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09

万万没想到一场比赛我写了一万字

万万没想到就这样这章还是没有写完

再次拆分章节,先放比赛上半场,下半场等明天(。


*************************************


  周泽楷目光几不可察地一亮,再不给主持人更多废话机会,捏着账号卡几个大步就走向了比赛台。
  一枪穿云,载入。
  随机地图刷新,名称黑沼石林。
  选手席上不少人一阵吸气:“周泽楷这幸运值得有EX了吧?”
  “这张图忒恶心,我上次遇到三零一的一个弹药师,足足追了他十二分钟,打得我要吐了!”
  黑沼石林是第四赛季出现的新地图,第七赛季后彻底遭到抛弃。荣耀官方胜率数据显示,它在平衡性方面问题很大,远程职业在这张图上的胜率达到了惊人72.8%。几乎是三分之二的压倒性优势,让官方不得不研究后作出了废除它的决定。
  如地图名显示,这是石林和沼泽两种地形结合的一张图。地图颜色整体为灰黑,黑水泡泡直冒的沼泽中,一根根大小不一的石笋顶天而立,将氛围渲染得更加阴森。嫌弃这张图恶心,说的可不仅仅是它的美术。
  因为石林的阻挡,整张图视线极差,非常适合各种偷袭闷棍猥琐流阴人。官方设定石笋上有粘液,不像很多能够站立的岩壁,除非是类似断面或尖顶的地方,否则根本无法踩踏借力。更要命的是脚下的沼泽,任何角色在沼泽站上3秒,就会被动带上一个移动减速5%的debuff,持续时间30秒。这效果还能叠加,最高为10层。要是觉得慢个5%没什么,对此疏忽大意,等速度降到50%,可以不用抵抗,直接跪在水里唱《囚鸟》加《征服》了。
  自带腿短效果的地图特性决定了选手比赛中要不停移动,遮蔽物又非常多,适于狙击偷袭,远程选手优势很大,说周泽楷自带幸运满点还真没错。
  见是这图,公屏的一叶之秋说话了:“啧啧,这张图……小周,干脆点中心决战,别浪费时间。”说着打了一行坐标。
  轮回队员们纷纷大叫:“这是无耻的诡计,周队不能听他的,肯定有阴谋!”
  谁知周泽楷竟回了个“嗯”,乖乖应了。
  “还是太年轻。”同年级生方锐老气横秋地说着,“竟然低估叶神的下限,天真是要吃教训的。”
  林敬言笑起来:“谁低估谁还不一定呢,你看屏幕。”
  方锐一看哎哟我去,叶秋居然出乎他意料,什么幺蛾子都没搞,老老实实直奔那个坐标点。周泽楷呢,嘴上答得爽快,行动可太不光明正大,直接一收枪,朝反方向跑了。
  “说好的轮回良心联盟脸面呢,”方锐惊叹,“万万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周泽楷。”
  方锐没想到,场上的叶修可想到了。眼看即将到达指定地点,一叶之秋忽然身形凝固,停在了大概100码外,正好一根粗大的石笋挡住。这片附近笋林密集,好几个地方只容一人通过,叶修选位极好,除非走过前后的通道,否则不管从哪个方位都无法直接观察到他。
  “这个选位有点意思。”黄少天来了精神,“就知道没那么好,不耍手段阴死你还叫叶秋吗。”
  喻文州若有所思:“注意他刚才给的坐标点。”
  黄少天顺着目前的位置往屏幕角落一扫,好么,叶修和周泽楷约战的地方居然是一片倒塌的笋林,石柱纵横交错,几乎把神枪的视角限制到了极点。
  “……我还以为我已经足够低估叶秋的下限了。”黄少天说。
  叶修蹲好个能观察到对面的位置,在频道打字:“小周,我到了,你人呢,决斗还放鸽子,人和人之间还有没有基本的信任了。”
  下头一群人疯狂吐槽,选了个最坑的决战点,暗搓搓埋伏在小角落,还好意思说什么信任!
