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05

后面2/3大修,建议看过的人重新看一遍……之前写的乱七八糟,对不起浪费大家时间了><


*********************************************

  8、
  乘电梯的时候,苏沐橙问叶修:“云秀说你最近不抽烟了?”
  叶修一愣,坚定地表示:“那不能够。是她问我拿烟,有一回抽完了,还一回烟叫别人先拿走了。”
  苏沐橙奇怪:“国家队里除了你和云秀,还有谁抽烟?”
  叶修神秘地笑了笑:“你肯定想不到是谁。”
  “李轩?”苏沐橙认真猜了起来,她先点了不熟的几个,“不对,不是李轩,吴羽策倒是抽。”
  方锐肖时钦孙翔做过队友,直接排除。张佳乐喻文州黄少天比较熟悉,继续排除。张新杰王杰希……一看就知道不可能。唐昊比较有嫌疑,可也不在“肯定猜不到”的范围。这么算来算去,人选居然只剩下一个。
  “周泽楷?!”苏沐橙难得这么吃惊,“他抽烟?一起拍过那么多回广告片,我没见过呢。”
  叶修意味深长地说:“这就是人不可貌相了。”
  苏沐橙想了一下,又问:“周泽楷跟你要烟,他跟你熟?”
  “还行,男人嘛,抽两根烟聊个天就熟了。”叶修说。
  他在口袋左边翻了翻,又在右边翻了翻,最后拿出颗午饭时顺的薄荷糖,丢进了嘴里。苏沐橙瞧在眼里,忽然意识到,叶修确实比之前少抽烟了。
  她也觉察到,关于周泽楷,叶修还有一些话没说。
  这很寻常,每个人都会有一些关于别人的话不想说,只默默地藏在心里。
  这又很不寻常,因为叶修曾什么都不瞒她,只要她发问,便坦然相告。
  被拿走的烟,逐渐减少的烟……仿佛有一条看不见的线串在叶修和周泽楷间,传递着一个缄默的秘密,将他人隔绝。
  苏沐橙沉思的时候,叶修嚼了一下嘴里的薄荷糖。他咬破糖片,浓厚的薄荷味冲出,凉津津的一个激灵,直直从口腔炸到了头顶。
  薄荷糖的味道居然不错,毫不暧昧,让人清醒。叶修想。
  
  9、
  嘈杂的体育馆里,猛地爆发出一阵巨大的欢呼。
  坐在休息室的轮回选手们纷纷抬起了头,一个迷惑地说:“比赛还没开始呢,欢呼什么?”
  又一个也挠头:“虽说是主场,对手是越云……没什么可兴奋的吧。”
  先前说话的就笑他:“你瞧你,还看不上越云了,上赛季我们也就比他们高7分,都是第三梯队的弱旅,大哥别笑二哥啦。”
  荣耀联盟发展到第五赛季,职业化、赛事组织、商业化等各方面都已趋于完善。霸图将嘉世从三冠宝座斩落,使得一直杞人忧天的“嘉世独大,联盟走低”预言不攻而破,更令人欣喜的是第四赛季涌现出了一大批年轻优秀的选手,美女选手的代表苏沐橙、楚云秀吸引了大量观众,黄少天、喻文州、肖时钦、张新杰等人更是给联盟各职业爱好者打了一阵强心剂。
  随着微草、蓝雨、烟雨的排名上升,以成绩观结果,联盟也出现了鲜明的强弱梯队划分。
  其中季后赛常客的嘉世、霸图、百花连同成绩渐渐稳定的微草、蓝雨等是第一梯队的强队,大家都默认冠军只会在这些队伍当中产生。时有出众表现,却因为队伍实力不足成绩浮动的烟雨、雷霆、皇风、呼啸等是第二梯队。至于越云昭华这类遇强则弱,相互拿分的队伍,说的好听一点算第三梯队,说的直接一点,不过鱼腩弱旅。
  几年以来,轮回也是毫无疑问的第三梯队之一。
  联盟第二年,张益玮就带着角色“一枪穿云”加入了轮回。神枪手一直没有个代表性的职业选手,张益玮的到来,很是给轮回吸引了一些关注度。很可惜,选手实力决定了战队实力,多了个神枪手,轮回的成绩没有产生质变,倒是俱乐部给人看上了。
  S市某传媒集团在对轮回俱乐部进行了一年的跟踪和分析后,在第三赛季出资五千万收购轮回。这是联盟成立以来第一桩俱乐部收购案,以当时轮回的实力,业界普遍认为五千万是溢价,借机洗钱的传闻喧嚣尘上。
