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13

盆友们,我……我肝不动了……QAQ

简直恨不得一夜跳完原剧情进入谈恋爱部分,唉不过那样的话这篇文就要结束了……XDDD

*****************************************


  14、
  叶修退役的消息传来时,轮回全队正在食堂吃中饭。
  “叶神退役了?真的假的!”吕泊远拿着手机大声惊叫起来,包括周泽楷在内,全食堂的人都朝他看过来。
  不等人问,吕泊远就对食堂阿姨说:“说是嘉世刚刚开了记者招待会。快快快,阿姨帮忙开电视,电竞频道。”
  马上,电视上出现了解说员沉痛的仿佛悼念的声音:“叶秋的离去,代表了一个王朝的落幕,斗神新接班人的到来,是否会给嘉世带来新生呢?”
  画面配合的是许多人耳熟能详的一叶之秋经典剪辑,下头还有嘉世刚刚宣布叶秋退役的滚动消息。周泽楷完全没看到后头嘉世引入斗神接班人孙翔的消息,他脑子空空地发着呆,只盯住电视屏幕死看,仿佛可以就此看破一个弥天大谎。
  叶秋退役了。
  叶秋也会退役吗?
  为什么。不应该。怎么了。
  差不多好几分钟里头,周泽楷都无法将“叶秋”和“退役”联系起来。他像一个试图将错误的积木块搭在一处的傻孩子,一次次把事实和认知拆开,倔强地不相信指示图显露的结果。
  “叶神也二十六七了吧,”有谁说,“这年纪是差不多了,嘉世成绩这样,他呆下去也是难。”
  “别提,他上上周还在擂台赛把我削了,哪有老前辈的感觉!”
  “你和斗神还是很有差距的好伐,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叶神削你个气功师简直分分钟。再说了,之后一叶之秋还不是败给了我们队长。”
  “帮帮忙啊朋友,这几年有几个人能在擂台赛不败给队长的。不过说回来,韩队都没退役呢,他比叶神大多了吧?”
  “他们好像同年的,韩队大个半岁,哪有很多。”
  “是吗……”那人不甘心地咕哝,“这也太突然,一点征兆也没有就退役了,明明还在赛季中。”
  一句句对话持续不断地敲打着耳朵,终于清晰到无法听而不闻。周泽楷茫然地扭头,才发现方明华在拍他的背:“没事吧小周,看你眼神都放空了。”
  周泽楷摇摇头,很快又点点头,还没等江波涛等人弄清什么意思,他已经推椅子起身。
  “队长你不吃啦?”吕泊远在后头叫,“盘子我帮你收掉啊。”
  周泽楷胡乱地挥了挥手,在队友面面相觑中走出了食堂。
  入冬的S市,寒意像针,冷飕飕刮在没穿外套的周泽楷身上。空调带来的混沌的暖意一扫而空,裸露在外的脸和耳朵仿佛被谁冷冷的手铺头盖脸糊了一把,让周泽楷逐渐冷静下来。
  叶秋真的退役了。
  冰冷的事实,堵塞在他的喉头,周泽楷嗓子发干,有什么很沉很重的东西坠在心上说不出口,或者,他也不知道可以对谁说。
  避风处边抽烟边说话的吴启和杜明抬头就看见他青着脸。前者一紧张,火速把烟掐了:“咳咳队长,我知道职业选手抽烟不好,偶尔一根解解馋,不至于让你外套都不穿跑来查岗吧。”
  周泽楷像被提醒了,走过去说:“烟。”
  吴启乖乖把手里那根交了,想了想又掏出身上的半包。
  周泽楷还没完:“火机。”
  这下杜明都一激灵站直了。队长不笑不怒的,帅气的脸面无表情起来老可怕了,吓得人寒毛直竖。
  更吓人的在后头,周泽楷接过吴启的烟和火机没有训话,低头叼出根烟,手势流利地一撮火,把烟点着了。
  吴启杜明目瞪口呆,差点给跪下。队长会抽烟我们怎么不知道?不对,这真是队长吗,我们是不是误入了什么异空间,还是队长被魂穿了,就抽根烟而已,用得着刷新我们三观吗!
  一言不发抽完了半根烟,周泽楷才对不敢走又不敢吱声的两人说:“帮我请假。”
  等他走出老大一截,杜明终于反应过来:“队长……这是不参加下午训练了?”
  吴启摇摇头:“大概吧,队长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我看他脸色很差,回去问问副队他们,吃饭前明明还好好的。”
  周泽楷走了一阵,手机忽然开始拼命地震,他看也不看顺手关了机,不知道此举差点把轮回经理吓死。从不迟到早退,连亲戚结婚也不会影响训练的轮回队长居然逃训,这是怎么了?对俱乐部不满,还是对即将续约的条款有意见?
  经理烦恼得头发都要揪掉了,周泽楷却只觉一阵奇妙的轻松。
  他漫无目的走在街头,世界上谁也再找不到他,他成为了一个失去关系的无名之辈,自人和人的牵扯中隐去,轻飘到一文不值,又真实地占有了全部的自己。
  叶秋就是因此才不用手机的吗?
  周泽楷淡淡地想着。他没法不去想他,心仿佛就这么被戳破了一个大洞,风声呜呜地从“叶秋退役”这件事不断吹出来,吹透五脏六腑,让他如同赤裸,只能依靠骨头和皮肤抵御骤来的霜雪。
