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35

一更超长6千字,本想分昨天今天的,想想没必要。

亲爱的叶修大大生日快乐,谢谢你来到我的世界,你不是神明,亦非圣贤,却启迪了我的生命。

愿你常欢喜,我心不忧愁。


***********************************

  BOSS的隐藏掉落都是好东西,老板的隐藏菜谱也差不离。楚云秀都不关心京菜馆会有刺身了,一脸惊喜:“这么大的海胆!”
  服务生微笑介绍:“这是今天上午空运到的北海道虾夷海胆。”
  “我们运气不错,”王杰希说,“也不是每天都能吃到的,都尝尝。”
  他话音还没落,楚云秀已经挑了一个入口:“超甜!超好吃!”
  见她满脸幸福的样子,其他人也不矜持,除了不能吃的肖时钦和不爱吃刺身的几个人,纷纷动起了筷子。
  “海胆居然是这个味?”K市土著唐昊不可思议地说,“和我以前吃到根本不一样。”
  “刺身好不好吃,要看品种和新鲜程度……金枪鱼味道不错!”李轩竖了个大拇指。
  “我再要几份海胆,王杰希会不会觉得我在宰他?”楚云秀吃的意犹未尽,忍不住小声问苏沐橙。
  “你吃我的,”苏沐橙把自己那一份连着叶修的一起递过去,“我不爱吃,叶修也不吃,都给你了。”
  “真不吃?这味道错过可惜了,不用特意让我。”楚云秀有点不好意思。
  “别假装客气了,她真不爱这个,”叶修在旁边说,“沐橙喜欢吃虾。”
  楚云秀瞪他一眼:“谁假装客气?吃你的我可不会手软。”
  “嗯,我喜欢吃虾。”苏沐橙笑着地点头,大大的杏眼非常认真。
  叶修从盘子里抓了一只牡丹虾,说:“我给你剥。”
  “好啊。”苏沐橙笑了,特别开心的那一种。
  苏沐橙喜欢吃虾,不是让楚云秀安心的谎话。
  以前苏沐秋跟叶修提过,小时候孤儿院附近有位孤寡老人,他很喜欢小孩,每月就几百块低保,却想着办法给孩子们增加营养。每隔几天,老人家就拎个小破桶带捆鱼线,坐车去好几公里外的河边,钓河虾回来给大家吃。
  苏家兄妹刚被送来时,苏沐秋乳牙都没换完。他们人小力弱,碗里的虾总被大孩子抢走。厨房做义工的阿姨怜惜苏沐橙,总是留下几只虾,拿纸包了塞兜里。下午其他孩子去游戏,就偷偷喂给她吃。
  没过几年,老人脑梗发作去世了,再后来,义工阿姨也叫女儿拖回家养老了,苏沐橙自然再没有虾吃了。直到苏沐秋带着妹妹离开孤儿院,来到H市讨生活,为了省钱每天自己做饭。菜市场的卖鱼大叔心好,知道兄妹的情况,卖别人50一斤的基围虾,卖他俩50一公斤。发现苏沐秋买不起虾,每次卖鱼还顺手抓几只塞进去。
  苏沐橙那时还是小学生,头回见到活蹦乱跳的大虾,好奇极了,巴着盆直瞅。有一只虾似乎被看得生气,突然越狱了,啪地跳出盆子,掉在地上。苏沐橙慌慌张张去抓,她人小没经验,一不小心手被尖锐的虾枪刺穿,血从口子里呼啦啦往外涌。等苏沐秋闻声跑来,就看到妹妹一边抽泣,一边执拗地用受伤的手去抓滑溜溜扭来扭去的虾子。
  当哥哥的心疼得不行,带苏沐橙冲水消毒包扎好伤口,从此勒令她不准靠近虾盆。哪怕煮好上了桌,也要先给妹妹拆光了虾头虾壳,只留白嫩嫩的虾肉。
  叶修特别佩服苏沐秋拆虾壳,水平比他拆荣耀装备还要高端。就那么拿着筷子动作几下,整个儿虾肉就轻松地剥了出来。看看人苏沐秋这精妙操作,再看看自己连咬带撕的吃相,叶修难得有些惭愧。
  苏沐秋警惕地看他:“看什么,再看我也不会给你剥的。”
  “没要你剥。你不嫌肉麻,我还嫌呢。”叶修想想那画面,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也不给你多吃。”苏沐秋没有放松地用筷子在盘里一划拉,“这些你的,剩下的都留给沐橙放学回来吃。”
  “铁公鸡居然转性啦,给我留了这么多。”叶修筷子过去,把“很多”的两只虾也划到那边,“沐橙喜欢都给她。我吃番茄炒蛋和青菜,这个下饭。”
  “嗯,番茄炒蛋也留一半。”
  “苏沐秋你能不光往鸡蛋扒拉吗?”
