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有狐》特典——流碧城生存指南

先汇报下,之前家里一直装修,搞了大半年,上周才搬家完毕。加上我还有几十万字的商稿要写,所以消失了一阵,明天开始《烟》恢复更新:)

读者提醒了我,早该放出有狐特典啦,正文见内,链接在最后。


***********


流碧城生存指南


  衣着朴素的男子站在下首,脸色有点黑,个子有点矮,衣服有点大,表情有点紧张。
  主试官拿起笔:“名字?”
  “李……李大壮。” 
  “原身?”
  “金鼻白毛陷空地涌四大门……”
  “行了别说了,不就是个耗子精嘛!”主试官摆摆手,唰唰唰写上几个字,又问,“住哪儿?”
  “东胜神洲南岳洞灵源……”
  哎哟,主试官一听惊叹了,这地方他知道啊!七十二洞天福地排得上号的好去处,房价一千多年来居高不下。寻常妖若是没有招仙观的文牒,都别想拿到购房证明。结果还没问耗子精来头如何月供多少,就听到了后面半句——“以西八百里外孙家镇后大街诚实粮店门墙根。”
  “切,白激动了。”主试官嘟囔着在纸上的户口一栏写上“乡镇”两个字,又问道:“修为呢?”
  “金丹中期!”说到这个,李大壮不由自主地挺了挺既不大也不壮的小身板儿。作为一只耗子精,能修到成丹实属不易,方圆十里八乡就他这么一个。结丹那天一家老小百多口欢欣鼓舞,敲锣打鼓,整个孙家镇随之沸腾——全部半夜爬起来打耗子了!
  主试官撇撇嘴,这几年流碧城招人的要求水涨船高,金丹根本是最低标准,就算金丹后期也有被刷下来的。算了,看看还有其他特长没有:“妖诀大全修到第几册了?本命神通炼了多少阶?上古篆文四级考试有没有通过?儒道释三教道术统考得了几分?领过什么证书吗,不是妖族的也行,明德书院紫霄宫小须弥天分支机构颁发的结业证明这里都认。”
  一连串问题砸下来,李大壮彻底懵了,将主试官的问题想了一圈,他可怜巴巴地道:“都、都没有,可可可我只是来应聘——”
  “唉,从没找过工作,把招聘启事当真了是吧?”主试官见耗子精着实质朴,不免动了恻隐之心,为他指点迷津道:“这是什么地方?是浮槎岛,万妖聚集处!这里是哪儿,流碧城的仙宫!在人间这就是皇城,你要做的就是皇帝跟前的事,这样选出来的人才,岂止百里挑一,简直是万万里挑一。”
  他挥手打断李大壮,语重心长地说:“进门时候看到院子里那家伙没?那可是孔雀真种,天生的五色神光,无物不刷,就靠这样才聘上了扫地的工作。”
  见李大壮惊得张大了嘴,主试官很是满意,又说:“上浮槎岛时开云舟的见到没?万年深海章鱼妖,特意进修得了分身神通,可以同时十八人近百足一起操作!一个顶十个,这八百年来就没有人能撼动他的位置。”
  “你看你,不是有名灵山毕业的,走后门的路子就没有了。学的不是一等一的妖诀,血脉神通也弱,就这样还不好好学些道法,先天差了一截后天又差一截,怎么跟妖竞争上岗?”
  李大壮听了,简直像被一盆耗子药砸在头上,整个人都吓傻了。照这么说,他岂不是一点机会也没有?想好的应聘成功,当上高富帅,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呢!
  大概是他的表情太可怜,主试官叹了口气:“万里迢迢来一趟也不容易,这样吧,我给你打个条,下云舟的钱给你免了。”
  李大壮像个霜打的茄子似的,整个妖都蔫了,吸吸鼻子就准备走,一想又从百宝囊里掏出个盒子递过去:“谢谢主试官,炼丹写符什么我都大不会,别的也拿不出手,这是自己做的一点小吃,请您尝尝。”
  乡下耗子精还挺讲礼数,修士送吃的是寒碜了点,总也是份心意。主试官点点头收下来,打开一瞧挺意外:九宫格的食盒子倒做得精细,里头分别装着桂花酿凉糕、鸭油酥烧饼、豆沙银丝卷、芝麻糖不甩、蟹子黄蒸饺、火烧鸡肉饼、香菇破酥包、虾仁大烧卖和香炸鲮鱼球。盒子才开,一股香气就直勾鼻子,主试官拿个烧饼才吃了一口,立刻一拍桌子喝道:“给我站住!”
