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14

从这一章开始会有不少台词都是来自原文,我就不特别一一标注了,了解原文的朋友大概也都能判断得出来,因为小周台词很少啊 !XD


********************************

  15、
  职业选手群最近气氛压抑。
  前天谁说了句“叶秋老不中用早该退役了”,黄少天刷屏骂足了十五分钟。完事韩文清直接把那人禁言一个月,冷冷说了句:“他是早该走了。没出息。”
  楚云秀特别直白地夸奖:“黄少骂得漂亮,我也想骂呢可惜手速输了。”
  苏沐橙:“手速输了+1”
  张佳乐:“手速输了+2”
  林敬言:“手速输了+3”
  周泽楷:“手速输了+4”
  王杰希:“手速输了+5”
  喻文州:“手速输了+6”
  见到这个排队的架势,黄少天震惊:“周泽楷你来凑什么热闹!”
  看那一排华丽丽的大神账号,是个知趣点的都知道踩到了地雷阵,谁还去关心被禁言的倒霉蛋。之后没人敢随便提叶秋退役这茬,只有跟他关系很好的几个人,私下讨论过不止一次叶修的行踪。
  黄少天就频频电话骚扰苏沐橙:“苏妹子你肯定知道叶秋去哪了他不回Q没电话这是要玩人间蒸发啊,笑什么笑啊快把叶秋的尸体交出来,不然我报警了啊。”
  很快他在选手群炸毛:“靠靠靠靠靠苏沐橙你居然手机拉黑我!@沐雨橙风 @沐雨橙风 @沐雨橙风 ”
  闹得不可开交的众人并不知道,一个叫做君莫笑的小号很快要在第十区掀起种种腥风血雨,让各家公会会长因此痛不欲生。
  逃训那天周泽楷慢慢地走了三个多小时,暮色渐深才回到位于黄浦江另一边的家。到家后挂上Q,发现经理急得团团转,一连几十条消息,只差声泪俱下告白“小周你对俱乐部哪里不满,不满意我们可以改啊!”
  周泽楷回了经理没事,又在轮回选手群跟大家道了个歉,也没解释原因,第二天照样早早出现在轮回训练室,照样认认真真准备本周的比赛,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叶秋离开了,联盟还在继续,比赛还要继续,追逐冠军的路还要继续。和叶秋的约定只是周泽楷职业生涯很小的一部分,想得到总冠军,年少时固然是一腔意气,在付出那么多日日夜夜之后,已经成为支撑周泽楷行走在职业之路上不懈的追求,
  谁能不想要总冠军呢,跳高选手想要更高,赛跑选手想要更快,电竞选手当然想要更强。
  轮回队员们发现,队长比之前更投入训练了,也比之前变得更严厉了。从前周泽楷脾气好,偶尔大家偷个懒聊个天刷个网都不说话,反而是江波涛方明华看不下去了会劝阻。从某天开始,周泽楷忽然变得不再好说话,他也不会骂,也不会训,就拍一下摸鱼聊天的人,然后安静地、淡淡地瞧着你。
  曾有周粉妹子深情描述:“人群中只要周队看我一眼,我肯定像巴雷特狙击爆头一样激动得昏古去。”对此轮回队员嗤之以鼻,你们对队长到底有什么误解,光顾着看盛世美颜和采访舔屏了吧,好好感受打跪无数的一枪穿云有多可怕啊!冷冷的那么一眼盯过来,简直杀气毕露,好像马上能掏出双枪把你突突了。
  周泽楷稍微把场上的冷酷带到场下一点点,就把大家镇住了。爱闹腾的轮回小青年们个个服服帖帖,老实训练绝不走神,私下里则热烈起了讨论周队被魂穿这事儿的可能性……
  不训练不比赛的时候,周泽楷总是想起叶秋。
  过去一个多月了,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对叶秋退役这件事关注到了执念的地步。脑子一放空,心头无法填补的空虚就来闹腾,他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翻过来覆过去了想了又想。
  叶秋为什么要退役。
  那么多人退役了离开了,为什么只有叶秋一个人让他无法释怀。
  方明华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当初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的全明星对决还历历在目。见周泽楷时不时翻看一叶之秋的经典视频,私下里就问了他:“叶神退役了,你是不是有点受打击?”