  ……如同曾给苏沐橙的生命带去过美好滋味的钓虾老人、义工阿姨,苏沐秋与这些笑着闹着的小故事一起,终于被无常的世事带走,成为难以触及的回忆。
  嘉世成立那天,陶轩请客吃宴席,叶修打包了桌上的大虾回家,给放学的苏沐橙吃。
  十五岁的女孩拿着筷子,眼前是一大盘全须全尾、比以前吃过的任何一只都大的虾子,突然眼眶一红。
  叶修看看,没说什么,转身去厨房洗了手,在苏沐秋往常的位置坐下来。伸手拿了一只虾开始剥,说:“看叶秋大神给你现场表演剥虾神操作。”
  他以往哪干过这个,冒冒失失一掐虾头,滋了满手黄褐色的膏液,想拽着尾巴潇洒一拉,结果虾断两半儿了。
  短短的伤感突然间消散无踪,望着呼风唤雨的“叶秋大神”笨手笨脚的模样,苏沐橙忍不住噗噗地小声笑起来。
  “别笑,”叶修咳嗽一声,若无其事地把四分五裂的虾子藏在一边,又拿起一个新的牺牲品,“一回生二回熟,谁第一次打副本BOSS不得团扑几次。相信我的操作能力,小小的虾兵BOSS,熟悉了弱点知道了打法就是虐菜。”
  他吸取了教训,回忆着苏沐秋的动作,拿筷子这里捅捅那里戳戳,花了快两分钟,终于剥出来一截……断了尾巴还沾着几根虾足的虾肉。满意地把它放进苏沐橙碗里,叶修充满了自信:“第二次就能这样,进步很大嘛,第三次一定能无伤过关。”
  事实证明对叶修这样的人来说,现实生活比荣耀难操作得多。等他真的完成无伤推倒大虾BOSS的目标,时间已经过去快两年。
  如今的叶修已经成功晋级了剥虾大神。捏着头抓了只牡丹虾,右手拿起只筷子。白皙的手指在虾壳第三节轻扭出条缝隙,乌黑的筷子撬一撬,连壳带尾巴卸松了。反手又用筷尖一插,打开虾头后顺手向下一划,轻轻松松地拉掉了虾线。最后左手拽住尾巴一拉,虾头虾线脱开,粉白色的虾肉完完整整地露了出来。
  整个动作快得像戏法,一套下来行云流水,娴熟利落不打半点咯噔。加上他的手生得漂亮,大虾在纤长的指节那么翻来覆去,光用瞧的,就让人觉着赏心悦目极了,连带虾肉的高级感也蹭蹭地上涨。
  旁人吃饭聊天都没瞧见,旁边一直留心的周泽楷满心惊叹,简直要给他鼓掌。
  将剥好的虾捏着尾巴递给苏沐橙,看她高高兴兴吃起来。叶修扭过头,目光在周泽楷脸上打个转,又拿了一只虾几下剥好,笑着问他:“厉不厉害?”