  之后,轮回的新东家火速改换了黄金地段的比赛场馆,又斥资百万扩建青训营,花费巨额对轮回战队进行全方位的推广。广告轮番轰炸下,本市人都知道了还有个荣耀联赛,还有个S市代表队轮回。看这一系列组合拳,分析家全不吱声,谁都知道轮回是玩真的了。
  前前后后投了这么多钱,轮回当然是希望提高成绩,商业化运作,收回投资,最终实现盈利。可好选手又不是韭菜秧子,割一茬有一茬。第四赛季牧师方明华加入后,轮回的团队赛成绩稍微有了一点起色,然而欠缺一个攻坚手、一个神级选手的问题始终困扰着俱乐部上下。
  没有大神级核心,就不能成为一支能够竞争总冠军的强队。从第三赛季全明星职业选手投票开始有的概念,到了第四赛季黄金一代的横空出世,逐渐成为了所有俱乐部的共识。
  轮回其他选手也着急,谁来联盟也不是为了混工资的,冠军荣耀无法企及,总得去季后赛参观参观吧?换了半年前,谁说轮回是弱旅之类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都会被经理和队长张益玮叫去数落一番。可是第五赛季轮回的第一场开赛在即,同样的话语,却透着一股轻松和自信。
  说话的两个队员忍不住看向休息室角落——少年安静地坐着,仿佛没有听到他们的议论,没有看见他们的目光——鸦色的头发衬得漂亮的脸庞尤其雪白,黑色的键盘规规矩矩放在膝盖,上头还有一只银色的鼠标。
  他的沉静有着别样的感染力,渐渐地,说话的声音小了下去。很快,休息室变得悄无声息,只有震耳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在轮回主赛场的大屏幕上,身着风衣的神枪手正在做出各种华丽的技能动作,右上角是一张可以秒杀99.99%雌性生物的选手大头照。但是让轮回观众热血沸腾的并不是周泽楷有多帅,而是他的名字、账号卡名下的一行小字——“现任 轮回队长”。
  那些欢呼距离周泽楷似乎很远很远,理智告诉他现在正坐在体育馆,等待第五赛季轮回的第一场比赛,也是自己的第一场比赛。奇异的感情却推着他,叫他忍不住地往时间的背后张望。
  周泽楷想起自己第一次打开荣耀界面,想起买到的第一张账号卡,想起亲手练起来的第一个角色。
  ——“兵临城下1942”。
  《兵临城下》是一部老电影的名字,它让周泽楷第一次知道了瓦西里·格利高里耶维奇·扎依采夫。这位来自前苏联的传奇狙击手,是世界军事史上排得上号的狙击之神,在1942年冬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期间,射杀了225名德军官兵,其中包括11名狙击手。
  像每个小少年一样,周泽楷也喜欢军事,喜欢枪械,向往英雄的光辉,瓦西里就是他心目中当之无愧的偶像。这孩子有点死心眼,说好听了叫做固执,说不好听了就是轴,认准了什么就是什么,以后不管玩什么游戏,他都注册同一个ID,只选择枪手一个职业。
  小马哥忍着肉疼大出血换了机器,又特意给周泽楷留了台。混在网吧的男孩子,玩游戏好像吃饭喝水,总是一通百通。他顶着满网吧少年羡慕的眼神,新手阶段跟引导学操作接任务,一趟跑下来,很快升上了5级。
  看着他熟练地操作打怪,一旁有个男生说:“都说荣耀难,我怎么没觉得?”
  “新手村能难到哪去?”马上有人反驳,“而且小周和你的操作,那能是一个档次吗!”
  前阵子周泽楷和网吧几个高中生组队,参加了最近大热的一款FPS游戏业余赛。他的狙击手意识操作顶尖,惊艳了不少人,还有战队来特意招揽,小马网吧上下无人不知。
  还有的起哄:“小周,这游戏难度到底怎么样?”
  周泽楷正把账号停在职业训练师身边查看技能说明,想了想,点头说:“难。”
  提问的人一听心里打鼓:“那……我这样的手残党能玩吗?”
