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22

本来看到有人催每个爱情,想想一年么更新还想努力攒出一话来,但是最近连续失眠又有家人生病,实在没有能力T.T

下周没有更新,还有10天我这边就可以完稿了(大概,不爆字的话),大家等一等吧!

联盟傻情侣正式上线~~顺便请大家给叶麻麻点32个赞;PP


****************************************

  20、
  蝉鸣嘈切,紫藤早已遍谢,细小的叶片时疏时密地透出斑驳天光。他仰着脸,那日头正照在瞳仁,让人晕眩。
  叶修第一次关注到那些细节:蝉声中有一万个欢歌,藤树的叶子只有指节长短,须后水和正午的热意和樟树的气味……他突然就置身于一个放大了无数倍、清晰了无数倍的世界,海量涌入的信息让意识不堪负荷到失神。
  以及唇上的吻。
  不知哪本书里说过,女孩子的嘴唇很柔软,男孩子的嘴唇很坚硬。
  叶修没有吻过第二个人,于是他开始质疑书的正确性了,嘴唇上传来的感觉是那么柔软,轻得像是秋天的枯叶叫风卷着擦过。似乎是浸泡在午后的海水,浪头推动一阵阵水波淹没他的下颚,轻点又离开,反复触碰,反复包裹。那小心翼翼的接近太过安适,让他忍不住想要追逐过去,感受它并非风和太阳的错觉。
  也许在外人看来正在发生的并不叫做吻,只是两个人将嘴唇贴合在一起,相互轻轻摩擦,片刻也不离地黏着。仿佛栖息在树荫下的一双鸟儿,安静地彼此轻触喙子,试图传达一句无声的告白。
  叶修没有意识到自己递出信息的真意,直到他第三次顺着周泽楷稍稍退却的方向追索,周泽楷终于按捺不住,抬起双手固定住他的脸颊,分开双唇,以比刚才急切强硬得多的力度,深深地吻下去。
  压迫感让叶修不由地分开了嘴唇,然后他的呼吸就被周泽楷夺走了,舌头迫不及待地攻城掠地,喘不过气地纠缠,标记着自己的领地。侵略过来的力度太大,让叶修不得不抓住周泽楷衣领来保持平衡,在余光的间隙,他看到青年的脸,紧紧皱起的眉心,写满了凌厉的迫切。这样的周泽楷好看得让叶修陌生,让他的心脏疯狂地跳动起来。
  如果心跳能被听到,他会发现周泽楷的心比他跳得更快更急。它不安分得在腔子里砰砰砰地乱跳,以至于周泽楷担心一旦他们的唇分开,它就会从胸口冲出,让叶修看个一清二楚。
  可是他忘记了,他的身体像他的心一样,在叶修用嘴唇、用舌尖回应的那刻就忘乎所以起来,它紧搂住叶修胳膊的手臂,捧住叶修的脸在掌心,和廊柱一起挤压叶修的身体……它早把他的一切企图心意出卖,将他一切一次次想要说出口又无法说出口的话暴露无遗。
  他们在接吻。现在。此刻。
  当前化作事实冲进脑海的那刻,骤然放大的世界又骤然远去了,声音同气味同视线尽作空茫,唯有唇瓣和唇瓣的交错,舌头和舌头的谈话,维持着彼此的存在,让两个人不致在喜悦中坠入虚无。
  “日常任务开始啦——”
  突如其来的荣耀提示音让叶修和周泽楷一惊,他们在藤树下骤然分开,还没来得及觉得羞窘,就都发现对方的脸因为缺氧和激动一片通红。
  原来小周也会脸红啊,那么熟练还以为老司机呢。叶修的意识像赶不上趟的火车,一挪一挪地,距离时刻表总有一大段。他摸了下包,掏出来震动的手机,努力镇定地说:“训练时间到了。”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嗯”了一声。脸色绯红的叶修是那么可爱,他不得不极力忍耐掏出手机来拍照的欲望。叶修脸红了,是因为那个青涩的初吻吗,这么想着周泽楷就开心起来。
  叶修咳嗽两声,试图重新捡起领队的威严,并不知道火烧似的面颊早已出卖了他:“回吧别迟到了,好好训练不要偷懒。”
  他已经不知自己在说些什么,只是直觉不能让气氛继续停留在要命的当前,必须说点什么让头脑恢复冷静的思考。周泽楷慢慢地收回了那种让人心跳过速的目光,认真地点了下头,向外走了一步,叶修给自己默默地点了个赞。
  很好,很冷静,很有……效……唉唉唉?
