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12

私设如山,跳戏如飞~

******************************************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他的队友却纷纷背弃了胜利,愿意站在他身边的,竟只得一个苏沐橙。
  难过后,周泽楷开始愤怒。
  他已经很久没有对某个人或某些人有这样的情绪。他想起记忆里埋藏很久的初中生涯,想起那些排斥捉弄自己的男孩。他们的面目已经模糊,可是周泽楷依然记得那时候心中的憎恶和无力。
  他们像一圈不存在又存在的空气,没有人动手打他,没有人伤害他的身体,依旧让还稚嫩的他感到了痛苦。于是他反击,他不善言辞,不知如何感化,更不愿意妥协,只能从压抑厌恶中逃离。宁可当一个打架逃课的坏学生,在烟雾缭绕的黑网吧重新找到平静,也不要受气忍耐。
  叶秋呢?他打算反击吗?还是妥协呢?相比当初手足无措的自己,他能处理得更好吗?
  纷乱的思绪纠缠,让周泽楷连小号已经倒在地上了都没注意。
  “喂喂,想什么呢,”战斗法师做了个画圈圈的系统动作,像用战矛在戳动地上的尸体,“走神到天边去了。”
  周泽楷打了个抱歉的表情。
  荣耀自带的包子脸十分可爱,导致叶修戳得更用力了:“打输了还敢卖萌,不用心可耻啊小周。”
  自从那次全明星后,周泽楷私下来约了好几次竞技场。叶修慢慢发现,小周选手真没到惜字如金的地步。事关荣耀的话题,他会积极地开口,平常调侃,也很乐意接茬,和采访中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想来之所以不爱对镜头侃侃而谈,除了天生的不爱说话,恐怕更多的是对话者毫无共鸣吧。
  两人的交往就这么不咸不淡地,偶尔打个竞技场,偶尔赛后讨论下。不谈荣耀之外的事,也不了解彼此生活,算不上朋友,更不是仇敌,到像是很有默契的对手。
  有天苏沐橙含着筷子,指着手机上的周泽楷说:“他这句话跟你上周说的一样唉。”
  叶修瞟了眼,发现记者是邀请周泽楷点评本周蓝雨和微草的世仇对战。
  漫长的沉默后:“都……很好。”
  “难道不是微草的表现吗?毕竟他们赢了比赛。”
  继续漫长的沉默后:“可能吧。”
  又一幕让记者们生不如死的采访日常。叶修扑哧笑出声,他是有过差不多的说法:“两边都表现得不错,谁赢谁输都可能,一定要说的话,微草赢了,只能说明大眼的队伍临场运气和表现稍好一点。”
  同样的话叫周泽楷说起来,怎么看怎么好玩儿。他俩没有通过气,观点如此相似,只能说是位于荣耀最顶端的选手们的独到眼光。叶修相信,同样的话拿去问韩文清,也会得到一样的回答。
  小神枪躺在地上很久没起来,叶修觉得有些奇怪了,忽然频道里飘出几个字:『嘉世的成绩』。
  想了又想,周泽楷也不知该怎么开口,打下这两个字就哽在了原地。叶修心思机敏,结合小周性格一猜,就知道他在说的是什么。
  “很不好,”叶修坦然地说,“问题很多,不过我在解决。”
  他似乎永远是这样,对任何事都可以平常以待,天塌下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周泽楷听在耳朵,没来由地安心下来:“加油。”
  叶修乐了:“先从地上爬起来再鼓励我吧。”
  周泽楷后来认真起来了,两人切了几把,差不多时间道了晚安。竞技场中神枪身影慢慢消失,只剩下了战法一个。叶修也不关游戏,就那么看着,手指在桌上的烟盒弹了下,顺出一根烟点燃了。
  他当然没有对周泽楷说实话,因为很多话,他本就不会对任何人说,哪怕是苏沐橙,尤其是苏沐橙。
  叶秋前不久Q上找过他:“又输了一年,该回家了吧混帐哥哥。”对面很快丢过来一个链接,他打开,对着好友支付界面点点点了半天,怒道,“你什么意思!”
  “又输了一年,急需安慰。”叶修说。
  “以为是跟我要压岁钱哪!”
  “你想给?”
