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19

差点忘了本周份的更新……虽然写好了存稿可是抽空修文也是……希望不要忘记小周生日,看天

继续私设如山XD

**********************************


  18、
  玻璃门回弹发出叫人牙酸的吱吱嘎嘎,夏蝉吵吵嚷嚷,像有一千个黄少天在同时发言。叶修一路走到树影覆庇的阴凉处,点上支烟,美美地抽了一口。
  这次的荣耀世界邀请赛,体总和联盟都非常重视。具体表现在,总局的局长居然给叶修他爸打了足足半小时电话,情真意挚地全方位夸奖了叶修的成就和天赋。
  除了五岁前诸如“大公子真是活泼可爱”之类的客套,二十年来叶爸爸就没听过别人说叶修这么多好话。以他的年龄位置交际圈,也很难想象哪个人来说一句:“听说你儿子是荣耀大神,真的老厉害了!”倘若有人这么讲,不问怎么知道叶修是他儿子,其用意也十有八九是为了拍马屁。
  于是身为父亲,他从不在旁人面前提起大儿子,只坚持一个说法:“孽子,早送出国去了。”时间久了,还收获了同样孽子不少的老朋友的同情和羡慕:“去了一个还有一个呢,看看你们家叶秋多出息,人品端正又上进。我那儿子啊,也就跟你们家叶修差不多了,唉!”
  叶爸一听,心里头又腻味上了。什么叫跟叶修差不多?你那儿子有什么资格跟我儿子比?叶修没出息,快三十了还喜欢打游戏,可他十几年不偷不抢没跟老子要过一分钱,在外头活得好好的从没丢人现眼。换了你家除了飚车泡妞拿批文吃老子名声啥也不会的蠢蛋行吗?再说了,当初叶修考全百的时候,我可记得你儿子不及格呢,论智商论品行,他俩有得比吗?
  有时候隔应得不行了,他就觉得叶修也没那么糟糕,可更多时候,还是深恨叶修不争气。要像叶秋那样读书出国回来立业,当场就能给啐回去,一准糊所有人一脸。非打什么破游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想提都没脸张嘴。
  后来叶修想通,退役回来了,看着四体不勤、营养不良的儿子,做爹的心疼又心恨,暗暗想怎么圆一下出国这个谎。让叶秋在公司里头给他哥找个事儿做做,再去搞个学历,野鸡的也无所谓,反正大家都揣着明白装糊涂,然后就可以放点大儿子浪子回头的风声出去了。
  还没等叶爸爸想出给叶修搞个什么专业的学位好呢,体总局长一通电话打进来了。虽说圈子差着边儿,可怎么也是来自部局级的赞美。一通特别官方发布会的夸奖听得他浑身舒畅,跟三伏天吃了好几根大冰棍儿似的,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冒着惬意。
  哼,明天我就到处说去,打游戏怎么了,你们谁家儿子能让体总局长打电话来求着出山,能带队去国外比赛为国争光!
  心情大好的叶爸爸把带儿子回正途的规划丢到了九霄云外,马上叫秘书备车回家,将帮叶妈妈铺床的叶修撵出去了。
  “拿着你身份证,现在就去机场,明天去报到,机票酒店体总都给你订好。拿不下冠军就别回来了,我没这么没出息的儿子……唉,老伴儿,我不是真让他不回来,就那么一说……你别哭啊!”
  鸡飞狗跳一番后,叶家的男人齐上阵,才让叶妈妈破涕为笑,相信儿子不会又一去不回。吃了顿二十年来最和气的团圆饭,叶修打包去了S市的荣耀总部,没过两天又带着包裹回来了。
  荣耀是现在玩家人数最多的竞技网游,说是当下最有群众基础的运动项目也不为过。第一回国际亮相,必须打出风格打出水平扬我国威。为此体总在奥运村专门给弄了一块地方封闭训练,选手和领队都住独栋的四合院宿舍,训练在大约步行五百米外的集训中心。吃的食堂专门做好了送来,住的地方有专人每天收拾,早上还有体能教练来带领晨跑……弄得大家伙儿又感动又忐忑,方锐就感叹地说:“要拿不着冠军,不会有人问咱们要伙食住宿费吧。”
  叶修呵呵:“出息,未战先思败,还是让体总早点换掉你个没用的废物点心吧。”
  方锐立刻抱大腿哭喊:“求领队收留,求领队照顾,请随便用我尽情用我,第一场到决赛我可以不缺席一场,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
  “叶修和魏老大走了之后,整个兴欣的下限都被方锐一个人承包了吧。”黄少天对苏沐橙说,“苏队长你看看,这当面贿赂领队,多有损你们新科冠军队的形象!”
  苏沐橙只是笑嘻嘻地,也不搭话,她这些天心情特别好,看什么都阳光明媚。
  叶修忍无可忍一脚踹开方锐:“边儿待着去。”又跟其他人说,“休息时间还有二十分钟,我出去抽根烟。”
