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20

  叶修没见过第八赛季让轮回队内闻风丧胆的周泽楷,可他很清楚地知道,周泽楷在生气。
  至于生气的内容……报到时候,接在黄少天不靠谱的声讨后头,那声铿锵有力的“就是”还言犹在耳,想装猜不出来也不容易。
  大概是在气他又一声不吭就退役了吧。
  生气的岂止一两个。刚来集训中心那两天,叶修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轮番声讨,最后无奈采用中国人最喜闻乐见的形式解决恩怨——请客。他带大家去吃了一家挺地道的本地私房菜,吃得众人赞不绝口。王杰希奇怪叶修能找到这种旮旯的小店,他轻描淡写地回,多新鲜啊我也是B市人找家馆子有什么稀奇,这地方我弟说的。
  “对了,我弟叫叶秋,跟我双胞胎,要哪天跑集训中心来,你们见了别吓着。”叶修想了想,又给大家打了预防针。
  叶秋其实不想来,可是叶修爸妈想得很啊,十多年不见的儿子,一朝放在眼底下,作爹娘的总忍不住想多知道些。叶修不爱在家谈荣耀,他们只能自己私下琢磨,队伍好不好带啊、是不是辛苦啊、会不会有人为难啊——叶秋一听,打岔说后头这个真不能有,你们想太多了。他给逼得没办法,找总局挂了个服装赞助商的名头,可以名正言顺地来送温暖做小眼线,慰问慰问他哥。
  一句话信息量如此巨大,不似预防针更似引雷针,把所有人都电懵了。近十秒钟谁也不动筷子不说话,机智点的比如喻文州等人,开始联想到叶修之前的不露面,和之后的突然改名里的微妙。傻瓜点的比如孙翔等人,还在想叶秋这名字好耳熟,怎么会有父母给俩儿子取一个名字……
  叶修莫名其妙:“怎么都不吃了?才上菜就饱了?”他瞧了一眼对面的周泽楷,“小周你脸色不好,中暑了?”
  众人纷纷扭头去看周泽楷,又纷纷都觉得他特正常,跟平时没差闷葫芦一个,能看出人脸色不好,叶修大约是老眼昏花。
  周泽楷举起筷子,淡淡地说了声:“没。”
  从那淡淡的一声开始,叶修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原本就很不开心的小周怒槽彻底爆了。
  证据就是他第二天溜出来抽烟,没过多会儿周泽楷不声不吭出现在身后,差点把叶修烟吓掉了:“小周?你出来散步?”感受了一下三十七八的高温,他诚心说,“别待太久,真挺热的。”
  周泽楷不接茬,伸出手说:“给我一根。”
  叶修这么个冷静了一辈子的人,差点觉得自己幻听了,愣愣地“啊?”了一声。
  “烟。”以为他没听懂,周泽楷又说。
  小周会抽烟?还在跟我要烟抽?等到脑子把一整个事实消化完,叶修开始觉得有意思。光看对外的言行模样,怎么看周泽楷都是个特别乖特别听话的,他大多数时候也真的脾气好又挺好玩。
  若是面前观众只剩下叶修一个,周泽楷就开始变得不太一样了。初见时倔强地说“我会赢你”的少年,笨拙地试探着关怀他的青年,赛场上强大可靠的队长……直到此刻,态度随意地来拿烟的队友。周泽楷不断刷新着叶修眼中的他,太过丰满的了解,忽然叫人无所适从。
  叶修脑子转得快,手下也不慢,直接掏烟盒出来弹了下,周泽楷很熟练地拿起烟。
  “火——”后头的字被掐断在叶修唇齿间,周泽楷突然就靠近了他,白色的烟头碰上了黑色的。
  焰色在烟丝间一闪,不等叶修反应到以点烟来说,这个距离未免太近,周泽楷已经一触即离,短暂一如刹那擦出的花火。
  他没有走开,一言不发地靠在了叶修扭头就能看清侧脸的地方,长长地吐出了一口白烟。
  缭绕的雾气虚无了轮廓,青年徒然陌生起来。
  他们曾交手过很多次,私下里也有一些不多不少的接触,叶修一直觉得很了解周泽楷,了解他在场上的能量,也了解他性格中的直接。可是仿佛到了此时此刻,他才再一次“看见”了周泽楷,不是一枪穿云的操纵者,不是轮回粉丝的枪王,而是很多年前,那个勃勃生气又锐利无比的少年。
  那才是真正的周泽楷。这才是真正的周泽楷。
  叶修平静下来。小周在生气,生气也是难免,就让他安静生会儿气吧。他于是不说也不问,一言不发地跟周泽楷并肩抽完了这支烟。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叶修说:“回了。”