  “没门!明明你是哥哥,应该你给才对。”叶秋说着,吃惊地发现他哥居然真发过来个红包,一共257块8毛3。
  “前几天微草的土豪们散红包抢的,绝对巨资,也就是你哥的手速和人品才能攒到这么多。”叶修语重心长地说.
  叶秋气得简直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打发了双胞胎弟弟,叶修发现他居然有一点点想家了。
  拿到第一届总冠军那年,他回去过,家里老爸见了离家出走的就气不打一处来,叫着要拿皮带打断儿子的腿。叶修那时还年轻气盛,忍不住回了嘴,更是不可开交,在变成110事件前只得火速撤退。又过了两年,他拿了三冠王,拿了MVP,春节时叶秋左磨右磨,叶修也觉得之前自己太倔,于是回家过了个年。
  结果仍旧是不欢而散,父亲对儿子的“成就”不屑一顾,他依然恨不走正道的叶修不成器。好在面对老爸的冷眼,叶修已经能平静以对,他知道父母不是不关心自己,不是不爱护自己,就只是……无法认同,而已。
  一顿年夜饭人人食不下咽,还没吃完,叶修顶着父亲的怒火先行走人了。叶秋送他出来,不住地埋怨哥哥不能少说两句。
  叶修反问弟弟:“你觉得,这真是谁多说两句谁少说两句可以解决的吗?”
  叶秋一时语塞,很快又说:“咱爸那是什么年纪了,两星带花都挂了多少年,你要他一下子就认命大儿子做了游戏职业选手当然不可能。”
  “这‘一下子’也有五六年了。”叶修戳破他,“你就说吧,以老爸的性子,到了五六十年后还能不能认命。”
  叶秋真没话说了,他不明白,哥哥怎能说得如此平静。同卵双胞胎间都有点心灵感应,譬如现在,叶秋可以感觉到,和老爸的争执让叶修很失望。他抱着和解的心愿前来,最终只得到冰冷无比的拒绝。
  “回吧。”叶修含着烟说,“别让爸妈等久了,春晚再不好看,还是陪他们看看。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好日子,别为我生气。对了外头够冷的,围巾借我。”
  叶秋咬着牙给他把围巾系上,还狠狠打了个结。叶修叫着“够了啊再勒要死人了”拍开弟弟的手,随便挥了挥当作告别。电子炮竹乒乒乓乓,依稀听见电视主持人喜气洋洋的拜年声,叶秋看着叶修的背影渐渐变小,看着他的哥哥一脚高一脚低地,走进了万家灯火的雪夜。
  想一想距离上次不愉快的回家,又是三年过去,三年又三年,人的一生还有多少个三年,可以在误解和隔阂中消磨。
  叶修会突然想家,因为他突然地想起了他爸。他想起很久以前,自己和叶秋不到十岁,还是狗都嫌的年纪。那时他爸有个下级,两杠两星三十多岁,有张逢人就笑的娃娃脸,每次来叶家都会给双胞胎带点小玩意儿。什么战机模型啦,机甲手办啦,价格并不高,贵在可心。
  到后来,双胞胎都有点盼着他来,忍不住在饭桌上问起。结果老妈筷子一拍:“在家里少提这个人!现代陈世美,我听了就有气。”
  叶妈妈喜欢京剧,《铡美案》家里人人晓得。叶修叶秋晓得触了霉头,都缩起脑袋不吱声了。之后那人果然再没出现在叶家,叶修笑他爸怕老婆,被老头子狠狠在额头上弹了下:“混小子懂什么,你爷爷留下的教训,贫时甜言达时冷语,用你夏迎春弃你钟无艳,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者,都是生性凉薄之人,必不可交,能离多远就离多远。你妈是在提醒我,明白吗?”
  当日的双胞胎明白没有叶修不记得,如今的他却是明白了。
  也许明白了,才会忽然地想家。
  他终究并非金刚不坏身不动明王心,人在寒冷时,都会向往某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
  可叶修毕竟是叶修,等抽完了口中烟,已经把那点突如其来的伤感丢到九霄云外。他揉了下脸,再点起一根烟,边浏览训练营新秀们熟悉的名字,边继续构思起嘉世的新阵容方案来。
  叶修并不知道他已再没有机会向陶轩递出这套方案。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评论(57)
热度(922)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