  李大壮吓了一跳,这点心他做完吃过,又用法术存着,不可能坏啊。
  就见主试官把烧饼往嘴里一塞,冲过来抓住李大壮,斩钉截铁地道:“你聘上了!”
  “啊?!”
  
  今天是李大壮上工的第一天。他终于迈出了鼠生重要的一步,打败万千妖族精英,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流碧城——厨师。
  李大壮职场生活开始的非常顺利,吃过他做的鱼香肉丝后,原本的主厨拉着他的手,感动得眼泪汪汪地道:“活了五百岁,可算知道鱼是什么味儿了!”
  ……你一个鲫鱼精对鱼的味道这么好奇干什么!
  不止如此,鲫鱼精还立刻把主厨的位置让了出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李大壮交代:“流碧城厨房的名声就要靠你来捍卫了!”哭完,鲫鱼精又说,“大壮兄弟,别怪我跟你说,流碧城工作薪水高待遇好出去特有面子,但是能力越高,风险越大,在这里工作你可要留点儿心,千万别把小命丢了。”
  一旁帮佣的厨师们纷纷点头,表情各种痛不欲生,看得李大壮脊背一凉。
  三个时辰后,他就明白鲫鱼精所说是何等的金玉良言。
  当时厨房正在准备下午的点心,李大壮拿手的梅菜扣肉饼,香味那么一飘,当即引来一个人:“什么味儿?真香啊,快给我来两个尝尝!你们换新厨子啦?顺便再做个酸菜鱼试试手,我尝尝看合格不~”
  一见说话的青年,所有厨房里的人齐齐倒抽一口冷气。
  鲫鱼精大叫一声:“啊!我肚子疼,肯定是走火入魔了,要去歇歇!”配菜的蝴蝶精立刻道:“我晾了衣服还没收!”当下要回家带孩子的,炼丹炼到一半的,本命法宝坏了的……各种理由层出不穷,嗖嗖嗖一厨房人走了个干净,就剩下目瞪口呆的李大壮和个成日里慢吞吞的乌龟精。
  后者一看卧槽,借口都被其他人想光,无论如何没词儿了,于是心一横,梗着脖子道:“我……我老婆偷人要回家去抓奸!”
  跑到半路的鲫鱼精听得一个踉跄,暗道兄弟够拼,男人,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
  乌龟精也跑了,空荡荡的厨房里李大壮摸不着头脑,只得自个儿倒腾起来。那青年可是元神大妖,修为深不可测,若原形是点什么急性子的,指不定拖拖拉拉就要倒霉。于是不敢怠慢,下油翻锅,火速送上一个现烤再炸的烧饼。
  青年礼数却是不错,道了声谢接过来,吃了口就拍大腿赞道:“太好吃了!再来几个,肉多放点,我带去给老叶他们尝尝!”
  李大壮马上把饼烤上,心中却是诧异,原本以为是什么脾气残暴动辄杀人的大能,其实很好说话嘛,为什么其他人跑得这么快?
  青年趁热又吃下一个烧饼,边吃边囫囵地道:“你新来的厨子吧?叫什么名?”
  “李大壮。”
  “名字取得不错,”青年看着瘦小的耗子精乐了,道:“我张佳乐,有什么麻烦以后报我名字,保证你在流碧城横着走。”——苍天怜见,妖族总算出了个会做菜的宝贝疙瘩,一定要交代王杰希,好好保护起来!
