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21

乐子昨天谴责我上周没更新,问题抽睡觉的时间修了一个小时才修了一半,真的更不了啊QAQ

今天早上努力修完后半,这章比较长,弥补上周的份,一个历史的时刻~

****************************************

  19、
  叶修收到了一个新手机。
  手机是叶秋买的,他实在受不了打电话给叶修问个好都要通过苏沐橙的日子,也实在受不了爸妈一天三遍的念叨“你也不知道给你哥买个手机,一点没有手足情”。
  “到底谁才是哥哥!”叶修才拆开盒子,就接到了叶秋的电话,后者委屈地说,“听话的孩子没人疼,闹腾的孩子有人爱,自从你回来,我在家的地位直线下降。连小点也不记得每天都是谁带它去遛,见了你尾巴摇得比谁都欢!”
  叶修冷静应对弟弟的无理取闹:“你觉得以小点的智商,能分得出咱俩谁是谁吗?”
  “小点很聪明,不许侮辱它!”叶秋不干了。
  “狗奴也要讲基本法啊,”叶修说,“小点两岁时候你训练问好,结果它尿了表姐一身的事儿都忘了?”
  跟哥哥比斗嘴,叶秋是一次也没赢过,胜率感人,恼羞成怒地说:“陈芝麻烂谷子的你怎么记这么清楚!手机不许关机,咱爸咱妈晚上会给你打,打不通你就回家吃排头吧。”
  “要停机了呢。”叶修问。
  “那不能够,我给里头充了三千,还绑定了亲情号,永不停机知道不。”叶秋早防着这招,得意地说。
  “不错,”叶修表扬了一下他弟,“听说现在手游氪金厉害,看来以后我可以靠你养了。”
  “混帐哥哥,给你充值不是为了让你玩游戏的!喂?喂喂?居然挂我电话!”
  叶修把手机塞在口袋,继续去进行训练复盘了,等中午吃完了老地方放风,掏火机时候把手机也顺了出来。
  周泽楷眼睛一亮:“新买的?”
  “我弟快递过来的,可能对我的原始人状态忍无可忍了。”叶修真心觉得手机这玩意儿特别麻烦,带身上嫌重,出门又怕丢。最讨厌是不管你躲哪儿都会被找到,他以后还怎么装作没看见譬如黄少天等人的QQ留言。
  周泽楷想了半天,劝慰说:“可以……不用带钱。”
  “哦?”这话对随随便便的叶修特别有效,他一听眼睛亮了,“上次好像是在自动贩卖机看到可以用手机钱包,沐橙说,兴欣楼下的水果摊老板都要求网上支付呢。”
  有了不带钱包这个优点,容易被人找到之类的缺点,叶修决定勉强忍耐一下。
  周泽楷说:“手机给我。”
  叶修递给他,就见周泽楷在通讯录输入了的名字和手机号,成为继叶爸、叶妈、叶秋、苏沐橙外手机上的第五个人。
  顿了顿,周泽楷又问他:“有微信吗?”
  他这手玩得太溜,叶修一时没反应过来,摇了摇头,就见周泽楷火速下了个微信帮他注册号,又加了自己的号码。
  看到叶修微信上空空如也,只有自己一个,周泽楷得到了巨大的满足,这才把手机递回去。
  叶修好笑地说:“听说朋友圈特别暴露小清新本性,小周你要在朋友圈发什么酸文假醋,我就屏了你。”
  周泽楷很有自信地说:“不会。”
  叶修戳进去枪王的相册,发现特别干净,干净得跟周泽楷的发布会似的。统共就一条消息,写了四个字“罪恶之城”,配了张花里胡哨到线条都没有的图。乍眼看去还以为什么纸醉金迷的大都会,不过荣耀教科书慧眼如炬。叶修认了一会儿,迟疑地问:“这是……荣耀里头的罪恶之城吧?”
