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23

年二十九交了稿,年三十大扫除,大年初一就拼死给大家更新了,开始大洒狗粮惹,希望大家吃得愉快,原谅我之前的拖期。摸着红领巾保证,2月一定完坑!


  21、
  第二天,叶修发现,他根本没机会教育小周什么。打吃早饭开始,周泽楷一见他就满脸红,像个刚刚和心上人告白的害羞小姑娘似的,一句话也不敢说,他的脸都不敢多瞧,端好盘子就躲到了食堂最角落。
  还好食堂人不多,否则不知情的完全可以脑出一幕“荣耀国家队大丑闻,前后第一人潜规则”的剧情。看着跑得比兔子还溜的周泽楷,叶修心中万马奔腾,特别想叫住小年轻后辈,好好讨论下到底是谁非礼了谁这个严肃认真的原则问题。
  叶修不知道,前一晚他没睡好,周泽楷更没睡好。
  喜欢的人第一次退役玩消失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喜欢,又遇到了喜欢的人第二次退役玩消失这样痛难信的状况。枪王大彻大悟后,终于痛定思痛,打定主意绝不放过一个机会,决心在世邀赛期间按部就班,约会告白一垒二垒三垒咳咳咳。
  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前面三个步骤一个没有呢就直奔二垒去了。晚上,周泽楷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回味白天清醒,整的夜不能寐,隔壁叶修拉扯着弟弟思考人生,他拉扯着被面思考……下半身。
  周泽楷不断想起中午那个吻,此时的他根本无法记起当时脑子是不是还转动着。
  他专注地看着叶修,没有烟雾遮挡的叶修,离自己很近很近的叶修,视线中的那个人就那样摄走了全部魂灵。等到意识回魂,他已经在亲吻那双诧异中微微张开的嘴唇。
  像他们第一次全明星,也像之前对他的每个问题和要求的回答,叶修总是超越周泽楷的意料,让他无法猜测结局。叶修接受了周泽楷,回应了他,给予了他一个比所有梦都美的答案。
  一切发生得叫人措手不及,甜蜜得让周泽楷窒息,以至于整个下午枪王都在走神。还好向来明察秋毫的领队也没好到哪里去,几次PK失误让叶修成了众人集火嘲讽的对象,只有下午对练的苏沐橙频频吃惊地看向周泽楷。
  大龄魔法师一朝脱单,哪还顾得上训练失误。兴奋不已的周泽楷把人生的第一个吻回味了又回味,极力从脑海中搜罗出那一刻更多的气息。叶修微微颤动的眼睑,扫在他脸颊的睫毛,沐浴液的清香和烟草的苦味……
  结果软床太舒适,又回想得太入神,太忘我,太细节,周泽楷发现自己……可耻地硬了。
  大多数荣耀选手都是可悲的单身狗,一帮沉迷游戏的宅男很难找什么女朋友,进入联盟后日夜接触最密切的女性经常是食堂的大妈。虽然也有很多女粉丝吧,可是由于初期一些不好的丑闻,联盟对在役选手和粉丝交往非常不感冒。双方冲着结婚去也就罢了,占女粉丝便宜闹出来,联盟一定会停赛惩罚,严重点的还可能被开除。
  周泽楷这样要颜有颜,要实力有实力的大神,向来是女粉丝们特别想亲密接触的。运气好真能有点啥,掐着他的职业前途,还怕进不了周家门成为周太太吗?前辈们趟过的雷太多,经验教训一期期地流传了下来,尤其得了总冠军后,怕大家犯错,方明华谆谆教导了好久。吓得轮回队员们纷纷拍胸脯保证,坚决要把青春和热血献给轮回,不退役不交女朋友,忠贞对待五姑娘。杜明则暗喜在心,唐柔她可不是女粉丝啊……
  彼时周泽楷还未开窍,尚未发现“我对叶修的感觉不太寻常”,直到后知后觉地醒悟,枪王马上恶补了一通不可说的知识,连小电影都看了好几个。只是欧美人和东方人体型外貌差异太大,看完后周泽楷只觉情态夸张,面红耳赤地又把片源删了。
  直到今日,叶修和他距离为零,那些动作、声音、姿态忽然就在记忆里活了过来,让他不可自已地将双方带入,某个部位也止不住地热血贲张。由奢入俭难,有了对象的周泽楷靠想象已经无法满足,挺了好一会儿,无奈起身去冲了个凉。
  等到湿着头发回来,周泽楷滚到床上,迷迷糊糊都要睡了。又忍不住想到不知叶修有没有睡,是不是又熬夜了,这让他突然意识到,叶修就睡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没过多久,周泽楷再次走进了浴室。
  就算夏天多冲几次也没事,就算小伙子火力壮,经历了如此种种不可说的一夜后,周泽楷俊脸上也有了俩黑眼圈。他对自己有些生气,也有些羞愧,明明都二十好几了,怎么就兴奋得像个毛头小子。加上昨天脑内了太多不可说画面,再一看叶修真人,滋味个中难言,着实感受了一番“无法直视”的苦。
  在奇怪的地方彼此有了天大误会,让叶修和周泽楷今天的训练双双恢复了表面的正常。叶修慷慨地满足了黄少天求虐的愿望,用君莫笑把他打趴下四回。
  方锐震惊:“老叶你吃春药了?这么猛!”
