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告白 (指尖流年番外)

之前小料的番外,翻吧翻吧总能找到点不很新的粮食;PP

今天晚上还有烟的更新(其实想两更的然而修文实在修不完啊啊啊……旧文混更一下)

小周生日快乐>v<


指尖流年正文

**********************************


  “——喜欢你。”
  叫人从后面像个无尾熊一样缠住,叶修无奈地转过头,说:“小周啊,就算我魅力很大,告白也要分一下时间地点,吃冰棍儿呢也不怕洒你一手。”
  刚进夏休,叶修就来S市和周泽楷住一起了。虽说现在高铁地铁都方便,两人间最大距离不过两小时,能每天朝夕相处还是不一样。对此魏琛沧桑地感叹:“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老叶都脱单了,联盟一准没救了。”
  叶修呵呵一声,反问他:“魏前分会长,你的十七岁呢?”
  今年荣耀又开了新区,魏琛宝刀未老,一马当先地带着兴欣公会的一帮人去开荒了,顺带当了分会长。兴欣毕竟基础薄弱,一时也找不到人替他,很是将就了几个月。带来的结果就是陈果偶尔上一次新区,别人一看她头顶的公会名就如雷贯耳:“听说你们公会最喜欢抢boss野外杀人,会长还说这就是兴欣的风格,是不是真的啊?”
  接下来的事比较惨不忍提,总之就是魏琛被永久剥夺了分会长一职,并深刻检讨和出具十万字挽回兴欣形象的策划书。一直后知后觉、捅刀一流的包子还兴高采烈地找魏琛说:“魏老大,听说你做会长了,要请客!”
  “是分会长。”乔一帆咳嗽一声。
  “哦哦哦,分会长也很了不起啊!”
  叶修捧着肚子爆笑纠正:“已经是前分会长了。”
  “哦哦哦哦,那肯定比后分会长厉害!”
  ……如此这般导致了魏琛的英雄气短,最近只要和叶修对喷垃圾话,就会一秒被“前分会长”几个字堵回来。不过最近他也有了熟练的回击手段:“下克上的滋味如何啊叶修前辈。”
  叶修一身恶寒:“听你这么一喊,够恶心的。”
  魏琛猥琐地一笑,眉目间都是“周泽楷喊你不是听得挺好”的尽在不言中,让叶修鸡皮疙瘩掉了满地。
  被嘲归被嘲,小日子照样得过,两人现在的关系属于渐入佳境,但还没对外宣布的状态。兴欣轮回两边该知道的都知道,其余不知道的也就不知道,周泽楷还是现役,总不能影响了荣耀,平时两人都做没事儿人,夏休了还不让小情侣在一起热乎热乎,那就太不人道了。
  这个夏天意外得凉爽,叶修估摸着30度开空调小题大做了点,从床上爬起来以后就从冰箱摸了根冰棍儿,套了件T恤就开始捣鼓电脑。
  前阵子雷蛇刚出了个新款炫光游戏键盘,长得酷不说,快捷键位也很有意思。世邀赛夺冠以后,叶修已经是领皇粮的国家电竞主管了,眼都不眨就在美亚下单了一个,刚刚到手,一起带到了周泽楷家。
  他玩得开心,就有人不开心了。
  周泽楷出去拍了个广告,回来看见叶修咬着冰棍玩荣耀,身上还穿了一件自己的T恤,心里小花开满了屏。再看了一会儿,发现恋人对他的到来毫无感觉,这就哀怨上了。
  他一下把叶修抱得更紧,还在脖子上啃来啃去,吓得叶修连声直叫:“哎哎哎我的冰棍儿!我刚买的新键盘!小周你悠着点儿!”
  叶修是B市人,离家已久,平时说话都是正宗的普通话。周泽楷跟他相处长了,就发现叶修一旦处于全然放松的状态,就会时不时冒出点儿话音。这种稍微将舌头卷起来的囫囵说话听多了,总归有些滑不留手的油,可一旦偶尔为之,又来自心仪的人,听在耳朵里就怎么听怎么可爱。
  眼看冰棍上一串融化的牛奶顺着叶修的指尖流了下来,差点要滴在键盘上,周泽楷抓过叶修的手,舔上了他的指尖。
  舌头热热的,还有点麻意,叶修让他舔得一阵痒,边笑边闪:“别,我手不干净啊。”
  周泽楷舔完了那点牛奶,还有些意犹未尽,凑手咬了口冰棍,又去亲叶修,把凉凉的舌尖递到叶修嘴里,搅着他总是兴风作浪的小舌头。这个吻是他们之间最冰冷的一个,但是很快,就变得缠绵热烈起来。叶修一手搂着周泽楷的后颈,听着因为深吻发出的啧啧水声。一开始两人还会有点不好意思,接个吻闹得好像几百年没吃饱,恨不得把对方吃拆入腹一样,后来熟练了,才发现吻久了在所难免,略带色/情的水响甚至会让人兴奋不已。
  两人亲了好一会儿,奶味都在嘴里完全淡去,冰块的凉意更是变成了一模一样的热度,周泽楷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叶修的唇,低声在他耳边说:“好吃。”
  叶修笑:“你是不是还要谢谢款待啊?”
  周泽楷也就真的咬着他耳朵:“谢谢款待。”
  “别打扰我的新键盘开光……唉?我的键盘!”叶修直到这时候才想起手上还拿着根冰棍呢,再一看被忽视的冰棍哭得凄惨,淅淅沥沥全撒键盘上了。新键盘刚装上,还一把竞技场都没切呢就遭此惨剧,叶修毛了:“周泽楷你这小混蛋,去给我洗键盘!”
  周泽楷大笑起来,抱着他亲了又亲,终于在叶修忍无可忍要把冰棍水蹭他一脸的时候乖乖认错,拆了键盘拿去洗了。
   