  周泽楷没吱声,抱歉地看了一下他,一群人都懂了,马上哄笑:“你啊,还是去玩泡泡屋吧!”
  “靠你们这帮人哪个操作比我强的,敢看不起老子,回头让马哥开个机器,比比谁先满级!”
  玩不上游戏的说着笑着,周泽楷看他们打闹,也微微一笑。
  他没怎么看过荣耀的资料,从目前接触的系统深度来看,已经能说这绝对不是一个等级装备决定一切的无脑升级流游戏。多到惊人的技能,广受赞许的职业平衡性,简直摆明了告诉玩家,这就是个吃操作的游戏。
  周泽楷对荣耀期待起来。
  由于没有神级账号和领军选手,神枪手一直算个不温不火的职业,在荣耀中地位尴尬。一方面,许多玩家喜欢它姿态拉风,技能帅气。另外一方面,神枪在竞技场上就是个不能言说的痛。控制技能不多,让他们一旦被近身就完蛋,常常输得连北都找不着。
  荣耀一度有个二十四职业顺口溜,说神枪“连跑带跳玩猥琐,风筝不成就趴窝”,说的就是神枪手的PVP套路:竞技场先亮出威力最大的狙击爆血,之后就开始猥琐流射术风筝,一旦被同等水平玩家近身,失败只是时间问题。神枪在副本表现不错,低耗蓝高输出的远程主攻手大受欢迎,可谁玩游戏光为了下本,又不是奶妈!
  神枪玩家们不甘心,在联盟尚未成立的时代,就有人提出了“枪体术”的操作手法。
  第二赛季轮回张益玮将枪体术发扬光大,并作为“一枪穿云”的招牌打法后,它渐渐地成为了神枪职业选手的必修。类似“用不出遮影步,就别自称大神”,“不会枪体术,枉为神枪手”也是玩家们的共识了。
  彼时周泽楷20级转职完毕,想深入研究一下神枪技能搭配,一路顺着官网摸进了荣耀论坛职业区神枪分版。
  鼠标点进去,入目便是个红彤彤的标题——“‘一枪穿云’对皇风一挑二视频,五步杀一人,一枪穿千里,不会枪体术,枉为神枪手!”
  或许世间终有冥冥,一枪穿云的比赛为周泽楷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短短三分钟的视频,他翻来覆去看了数十遍,越看越有神,越看眼睛越亮。
  啃着小马哥硬塞的盒饭,周泽楷食不知味地盯着屏幕,鼠标还在总版精华区点来点去,从第一季总决赛集锦一路看到第三季。搞得等上机的人着急上火:“我说小兄弟,看视频哪台机器不行?要不咱们换换,让我玩会儿荣耀,这半包红双喜,算哥请了。”
  自从周泽楷学会抽烟,又成天混迹在网吧,一天总归要抽个几根。小马哥不肯卖烟给周泽楷,可架不住这个递烟请他打个本,那个递烟请他卡个bug,硬没花过一分买烟钱。
  老周家的汉子都是妻管严,谁也不沾烟酒,周泽楷正是头一份儿。从前他也反感二手烟,轮到自己头上了才明白,有时候人喜欢抽烟,只是因为此夜太长,寂寂满座。
  平常别人递的烟,周泽楷都当做一份不诉诸于口的谢意收起,抽不完的丢给小马哥。这会儿子抱歉地笑了笑,和那人换了座,那包烟,却是推了。
  那人没想到周泽楷这么好说话,给小帅哥竖了个拇指,乐得省了好几块烟钱。
  周泽楷捡了个角落的位置,周围烟雾缭绕,熟悉的烟草味刺激的嘴里发干,他舔了舔下唇,忍住了浮上来的瘾头,定定神在浏览器输入了荣耀官网的地址。
  从这一天开始,周泽楷不再碰烟。小马哥只当是他同过去决裂的副产物,却不知道少年心中已经立下一个隐秘而遥远的目标。
  大多数人不做光说,也有些人不做不说,还有人边做边说,世上最少的,就是不说光做的人。
  周泽楷就是这种人。
  他戒了烟,再也不打架惹事,除去上学睡觉,所有时间都拿来玩荣耀。到了暑假,终于说服了父母让他休学一年,告别了收容自己许久的小马网吧,踏进了S市的轮回青训营。
