽楷人聪明,电脑的东西懂得多,平常小马哥这边机器出点事,只要不是硬件问题都能捣鼓好。
  “肯定算上你,”小马哥哈哈笑,“从前咱没这条件,听说这游戏好玩得很,到时第一台就给你上手。”
  过两天,他真的拖了一堆新机器又搞了账号卡插卡器。鸟枪换炮之后学生们都激动了,小马网吧不查身份证是好,就是游戏忒旧,荣耀都没得玩。这下可算是逮着了,连着好几天,那几台电脑二十四小时连轴转,通宵都得排队候着。
  谁也想不到,玩得最疯的那一个少年,叫做周泽楷。
  不爱说话的周泽楷第一次连比带划地把他叫去,骄傲地让他看自己练了好几天的飞枪技术那一刻,面对少年发亮的开心的眼睛,小马哥就明白,迷了路的小凤凰,要离开麻雀窝了。
  半年后,升到了高三的周泽楷告诉父母,他要去轮回训练营,他要成为一名荣耀职业选手。
  再后来很多年,还常有人拿着轮回的宣传海报来问小马哥,这不就是以前常混你这那小孩,长得特显眼,打架特不要命那个?结果往往给小马哥一口啐回去,说你通宵傻了吧,这可是轮回新队长,咱们S市的骄傲,咋会在黑网吧跟人打架!少到处碎嘴逼逼,叫轮回粉丝听见,一准撕了你小子!
  私下里小马哥总会想起周泽楷来道别那天,少年问,你老说我和你们不一样,为什么。
  小马哥笑了,告诉他:因为你的眼里有座火山,它一直闪着和别人不一样的光芒。
  凤凰在喷薄的火山中涅磐、重生,终于——
  振翅高飞。


***********************

既然大家都在为我的更新速度震惊,那就从明天开始恢复看天更新吧! -v- (其实是马上出差+存稿君彻底阵亡了)

评论(91)
热度(1543)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