  周泽楷再度伸手:“烟。”
  “还抽啊?”叶修诧异,“休息时间就五分钟了,走回去这点路也不放过?”怎么没看出来小周烟瘾这么大呢,想着他还是拿出兜里的烟盒,谁知周泽楷直接把整盒收了,说:“抽烟不好。”
  惜字如金的枪王讲完,扭过头就走了,留下叶修站在原地发愣。
  小周的火头不得了,一盒烟哧溜就这么烧没了,过了好半天,叶修想到。
  从这天起,叶修只要溜出来抽烟,不过三分钟周泽楷必然出现。跟他要烟,凑近了点火,一句话不说抽到完,最后时间差不多把整盒收走。整个流程顺溜无比,几乎成为一种定势,导致楚云秀几次来要,叶修兜里都掏不出一根烟来。
  前天开始周泽楷增加了新内容,他终于不白拿叶修的烟了,收走烟盒还给留几颗薄荷糖。
  “润喉。”周泽楷简洁地说。
  这么一想,两人无声的较劲持续了快一星期,差不多该蹭的烟蹭够了,该消的火也得消灭了。
  叶修掸了下烟灰,说:“小周,我们谈谈。”
  他要谈,周泽楷欣然顺应。青年侧过头,一字一句地说:“我还没有赢你,退役了。
  “赢了我,抢了轮回的三连冠,又退役了。
  “说过等着我,结果不算数。
  “赢了就跑,生气。”
  叶修都听呆了。
  周泽楷接受十轮采访也未必能说出这么多字儿吧,他是不是创造了一个记录?一边在“我真是太牛逼了连小周都能逼成这样”的自夸,一边觉得“哎哟这么一看是挺无耻的原来我这么造孽”的自省,左右互搏了半天。慢慢地,一个想要坦诚的他从心的最深处不断上浮,敦促着他在烟的掩盖下说些什么,将一口淤积在胸的辣意倾吐。
  他以难得的认真,平静地回应了周泽楷。
  叶修说:“我不想走,其实每一次,我都不想走。”
  可他必须要走。6.5秒的奇迹爆发烧尽了上一次匆匆作别的遗憾,叶修觉得自己应该心满意足地离开。回到久别的家中,去尽一个儿子一个兄长应尽的责任,为此甚至早早和陈果苏沐橙打了招呼。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下了决定不后悔的人,可是总冠军奖杯从无力的手中脱落的刹那,叶修还是感到了无言的巨大恐慌。理智清楚飙手速过度的正常反应,感情却一把捏紧了心脏,让他不由地去害怕和担忧,如果自己的手不能打荣耀了该怎么办?
  明明已经决定放弃了,明明想好要走了,无法掩饰的真切恐惧却告诉叶修——他终有留恋。
  荣耀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要如何坦然去说离别。
  所以他悄悄地走了,像上一次一样,像是他曾在联盟比赛中的无数次一样。没有人想给他一个欢送会,因为这并非一个欢乐的告别,兴欣的队友们选择了不说出惆怅,让叶修安安静静地离开。
  毕竟,最舍不得最难过的人是他。
  “我特别特别特别不想见的,就是你们这帮人,知道什么叫退休老干部综合症吗?”叶修恢复了吊儿郎当的神气,点了点烟头,颐指气使地说,“要我是荣耀老板,明天就让联盟破产叫你们统统失业!”
  明明是玩笑般的语言,却又并不遮掩地带了一点真切的留恋,一口气说出来,叶修也坦然了许多。
  十五岁叶修想要的一切,家人的理解,追求的理想,二十九岁的叶修已经都得到,甚至还有比那多得多的事物。冠军的喜悦,队友的支持,势均力敌的对手……能够重回这个赛场,还有什么不满足。
  周泽楷坚硬的表情融化了,他看着叶修故意负气的表情,想知道藏在烟雾后的双眼中,是否仍在闪耀喜悦的星光。
  “不会。”轮回的队长肯定地说,“你不会。”
  祝福老对手们开心游戏,拿走他触不到的总冠军,叶修的确不是这种大好人。可是他爱荣耀,他无论何时都真诚地希望这个游戏延续下去,创造更多的快乐,承接更多的理想,一如它曾宽容地接纳了当初一无所有的他,给了他一片纵情挥洒的舞台。
  叶修若有所思地说:“那是,不能让面目可憎的你们连累了荣耀。”
  周泽楷睁大了眼睛,他哪有面目可憎,明明不管哪年都是荣耀颜值第一人,帅得惊动了冯主席!周泽楷不服,为“颜即正义”的荣誉奋起反抗:“你嫉妒。”
  “呵呵,”叶修抬起下颚,让输掉的身高从气势上弥补,“我可带着君莫笑呢。别忘了阵容由领队决定,小周你还想不想出场了?”