  张……佳乐?李大壮正在片鱼剁碎,听见这名字怎么想怎么有点耳熟。等等等等,曾经当过妖王,前些年又做回了妖圣的那位大能,不就叫做张佳乐?!一瞬间关于张妖圣的种种传闻袭上心头,还没等李大壮回味过来,就听咔嚓一声。
  手中剁鱼的菜刀不知怎地,刀片直接从刀柄处脱手飞出,嗖地直奔李大壮的脑袋。要说耗子精就是灵活,关键时刻李大壮刺溜变回原形,成功逃过一劫。可是事情还没完,刀片哐地直插身后梁柱,正好切断了挂火腿的绳子,一整块野猪后腿掉下来,砸在下头的油缸上,油缸呱嚓一裂,水泼似的都倒进了正在熊熊燃烧的炉膛里。
  轰——火焰遇油一窜老高,李大壮还没来得及变回人形呢,就被烧了个正着。一身皮毛当场焦黑,灰耗子变糊耗子。
  看着从灶台一路窜上房顶的火苗顷刻就把厨房毁了小半,张佳乐半块饼梗在喉咙,和呆呆的李大壮对视,打个哈哈:“咳咳咳,饼……饼挺好吃的,我先去给他们了,一会儿会有人来收拾,记得要做酸菜鱼啊!”
  说完张妖圣火速卷了没被摧毁的几个饼撤退了,留下一个双眼发直的李大壮。
  不多时,避难去的妖怪们都回来了,鲫鱼精拍拍倒霉的新人安慰说:“没事,倒霉多了你就会……”
  “否极泰来?”蝴蝶精接口。
  “错!”鲫鱼精断喝道一声,然后笑眯眯地道,“是从此就会倒霉习惯了。”
  流碧城生存指南第一条——珍爱气运,远离张妖圣。
  
  一群人齐心合力,花了大半个时辰复原厨房,又作好了张佳乐要的酸菜鱼汤。这时晚膳的菜单也来了,一看洋洋洒洒几十道,原来晚上要宴请重要的客人。往常这种时候,流碧城的后厨都十分英雄气短,大多数妖怪们只要有肉吃就能满足,味道从来不会苛刻。可是人类修士不一样啊,鲫鱼精是见过世面的妖,出去公费考察过好几次。别的且不说,光一个小须弥天的素斋,那味道、那色香、那以假乱真的外形,真是把妖打击到尘土里去。吃了几圈,鲫鱼精直接变成了胖头鱼,从此每次宴请人族都提心吊胆,就怕丢了流碧城的脸面。
  如今有了李大壮这个妖中食神,鲫鱼精立刻雄心勃勃,把帮厨的妖们指挥的团团转,非要在宴席上出一口恶气。
  张佳乐是个有担当的妖,造孽之后也知道补偿,接过酸菜鱼又特意给了李大壮一瓶补气丹,这才稍稍地安抚了一下耗子精饱受惊吓的心灵。揣着补气丸,李大壮自我安慰,天将降大任于斯妖,必先劳其筋骨,嗯,一定是这样的!远望仙宫中忙忙碌碌的各色妖怪,李大壮抬头挺胸,对未来再度充满了信心。
  “包荣兴滚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抬头挺胸的李大壮才走了一步,就见长天一剑,仿佛一根湛蓝的冰锥,周围缠绕万古寒霜,朝他身后刺去。
  元神大能的剑气何等可怖,李大壮还没来得及反应,直接就冻成了冰碴子。旁边一众小妖抱头鼠窜:“黄妖圣发飙了,快跑快跑!”“呜呜呜,这走廊我刚刚重新盖好,漆还没上,这回又白干了!”
  好在对方不是真心要下杀手,并未动用神通,李大壮只是妖身被封,神识五感都是无恙。一听竟然是三位妖圣里最话痨的黄少天,李大壮简直万念俱灰——炉子上还炖着鸡呢,再不回去就老了!
  果然随着黄少天气势汹汹地来到,走廊尽头一间屋子里跳出个高个儿青年,长得有点小帅,手里拿着个金灿灿的法宝:“谁来挑场子,看我遁龙砖的厉害!咦,狮子兄,是你啊!”
  黄少天本是来找麻烦的,一看差点脚下一滑:“靠,你手里头什么玩意儿?王杰希炼法宝的时候不是遁龙桩吗,怎么变成砖头了!”还记得这货在上届大荒祭里莫名其妙地进了前十,不知怎么投了叶修的眼缘,收下来调教不说,还请王杰希帮他重新炼了本命法宝。
  包子哈哈一笑:“这是我从人间学来的新武器板砖!狮子兄怕了吧?”