  受打击似乎还不足以形容胸口憋闷的难过,仿佛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物,还没发觉有多重要,就悄悄地消失了。
  语言描述对周泽楷来说难度太大,他思考良久,迟疑地点了点头。
  方明华也有点感慨:“还记得你以前把叶神当目标呢,一个对手忽然说没就没,真是……不知该怎么说。上周我看了嘉世比赛,没见到一叶之秋放垃圾话,感觉不适应极了。唉,转眼物是人非啊。”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说:“想不通。”
  方明华陪着他沉默,然后轻声说:“我也想不通。别人退役都无所谓,叶神,退役这个词好像就不该出现在他身上。”
  周泽楷突然意识到,他不能接受这件事,并非因为他不能理解,而是因为他无法相信。
  他不相信叶修会轻而易举地放弃荣耀,就这样默不作声地离开职业联盟。
  因为换了是他,就一定不会。
  即使被说过气也好,被质疑队伍成绩下降了也好,也许努力真的抵不过岁月侵蚀,可是他和他,最初的最初,都是因为热爱这个游戏,才相会于此。敌人死亡前战士不会撤退,热爱消失前追梦人不会停步,周泽楷深深相信,叶秋一定和自己、不,比自己更加固执,更加坚定,更加百折不挠。
  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交手过很多次。
  一叶之秋的风格大张大合,浓烈中又有一种让周泽楷心悸的冷静。他能够感觉到对手比现场任何人都不受到比赛本身影响,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判断,激烈张扬的风格,被精确沉静的头脑所控制。
  这之前,这之后,直到退役,周泽楷再也没见过一个人像叶修那样,将冷静和狂热结合得如此之完美。
  他的冷静是为了狂热的追寻,他的狂热是因为冷静的深爱。
  周泽楷还清楚地记得他们最后一次私聊,叶修点评了联盟已经有的几支冠军队,轻描淡写地带过当前嘉世的困难,一转口说起了轮回:“小周,第八赛季说不定是你的天下了。”
  来自荣耀教科书的夸奖,谁听了都开心,周泽楷发过去一个笑脸。
  “轮回是一支年轻的队伍,像第六赛季的蓝雨,第五赛季的微草,只要给了足够时间让队员成长,培养足够的默契,弥补短板,就能厚积薄发。”
  周泽楷问:“第一赛季,嘉世?”
  叶修笑了起来:“情况不一样。第一赛季的选手全是网游杀出来的,很多人之前就是队友或搭档,比如我和吴雪峰就不需要培养什么默契。嘉世的战术也和轮回不一样,没有唯一核心这回事,谁都可能成为某一场的战术核心,只是一叶之秋攻击力最强最耀眼掩盖了其他人的贡献罢了。”
  “你的战术。”周泽楷忍不住说。
  “是谁的没差,”叶修继续,“王牌核心战术优点在稳定,缺点就是太依赖王牌。小周状态保持得不错,可是人总有状态起伏的时候。一旦状态不好会影响全队,全队成绩不好又会影响状态,不小心就恶性循环了。”
  他说的都是经验之谈,包括叶修自己在内,韩文清王杰希甚至黄少天哪个大神没有经历过低潮和重压。无关荣耀水平高低,扛住了压力,度过了低潮,依旧能支撑起整个队伍的选手,才能称之为当之无愧的王牌。
  那天聊的话每一句周泽楷都在聊天记录看了好几遍,看到几乎能背了,他也看不出叶修有半点要退役的苗头。叶修和以前一样,一谈到技战术就兴奋,无私地分享着所得。唯一有些怪异的地方,就是他隐约提到有想尝试的新阵容,让周泽楷表示期待的时候,又打了一句:“说不定来得更快,也说不定来得更晚,反正总会来的,到时候不要怕。”
  叶秋离开,一叶之秋换了主人,这……是所谓的嘉世新阵容吗?对叶修,这是来得太快,还是太晚呢?