  周泽楷点点头:“游戏截图,模糊处理了下。”
  叶修噗哧笑了出来,小周玩得一手好嘲讽。谁要不长眼认真转出去,附上一段“城市的夜晚是我不眠息的双眼,我不眠息的双眼穿越你的罪恶之城”之类狗屁不通又不明觉厉的抒情诗,那可就太逗了。
  他收起手机,交代说:“我有微信的事别回去说啊,我可不想加一堆人。比如少天那样的,肯定是一天发两百条刷爆朋友圈那种。”
  “朋友圈也可以屏蔽。”周泽楷笑了笑,怪不得叶修手机上空空如也,就装了个QQ。他自己微信好友不多,也知道叶修说的没错。
  轮回队内就一个江波涛交友广阔,一时失足加了黄少天微信,两天跑了几百兆流量,无奈只好屏蔽了帐。江波涛特别感叹地跟大家说:“黄少吃个菜就要发一条朋友圈。你们知道蓝雨的食堂菜色有多丰富吗?简直让我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吴启等人纷纷求看,看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连脱单狗方明华都仰天长叹:“虽然老婆的爱心便当很感人,可爱心弥补不了厨艺啊!”
  “后天……有什么安排?”周泽楷忽然问。
  集训满十天后,中心考虑劳逸结合,会给大家放一整天假,让选手们出去走走,也算是缓解训练压力。这种长时间的封闭训练,职业选手谁都没经历过,一群人憋了快十天,想放风都想疯了。今天中午吃饭,女孩子们已经起劲地讨论起了逛哪家商场,买什么衣服。男生们个个沉默是金地缩在一个角落,生怕被点名去陪逛。
  好在苏沐橙楚云秀根本没想要一帮战五渣帮忙,讨论完了逛什么商场买什么东西,楚云秀还回过头问王杰希:“B市有什么人不多适合去走走的公园吗?有意思点的。”
  张佳乐咂舌:“你们逛完商场还能逛公园?”
  楚云秀万分鄙视地回答他:“谁上午逛商场啊,我跟沐沐上午去公园,下午去喝咖啡,晚上才是战斗的时候。”她顺便还蔑视了一众人,“就你们一帮死宅,大概起床就是下午时候,吃个外卖打打游戏就晚上了。”
  被她的口气刺激到,方锐等人当场表示输人不输阵,咱们也出去逛!
  作为地主的王杰希就说,这么热天去公园不如去博物馆,又有空调又不无聊。众人听了纷纷叫好,女生们也加入了讨论,结果不知不觉变成上午所有人一起去天文馆,中午吃大户王杰希请客,下午自由活动的集体安排。
  “去什么天文馆啊,又不是夏令营的小朋友。”叶修一点也不想出门,嫌弃地说。
  在食堂阿姨的偏心体贴下,黄少天的嗓子上火好了不少,又恢复了平常的话量,抓着他说:“集体行动不许脱队,一早就要起床。叶修你要不起,我就八点敲门给你唱最炫民族风叫早,不要感谢我叫我红领巾。”
  众人立刻表示,老叶你就算死也要死在起床之后,只要想一下粤语普通话的广场舞神曲,就觉得神烦啊!
  “天文馆小孩子多,我们谁被认出来就麻烦了,不如去首都博物馆,人比较少。”王杰希想了想又说。
  “王队是地头蛇,去哪你决定就好,”方锐严肃地说,“我还是比较关心中午吃什么。”
  有人叫着来了B市一定要吃烤鸭,有人说满汉全席,还有人说吃火锅……然后被黄少天暴打一顿,大夏天吃什么火锅,他嗓子才好没多久呢。等到终于就吃什么达成勉强一致,男生们开始自行组队下午活动了。
  唐昊孙翔想去游戏厅,喻文州张新杰想去书店,肖时钦李轩想买点土特产,方锐黄少天张佳乐三个人想看最近上档的大片,王杰希则说要回家一趟。
  叶修想了想,干脆也说要回家,一方面的确想回去看看二老,另一方面生怕被谁拽上,逛一上午博物馆已经可以要他老命了!
  至于周泽楷……叶修听到他的话才意识过来,大家热烈讨论的时候,似乎把低调的枪王遗忘了。顺口答了一句就回家也没什么安排,然后反问:“小周下午打算去哪儿?”