  叶修用极度藐视的一眼回答了他:“早说了,昨天是我有点手生。”
  张佳乐跟肖时钦说:“虽然叶修这家伙一贯很可恶,但是今天的他好像比平时可恶得多。”
  结果得到了张新杰难得的附和:“多大概150个百分点。”
  唐昊特别佩服数学好的人,立刻询问:“150%是怎么算出来的?”
  “想抢走他总冠军的次数比。”张新杰居然真能答出来,一听还特科学。
  孙翔在那边冥思苦想,总觉得叶修那小得意的神态有点眼熟,好像经常在方明华脸上见到?
  可能人谈了恋爱就会阳光一些,领队今天心情特别好,超常发挥地把所有人都虐了个遍,差点忘记了明天要休息。直到晚饭后喻文州让大家记得上好闹钟,他联系好了车子,上午送所有人一起去博物馆然后吃饭,叶修才想起和周泽楷有个吃小龙虾的约定。
  目前这情况……不然还是绕着小周走吧,向来荣耀就是生活的全部,叶修一时还不能接受打游戏和搞对象混在一起这个现状。
  他在房间里琢磨该怎么措辞,出尔反尔真心为难,不管发微信还是打电话都有些——忽听有人咚咚咚敲门:“在吗?”
  叶修愕然:“小周?”
  “嗯,”门一开,果然是周泽楷腼腆地笑着,“找你。”
  在国家队,队员找领队讨论技战术,或者对白天训练复盘是常事,谁见了也不觉得稀奇。叶修略一思索,左右微信电话都不如当面说了,说不定小周也是一个心思呢。他大大方方地放了周泽楷进来,反手把门一带:“正好,我也有点事找你——”
  在门外笑得特别可爱的周泽楷一把抱住他,重重地压在唇上。
  叶修心很累,一个以身作则的领队,坚决不能助长这种随便就啃的歪风邪气。他想把周泽楷推开,可是青年的嘴唇几乎是炽热地贴合过来,仿佛梦呓般轻声说:“……想你了。”
  有自觉的接近和没有自觉的接近根本是两回事,叶修一直认为他可以像往常一样压抑感情,理性思考。当你觉察到深深喜欢了某个人,就将自己的心交出去了一半,它不再像是从前般俯首帖耳,反倒对另外一个人予取予求。
  几乎没有去想他们几十分钟前还在同一个房间里,吃饭聊天打了照面,不听话的心已经剧烈地跳动起来。
  想你了。
  不是在一个屋檐下看见你,不是若无其事地招呼你,不是作为队友对手的那一个你,而是在我面前才会如此的你。想要时时刻刻见到,又想要藏起来不叫任何人知晓,想要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一起,这份心情迫切得无法自已,只有刚刚坠入热恋的人才知道。
  叶修沦陷得比自己想象中快得多,几乎没怎么挣扎他就彻底投降了,推着推着,人没推动,自己倒给推在了床上。
  周泽楷像一只扑住心爱猎物的大猫,他用手肘将叶修压进柔软的床铺,捧着叶修的脸颊细细地亲吻,从他的额头到眼睑,顺着鼻梁直到嘴唇。他吻得很轻,却不像昨天第一个吻,那时他是在下意识地小心试探,生怕被拒绝。现在的吻则更像是一个得到了渴望已久糖果的孩子,不愿意一下就囫囵地吃掉,而是珍惜地时而含进嘴里,时而轻轻舔舐,要把最甜蜜的味道留存得更久一点。
  胸口让手臂压着,叶修有点喘不过气,可他根本无暇去注意。强烈的属于周泽楷的气息环绕着,他说不出那是什么,从毛孔中渗出的汗水,从皮肤上浸染的气味,还有小心又充满占有欲的亲吻,荷尔蒙争先恐后地散佚,诉说着比肢体语言激烈更多倍的渴求。
  一种渴求激发了另一种渴求,一种占有激发了另一种占有,叶修抬起头任由周泽楷细细地在嘴唇上辗转。偶尔突然地张开唇,用舌尖逗弄一下,结果被彻底勾进对面的唇瓣中再也回不去……两个天赋选手,只是第二次接吻就表现出了高超的领悟力,无师自通地学会了舌吻时不撞到彼此的鼻子,甚至是怎么在吻和吻的间隙透气。
  他们没听见亲吻的湿润水声,也没发现唾液在舌尖拉成丝,接吻是如此不可思议的美好,想让彼此气息更进入多一点,半刻也不想和对方分离。
  叶修反手勾住周泽楷的背,漫无目的地摸索着,直到指尖察觉到一点熟悉又异常的触感。
  他忽然睁开眼,停下了继续回应,周泽楷啃着他的嘴唇,问:“怎么了?”