  走出半步的周泽楷又退回来了,他眼睛亮晶晶地,再度突然袭击,在叶修的脸颊上狠狠亲了一下。
  “喜欢你。”青年开心得仿佛全世界开满了花,说完这个词以后,才觉得方才情不自禁的失礼似的,抱歉地冲叶修一笑。
  等到周泽楷步伐轻快地离开了好久,叶修习惯性伸手去摸烟,结果想起来,烟早给小周没收了。
  现在一想到“周泽楷”三个字,他就脑仁儿疼,还有心动过速血压升高脸红面赤等种种不良症状。大太阳下站了半晌,跑去自动贩卖机买了盒烟狠狠抽掉两根,又灌下一瓶冰镇饮料,自觉重新恢复了淡定从容的风采,他才大踏步走回集训中心。
  结果才进训练室,一看冲他笑得特别可爱的周泽楷,叶修就差点破功了。好在方锐大声说:“领队带头迟到,诸位该不该罚?”
  “该。”叶修呵呵一笑,扫了一眼众人,“就罚陪训吧,不用75级大招的领队和你们每个人过一轮。”
  众人为他的无耻感到震惊,君莫笑没转职本来就不能用75级大招,这叫什么惩罚!谁知叶修还点上名了。
  “周泽楷先来吧。”连小周都不叫了,叶领队语气中隐含杀气地说。
  这天的半夜,加班的叶秋接到了叶修的电话。多年来第一次瞧见手机显示“混帐哥哥”来电,叶总激动得都忘了接听,一回神没声了,只能又打回去,故作无所谓地说:“找我干嘛呢?我刚刚开会没注意。”
  叶修狐疑地瞧了一眼墙上挂钟,都快一点了还在开会,叶秋到底开的是什么血汗公司?回头要跟爸妈好好说说,做资本家也不能太黑心了。
  叶秋还不知道,他在父母那里几十年的好孩子形象即将因为他哥的谗言毁于一旦,因为叶修上来第一句就把他吓得掉了手机——
  “我有个问题,你老大不小了还没个女朋友,到底是性取向不正常还是审美取向不正常?”
  “谁不正常?!”叶总怒极攻心,拍桌而起,“我取向和审美都好好的!而且我交过女朋友,还跟你说过,身为我哥你到底有没有关心过我!”
  自从扒拉到叶修QQ后,弟弟经常跑来拉扯些家常事。他的闲话和爸妈生病小点不行之类的假消息混在一起,叶修通常都当作耳旁风,回忆一下还真有:“哦,就是高考之前跟你告白,又拼命考进你一个大学,倒追了你三年终于成了,毕业前想出国你没留,怒而说你不爱我所以分手那个?”
  “后来还有一个,我也跟你说过了。”叶秋气顺了一点点,总算他哥没有混帐到家。
  “那个合作公司事务所的设计师,高材生品貌端正,交往半年跟你回了一趟咱家就提出分手,没过几个月嫁人了的那个?”
  “……”叶秋忽然觉得把伤心事都告诉他哥是个馊主意。
  叶修诚恳地说:“被妹子连踹两次,失败率百分百,我觉得你应该好好反省一下。”
  “少绕弯子损我了,说吧到底什么事,我不信你半夜打电话来只为关心我的感情生活。”叶秋和叶修共用一套基因,聪明得很,仔细一琢磨就知道不对。他哥那是什么人啊,说得好听叫做不理俗事,说得难听就是无利不起早,前文后头一准有倒霉埋伏。
  叶修居然沉默了好一会儿,半晌才犹豫地说:“我想着,我们是同基因的同卵双胞胎……”
  “我后悔了三十年,可惜出生是单程票不能退货。”叶秋凄凉地说。
  “根据一些科学研究,性取向和基因有一定关系……”
  “……嗯?”