  “军博。”周泽楷简洁有力地说完,一脸期待地看着叶修。
  “爱好很特别嘛。”叶修叫他看得一阵莫名,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是想叫我一起去?”
  周泽楷用力点头。
  叶修眼神放空。上午逛完下午还要逛要老命了,为什么没人提议打荣耀这么有利于身心健康的活动,那他一定捧场啊。
  “咳,我想早一点回家,所以吃完中饭就要走了……”叶修搜肠刮肚找了个理由,结果一见周泽楷以肉眼可见的模样沮丧下去,马上不落忍了,想了下说:“不如晚上一起吃宵夜?礼尚往来,这回我请,去簋街吃小龙虾。”
  周泽楷一听就高兴起来,他冲叶修笑了又笑好半晌,才想起自己没答应。赶紧又重重地嗯了一声,像一根软软的羽毛拂在心上。
  叶修也不知为什么,见到周泽楷露出明亮的眼神,心情也跟着明亮了好几分。他再想了下小周这有点不合群啊,于是问:“其他人没叫你出去?比如孙翔他们去游戏厅的,你们一个队的吧。”
  周泽楷表情高深莫测,回答了三个字。
  “想静静。”
  叶修仔细一琢磨有些明白了,大约是枪王过于寡言少语看不出心思,大家都给他套了个特别孤僻特别不合群的人设。估摸着队友们脑补了的周泽楷,荣耀之外就是一个安静的美男子,站在水边感叹岁月静好那种特忧郁的小年轻。
  被想象的画面恶心得一哆嗦。叶修终于知道,为什么周泽楷成天跟他出来,从没人问一句去哪了——枪王过分脱离群众,导致误解很大啊。会把“颜即正义”拿来说的人,到底哪里孤僻哪里不合群了,小周说“想静静”,其实是“别来烦我”,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战术大师,为一帮队友的理解力颇为捉急。
  他想着,又看向了周泽楷,眨了眨眼问:“说起来,小周你隐藏的还挺深,沐橙都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学会的抽烟?”
  “初中。”对于叶修的问题,周泽楷愿意敞开一切。他是这么想让叶修多了解自己一点,也是同样地想要多了解叶修一点。
  叶修吃惊:“跟我也差不多?不过我那是因为离家——咳咳。”
  一不小心差点说漏嘴,还好叶修机智地咽了回去。离家出走这事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黑历史,能不提就绝对不提,他很硬地转了话题:“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小周,来说说看,能不能吓我一跳。”
  周泽楷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也没有追问,反而认真想想,丢出一串话:“逃课。打架。不良学生。”
  叶修听得目瞪口呆,好半天,他才续了口烟,苦笑说:“为了吓我一跳,你也太拼了。”
  口中这么说,叶修心里其实已经信了。这甚至无关枪王的为人如何,仅仅因为,叶修就是笃定周泽楷不会在他面前说谎。
  结果周泽楷以为他误会自己随口瞎说,心里焦急起来,他张了张嘴,又觉得言语的证明太薄弱。蹙眉头一想,猛地拉住叶修的手,放到了自己背上。
  “这里,有一道疤。”周泽楷认真地注视叶修,黑白分明的眼睛好焦急,仿佛叫他信他,是世上最最迫切的一件事。
  指尖落在T恤上。下午的太阳很大,高温绕过蔓藤纠缠住四肢,薄薄的衣衫和皮肤之间有一层沁出的汗水,一按下去就有些湿闷,想要把手指粘住似的。在周泽楷催促的目光中,叶修轻轻摩挲着。