  “厉害。”周泽楷特别心悦诚服地说。
  叶修眯着眼,轻轻地笑了一下。他这样弯弯地将眼睑一收窄,霎时变年轻变活泼了许多。仿佛十分享受周泽楷的赞美似的笑完,顺手将虾放进周泽楷盘子,说:“夸得好。赏你了。”
  周泽楷有点惭愧,第一次知道叶修除了会打荣耀还会剥大虾,对比自己,二十几年尽会吃了。男友力输给对象,有负方明华“如何成为一个新时代S市好老公”的多年现身教学啊。
  所以……恋人第一次给剥的意义重大的虾肉,到底应该是一口吃掉好呢?还是再多赞美几句好呢?还是留到最后细细品尝好呢?
  枪王沉默不语地盯着盘中虾,帅脸写满了纠结,看得叶修差点没笑出声。两天下来,他早摸清楚了小帅哥谈恋爱的思考模式。知道周泽楷在想什么,叶修大爆手速再剥了一只虾,和之前那只放在一起,笑着说:“别看了,想知道怎么剥的,下次教你。”
  “嗯!”周泽楷超开心地冲他用力点点头,然后做出了最终的选择——掏出手机拍了个照。扫视了一圈好友列表中的单身队友们,在“方明华”上停留几秒,轮回队长暗暗遗憾了一会儿,打开爸妈的群,郑重转发并附言:『他给我剥的!』
  也不管这条没头没脑却充斥着迷之得瑟的消息,激起了周爸爸周妈妈怎样的复杂心情,旁边围观了一切的叶先生真心感觉要绷不住。明明是很傻很幼稚的小学生级别的炫耀,周泽楷这个一米八个子又帅又沉默的大男生悄咪咪一秀,突然就可爱了好几分。
  极力压下摸他脑袋的冲动,叶修扭头又抓了两只虾,剥好递给苏沐橙,才发现之前剥那只她还没动。
  “怎么不吃了?”叶修奇怪地问。
  苏沐橙低着头没回答,一双筷子在餐碟里绕着牡丹虾划拉,似乎在分神想什么心事。
  “没胃口?”叶修挑起眉,刚刚还好好的苏沐橙怎么了,“这两只还要吗?”
  “……要!”仿佛刚刚听见,苏沐橙抬起头笑眯眯地说。这样一看,又和平常没有分别了。
  一轮刺身吃见底,厨师在旁边开始做片烤鸭的准备,烤制的肉香让人口舌生津,胃口大开。刚发誓诅咒绝不喝酒的楚云秀迟疑地:“要不……还是上两瓶啤酒?”
  唐昊马上接口:“我喝。”顺便看了一眼其他人,“楚队都这么说了,是男人都别怂。”
  所以说唐昊的人缘比孙翔好不了多少是有原因的。陪楚云秀一起喝的好意,被他的酒场话一说,成了全体男生赶鸭子上架,不喝也得喝。
  叶修用筷子敲敲盘子,说:“一人小半杯,不许过量,喝多的人自觉退出主力竞选啊。”
  “你连半杯都喝不了吧?”王杰希一边叫啤酒,一边对他说。
  “我要监督你们,就忍痛不喝了。”叶修挥挥手,“不要太感动。”
  “领队带头搞特殊。”有人说,他旁边那人顺势接了下句,“不利于国家队团结。”
  叶修一看说话的俩人惊了:“张新杰,肖时钦,我怎么得罪你们了?”
  黄少天拍桌哈哈大笑:“连好脾气的小事情都不站在你那边,认命吧,倒上倒上。”
  “……我出去抽根烟。”
  “小周沐沐快按着,别让老叶跑了!”