  训练禁烟,宿舍里头又经常有队员来来往往,所以叶修很少当着大家抽烟了。苏沐橙问起来,叶修才说出回家让老妈狠狠教育过,想着迟早得断,从现在起能少抽点少抽点。
  只是积习难改,十几年烟和荣耀相依相伴,一时要拆散它们真心困难重重。尤其看视频分析比赛时,叶修忍不住就想用香烟来提神集中精力,有时实在憋不住了,只能趁休息溜出去抽两根。
  集训中心的小楼盖得挺漂亮,楼外头围了一圈儿槐树,当年种下时还只有两三米高,今已亭亭如盖矣。叶修在骄阳下转了个圈,走到右边墙转角。这儿有个小回廊,上头爬满了藤花,树荫一遮严严实实,寻常不走近了瞧不见有人。
  体能教练警告了叶修好几次抽烟损害体力,他生怕被瞧见了抓包去跑步。一开始叶修反抗过,队员提升体力保持比赛状态没问题,干领队什么事儿啊?他连账号卡都没带,也不参加比赛,坚决不要早起跑步,搞得跟他爹军训似的。
  话说完第二天,体总和联盟就加急把君莫笑账号卡给送过来了,送货的还是陈果本人。
  面对一见自己就哭得稀里哗啦,连声说“还以为再看不到你用君莫笑了”的老板娘,叶修真说不出“账号卡拿回去”这样的话。完了他问苏沐橙:“让老板娘来送君莫笑是你的主意吧?”
  苏沐橙笑而不答,反问他:“以你的聪明,真觉得体总费这么多周折请你出山,就为了让你做个单纯的领队?”
  成为队长的苏沐橙词锋是一天比一天犀利,这话叶修都接不上来。
  体总的司马昭之心,已经连叶家打扫卫生的阿姨都知道了。最近局长跟老头子的关系直线上升,隔天一个电话,又是喝茶又是踢球。叶爸爸的态度也是越来越软化,里外敲打着暗示明示,只差一句“退什么役,快去为国争光”。
  世事峰回路转宛若一场大戏,一个月前的叶修打死也不信,他爸会有催着他去打荣耀的一天。要问叶修是不是心动,那是当然的,他深爱这个游戏,深爱曾经的职业生涯。
  可他明明白白退役了,头一次是被迫的不提,第二次是自己决定的。退役两回又回来两回,别说大家伙儿觉得不靠谱,连叶修自己也觉得,这进进出出搞得跟旋转门一样,特别没脸提。
  君莫笑的账号卡最后别别扭扭收下了,叶修第二天也开始跟大家一起跑早操了。以黄少天张佳乐等人为首的损友还时不时嘲笑两句,喻文州张新杰肖时钦等战术大师们一万个赞成,王杰希也说:“我们控制职业太少,一水都是攻击,君莫笑一来能大大丰富战术的层次。”
  当之无愧的控制职业阵鬼李轩感动:“第一次觉得我在国家队还是很重要的!”
  楚云秀无情揭穿他:“有点危机感行吗,叶修一来顶好几个你。”
  李轩哭了。
  至于唐昊孙翔这样的后起之秀,嘴上不肯认,心里对叶修也是佩服多一些。不说别的,apm700的视频还挂在荣耀官网首页呢,6.5秒灭掉三个对手大逆转翻盘,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已经连竞争的心都生不出来了,谁不想有个这么强力的队友。大家都是职业选手,谁要有意见,you can you up!
  可是,还真有人有意见。
  背后传来脚步声,球鞋踩在草丛里沙沙的,叶修手肘倚在栏杆上没回头。他知道是谁。
  “烟。”周泽楷走到叶修身边,淡淡地说。
  叶修没二话,盒子里抖出一根烟给他。周泽楷含在嘴里,也不要火机,就那么凑过身来,烟头对着烟头,深深吸了口气。
  他的脑袋微微偏着,让两张脸凑得很近很近,从背后看来,简直像在耳鬓厮磨。近在咫尺的视野很狭小,足够叶修看清楚周泽楷脸上的每一个细节。他头一回发现周泽楷睫毛并不太长,可是双眼皮收窄的线条太过漂亮,在眼角处正好有个斜飞折下的弧度,有一种眼窝深陷的错觉。
  他还清楚地看见青年下巴底长了颗红色的痘痘,在白净的皮肤上特别显眼。
  从湿润的南方来到干燥的B市的选手们,大都有些不适应。以往一天比赛第二天走,精力都集中在比赛了也没注意过,一长住才浑身不习惯。黄少天这两天拼命上火,话都说得少了。把特别喜欢他的食堂阿姨心疼的,饭菜连一点儿辣都见不着,逼得唐昊肖时钦等无辣不欢党火速拼了一箱老干妈。
  年纪相差不大的年轻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同吃同睡同训练同跑圈儿。一个星期下来,哪怕之前不熟悉有隔阂,也渐渐有说有笑起来。奇怪的是,原本可以有说有笑的,却一点点拉开了暧昧的距离。
  花了远远超过一口气的长度点燃了烟,周泽楷抬眼深深地看了看叶修,才稍微退后,也学叶修一样支肘靠在回廊。
  两人肩并着肩,没人开口。
  如果有轮回队员在场,一定对此特别特别熟悉,哎哟喂谁把第八赛季魂穿的杀手队长又放出来了!

评论(59)
热度(1049)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