  耍赖的叶修不止一点点可爱……周泽楷才这么一想,理智立刻打醒他要坚持原则,实话实说:“以权谋私。”
  叶修早将最后一点扭捏丢光了,嚣张地说:“走,回去我跟你单练,让你看看什么叫以权谋私。”
  这是几天以来周泽楷最喜欢的提议,三十七八度天气在外头抽烟,也就是跟叶修一起,不然实打实的是酷刑。走前,他还没忘了没收烟盒子,得到叶修的激烈抗议:“小周你能不能尊重一下前辈,连抽带拿,节操呢。”
  “下次,”周泽楷微微地笑着,额头沁出一层薄汗,“……再给你。”
  没说还,只说给。叶修啧了一声,把青年递来的薄荷糖塞到了兜里。
  在叶修来看十分莫名的单方面生气,就这样十分莫名的结束了。到了晚上,周泽楷又给叶修发起了“:)”和“:(”的表情,饭菜不见辣,伐开心。
  隔天出来抽烟,他照样跟过来,言而有信地掏出烟盒,给了眼巴巴的叶修……一根烟。
  叶修忍无可忍了,“快把整盒烟还我!这几天我一天一包烟,兜里零用钱都花光了。”
  周泽楷特别认真地回答:“戒烟,不花钱。”
  “小周你是教练派来的卧底吗?”叶修给他气得笑了,搓火点上烟抽了口,发现周泽楷没动,有些奇怪地问,“今天不抽了?”
  周泽楷摇头:“早戒了。”
  叶修愣了几秒,心里有些奇怪的发慌,叹道:“为了跟我斗气,你也够拼的。”
  周泽楷看了他一会儿,说:“没。不是……斗气。”
  那天总冠军颁奖的时候,他也这样看他,站在人群这一边的中心,望着人群那一边中心的叶修。他看见叶修差点摔了奖杯,看见兴欣队员们把叶修围在中间,一起举起了那闪着亮光的奖杯。
  “输给这样的叶神,叫人心服口服,可是一琢磨,又觉得只输给这样的叶神有点憋屈。”江波涛在一边叹气。
  吴启吕泊远等轮回选手,包括孙翔都颇有同感地拼命点头。他们脸上带着一种不应该属于败者的轻松,似乎还没体味到输掉总冠军的难过,更像是一群旁观者,沉浸在最后不可思议逆转的惊奇。
  周泽楷忽然开口了,他说:“不对。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没有叶修,不会有兴欣;没有兴欣,叶修不会出现在这里。从挑战赛成为升班马,从升班马闯入季后赛,再击败一个又一个对手直到总决赛,一分又一分,都浸透了兴欣每一个选手的努力。的确,最后的6.5秒叶修击溃了他们,可是谁叫在那之前,轮回没能奠定胜局呢?
  方明华笑了:“看来不能把锅都推给敌人太狡猾了啊。”
  吕泊远等人也一一发出了笑声,在叶修压倒性实力面前产生的敬畏逐渐消散,他们开始回想失败,开始觉得如果每一个人都能更出色一点,也许结局就会被改写。
  杜明精神百倍地说:“我要更努力训练,明年一定赢下唐柔。”
  “……你就没想过直接去告个白吗?百无一用是宅男,没救了!”
  轮回选手们相互打趣,表情轻松。当你自问已经足够努力,也努力足够出色,甚至发挥出了120%的自己,还是终于失败的时候,一切的借口悔恨都无用了。对手是活生生的传奇级别大BOSS,还带全服唯一稀有度那种,输得半点不冤枉。
  这一次的轮回更像是神话故事中英雄造就伟业时,会遭遇和打倒的那条恶龙。因为比任何人都要更靠近、更真实、更深入地见证了奇迹的诞生;比任何人都要更清楚地面对过那道超越想象的天才的灵光;也就比任何人都更为赞叹和认可这一份毫无瑕疵的强大。
  周泽楷看着远处的叶修,闪光灯照啊照,整个赛场都处在狂热的兴奋中,人们把巴掌都拍烂了。兴欣的支持者们不论男女,相互抱着又跳又笑,又叫又哭,各种鬼哭狼嚎。哪怕是输了比赛的主场轮回观众,也不知不觉全部起立了。他们大声地叫着叶修的名字,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发泄久久不能回神的惊愕。
  冯主席正按照惯例和总冠军队合影,第一次有这样的待遇,叶修和其他兴欣人一样有些拘谨。他很不习惯地游弋着视线,直到忽然注意到了周泽楷目光,将脸向这边稍微扬了一下。
  一开始周泽楷认为是自己的错觉,直到叶修露出一个浅浅笑容,他才知道,他真的在看他。
  叶修的微笑和往常完全不一样,不再有那种漫不经心、总带了点挑衅的随意,反而显得非常温和,甚至可以说,非常温柔。
  他笑着,对周泽楷远远地点了下头,嘴唇微微张开,像是要说一句什么。
  周泽楷突然有种预感,叶修要离开了。
  因为那一刻的叶修,仿佛在轻柔地说,小周,再见。
  会再见的。
  只差一点点,他就可以赢他了。只差一点点,他就可以把心中的话告诉他了。叶修第二次退役的消息传来,周泽楷的心一片平静。虽然还不知道去那里找叶修,可他相信,一定可以重新遇见。
  下一次再见,他们不会再差一点点。

评论(36)
热度(1099)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