  “本圣会怕你个小白?随便挑衅是很危险的你知道吗,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剑圣的厉害,我们新仇旧恨一起结了,到时候变成猪头别怪我不给叶修面子!”黄少天直接开始撸袖子了。
  结果包子严肃地摇头:“我不跟你打。狮子兄你也是老大罩着的人,我们混帮派要讲团结,不能内斗。”
  黄少天怒:“靠靠靠,谁让叶修罩着了!笨狐狸连元神都没修回来,要罩也是我罩着他好不好?还有谁混帮会了,你这么给妖族长脸王杰希知道吗?今天本圣就勉为其难地出手教育一下新人小白,让你知道乱说话的下场!”
  不愧是闻名三界的话痨之王,叽哩咕噜一堆话砸下来,李大壮还算清醒的神智都要陷入昏迷了。黄少天话多,出招可半点不慢,才说了“出手”已经一个离合神光打过去,包子大叫一声:“居然偷袭,狮子兄你好卑鄙!”
  “跟着叶修居然一点他的无耻没节操都没学到,太逊了!”轻松接下包子的遁龙砖发出的三昧真火,黄少天居然还理直气壮的指责了起来。
  两人这就乒乒乓乓打将起来,却不知旁边有只小耗子心中一路咆哮:你们打归打避归避,也注意一下路边的花花草草小动物啊!那个混帮派的大能,法宝反射别往我身上招呼,那位话很多的妖圣,求你收了神通让我走吧啊啊……
  这场旷日持久的战斗持续了小半个时辰,让无心路过的张佳乐彻底解决了:“黄少,怎么在这打架?我给你拿来了肉饼,跟你说新来个厨子做菜真是绝赞!咦,李大厨,你怎么在这儿?”
  李大壮泪流满面:这就是传说中的走在路上也中枪!
  流碧城生存指南第二条——打架手要快,观架腿要快。
  
  在吃了肉饼后,黄妖圣和包荣兴欣然地和解,前者放开了李大壮,顺便给了他一株养神草做赔礼:“晚饭就靠你了,好好加油啊耗子精,这一回一定要用你的厨神手艺让明德书院小须弥天紫霄宫俯首认输!哦,我刚刚只是说说,他们的菜做得难吃一点没关系,关键做好我要的肉就行了,还有你记得千万把鸡做得超级难吃,最好是让叶修一口就三天不想碰的程度……”
  魔音攻击下,李大壮被包子护送回厨房以后好久耳朵都还在嗡嗡作响,最后只听到“鸡……吃……三天……”
  这是说要用鸡来做主菜,让人一吃就三天不想吃别的,还是要连续三天都做不重样的鸡呢?
  如此高难度的要求,让李大壮的厨师魂熊熊燃烧起来。备菜忙得一塌糊涂的鲫鱼精一见他,赶紧塞上围裙锅铲:“大厨,就等你下锅了!我来打下手。”
  兵荒马乱地拾掇好了饭菜,等到时辰一到,鲫鱼精就催着李大壮去上菜:“别怪哥哥不给你机会,这是人前显圣,在妖族大能面前面前露脸的机会!”