  此时的周泽楷当然没有真的转身逃跑。黑沼石林这张图因为有远程优势,他是专门做过针对性的训练,以便擂台赛选图能够有把握,所以叶修一报坐标,他就大概知道那是个什么状况。他从反方向绕了个很大的圈子,一边寻找一叶之秋,一边谨慎地观察地形,接近着之前的地点。
  很快,周泽楷在频道打出:“到了。”
  地图上一枪穿云果然到了。周泽楷操纵角色轻巧地跳上一根倒插在水中的石笋,三两下跃到这片高点,转动视角寻找着叶修位置。头带宽檐帽,一身长风衣,双枪独立的一枪穿云简直酷到没朋友,现场的妹子们跪倒花痴一片。
  男玩家眼中,周泽楷的行为就太莫名了。你都迂回了一圈,也知道叶秋埋伏在旁边,还把自己挂在那么高的地方就怕不被发现,是不是傻啊。
  职业选手们倒评价颇高,张新杰点点头:“周泽楷看来很有信心。”
  这边黄少天哼哼着,看周泽楷那是从头到脚不顺眼:“就爱出风头,轮回都搞这个调调,一天到晚打广告炒作,无聊死了。身为新人,一点也不低调谨慎!”
  郑轩实在忍不住:“黄少,你最没资格说别人不低调吧……”
  “光捅自己人还能不能好了,蓝雨战队深厚的队友情呢!”
  普通玩家或许觉得周泽楷矗着等叶秋来偷袭很傻,职业选手却知道,这实在是当下最好的应对方法。
  因为一个很简单的事实,神枪是远程,战斗法师是近程。
  要想攻击一枪穿云,一叶之秋就不可能一直躲着不出来。周泽楷知道经验和大局观比不了叶秋,也知道论战术心眼几个自己都不够斗神玩的,所以他没打算跟叶秋兜圈子,就按最简单的逻辑来战斗。一路过来,他已经能确认对手就躲在这一片石林中,所以周泽楷站到了最高处,像是在沉默地宣告——
  我就在这里,等你来迎战。
  出乎所有人预料,本该躲在暗处憋阴招的一叶之秋忽然就来了。他来得声势浩大,毫无掩饰,仿佛一道流光,从周泽楷左方的石林后窜射出,双手持矛,却邪上一团光芒闪动,光看就能感觉到这一招的威力。
  选手们已经有人说出口了:“豪龙破军!”
  战斗法师65级,也是目前最高等级的大招,叶秋上来就出这个让大家很不解。众所周知战斗法师的战斗力受到炫纹加强,现在一叶之秋身上没有任何特效光辉,放大招岂不浪费。当然这也就是想想,叶秋身为斗神,又是战斗法师公认的祖师爷,相信自己眼睛花看错了,都比相信他会出错招要来的靠谱。
  周泽楷反应极快,几乎是对手才出现在视野里,就双枪射击对地,直接飞枪送走角色,意图拉开两人距离。
  豪龙破军作为大招,判定很高,不说那极高的物理伤害,被打中后的僵直也不是开玩笑的,这种状态下谁都不会选择硬碰硬。谁知周泽楷飞枪错开,豪龙破军即将落空的时候,却邪上的光芒忽然转弱,一叶之秋也在同时取消了技能,极快地变换了方向,矛尖从横击改为了上挑。
  战斗法师1级技能,天击!
  从最高级技能变为最低级技能,叶修像是给所有人开了一个大玩笑,只有极少数敏锐的选手能觉察出些微的不同。张佳乐捅捅坐在旁边的肖时钦:“小肖,我好像觉得叶秋的天击在中途快了一点,不是看错吧。”
  肖时钦点点头:“确实快了一点点。”
  “不对啊,”张佳乐疑惑,“出招速度是系统决定的,怎么能半招到当中又变快了?”