  几个人这么一闹腾,气氛霎时热烈许多。之前叶修也请过客,那时大家刚刚聚起来,还有些生疏,难免带些联赛时的恩恩怨怨。经过十天集训,关系拉近了不说,在酒的催化下,情绪也更容易被释放。
  唐昊跟张佳乐碰了碰杯,黄少天跟王杰希碰了碰杯,喻文州张新杰肖时钦几个碰了一下,方锐跟李轩也碰了碰杯。大神们都很有素质,谁也不好意思逼姑娘们喝酒,楚云秀左右看看,颇觉遗憾,只好和苏沐橙碰杯了。
  最令人意外的是孙翔。拿了杯子深吸口气,起身就往叶修这边冲。等站到人面前了,又扭捏起来,涨红了脸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碰一下?”还是叶修看不下去,给他解了围。
  孙翔大大地松了口气,总算找着主意似的,举杯跟叶修碰了碰。末了,低声说:“对不起。”一说完把自己又臊得不行,低了头忙着就要往回走,就听后头叶修说:“唉,你等等,哪有这样的。”
  孙翔涨红着脸转回头,叶修哭笑不得地说:“我还没喝呢,你走什么。”
  “哦,哦!”孙翔手忙脚乱的说。
  叶修端了酒杯没喝,微微一笑,问他:“你……喜欢这个游戏吧。”
  孙翔一愣。
  他没有忘记这句话。
  这是一叶之秋账号卡交接那一天,叶修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似曾相识的对话,截然不同的语气,再回首有种别样的唏嘘。叶修说完,举杯抿了下唇,继续道:“如果喜欢……那个用一叶之秋的,还要再加油啊。”
  表情随着他的话语一变再变,孙翔先是恍惚,再是羞愧,最后渐渐变得严肃起来。他低头对着叶修眼睛,说:“我会证明,我才是最强的战斗法师,一叶之秋会是永远的斗神。”
  “有志气。”叶修笑着说,“你可要小心了,想争夺最强战斗法师位置的人,可是很多很多的。”
  “哼,让他们放马过来吧。”孙翔知道,他说的竞争者,不只是唐柔邱非,更是世邀赛上的国外精英们,是未来联盟层出不穷的新人们。不过,竞争者是谁,和他有关吗?即使是眼前无法战胜的男人,只要是对手,孙翔都不会有丝毫惧怕。
  年轻人一副打了十管鸡血似的模样,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方锐在旁边啧啧摇头:“心太脏了,这么忽悠小朋友。”
  苏沐橙还是气不平:“你对他这么好……”
  “总不能让孙翔背着欠我一个亿的心理负担去打世邀赛吧?账号卡交接给新人,多正常的事,他又没做错什么。”叶修笑。
  早已不在意的一段过去,孙翔却一直挂在心上没放开。闹得集训时每次面对面,对方都是一张纠结无语的别扭表情——对叶修来说,能化解开孙翔的心结,让他不带包袱地站在赛场,今天这顿酒就没白喝。
  联盟那么多新旧交替,有的平静,有的不平静。再多的心理准备,交出从名字开始建立的账号卡那一刹,任何人都不免会情绪失常。
  有的是失落,如魏琛和喻文州;有的是不满,如张益玮和周泽楷;有的是不愉快,如林敬言和唐昊。可是这些全部加起来,也比不上孙翔接收一叶之秋的风风雨雨。嘉世难看之极的做派,将一桩正常的转会和交接,变成了狂妄新人上位将功臣老人扫地出门做网管最后还被逆袭破产的狗血戏码。
  嘉世对叶修那些龌龊事,和孙翔其实没有关系。从某个意义上来说,他也算是被外表光鲜内里糟心的“豪门”光环给坑了,多少年少轻狂,本也不是罪过。可惜,道理能懂是一回事,苏沐橙永远不能对一叶之秋的易手无动于衷。
  “还算他知道说句对不起。”姑娘小小地咕哝一声。
  方锐笑着岔开话题,凑过杯子说:“我们新科冠军队还没喝过庆功酒呢,正好来碰一个。”
  “没有大宴天下三天三夜?老板娘不能是这么吝啬的人。”叶修吃惊。
  “队长一声不吭退役了。人都凑不齐,庆什么功。”苏沐橙说。陈果准备了庆功宴,可惜最大的功臣不在场,所谓庆贺说来不免有些讪讪的,于是大家伙儿吃了顿好的也就算了。
  叶修咳嗽两声:“我的错我的错。世邀赛结束回去我请客,给你们补上庆功宴……方锐你做什么呢?”