  这个世界或许总要对有些人丰厚一些,在青训营的学员们看来,周泽楷简直是上天之宠:脸生得这么好,荣耀天赋也惊人,战术眼光高人一等,竟然还能比大家都努力。
  一开始也有想找麻烦的,不过荣耀的规矩和街头打架差不多层次——谁强谁最大。周泽楷场上攻势凌厉,轮流被血虐几次,也就纷纷释然了。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何必伤自尊呢。何况他低调谦和,有问必答,训练时间比谁都长。久而久之,谁也没脾气了,说起这期新来的周泽楷,陪练们都是一个大写的服。
  周泽楷一贯来得比众人早,走得比众人晚。下午六点,其他学员已经走光,主管知道他习惯加练一个半小时,也没阻止,说了句别太晚,掩门出去了。
  所以方明华一来,就见到了那个孤零零坐在角落的少年。
  他是来给轮回找预备选手的。
  轮回收购后,大家工资都涨了一大截,然而成绩和水平配不上薪水,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大换血是迟早的事。对未来的迷茫让轮回选手们逐渐浮躁,包括队长张益玮在内。他自视再高,也知道自己距离神级差了不是那么一星半点儿。轮回狠狠心砸下钱去,买不到叶秋韩文清,冒秧子一样窜出来的新秀怎么也能买上一两个,要来个比自己强的,队内关系怎么办?心思一多,张益玮对买人这事就不太热衷,有些拖拖沓沓的。
  方明华不知道张益玮的顾虑,可也觉得轮回不宜大动干戈。一支队伍的精气神要是散了,就算选手个个都是蛟龙,战斗也能打成烂泥。——不用等到几年之后,现在还威风赫赫的嘉世亲身证实这件事,方明华就明白继续人心惶惶,对轮回有弊无利。
  他自己是青训营出身,自然而然想到从轮回训练营内部提拔新血这个办法。想到就做,方明华跟训练营一打听,立刻知道最近有个风头很盛的新学员,技术高超,神枪手用的出神入化。
  听见神枪手三个字,方明华心里打了咯噔,不过他还是决定去看看,凡事眼见为实。
  周泽楷正聚精会神地磨血皮,连来了人都没发现。专注力起码是职业级了,方明华暗暗点头,目光落上了他的手。
  能进青训营,apm怎么也有200保底,不会太慢,然而瞧见周泽楷在鼠标键盘的动作,方明华依旧小小地吃了一惊。
  这少年手速快得不寻常。
  不止快,还很有节奏,听键盘声就知道不是在胡乱敲打。
  再看周泽楷的屏幕,方明华这下才真正地吃惊了——他在练枪体术!
  联盟一向支持各个战队专业化,为此荣耀研发部门提供了一整套的模板编辑器,其中包括比赛用地图,练习用地图等。也可以自己创建AI对手,设定好职业、四围数值和技能就能够对战,比真正的选手当然差之千里,不过论技能熟悉程度和走位,还是能秒杀一般玩家的。
  周泽楷选了一个虚拟对手,职业是拳法师,荣耀攻击距离最小职业之一。他锁死了对方血量,技能全点最高级,又调整了自身的技能伤害,选了个狭窄的地形,左右开弓,一枪一枪地磨血。
  站在他背后,方明华看得清楚,心里不断估算着:这是四步,进三步了……可惜,退到了四步,嗯,不错,又进三步了……
  远程对近战,致胜的关键是距离,枪体术的要诀就是在近身战中,保持不让对手打到你,又可以进行最大伤害攻击的节奏。张益玮能做到四步枪体术,在荣耀已经是神枪手的巅峰。张益玮正苦练三步枪体术,是轮回公开的秘密,只是天分所限,始终没什么进展。
  谁知道就在轮回的青训营里,方明华就眼睁睁看着这个陌生的少年,不断尝试,又不断失败,跌跌撞撞地闯进了“三步”的领域。