  直到周泽楷开始打喷嚏,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把外套丢在了食堂,怪不得越来越冷。他抬头看了两边街道,走进对面的商场,随便买了件最厚的羽绒服套上。热意一点点重新温暖了四肢百骸,周泽楷再一次真真切切地重新认识那个事实——
  叶秋离开了联盟,他不在了。
  如果叶秋就在面前,周泽楷一定会问出一连串问题。
  为什么,不应该,怎么了,斗神也会不再战斗吗……想说的很多很多,也许超过了他语言容量的上限。
  周泽楷没有注意到,自己被叶秋的离开打击得如此之深,是联盟中任何一个选手退役都无法带给他的。
  他只觉得很压抑,很难受,又有些说不出的委屈——失去了最想击败的对手,划下的决心就此落空——潮汐褪去,太阳落山,他被孤零零地丢在河滩,呆呆地望着同行者远去的足迹。
  叶秋怎么能退役,对面红绿灯闪啊闪,周泽楷想了又想,我明明……还没有赢他。
  周泽楷漫无目的在街头徘徊了好几个小时以后,叶修从兴欣网吧的储物间醒来。
  也许是规律生活了半个赛季,很久没通宵游戏了,他白天睡得很好,整晚没做一个梦,浑然不知荣耀圈已经翻天覆地。睁眼一看入了夜,储物间本来光线就差,简直伸手不见五指,不知今夕何夕。
  叶修摸着床边坐起来,没有开灯,先塞了根烟点上。
  打火机点起的火光,让储物间的狭小逼厌暴露在视线中。叶修情不自禁记起联盟刚刚成立那时,他和队友们挤在嘉世网吧的小隔间,一个房四个人。睡的是最老的那种铁皮上下铺,百来斤的汉子一爬,就发出不堪负荷的嘎吱嘎吱声。
  吴雪峰照顾叶修年纪小,一开始让他睡下铺。后来发现他经常熬夜,又换了过来,这样不管晚上叶修想做点什么,比如偷溜下床开个机抽个烟什么的,嘎吱声都会帮助他抓个正着。
  叶修抗议:“副队啊,嘉世正在发展银装的时候,boss不等人,身为队长我不能贪图安逸。”
  “经常熬夜会长不高。”吴雪峰也很严肃地说。
  “我都18了还瞎指望什么长高呢,”叶修苦着脸,他知道吴雪峰的性格,看着好说话,其实主意最定的一个人,“说真的,我有分寸,不是银装确实需要的材料,不会熬夜。”
  “我也说真的,”吴雪峰说,“你跟我不一样,你的荣耀之路刚刚开始,熬夜的不好你心里有数,最大的一条,它会损害你的身体,缩短你的职业生涯。好不容易成为职业选手,你甘心因为几件材料早早结束一叶之秋的将来吗?”
  第一轮辩论,叶修,败。从此叶修作息规律,夏休时稍微放纵一下,再没有第二轮。
  真是狼狈,叶修吐出一个烟圈,自嘲地想。吴雪峰如果还在,大概会恨铁不成钢地先把自己痛骂一顿,再跟陶轩掀桌子,说不定还要开个记者招待会。
  可是他知道,如果事情落到吴雪峰自己头上,他也会做一样的选择。
  在网游和联盟里头跟多少人精们斗智斗勇多年,叶修不傻也不蠢,说是双商超群也不为过。他知道很多办法掀了嘉世的桌子,他也知道自己根本无须忍耐不公。可是掀了桌子,吃不上饭的是大家,是嘉世、是苏沐橙,离开宴席,饿到的只有他一个。
  陶轩从来看死了叶修的重情重义,陶轩也从没看懂过叶修的重情重义。
  陶轩不会知道,宁可撕破脸以退役相逼,也要赶出职业圈的叶修,心中其实没有恨。
  离开最热爱的职业,叶修当然会难过、也会不甘。可是对背后做手脚的刘皓、咄咄逼人的崔立、或者从头到尾没敢露面的陶轩,他都不曾生气,也不曾怨怪过。
  他无法理解他们,如同他们也无法理解他。可是他从来都理解,每个人会有自己的选择,没人能真正改变另外一个人。道不同不相为谋,合则聚不合则去,世间许多烟消云散,无外如是。
  嘉世认为“叶秋”不在了,就能走出更好的路,他不反对,更无法反对。只是姿态未免难看,急不可待将人扫地出门,撕破了彼此最后一点脸面。对于叶修,这未尝不是一种解放。和陶轩那点相识于微末的情谊,就此戛然而止,画上一个不完美但决绝的终结,只可惜了酝酿已久的双战法战术……
  叶修慢慢地抽着烟,乱七八糟地不知想着什么。
  他一会儿想到留下来的苏沐橙会不会闹情绪,一会儿想到看中的好苗子邱非的将来,他甚至想到了逝世已久的苏沐秋不知会怎么笑话自己。他当然也想到了那些亦敌亦友的对手们,不知道他们是觉得松了口气叶秋这家伙终于走了,还是会为谁也挡不了的时间洪流兔死狐悲。
  他想到周泽楷,他记得他们还有场输赢的战役,而他一直看见周泽楷在为获得胜利努力着。沉默本身那么厚重,让枪王的求胜欲留给了叶修深刻的印象,甚至让他对周泽楷微微抱歉了起来。
  最最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无法继续并肩而行的一叶之秋。
  想啊想啊想到后来,叶修终于什么都没去想了。
  他就那么坐在黑暗里,静静地抽完了这支烟,抽完无法避免的伤感怅然,抽完过去八年对嘉世深深的眷恋。
  待烟雾全部散尽,叶修目光渐渐清澈,他掐灭烟头,静静地起身,走出了房间。
  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评论(55)
热度(1002)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