  曾期待的,曾分享的,曾联系的,全数落了空。职业联盟仿佛一座围城,他和他的队友,他和他的对手,他们都知道彼此就在彼处,总会遇见。可叶修从城中走了出去,消失在城外的茫茫人海,成为千万个于荣耀无意义的局外人之一。周泽楷伫立街头,注视从公司机关企业涌出的人流,暮色中的他们那么相似,一张张疲倦的脸,一双双解脱的眼。
  他们之中没有斗神。
  周泽楷不止一次打开QQ聊天框,他发现叶修换了个头像,对着像是哭的“笑”字,看了好久,最终没打下一个字。
  他问不出口,如果是有原因的退役,该怎样安慰。如果是自愿的退役,该如何面对。周泽楷再一次感觉到人类语言的无力,为什么总有人会认为说出来一切就会好呢,明明有那么多事物,是无法描绘的;有那么多难过,是无法形容的;有那么多心情,是无法倾吐的。
  那种时候,他就会打开QQ,一条条翻阅他们一起说的每一句话。
  周泽楷想过,如果有一天,QQ的服务存储全部崩溃了,他和他的记忆也许会就此终结,然后对于他,“叶秋”也会变成一个遥远而模糊的存在。这个念头让他慌张无比,半夜爬起来开电脑下载了全部聊天记录。
  下完了,周泽楷看了桌面上不大的文档许久,又删了。
  只有比特见证的记忆,让他觉得说不出的悲伤。
  比赛期的时间总是飞快,一场赢了,一场输了,排名上升了,排名下降了……哪怕是周泽楷,这样伤春悲秋的时间也不算多,其他的职业选手们更是如此。
  渐渐地,群里没有那么避讳“叶秋”这个名字了。没眼力劲儿的只是少数,大多数人对这位教科书还是尊敬的。退一万步,谁将来不会经历告别时刻,多些彩云易逝的唏嘘,就会少点人走茶凉的冷漠。
  周泽楷看他们谈起叶秋的成绩、叶秋的操作、叶秋想出来的那些游戏技巧,总觉得那是在谈论另一个不认识的人。那个“叶秋”像个符号,陌生得让人害怕,于是周泽楷就慢慢地不开群,也不喜欢听见别人提起那个名字。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就是一代大神的落幕了。“叶秋”会慢慢地成为过去,变成皇风大神郭明宇、第一狂剑孙哲平、治疗之神方士谦那样,让后来者追思仰慕,在荣耀历史上留下印记。
  谁也不知道,真正的传奇永远不会在悄无声息中终结。
  它可能在困苦中默默孕育,而你永远不会听说那些关于汗水与艰辛的细节,当它回到人们中间,就注定了会是一场惊奇、荣光、不可思议的盛大多幕剧。
  传奇在职业圈的第一幕从第八赛季全明星开始。
  玩家与职业选手对战中,发生了一场意外的闹剧似的对抗,有人在争执中替代了死战不休的姑娘,一上场就让人眼前一亮,和杜明的剑客斗得旗鼓相当。周泽楷之前还在感叹杜明心理优势尽失,太过沉不住气,几秒钟后,他就被屏幕上的战法彻底吸引。
  杜明被压制了。
  对手操作非常纯熟准确,没有游戏玩家随心所欲的粗糙,而是千锤百炼过的流畅,这是划分职业与业余最重要的标志。如此几乎无懈可击的战斗节奏,像是将战法浸淫了许多年,哪个职业选手上了台吗,还是……前职业选手呢?
  周泽楷心里一紧,随口答完“没有机会”,又目不转睛地把精神集中到电子屏幕上。 
  他的判断毫无问题,杜明试图反击却一再失败,直到最后一击,他以银光落刃将将要避过战法的伏龙翔天。才松了口气,却见黑龙的头在空中一歪,回头叼住了吴钩霜月,大招命中,剑客血量骤降一截。
  台下坐着的周泽楷眼中闪出一道光,他不由地握紧了拳头,甚至没有听见韩文清不小的声音:“龙抬头?是谁在比赛台上?”
  空荡荡的心一下就被填满了,周泽楷张开嘴想说什么,可又不知该说什么,最后化为简简单单一句喜悦的叹息:“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原来你没有离开,原来你还在这里,原来我们还能遇见。

评论(57)
热度(1163)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