  手掌下的身体年轻而充满了力量,长期的锻炼出的坚硬背肌线条,几乎感觉不到脂肪。也许是天气太热,也许是周泽楷的眼神太专注,叶修竟觉得手指微微酥麻,像有某种细小的电流,隔着布料传到他的皮肤。
  他慢慢地,找到了那条伤口,多年过去,它已经结痂褪色,变成周泽楷脊背上一条不显眼的白色沟壑。只有以最温柔的指尖细细抚摸,才能感觉些微不平的凹陷。
  叶修心上没来由地一疼,难过一把捂紧了他的胸口,让他的手无意识地沿着勾勒出的曲线向上,坚定地,缓慢地,仿佛可以就此到达时间的彼岸,将曾经的痛楚与危险全数抚平。
  周泽楷看不见叶修的手,可是清楚地感觉到它,感觉它在自己脊背移动,早已忘记的伤疤传来暧昧的触感。不轻不重的压力持续着温柔的抚慰,舒适到让人陶然。
  心跳动得快要麻痹,让他忘却了这个行动最初的意义,又或者证明的本身就是证明,意义的本身就是意义。
  ——年少轻狂的印记,对到访者轻声诉说一个它的主人还未曾开口的秘密。
  他和他的身体挨得很紧,近地让人不安。叶修衔着烟,白雾后的面孔恬淡冷漠,又或者眼睛欺骗了周泽楷,让他无法看穿这个人的全部。
  直到叶修收回手,周泽楷还在入神地凝视他的脸。
  “还好只是在背上,要是偏点伤了肩和手的神经,联盟就要五圣变四圣了。”叶修清了清嗓子说,自然无比地退后半步,扭过头呼出一大口烟,让失措的心跳平静下来。
  周泽楷正在心不在焉,也忘了接话。叶修没在意,他们两人在一起说话,往往说着说着就陷入了沉默。有时候是叶修不想开口了,有时候是周泽楷以笑容结尾了,无话的时刻可能突然降临,两人不约而同停住,开始长久的缄默。
  缄默并不带来尴尬,它像是他们中一个默契的休止符,像是QQ上一度无目的的谈话。它是让人放松和愉悦的空气,带来一段短短的空白,他们共同在这片空白上涂抹出痕迹。它便越来越丰富,一层又一层心事的余味残留其上,让空白也瑰丽了,缄默也盈满了,充塞出一团若有若无的暧昧。
  周泽楷看着叶修侧面。
  叶修是典型的东方人脸,轮廓并不深邃。唯一特别点的,就是他山根和额头之间有一个清楚的之字形落差,让鼻子和额头的线条异常分明,透出一股执拗的坚定。
  烟雾缠绵地环抱他的面孔,周泽楷模模糊糊觉得,烟是叶修的一个部分。它藏住他眼中的情绪,它隐瞒住他话中的真实,它也包裹了他的心。它给他一个安全的缓冲,让他在激动时可以压抑自己,沉郁时可以放空自己,变成一个始终疏离于外,同任何感情保持一份分寸的成年人。
  周泽楷第一次抽烟,也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夏日。小马网吧电闸烧了,空调一歇菜,S市潮湿的热气就凶猛地窜进来,让脊背和额头沁出一层又一层细汗。周泽楷目睹了一场盛大的迁徙——栖息于电脑面前的生物,被迫伸展颓废的四肢,挪动无力的脚步,挨个来到弄堂口的屋檐下。他们仰着汗津津的脖子,迎接一点点些微的穿堂风,又从喉咙挤出点不堪日光的痛苦呻吟,痛苦地闭着眼点上烟。
  数十条烟柱一起腾空,覆盖住其下空洞的躯壳,这一幕仿佛中元焚纸的街巷,同样的烟雾袅袅下,另一面人情世故的孤独况味。
  “你……你姓周是吧?老听马哥这么叫你来着,怎么?来一根不?”有个高中生蹲在旁边,见少年直勾勾盯着这边,他就误会了。豪爽地掏了根烟,连着火机递给了周泽楷。
  周泽楷迟疑了片刻,强烈的自尊催促着,让他接过烟,极力装作平静,学着其他人的模样打火点着,又浅浅吸了一口。少年讨厌丢脸,那会让他觉得羞。哪怕肺和喉管因为不适应的辛辣味抗议到发疼,周泽楷也只点点头,装作若无其事地说:“谢了。”
  “没事儿。”高中生根本没看出来面孔成熟个子不低的小帅哥还是初中,还是人生第一次抽烟。他很潇洒地吐出个形状不太规则的圈圈,大吼:“马哥!什么时候才能修好啊,妹子等着我视频呢!”