  就在周泽楷操作渐渐趋于稳定时,电脑右下角突然跳出了一个闹钟,提醒他训练时间到了。电竞比赛发展到今天,各种理论十分成熟,选手们都知道,要保持竞技状态,不能长时间进行高强度训练。周泽楷果然停了动作,按掉闹钟,开始做手操放松。
  一边动作,他一边思考着刚刚练习中的收获和缺点,想了想内容不少,干脆开了个文档开始写。
  被无视的这么彻底,方明华也要哭笑不得,终于开口说:“光跟电脑对战,你练不出真正的枪体术。”
  周泽楷一惊,他不认识方明华,不过看这身轮回队服,也能猜到是正选选手。换了个伶俐的在场,肯定开始套近乎了,周泽楷讷于言辞,不爱交际,听了这话只是腼腆地笑笑:“嗯。”
  方明华琢磨了他的反应,想想这水平好像是找不到什么适合的陪练,也笑了:“方明华,队里的牧师‘笑歌自若’就是我。”
  周泽楷啊了一声,赶紧和他握了握手,不好意思地说:“周泽楷。”又觉得光说名字不太礼貌,想了半天,艰难地挤出一句,“你的牧师……很厉害。”
  方明华这回是真笑了:“张新杰的石不转才厉害。”
  很多人都认为,和黄金一代同期的普通选手是悲哀的,他们的存在被那些才华横溢的名字掩盖、淹没、成为陪衬。或许,方明华比其他人还要更悲哀一点,因为和他同期同职业的选手不是别人,是联盟第一牧师,同时身为战术大师的张新杰。
  周泽楷这次没有想,坚定地摇摇头,说:“你适合。”
  句子很短,可是方明华听懂了,最好的,未必是最适合的。韩文清心胸广阔,放手让张新杰负责战术,管理队员,换了别的队长未必做得到。轮回现在心气浮躁,一个为团队着想并坦率直言的方明华,就是最适合的。
  从进入联盟到轮回夺冠,在大多数观众的眼中,方明华始终只是一个联盟中流选手。他没进过全明星,也不是观众会可劲儿呼喊的对象,方明华也清楚,以自己的天赋和水平,担不起什么泼天的赞美,成为不了什么瞩目的大神。周泽楷的话很简单,算不上什么夸奖,方明华却被打动了。
  因为周泽楷很诚恳。
  之后的很多年,人们津津乐道着那个方明华为轮回推荐了正副队长的故事。却不知道,与其说方明华发现了周泽楷,不如说,周泽楷也发现了方明华——以一个队长的眼光,肯定他就是最适合战队的一员。
  方明华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说:“我陪你练练。”
  身为牧师,必须熟悉战队的不同职业。方明华的柔道用得还成,两人对战了几盘,你来我往有胜有负。他有意帮周泽楷掌握枪体术,故意控制了伤害,战斗时间都拉得很长。等到肚子咕咕作响,才发现已经八点多了。
  方明华一推键盘:“再练就伤手了。小周走,我请你吃生煎。”
  让他陪练这么久,周泽楷着实不好意思,说:“应该我请。”他很快地把两人对战的视频存好,上传到云,方明华看着,问他:“你不会回家还练吧?”
  周泽楷摇摇头:“看视频。”
  “看完了呢?”
  “比赛。”
  “也看完了呢?”
  “睡觉。”周泽楷说,仿佛除了荣耀什么也没有的生活再天经地义不过。
  方明华又是半晌没话,一路关了电脑出门都思考着,像是在苦心计算什么。直到生煎吃到一半,他忽然问:“小周,你想过将来转成其他职业吗?”
  周泽楷毫不犹豫地说:“没有。”
  “为什么?”
  “喜欢……神枪手。”
  这时候的方明华窥见了周泽楷的部分性格,别看少年说话很内向,甚至有点儿呆,实际上他非常聪明,也很有主见,绝对不是可以轻易糊弄的对象。
  不好办啊,方明华心里十七八个主意打着转,忽然下定了决心,对周泽楷说:“你保守估计一下,多长时间能掌握三步枪体术?”