  “所以——”叶修说不下去了。
  要说他也不是想找个人出柜什么的,可中午才跟一个男人火辣热吻过,他就是心理素质再好也没法当什么没有啊。叶修整天心烦意乱,黄少天几次来说话都没注意,苏沐橙还以为他病了,只得随便搪塞了几句,吃完饭就一头扎进了房间。想着整理资料静静心,谁知整晚连一个视频都没看完,脑子里头尽回放周泽楷了,还是4K高清带环绕的全方位效果。
  叶修决定早点睡,11点就上了床,结果翻来覆去不敢闭眼。因为一闭眼,他就仿佛回到了灼热的太阳照射的藤树下,继续着那个比太阳还让人浑身发烫的亲吻。
  一个睡不着的人,只有两件事可做,自己思考人生或者强迫别人思考人生。叶修当然选择后者,身为他唯一的弟弟,叶秋毫不意外地躺枪了。
  电话另一边的叶秋表情复杂,他其实不是很想知道游戏痴的兄长怎么突然关心起了自己的性取向。不过基于手足情,有些事他还是得讲出来:“哥,跟你说了吧,前不久咱妈问起过这事儿。”
  叶秋几乎觉得叶修在这一刻屏住了呼吸,可是后者依旧冷静的语调又仿佛都是他的幻想:“妈怎么说?”
  “她说,‘你哥老大不小了还没个女朋友,你这个做弟弟的要替他多张罗张罗’。”叶秋幸灾乐祸地说,“我可不想关心你的感情生活,就跟老妈说你桃花运好着呢,以前的战队有三个妹子,都特别漂亮,人也很好,对你也很好,我都见过。
  “老妈不信,我就把兴欣官网找给她了,里面很多你们的合影。她看完,自己去找了很多资料……对了,我跟你说老爸绝对口是心非,他秘书收着几乎你所有的报道,连你发的微博都没放过。”
  叶修无语地:“说重点。”他爸这点小秘密他早知道了,上次让自己做领队,劝老妈的话一套一套的,比冯主席还溜。
  “重点就是老妈真上心了,跟我说你不会玩弄女粉丝和同事感情吧,跟一个漂亮姑娘热络是好事,跟好几个漂亮姑娘都热络可是麻烦。没办法我只好诅咒发誓你跟人家清清白白,还把新年去找你时老板娘的话拿来做证明。”说到这里,叶秋长长地叹了口气,让叶修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老妈一开始还挺高兴,然后没过两天打电话说这不对啊,哪有一个心理正常的、身体健康的二十多岁男人跟三个美女一起那么久,什么火花都没有的?你和苏沐橙搭档了那么多年,近水楼台下头还半点绯闻没有,知道的说你是柳下惠,不知道的……”
  叶修懂了,无奈地打断他说:“老妈是知道的那一种,还是不知道的那一种呢?”
  叶秋沉重地表示:“她是介于知道和不知道但是认为自己已经知道的那一种。她那天就问我,你哥这样几十年女朋友都没交过,不会是根本就不喜欢女孩子吧?”
  两兄弟在电话两边沉默。叶妈妈作为一名翻译家和戏剧评论家,思想比一般人放飞多了,正常哪家的娘会直接把不交女友的儿子归类为gay啊!
  “不止这样……”叶秋实在掩饰不住话里的笑意,噗哧噗哧地说,“你知道她向来觉得玩物就丧志,比老爸还想不通游戏到底有什么好。所以她自己圆了个新故事,据说,你离家出走为了打游戏只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你无法面对自己异于常人的性取向!
  “这几天老妈特别自责特别内疚,决心帮你排除万难,洗刷偏见,让你自由恋爱选择人生。跟你说吧,再晚一个月回家,她一准把咱爸也一起洗脑了。”
  叶修拿着手机哭笑不得,总算知道为什么这两天老妈频频电话,还一直鼓励他说真心话,承诺会永远站在儿子身后了。他一时不知是要佩服老妈的脑补能力,还是要佩服老妈的预知能力……
  “当时我以为老妈浪漫情怀发作没当回事,怎么看,你可能不是个直男,但也不是个基佬啊。”叶秋也在感叹姜还是老的辣,妈妈们绝对是犀利又英明,洞悉一切的存在。
  叶修一点也不感激他为自己说话:“既不是直男,也不是基佬,那是什么?”