  周泽楷第一次向叶修告白是在QQ上,听到后者的消息就火速点开了私敲。
  我喜欢你。
  就这么简单的四个字而已,只是很遗憾,叶修的消息卡成狗,他这条再三积蓄勇气后的告白被直接扫进了“全部忽略”。
  后来叶修翻出聊天记录,笑得要死,“你连告白都在QQ上,新世纪的宅男真是要不得,要掉消息呢?你还不如在荣耀里头给我一个彩虹之桥。”
  彩虹之桥是荣耀的一个骗钱道具,大概效果和以前游戏的999玫瑰啊爱心大烟花啊差不多,只是这个玩得比较大。放出彩虹之桥的玩家会有全服通告,天空中还会出现一道七彩的虹霞,无论被释放的人在哪里,都能接到一个邀请。
  接受告白的话,就会瞬间拉到释放者身边,并自动亲吻,同时出现漫天飘落的虹光碎影。当然要没接受也不要难过,被拒绝后,主城门口士兵的对白都会换成:“你看到那道彩虹了吗?爱一个人总是那样,虽然短暂,但却绚丽。”持续12小时内安慰你,看看对象还有没有被打动的可能性。
  见周泽楷听完真在低头思考,叶修一阵紧张:“我开玩笑的,别当真,那玩意儿几千一个纯属骗钱,你要真这么干了,轮回经理和冯主席都得心脏病发。”
  结果前者露出个特别可爱特别萌萌特别纯良的笑容说:“骗你的。”
  “小周,你这浓眉大眼的,也背叛革命了。”叫恋人耍了的叶修很是受伤。
  再过了一阵子,叶修才知道周泽楷在思考的时候,往往已经做了决定。交往之后半年,他俩开了小号去做情人节任务,任务做完,周泽楷站在主城广场上,抬手就给了他一个彩虹桥。
  见到拉来的是个男号,旁边闪瞎了眼的死死团都感叹,这年头,搞基已经连游戏净土都不放过了。旁边的人反驳越是游戏基佬越多,谁知道你送花的那个妹子到底是男是女还是不男不女?
  总之这么有行动力的周泽楷是不会因为一条告白被忽略而怅然若失的,因为接下来他每天定时定点,有如一日三餐一般给叶修发“我喜欢你”,有时候加一朵小花,有时候加一个笑脸。
  有天叶修打开QQ,一看满屏的告白被吓到了,还以为周泽楷叫人盗号,敲回去问怎么回事。
  周泽楷回他两句话。
  没有。
  我喜欢你。
  叶修毕竟脑子聪明,想了想马上问他,国王游戏?打赌输了?
  都不是。我喜欢你。
  呃……
  换了是其他人,大概叶修还要考虑一下恶作剧的可能,可是对象是周泽楷,虽然他们并不那么熟悉,但他自认还算了解周泽楷——了解场上的,也了解场下的。那时叶修也没想过为什么自己会对一个关系不远不近的对手这么笃定,他脑子一团乱,只能打个哈哈:“小周你这玩笑开大了哈,对不起,我最近事多,心情不好,不过还是谢谢你。”
  这句就是拒绝了。可是也说的十分委婉,用玩笑带过去,让对方不至于尴尬。一方面也点出拒绝的原因,作为刚刚下岗再就业的大龄无房无车无妹三无青年,搞基这人生选项太有冲击力了一点。最后还加了句谢谢,假装这是对方逗自己开心,也表达并不因此有恶感。
  总之,作为一个活了二十几年,最热烈的告白无过于嘉世粉丝“叶神我要给你生猴子”的宅男,叶修已经是用尽了十二万分的语言技巧。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纠结,一句话打了十分钟,单挑都没这么长。
  周泽楷的回应很奇怪,平静到不太像是一个告白被拒绝了的人。
  我知道。下次。
  知道什么啊你知道,下次什么啊下次,就这么五个字,叶修看得差点成斗眼了,他假装没听懂,说了句“那下次聊”就心塞地关了Q。
  “下次”来得很迟,周泽楷真的没在QQ上再说过什么,直到兴欣打赢了挑战赛,以升班马的身份客场迎战连冠王轮回,并且很不好看地被剃了个10比0。记者招待会之前,两队人都在休息室等着,叶修躲在角落打着呵欠,周泽楷就朝他走了过来。
  “叶——叶修。”这两个字周泽楷念的很慎重。
  “嗯,这是我真名。”对这个叶修没觉得有什么要掩饰的,偷拿弟弟身份证比赛不光彩,可是同一赛场的对手和朋友们总该知道自己是谁。
  “好听。”周泽楷微微笑起来,他笑得实在好看,以至于叶修差点漏了下面那四个字,“叶修,我喜欢你。”
  年青的轮回队长目光闪闪,专注地好像这不是人来人往的休息室,好像除了叶修,全世界再没有多余的人事物存在。
  ……卧槽,这是要完。
  叶修整个人蒙了,过了好半天,新闻官来叫兴欣上台了,他脑海中才齐刷刷出现了上面那句话。
  这以后,周泽楷又恢复了QQ上的定餐告白,当然没有之前那么频繁,也没有那么直接。他往往会隔几天直接私敲一个,问叶修去不去竞技场,切磋一番后讨论讨论战术啊队伍啊,再礼貌地离开。
  叶修对此是持欢迎态度的,想要夺冠可不是说说,能够近距离接触对手的王牌何乐不为呢。有一回他忍不住说:“小周啊,你别忘记我们兴欣的目标是夺冠,你这么成天跟我切磋,可是资敌,我已经掌握了你全部的情报。”
  “都一样。”周泽楷回。
  有点意思啊,叶修心想,很快他笑不出来了,因为周泽楷又打了一句:“喜欢。”
  到了这时,周队长已经完全省去了“你”和“我”的定语,叶修也洞悉了他的险恶用心。一开始的密集轰炸是周泽楷故意的,他就没觉得叶修会当真或者有回应,但他掐准了叶修的为人和修养,知道就算拒绝也不会让自己难看。那些告白的战术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叶修正视他的感情。
  在战术意图圆满达成后,周泽楷进入了第二个阶段,持续地、坚定地、周期性地刷存在感,让叶修不能逃避,认真思考拒绝还是回应。
  至于第三个阶段……周泽楷有脸有钱,游戏技术过硬私生活干净,少说多做性情专一,不管放在什么性向群体都是优质王老五,组队刷恋爱副本的不二人员。
  最后,被小周酿酿酱酱不可说地摆平在床,成功摆脱了大龄魔法师身份的叶修点评:周泽楷选手战略意图清晰坚决,战术执行细致到位,不愧是两冠王的队长。
   