  ……想一想目前见过的两位妖圣的结果,李大壮觉得他应该做一只低调的妖。无奈鲫鱼精太过热情,天花乱坠地吹了一阵,又说了无数大能随手赐下的都是好东西的许诺,才把心不甘情不愿的李大壮哄出去了。
  李大壮这次有了准备,出门前先把法宝招出来,咬咬牙,又拍上三张护身符箓。他可算知道这仙宫上接天穹,距地千丈,一棵扶桑树能掉下来的叶子都是宝贝,为什么还需要人打扫。就这些妖圣们一动手就是拆房破土,没法儿不经常收拾。
  战战兢兢地捧了集自己厨艺之精华的主菜,李大壮一路滴溜溜的小眼睛四处打量,随时防备不测。他大概觉得自己挺机警,但是在外人看来,耗子精这么个表现,根本就像是来踩点的小贼。
  结果“小贼”就这么被人盯上了。李大壮只顾眼观六路,都没注意前头走廊站了个人正皱眉看着自己。见脚下有个影子,他才猛一抬头——亲娘喂!李大壮差点摔到了地上。不短的鼠生里,最让他害怕的就是还没修炼出妖丹时镇上王员外家的木匠。那人体态壮实,力气极大,知道厨房闹耗子,设下了捉鼠陷阱。将来偷东西的李大壮和四个弟弟一网打尽,若不是李大壮趁机逃跑,就要跟其他兄弟一样叫木匠的猫玩儿死了。
  如今在他面前这人一张黑面,简直跟人间的门神一样凶神恶煞不说,不怒自威的气势,比木匠家三只猫加起来都可怕。李大壮头脑糊成一团,战战兢兢地想现在就跪地求饶,能不能保全自己一条小命。可他一个身无长物的耗子精,要求饶也没有好东西上供,越是颤抖着,献上了手中的食盒。
  那黑面人猛地一皱眉,李大壮吓得蹬蹬倒退两步,旁边有人噗哧一声:“老韩啊,人家诚心诚意地上供,你就收了呗,虽然不是百宝囊也是一片心意嘛。”李大壮扭头一瞧,就见到个俊得不得了的白衣剑修,怀里抱了只红红的踏雪狐,狐狸拿个烟杆指指点点的,毛茸茸的脸怎么看怎么嘲讽。
  见是同道,李大壮吓跑的三魂七魄立刻回来了,这才想起来身处何地。他身为流碧城的厨子,怎能对人族修士点头哈腰!妖族荣誉感一来,李大壮胆气也壮了不少,唰地让开路,选位机智,正正好躲在了白衣剑修后头。
  那边紫霄宫掌教韩文清冷冷地道:“废话多。”又扫了还没恢复修为的叶修一眼,“没出息。”
  被谁鄙视也不能被老韩鄙视,叶狐狸跳起来很嚣张地道:“想打架可以,小周,上!”
  周泽楷一把搂住圆滚滚的小肚皮道:“别闹。”
  ——原来这位同道是剑修的妖宠啊!李大壮恍然大悟。要说狐狸偷鸡,耗子偷食,大家经常在什么墙角旮旯夜晚白天碰见,很有一份同行的香火情。这位狐狸同道明明结成了金丹,结果叫人抓做妖宠,真是时运不济啊,耗子精同情地看了叶修一眼。
  旁边的两人何等修为,李大壮的心思在神识下一览无余,别说周泽楷听了忍俊不禁,就是韩文清也不由勾了勾嘴角。叶修不知这贼眉鼠眼的耗子精脑子里头转的什么,看表情也知道没好事,只是一股香气飘来,他鼻子一抽,咦了声道:“八珍鸡?”
  身为一只妖宠,你这么嚣张地专门抢话真的好吗!李大壮很为可怜的同道捉急,偷眼见两名修士面色平静,咽了下口水,大着胆子道:“是。”
  “原来是个厨艺高手,有前途!”叶修狐心大悦,瞬间打消了欺负耗子精的念头。能做八珍鸡的厨子,何等珍贵!一瞬间李大壮的小身板儿简直伟岸了起来,想到从此再也不用让周泽楷不远千里给自己偷这个偷那个,叶修开心极了。从周泽楷手里蹭地跳出来,站在食盒上头转了个圈,心满意足地吧唧坐下去道,“回头就让王大眼给你涨两级工资,从今天开始每天做一只鸡,煎烤炸煮都行。”
  看着叶修一副坐上了就不肯挪位的模样,怀抱空空的周帝君哀怨地瞥了一眼恋人,深刻怀疑起了自己的魅力,一天到晚输给烤鸡这像话吗!