  声音带了些微轻喘的周泽楷简直性感得要命,叶修忍不住咬了下他的喉结,才说:“让我看看你的伤。”
  周泽楷被咬得兴奋不已,很想给他脸颊也来上一口,顾虑到领队的形象问题,还是忍耐着爬起来。他穿了一件连帽短袖运动衫,卷一下脱了个精光,露出赤裸的上半身。
  灯光下青年的肢体线条分明,周泽楷不是有结实成块的肌肉的健身狂人,一直良好的运动习惯,依旧塑造了青年有别于时下死宅的矫健身形。腹肌不够八块也隐约有型,人鱼线纹路清晰,从侧腹隐没在牛仔裤之下,年轻的生命肆无忌惮地向恋人散出的吸引力。这不是一具完美的身体,却让叶修第一次感觉到肉身之美。
  “你简直像大卫。”他由衷地说。这一刻叶修的目光不仅仅是看待恋人,更多的是人对一切能激发情感的事物的由衷赞叹。
  周泽楷疑惑地眨眨眼:“大卫……贝克汉姆?”
  叶修噗哧笑出声,手指在周泽楷肌理分明的肩膀到手臂划过:“米开朗基罗的大卫,你应该听过,佛罗伦萨的标志物。”他慢慢地说,“大卫是以色列的王,他的名字的含义是,‘被爱之人’。
  “小周,你是被爱的。”叶修微微一笑。
  从心爱的人口中吐出的言语甜蜜如酒,叫人沉醉到发狂,将周泽楷彻底击倒了。他定定地盯着叶修,不愿意错过对方此刻的表情。他看到叶修眼中每一丝流转的情感,那种毫不掩饰,也无法掩饰的喜爱,让他幸福到晕眩。
  看周泽楷发呆的模样,叶修失笑:“没想到我这么博学吧?”
  “……不像。”周泽楷还在天上晕着没下来,竟然愣愣地承认了。
  果然叶修笑了起来:“我哪懂什么艺术啊雕塑啊,连大卫米开朗基罗都是我老妈耳提面命的结果。她特别喜欢大卫像,一直想在家里书房弄个复制品。把老头子醋得不行,诅咒发誓,说只要他活着就绝不准一个裸男进老叶家的门。”
  他的话太接地气,让周泽楷的心咻地落了下来,噗哧一笑问说:“爸爸妈妈感情很好?”
  “还不错吧。”叶修思考了下,“我爸性子急,我妈性子慢,一个军人一个艺术家,爱好兴趣都不一样,但是还挺互补,磕磕碰碰也这么多年过来了。”
  小时候叶修爸妈爱吵架,一吵就特别激烈。叶爸爸暴脾气但骂人就那几句,叶妈妈语言天赋过人,不怒不气能说到人吐血。人人都说叶修嘲讽,他一向觉得那都是母系遗传。二老当时才走进婚姻家庭的门槛没多久,不像后来磨合透了,各种思想观念的冲突都会起争执。
  这对夫妻唯独一点好,就是哪怕吵得天翻地覆,也不会叫孩子们看见。有回兄弟俩躲在门背后偷听见了,叶秋怕得不行,担心地问他:“哥,爸妈不会离婚吧?”
  那时说了什么忽悠,叶秋已经忘了,可他也曾疑惑过的,吵架是不是因为过不下去了呢,如果过不下去了为什么还要在一起呢?如今他当然已经明白,不管亲人恋人朋友同事,人和人还能争吵,代表还有感情,尽情地说出不满,好过心里腐朽成厌恶疏离。
  不好多谈上辈私事,他一笑反问:“小周的爸妈呢?”
  周泽楷说:“他们都是搞科研的。”顿了顿,讲了个国人皆知的项目,叶修一听肃然起敬:“科学家啊!”
  “不算。”周泽楷笑着摇摇头,父母常自嘲不过是技术民工,没有足够的学术创见,何来颜面自称什么什么家,“感情很好,志同道合。”
  把后面四个字琢磨了片刻,品出不知什么滋味来,叶修默默点头:“能志同道合就很好。”
  周泽楷不禁摸摸他的脸,说:“你和我……也是。”

评论(104)
热度(1125)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