  “以你的表现,大概是性冷淡或者爱无能吧?”叶秋才说完,那边传出他哥一声冷入骨髓的“呵呵”,接着就被挂了电话。叶秋当场抓狂了,他还没问为什么叶修忽然感受到同志之光的感召,是不是跟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儿呢。
  一回拨叶修关机了,于是叶总愤怒地关上电脑。他不加班,他要回家,明天一早给老妈打小报告!
  挂了弟弟电话的叶修并没有睡着,他躺在床上,看着月光反射下白色的天花板,回想着刚刚的对话。母亲对孩子的了解也许是最直指核心的一种,叶修觉得,她似乎的确是看穿了某些他从未注意过的事实。
  他当然不像是叶秋说的性冷淡,年少时也有过青春期的骚动,忽然间在某个时刻被热意侵袭,吐出喧嚣的欲望来证明身体已经成熟。同学们也偷偷摸摸地传播过某些不可说的小视频和图片,叶修跟风看过几次,没有热血沸腾,只感到一阵强烈地不适。
  后来还是和苏沐秋一起聊天时,才被后者一语说穿:“你啊,就是个有洁癖的小少爷。”
  叶修没在意他的话,嘲讽他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连个鸡蛋都不会打,是苏沐秋向来的爱好。现实则是两个十五六岁,就要负担起生活的少年,为了生存竭尽全力,根本没有对着女孩躁动的气力。
  再然后,他成为职业选手就更忙了。打网游抢boss,训练战队每周比赛,日程排到了24小时都不够,人一倒已经累得睡成了死狗,五姑娘都不得不长久独守空闺。
  再再然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好像逐渐地习惯了不去关注异性,世界里只有职业选手和玩家和其他。苏沐橙是朋友的妹妹也是自己的妹妹,陈果是收留自己的老板娘也是战队老板,唐柔是很出色的天才也是战队中坚,她们都有着或这样或那样的身份,却没有一个叫做好感对象。
  曾经见到的关于性的画面太过直白,让叶修自然而然产生了未曾觉察的抵触。就像苏沐秋所说,他其实有着不为人知的精神洁癖——近乎固执地守护理想的纯粹,不惜同过去决裂,不为卑下的逼迫妥协。这种对于自我不被沾染的倔强,让他以天才横溢的超凡来对抗世界的残酷变迁,哪怕行走在最艰难的道路,也不以之为苦。
  对钟爱一生的事业如此,对待感情,他也同样如此。
  也许从没有认真想过,可叶修的潜意识对感情的确是慎重的。它在等候,等一份同样纯粹的,可以固执守候的,跨越艰难困苦的值得。它提醒他不要暧昧,不要将感情混杂,它在他身体里沉沉熟睡,直到一个叫做周泽楷的青年强硬地闯进来,将它彻底惊醒。
  这一刻,叶修惊讶地发现,他似乎已等待了周泽楷很久很久。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他们在QQ上聊天,是他们一次一次的竞技场,是他把烟盒交给他,是他为了他受到的错待生气,是他在屏幕上看到他会微笑……还是更早更早以前,少年说“我会赢你”的眼神?
  叶修努力想了好几遍,依然想不出哪一个是那个“重要时刻”,又仿佛它们每个都很重要。一点一滴累积的时间,一步一天深入的了解,一面一笑相处的默契,他不是喜欢上某一时某一刻的周泽楷,而是慢慢地铭刻了这个人的全部。
  纠结这个词向来不在叶修的字典中,超于常人的心智和阅历,让他甚至没在“卧槽我居然是个基佬”这问题上浪费一分一秒。
  想通了,就面对吧。
  首先要从教育小周训练期间要专心致志,不能和领队乱搞男男关系开始。
  打定了主意的叶修终于心平气和,一卷被子,呼呼睡去。

评论(60)
热度(1158)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