  肖时钦心思细密,猜测说:“也许……和中途取消的豪龙破军有关?”生性谨慎的他从来不低估对手,尤其对叶秋的一举一动,在大神之中出了名的不犯错,怎么高深怎么揣摩一准不吃亏。
  “技能取消配合出招还有这效果?”张佳乐放飞了思考,“不知道弹药师能不能用……”
  肖时钦忽然想起:“叶神刚才在沼泽……好像停留了差不多1分钟?他当时有移动吗?”
  这也是回荡在周泽楷脑海的问题。
  输给嘉世后,他自己去练了个战斗法师,研究了许多一叶之秋的比赛,把后者所有可以找到的视频都看了十遍以上,连当初网游中的一些录屏都不放过。
  小的时候,父亲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读书百遍,其义自见。”
  周泽楷没有理解对手的天赋触觉,只能选择相信这句话。相信阅读了足够次一叶之秋的表演后,藏在账号卡后面的叶秋就会从迷雾中浮现,将比赛思路、战术意图暴露于前。这是自认不擅长揣摩人心的他,唯一可以找到接近这个对手的办法。
  可是看得越多,想得越多,了解得越多,周泽楷却变得更迷惑。叶秋爱嘲讽,喜欢垃圾话,却是个极度冷静的选手,极少出现误操作。或者说,如果他失误了,那十有八九是在给你设套,千万不要用“普通选手都会如何如何”的逻辑去揣测,然后大喜地认为抓住了一叶之秋的破绽。
  深刻的教训就是第一届全明星最后上场的战斗法师选手,很明显是抱着一战成名的念头上台,以为车轮战后叶秋就会疲累,发现对手在连突之间动作有些迟滞后大喜过望,出了大招。结果被叶秋变向,连突接天击,挑空后一套连招,快得对手连技能都没数顺溜就趴了。
  叶秋心思如此缜密,招式如此老辣,风格应该十分深沉莫测吧?然而也不。用后来微草队长王杰希的话来评价,一叶之秋的打法就是:“没什么特别,最土的打法。”作为未来大神,周泽楷当然也能看出相同结论,他却觉得,这也是叶秋最可怕的地方。
  一期大神,战斗法师标杆,无数视频教程在网络上流传。五年过去了,用着最烂大街打法的一叶之秋早该被揣摩得烂熟,任何招式都可以看到下一招变化。的确,大多数时候,周泽楷都能猜到叶秋接下来的出招,可是换了一枪穿云当面,他依然不觉得自己敢以猜测去应对却邪的矛尖。
  因为对手是叶秋。
  在你以为看透的时候,他会嘲笑你。在你以为理解的时候,他会误导你。在你以为胜利的时候,他会击败你。他的深度永远超乎你的预料,你可以试着去打败他,可是不要轻易地猜测他,不要随便地相信他,不要……被他迷惑。
  经理问他是不是想报仇。是,也不是,每个输掉的人都想赢回来,此谓人之常情。
  主持人问他是不是想讨教。是,也不是,上一场叶秋以失败教给他的,他想用胜利讨回来。
  对某个选手如此走火入魔似的疯狂研究,是周泽楷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不知道,联盟中很多人也跟他做过同样的事,甚至比他更持久,更彻底。他也不知道,那些立誓打倒一叶之秋的战队和大神们,最后得出了什么样的结论。他只觉得,视频中一叶之秋留下的太多谜团,或者唯有荣耀赛场的面对面,才能一一解开。
  密集研究终究是有效的,现在的周泽楷对战斗法师极其了解。招式连接之间的思路,某个地方为什么要这么出招,甚至哪些情况更容易出错……他也认识得更深刻。也许观众会忘记黑沼石林的特征,周泽楷不会,他确定刚才站在高处观察的时间超过了10秒,期间叶秋肯定没有进行过移动,否则一定会发出声音和位置变化。那么问题来了,3秒一次的debuff效果,为什么一叶之秋没有受到减速影响?