  “录音发给老板娘。”方锐得意地摇着手机说,“立据存证,要是有人说话不算数,老板娘自然会来找他麻烦。”
  好狠!叶修十分感慨:“小方子,你成长了,再也不是废物点心了。”
  等他们三个碰完,前后抿了两下唇,叶修脸上已经飞起了红晕。再瞧黄少天张佳乐那帮子还没过来,他决定吃点东西垫垫,不然真被横着拉回集训中心,那就丢大人了。
  才坐稳在椅子上,另一个酒杯又凑了过来。
  叶修抬头,严厉地说:“周泽楷选手,你还想不想在世邀赛出场了?”
  人有些微醺,说话就没那么周全,他都忘了同样的威胁不久前才说过。周泽楷自然不怕,浅浅笑一下,低声说:“倒给我。”
  见周泽楷的杯子喝空了大半,叶修秒懂。马上推过酒杯一碰,顺势倒了一大半进对面,眨眼只剩杯底了。他忍不住要给小周狂点一百个赞。
  包厢里众人捉对碰杯,吵吵嚷嚷的闹腾得很,连苏沐橙都被楚云秀拉去对面了。没人注意,酒又有点上头,叶修就忍不住靠过去,悄悄地说:“周泽楷选手,对领队这么好,除了想要出场,还想要什么呀?”
  周泽楷心想,他一定不知道,自己喝多的样子有多招人。叶修皮肤很白,红晕一浮上来,就成了淡淡的粉色。下垂的眼角泛着微红,低眉浅语,盈盈波光……真是要人命!冷空调吹得枪王一头热汗,脊背上寒毛都竖起来了。
  是谁先前在车上,碰一碰脚踝都严词拒绝来着?这酒量还不如喝完就躺下呢,周泽楷选手又苦又甜,在心里的小本本狠狠给叶修记了一笔后账。
  边记录,边瞧一眼含着笑意的眼,又挣扎着转去看圆桌周围的人群,忍不住又回头,再瞧了一下沾湿的嘴唇……不行,再看下去就要记不得这是群魔乱舞的联盟选手喝酒现场了。周泽楷选手一咬牙,艰难地做了一个嘴形:『约会。』
  “呵呵……不行。”叶修毕竟没真醉,当场翻脸,再度无情拒绝。
  早知是这结果,周泽楷依旧忍不住生气瞪他,只撩不管人干事!
  黄少天终于突破重重包围冲了过来:“老叶来来跟我干一杯……卧槽你居然都喝了这么多!”
  叶修义正词严:“我喝多了,干杯可以,喝酒免了。”
  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他跟谁喝了这么多,看餐桌上也没有偷偷倒酒的痕迹,这才几分钟而已嘛。他又不是真要为难叶修,只好挠挠头,碰杯意思了一下,两人又说了几句话才离开。
  接下来找叶修的,他全都如此办理。大家看他杯子剩下的量,还有泛红的脸,都以为叶修已经喝了挺多,于是碰碰杯一笑了之,谁也没有逼他。等喻文州提议大家为了成为队友,征战世邀赛干杯,他那点杯底还在晃悠呢。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喻文州对叶修笑:“领队来说两句。”
  叶修想了想,面对曾经的对手和队友们说:“一个月后的我们,只接受一个结果——”
  “冠军!”包括周泽楷在内,每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短短的词汇有着不可思议的魔魅般的影响力,方才还笑着的、说话的、温和的脸,都染上了肃穆的神情。
  因为在座的每一个人都为这个词拼搏过、挣扎过、头破血流的失败过,失意挫折的叹息过,深深懂得这个词汇光鲜背后的努力与沉重。
  叶修举杯,平静地说:“为大家,为冠军,为荣耀。”
  十四只酒杯一起高举,饮下必胜的决心。

评论(33)
热度(738)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