  高中生的话引起了一番连锁反应,好几个人都起哄了,声音嗡嗡嗡乱成一团。小马哥肩膀搭了个白毛巾,满头满脸汗跑出来,挥舞着起子说:“吵什么吵什么,不是你们非要开俩空调会烧闸吗?都闭嘴!小心马哥听得烦接错了线,一个片儿都烧了!”
  吵杂的插曲中,被人遗忘在角落的周泽楷已经适应了烟的味道。不算很好,可是一种容易成瘾的熏熏然,刺激得思维很快旋转,让你清晰地隔着白雾看透某些东西。周泽楷深深地吸了第二口,开始理解那么多人烟不离手的原因。
  这次烧闸后,小马哥又休业了一天,跟两个电工一起把铜丝换了更粗更好的。等他忙完回过神,才发现周泽楷已经熟练地叼着烟打游戏了,左右手不停,动作溜到飞起。
  “哪个王八羔子给小周抽烟的?!”小马哥生气了,“他才上初中呢,积点德吧你们!”
  递烟的高中生迷惑地抬起头。他想,肯定不是说自己,就周泽楷抽烟那架势,绝对老烟枪了,指不定在哪儿学的。马哥也是偏心,把周泽楷当自家孩子似的,网费只肯收一半,吃饭都紧着他,还怕别人带坏了他。不过周泽楷小模样确实俊,刷脸特好使,高中生看着偷拍下来的照片,笑嘻嘻地打了一行字发过去:“怎么样?哥长得帅吧?比不比你们那校草强百倍?”
  逃课是因为讨厌门板一帮人,混迹网吧是因为学习没意思,跟人打架是因为精力无处发泄,抽烟……抽烟大概是觉察到了自己的空虚又无处排解。在听了父亲的劝说,重新开始学习和考上高中后,周泽楷就抽得少了。再后来他迷上荣耀,想成为职业选手,下狠心彻底戒了烟。
  烟对周泽楷来说,只是中二时期小孩子的意气,没有迷恋过,也不算上瘾。可他承认,有时候男人需要一根烟的时间来保持沉默,需要一根烟的空间来静静咀嚼,需要一根烟来忘记一些什么。
  叶修说自己也是初中开始抽烟,他还说到了离家。后头没出口的字是出走吗,所以叶修在那么小就离家出走了吗。他是被什么驱使呢,一定是将周泽楷赶出学校更大的力量吧。那个时候的叶修靠什么生活,打游戏?有没有遇到不好的人不好的事,经历了多少,才变成现在这样的坚强……
  周泽楷杂乱地想着这些,心里有一千个问题。见不到叶修的时候,他有很多猜测很多疑问,见到了叶修,猜测和疑问反而堆积得越来越多。眼前的男人是一个谜,永远有一个让周泽楷渴望的故事,就藏在懒散的笑容后。
  他没发觉自己的目光渐渐锐利。周泽楷几乎是严厉地、肃穆地仔细端详叶修脸上的每一寸表情,像是如此就能找到全部的答案。
  叶修被他这么看着啊,就有点心慌:“小周……?”
  周泽楷突兀地抬手,一把抽掉了他嘴里的烟。
  这是个很莫名,也很失礼的动作,它来得毫无征兆,伴随周泽楷慎重的目光,仿佛某个重要的仪式的前序,让叶修一时做不出合适的反应,保持着双唇微张的模样,满腹疑窦地回看周泽楷。
  他的面孔从烟雾的遮挡后浮现出来,睫毛的每一根线条,嘴唇的每一丝纹路,面上的每一点瑕疵。不算清澈的眼内,留着几痕熬夜后的红血丝,不够有神的目光装满了诧异。距离太近,反而叫人说不出是美或者丑,因为叶修之外的面孔,周泽楷忽然就全部忘记了。叶修颧骨后有一颗小小的痣,他发现它有漆黑漆黑的颜色,仿佛色笔在白皙的面庞上深深扎了一下。
  周泽楷的心突然也被深深地扎了一下。
  叶修迟疑地:“小周——”
  英俊而沉默的影子汹涌投入眼底,掐断了后半句话。
  周泽楷吻了他。

评论(97)
热度(1202)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