  李大壮憨厚地笑笑:“行。”这狐狸人面还挺广,能给自己加工资的一定是个大管事,回头打听打听,可得巴结好了。
  正好一名青衫人迎了出来,对韩文清拱手道:“韩掌门。”又对招呼了周泽楷一声帝君,最后才看向叶修,头疼地道:“怎么说都是各派首脑在场,你就不能好好有个人样。”
  叶修哼哼两声,道:“我受伤很重,变不回来。”
  王杰希一口老血好险没吐出来,这话也亏的叶修有脸说!昨天和周泽楷两个人在坠星楼上卿卿我我看星星看月亮的时候,怎么没见他变不回来。不过是前日里提了一句现在诸事已了,这妖王的位置要不还是担起来,第二天开始叶修就成天变成狐狸跑来跑去,见到谁都说自己内伤又犯了……为了逃差这么不要脸皮,王杰希也要说句服。
  “上次的话当我没说。”无奈地叹了口气,王杰希算是认命了。叶修做妖王的时候是他管事,张佳乐做妖王的时候还是他管事,这些甩手掌柜一个比一个随心所欲,既然如此不如来继续当这个妖王,毕竟气运在身还对妖族多有护持。
  “身为妖王,说话不算话不好啊。”那边叶修得了便宜还卖乖。王杰希脸一冷:“我现在就去宣布妖王易位——”
  “啧啧,我说的是要对继位的元神誓言负责,才这么会儿就学会推卸责任,老王你太堕落了。”说着话,李大壮只觉手上一轻,就见狐狸变作个玄衣黑发的男子,叼着烟杆,更令人发指的是,他他他抄手拿了装鸡的食盒就往前走!
  李大壮看看边聊边走向正殿的几人,再看看空空如也的手心,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了——这鸡落到狐狸手里,还有救吗?必然没有啊,那今晚上打算技惊四座的主菜不就没有了!
  这么一想,李大壮心急火燎,忍不住就跟上蹭进了大殿,想着伺机抢救出今晚的主菜。
  结果几名修士一坐,李大壮傻眼了,青衫妖族庄重地坐上了妖王主位,黑衣的狐狸轻飘飘落座在他的左首,比张、黄二位妖圣坐得还高!
  “叶修你可算来了我跟你说包子简直要翻天,居然对外乱造本妖圣的谣,你到底怎么管教的!靠靠靠周泽楷你干嘛坐这边,紫霄宫老韩在那呢,快去投奔他!孙哲平我不是说你啊……对了这事没完呢,张佳乐你的梅菜肉饼再给我一个!”一见叶修,黄少天就扯住他说个没完,周泽楷十分自觉地坐到了客卿孙哲平身边,和张佳乐三个人安静地吃起了肉饼。
  叶修气若游丝地对王杰希说:“老王,我要求换个座……”
  在几人不远处的李大壮眼睛铮亮——叶修,这可是勾陈帝君的名讳啊!
  要说这位帝君的事迹,简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还是妖王的时候来历神秘,因为与紫微帝君一同为此界消劫,立下了偌大功德,三界六道中人见了,都要恭恭敬敬称一声帝君。没想到才来上班第一天就能见到这么大能,李大壮深感这一趟值了!
  他立在原地,一会儿想,叶帝君赏识我的手艺,我是该表示激动呢还是矜持一下呢还是再接再厉呢?一会儿又想,叶帝君现下只有金丹修为,这可危险了,我一定要誓死守秘,撕破了嘴也不能告诉别人!
  要问一只乡下耗子怎么知道这么多事儿,这不是还有报纸吗?
  数年前,东胜神洲来了位天外异客,很是掀起了一些新风潮,这报纸就是其中一样。修界人口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胜在活得很久,都很无聊,追赶时髦向来很快。没多久,妖族就整了个《流碧城周刊》,面向百万小妖公开发售。三教一看我们也不能落后啊,什么《道德妙解》、《夫子问道》、《万法宗乘》等纷纷孕育而生。再后来大家看一本正经的讲道看烦了,就有人联合三五好友,出一些自个儿感兴趣的东西,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不可谈,甚至刊行到了人间。
  耗子精傻不楞登地杵在那儿,王杰希等人不管,其他几家修士也没当回事,妖族一向没规矩,指不定这是哪个长老新收的徒弟呢。何况难得妖族整出点人吃的东西,专心吃吃吃,谁有空管别人。方锐等人对今晚的饭菜赞叹连连不说,就连向来严谨的张新杰吃完烩鹿肉后也点了点头,道了声:“不错。”
  等李大壮反应过来自己站在众妖圣背后半晌,一副听壁角模样时,殿中已是吃喝将歇,悄无声息了。王杰希咳嗽一声道:“谈正事吧。”
  这下耗子精真的骑虎难下,现在这么安静,一走更打眼了。只得继续杵着,将本就不大的身板儿缩得小一点,希望众位大能彻底忽略自己的存在……至于效果如何,叶帝君表示呵呵。
  最先表态的竟然是一贯安静的无名斋,喻文州喝了口茶,解了蜜汁火腿的香腻,道:“此风不可长。”
  “斋主说的对!”方锐立刻跟上,他最近日子很不好过,提起来就一肚子火:“李迅搞的那什么《鬼话夜谈》,一听还以为是恐怖小说呢,居然是八卦小报,成天造谣,不干好事!”