  等他洗完手上的冰棍水,周泽楷也把键盘清理好了,叶修手摸键盘悲从中来:“谁家开光是用水啊!”
  周泽楷从背后抱着他吃吃笑,也不说话,一下一下啄他的后颈,像一只乖乖的希望主人爱抚的宠物。叶修打量了一下他,想着昨天才被这家伙搞得日上三竿才爬起来,心头升起的“小周好可爱”小火苗立刻吧唧一下熄灭了。就怕擦枪走火,忍不住想攘开周泽楷说:“小周让让,大夏天的黏一起不热啊。”
  “不热。”两人也就是前几天才上了本垒,用俗话来说正该是恋奸情热的时候,周泽楷特别爱缠人。
  叶修不得不长叹:“怪不得一枪穿云能一年四季是风衣,你这耐热程度简直了。”
  周泽楷只是笑,手悄悄地摸进他的T恤下头,轻轻戳柔软的腹肌:“脱了……就不热。”
  这还让不让人好好游戏啦,叶修死命按住他的手挣扎:“要不我们竞技场走起,谁输听谁的。”
  “新键盘。”周泽楷支支下巴,微笑,“胜之不武。”
  叶修就呵呵了:“三秒五还没够吧?再让你感受一下700的手速。”
  周泽楷抓着他的手放在嘴边细细地吻了一下,才说:“舍不得。”
  他吻得异常郑重其事,叶修的心一下软得好像融化的冰棍儿,他反手揉着周泽楷的脑袋,叫了一声“小周”。
  “嗯?”
  “好像……我还没向你好好告白过。”叶修忽然认真地说。
  “周泽楷,我喜欢你。”
  周泽楷笑了,他握住叶修的手,两个冠军戒指叠在一处。
  “我知道。”
   
  【告白·完】

评论(38)
热度(1004)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