  少年安静地侧头发了一阵呆,然后抬起眼肯定地回答:“两个月。”
  “两个月……”方明华相信他做不到的事情绝对不会空口白话。细细算了算,他心底有了几分把握,对周泽楷微笑:“差不多,够了。”
  周泽楷眨巴眨巴小扇子似的睫毛,一脸迷惑。
  方明华也不解释,拍拍他的肩膀说:“加油,这两个月,看你的了。”
  那天之后方明华没来过训练营,却和他约好每天竞技场见。又动用人情,叫来同期认识的其他选手一起陪练。不知不觉两周过去,某个学员们都离开的下午,方明华忽然出现了。他不止自己来,还拉上轮回经理,带了个轮回的正选柔道队员。
  经理踏进训练室时青着个脸,好像有谁欠了几百万。周泽楷不知道,就在上周,方明华孤身走进了俱乐部管理层会议,开口就是“我要为轮回推荐一个天才选手,一个新的队长”,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张益玮正值当打之年,又是队长,要让他给新人腾位置,正常点的俱乐部都不会这么做。方明华早知道此事不易,倒是老神在在地开始了逐个击破。他先私下和经理沟通,拍胸脯保证周泽楷除了荣耀技术过硬,还有极高的商业附加价值,磨了一个星期,终于将人骗来了。
  果然,轮回经理一见周泽楷本人,脸色好转了一小半,在周泽楷和柔道正选队员对战胜利后,另外一大半脸色也多云转晴。
  走的时候,经理对方明华说:“我看可以试试。”
  周泽楷再傻,也知道方明华在做什么了。他也曾考虑过自己的未来,可最疯狂的设想里,也没有现在顶掉张益玮,接手“一枪穿云”,成为轮回的队长这个选项。
  不管方明华是怎么做到的,又过去了一个月,周泽楷提前掌握了三步枪体术。他告诉方明华之后,整个战队和轮回高层都来了。几名近战正选和周泽楷一一对战后,脸上的表情都是震惊中带着迷茫,迷茫里又有隐约的喜悦,喜悦里还有一丝丝的愧疚。
  张益玮避过了队员们偷偷摸摸投来的目光,假装没听见轮回高层欣喜的私语,只是望着面前光彩出众的少年,眼神复杂。
  从知道方明华的推荐起,他就一直在关注周泽楷。外人看来张益玮稳坐钓鱼台,一次也没来过训练营,仿佛极有信心。却没有人知道,每天晚上看到周泽楷的训练记录,他都会生出一种被后浪追赶着、超越着的窒息。
  他知道自己不是天才,永远无法和叶秋韩文清那样的人比肩。他知道联盟新人辈出,王杰希黄少天这些人很快就会把他甩在身后。他更知道,轮回一定会买到足以替代自己的选手……只是他不知道,一切竟然这么快。
  想到来之前经理和老板明里暗里的示意,张益玮咬了咬牙,对周泽楷说:“我和你,来一盘。”
  周泽楷一怔,望向了方明华。后者也意识到了什么,马上一拉经理,给其他队员使眼色,众人都是会意,自觉地退了出去。
  当所有人走空,周泽楷安静地朝张益玮一点头,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三个月后,常规赛结束,再度无缘季后赛的轮回,爆出了队长张益玮转会的消息。轮回的新闻官感谢老队长的贡献,祝福他的未来,却绕开了关于轮回新队长的问题。各家电竞媒体去采访其他选手,才发现整个训练营已经封闭,轮回对外表示,这是新队长在磨合战队。
  季后赛的豪强们毕竟才是大家关心的重点,直到嘉世连冠的道路在“舍命一击”面前戛然而止,兴奋了整个夏休期的媒体开始准备资料,才发现轮回战队的队长那栏依然一片空白。
  轮回背靠传媒大树,深谙炒作之道,周泽楷还没登上荣耀舞台,就为他准备好了一片闪耀的聚光灯。
  这么高调的首秀,对小周来说不知是福是祸。方明华心里嘀咕,脸上倒是没显出来,侧耳听了会儿,说:“要出场了。”他转向周泽楷笑,“小周,紧张吗?”
  周泽楷摇摇头。
  一直注意他的队员们没来由地松了口气。几个月封闭集训过去,他们已经认可了新队长强横的实力,自信在增长的同时,心理依赖也在逐渐增长。
  将为兵之胆,身为队长,就该有担负所有人期待的觉悟。还有几个月才成年的轮回队长利落地站起身,环视了大家一圈,一米八的身高和沉静的气质,让人不知不觉会忘记他的年龄。
  “……走吧。”憋了好一会儿,周泽楷干巴巴地说。
  他捏紧了键盘鼠标的那只手,掌心都是汗。

评论(72)
热度(1381)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