  “呵呵,偷海寿翁的事儿暴露了吧。”叶修说。
  众人都笑,方锐一拍桌子:“说,是不是你透露的?”
  “别冤枉我们流碧城!李迅开了个‘只有天知道’栏目,成天爆仙界的事,两期就有一期和叶修有关。他去跟李迅爆料有什么好处啊?”每逢这种时候,妖圣们都是一致对外的,听张佳乐这么讲,黄少天也心有戚戚焉地道:“李迅还挺神通广大,上一期居然采访起我们妖族的二百五,我说叶修,包荣兴是不是缺心眼啊,什么都跟外人说!”
  叶修飞了他一眼:“那一期我看了,包子说的都是实话,你的神通哪是什么秘密,你的话痨也是三界皆知的。”
  见黄少天当下要撸和叶修内斗,江波涛插嘴了:“叶帝君,你能不能联系一下魏祭酒,请他把《我在明德书院那些年》的连载停了。”——最近来报考的富二代官二代流氓二代特别多,再让魏琛写下去,书院就要变成打架圣地了!
  “他早找地方藏起来了,估计不写完不会出关。老魏下限的深度,就算连我也会感到害怕。”叶修深沉地说,话毕看向韩文清,“紫霄宫没事儿?不可能啊,论八卦你们可是三教之首。”
  叶修一开口,让人想打的效果百分百,黄少天张佳乐都齐齐往后挪了一点,很大无畏地表示老韩你要揍找准了,我们只是路人!
  韩文清冷冷地道:“我找过李迅。”
  不愧是修界黑社会……啊不,修界大哥大老韩,众人满面敬仰。肖时钦苦笑:“我也找过李迅……”
  “结果被他忽悠了吧,”叶修笑道,“你脾气太好,换了文州去谈,保证李迅连家底都掏出来。”
  喻文州微微一笑:“帝君这是损我。”
  叶修严肃:“我这是夸你。”
  黄少天不要听他们打机锋,一扭头对小须弥天两位女菩萨:“苏妹子楚云秀,你们今天太安静了吧,佛门不是最讲清净,李迅这种破坏修界秩序的八卦必须取缔啊!”
  楚苏两人笑而不语,一旁的孙翔各种眼神死,倒是卢瀚文坦率地说,“黄少,师姐们早预订好了一百年份的《鬼话夜谈》……”
  大业未成,先出叛逆,这还能不能好了!黄少天痛心疾首地说:“你们能不这么八卦吗!”
  叶修呵呵道:“知足吧,起码她们只看不说——”
  黄少天果断地投降:“没事两位女菩萨你们爱看就看,记得守住口业,千万别降低下限,学某些人随便造谣生事,带来很坏的影响!”
  “你在说张佳乐?”叶修招招手,从苏沐橙哪儿接来一张新鲜出炉的《鬼话夜谈》,指着头条的《妖圣张佳乐访谈实录》道。
  “靠靠靠靠靠张佳乐你居然资敌!”黄少天大怒。
  张佳乐有苦说不出:“李迅说不给他爆料,他就要爆我的料……我已经换了三十八个助理,不想再换了!”
  ……不爆料你带衰别人的名声也是全修界皆知啊!
  看这么扯淡下去事情没完没了,新妖王王杰希终于来力挽狂澜了:“有件事我很好奇,李迅能采访修士,这不奇怪,但是很多消息本该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譬如上上期介绍流碧城,仙宫内到底有多少道藏,没几个人点检过,我都是看了实数才去查的,李迅怎么知道?”