  此时两个角色已经从上头打到了下头,追击中双方血量都下去小半。一枪穿云用飞枪艰难地在乱石林中躲避,一叶之秋在后头紧追不放。远程对近程贴身战斗不利,周泽楷当然知道这点,所以即便他三步枪体术日趋娴熟,也在想办法拉远双方距离。然而他并没有利用石笋的天然阻挡逃跑,直接拉到神枪最大攻击距离,开始风筝战,把这场比赛变成叶秋所说的躲猫猫。
  因为一开始周泽楷就决定,要和叶秋来一场硬碰硬的战斗,他要近得足以看清对方,决不再浑浑噩噩地输掉比赛。
  距离的改变带来了心态的改变,做出这个强硬,在很多人看起来却愚蠢的决定后,周泽楷仿佛模模糊糊抓住了什么。那是他在一次一次失败中,从百花对张佳乐比赛中就缠绕在心头的感觉,也是让他渐渐走出新秀墙泥潭的关键。
  一叶之秋巧妙地结合连突,再次靠近对手面前,一枪穿云忽然反身踏射,踩在了旁边的石笋璧上。石笋的黏液让角色猛然一滑,速度改变使得动作变形,从观众看来,一枪穿云像是不小心踩空,就要掉下去了。
  叶修一怔,很快又笑起来,小朋友成长得还挺快,看来前辈真的特别吓人啊。
  果然,这并非失误,而是计算好的攻击前奏。一枪穿云忽然发动膝撞,因为滑落的变向变速,两个角色像是高速行进的列车,一前一后地正撞在一起!飞枪使得周泽楷的角色比叶修更高,所以膝撞的位置也正好,直接踢在一叶之秋的胸口。叶修立刻取消之前技能放了个落花掌,吹飞效果对吹飞效果!可是周泽楷也没有半点迟疑,半空中双枪连射,竟然一边躲避,一边还在猛烈攻击。甚至不惜耗蓝,发了个大招乱射。
  “他想把叶秋打进沼泽。”张新杰说。
  “嗯。”韩文清点点头。地图设定如此恶心,又对近战如此不友好,身为远程却不加以利用,那就太蠢了。不过,可以在激烈战斗中依旧保持清晰思路的选手本来不多,对上叶秋这种高手还能成功执行思路的就更少。
  “打得不错。”韩文清给周泽楷做了个评价。
  张新杰也很同意:“我大概知道叶秋是怎么站在沼泽不移动,又能不受到debuff影响了。”
  别说他知道,周泽楷现在也知道了,一叶之秋落进沼泽后,身上微微闪了下。看起来是炫纹发动,但周泽楷知道不是,战斗法师的炫纹是可以附着在普通攻击上的,刚刚那一下,是叶秋先点了技能连突,然后在同一时间取消的结果!