  叶修摸着下巴道:“老魏上次跟我说,李迅收了只不错的妖宠,为了好好喂养还跟他求过些云奇果。”
  周泽楷无奈地叹了口气,明德书院人人侧目——三分钟前你才说不知道魏琛哪儿去了,要脸吗!
  叶帝君那是向来的不要脸,假装没看见地看向喻文州,后者思忖片刻道:“上古有异兽名六耳猕猴,据说立地便能听千里外之事,可通晓诸般因果,明澈万物究竟。”
  “据载此物扰乱天庭,早就断了根了。”张新杰也是见多识广,很快道。
  众人看向两位帝君,周泽楷应了一声:“嗯。”见大家都是一副“请说明白点”的模样,他又勉强挤出两个字:“没了。”
  王杰希道:“就算不是六耳猕猴,只怕也是有类似神通的妖宠,或者也可能是法宝。”
  “哈哈哈哈这简单,张佳乐我们走,肖时钦我记得你的术数不错,来算李迅的方位,抓住他把东西搜出来,看之后还敢不敢胡说八道!”黄少天立刻揭竿而起,当下方锐等人纷纷响应,一群人呼啦啦冲了出去。苏沐橙眼珠一转,对楚云秀道:“秀秀,好像有热闹看,我们也去瞧瞧。”
  卢瀚文立刻响应:“师姐带路!”这种时候孙翔很想说点什么表现一下自己的不合俗流,谁知旁边有人抢了先:“太幼稚了。”
  说话的竟然不是韩文清,而是终于吃完的孙哲平。这位大能本人攻击力比本人流言厉害多了,李迅都不敢随便八一八。由于被插了这么一嗓子,孙翔错失机会,不小心就被卢瀚文拽进大部队去了。
  等人都走得七七八八,就剩下王杰希喻文州韩文清等人,叶修一挑眉:“你们不去?”
  喻文州笑笑:“我常年守在大阵,纵有千里眼顺风耳也无可奈何。”
  王杰希也是因为妖王身份有豁免权,李迅还是很有趋利避害的准备,知道这是跟全天下妖族作对,妥妥的自寻死路。所以除了简报,王杰希就没上过一次八卦头条。倒是韩文清看着叶修冷笑:“你把他们骗出去,为什么?”
  “看穿了啊。”叶修笑眯眯地,一点也不在乎的模样。
  孙哲平瞥了他和周泽楷一眼,“修界最大的八卦就坐这儿,李迅真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这事儿他会不知道?知道了他会不往外漏?说吧,你跟他达成了什么协议。”
  “也没什么,李迅也知道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找我想办法。我就找个茬儿让大家发泄下,真毁了他吃饭的家伙,诸位大能们之后可就拉不下脸继续为难了。”叶修美美地吃了口周泽楷递过来的八珍鸡,心满意足地道。
  站后头的李大壮看得疑惑,从刚刚开始,周帝君就别的不干,专心致志地拿刀分开骨肉,然后都盛在叶修盘子里——怎么看怎么怪怪的。
  正琢磨呢,忽然一双大小不一的眼睛转向了他,万妖之王道:“你看见了吧?”
  看见啥?他站这半天,看见了好多东西,这是说的哪桩?李大壮正在茫然,就听王杰希又道:“不该说的话,就不要乱说,好自为之。”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不能乱说???为什么完全有听没有懂呢!李大壮内心哀叫无数遍,不敢懈怠地抱紧了光溜溜的瓦片——话音刚落,他就给挪这儿来了,动一动就得从坠星楼顶掉下去摔成耗子饼!王妖王求放过,求解救,求收了神通,他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啊!
  流碧城生存指南第三条(最终条)——多吃饭少说话,难得糊涂,绝对不要介入大能们之间的爱恨情仇,切记切记!



***********

咳咳,发生了一件特别惨的事情……特典封面的psd图木有了OTZ

回头请设计做个简单的封面,迟点放出,毕竟开放自印本来就要对文件进行一些修改:)

感谢提供网盘! 《有狐》特典  提取码:a6gq

评论(49)
热度(749)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