  连突是个位移技能,释放时角色会强制离开原地攻击向目标。技能发动,一叶之秋产生动作,再取消,于是恰好可以打破3秒钟恶咒,又看不到任何移动和技能声效。
  “太贼了这家伙,”黄少天感叹,“不过也就他的微操能这样,换了别人迟上一星半点,技能发出去可就乐子大了。连突范围很远,直接撞石笋都有可能。”
  郑轩一起感叹:“这我估摸着真不成,一次两次还好,多了保不准犯错。亚历山大啊。”
  手速全联盟闻名的喻文州,听了这个只是笑笑:“就算操作得出,我也不建议你们用这个办法。”
  “为什么?”宋晓惊奇。
  “因为耗蓝。”王杰希跟队员们解释,“释放技能再取消,动作没出去,扣掉的蓝并不会还你。一直在沼泽里追逐,本来就是一场拉锯,地图特性又决定了无法安静回蓝,所以注意续航也会成为胜利的关键。”
  微草旁边坐的其他战队也都是听得连连点头,续航问题对于真正的单人赛并不明显,经常守擂台的各家王牌对此都有深刻体会。
  所以比赛台上的周泽楷在恍然大悟时,也马上选择了理所当然的应对,双重控制清空CD,乱射再度开启。摆明了要把一叶之秋困在沼泽方寸,要么蓝耗光,要么变乌龟。
  叶修的选择是——两种都不选。
  一叶之秋向后小跳的同时将长矛一收,道具包里掏出个扫把装备在武器栏,然后扫把一扬,他飞了起来……
  周泽楷蒙了。
  全场大哗。荣耀的确允许战斗时切换武器,但是你要再切回来就需要30秒的冷却。网游中因为不同掉落的武器效果不同,还真有人一边打一边换武器。真正的职业比赛中没人这么干,一方面是冷却影响发挥,另一方面现在每个账号卡即使不能一身银装,起码也会把武器升级了。有了最适合的武器还去换,脑子抽抽了?
  可是观众们很快又意识到,这并不是一场正式比赛。刚才叶秋和周泽楷对决太过精彩,让所有人不自觉带入了日常赛场,可这是全明星周末,是新秀挑战赛,出现点平常看不到的东西,似乎也没那么……不可接受?
  黄少天掐着宋晓说:“他是飞了吧是飞了吧我没眼花吧?叶秋是王杰希上身吗,怎么会没事在包里揣个扫把,上头居然还打了飞行技能!有空做这种无聊事居然不跟我PK,你说这是什么人啊。”
  已经说不出话的宋晓表示他想报警。
  刘皓也呆住了,好半天才试探地问苏沐橙:“叶哥这是什么个意思?”
  “逃跑啊,谁叫战斗法师不能飞。”苏沐橙看他的眼神像看智障。
  刘皓觉得这妹子最近学会了周泽楷说话的精髓,每个字都认识,组合起来你就是听不懂:“不是,我是说,叶哥这么做是什么隐藏的战术吗?在新秀战拿出来会不会有什么影响。”正常来说,谁也不会没事在包里塞个扫把,还是自制的专门打了技能。
  苏沐橙一脸“你想太多了”,见旁边不少人等着她回答,还是说:“没什么战术吧,扫把是他跟关榕飞拿废掉的边角料做着玩的。”
  她说得特云淡风轻,刘皓简直要崩溃,这个叶秋也太不着调,平时懒懒散散也就罢了,万众瞩目的场合搞什么怪!
  楚云秀专门坐在苏沐橙旁边了,跟她咬耳朵:“你就扯吧,叶秋肯定憋着坏呢。”
  苏沐橙笑眯眯地回:“我真不知道,扫把好像和他最近琢磨的什么微操有关,至于现在嘛……”她望着忽然从风筝变成天空追逐的新秀挑战赛,慢慢地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他大概玩得很开心。”
  叶修的确玩得很开心,边飞还边打字:“小周飞高点,给你个射木桩的机会。”
  他现在已经超过了神枪的最大射程。飞枪、飞炮的确可以让枪系飞起来,可一旦技能中断,角色依旧会下落,在飞行方面,拥有制空权的魔道学者绝对是独一无二。
  周泽楷却有些生气。一叶之秋来了这么堪称无厘头的一出,原本紧张的战斗节奏被突然打断。仿佛月圆之夜紫禁之巅等待一战,对手确实来了,一抹嘴说我们今儿比一比吃烧饼吧——这换了谁都得伐开心。只是他话少成习惯,公屏里的回答照样毫无情绪:“比赛。”
  叶修一听就晓得小朋友不高兴了,扫把甩啊甩,风骚地在天上飘来飘去,笑着回:“这不比着呢,障碍赛跑,不,得叫障碍飞行。”
  职业选手们都要笑疯了。

评论(74)
热度(1099)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