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36

告诉你们一个可怕的消息……

这参观博物馆的漫长一天还没过完!

(后半段大修过,有兴趣可以重看,不重看也不影响)


*****************************


  24、
  叶修一推开门,满脸嫌弃地说:“怎么是你在啊?”
  正低头跟客厅桌上堆满的文件苦战的叶秋一听,做势要拿文件夹砸他:“咱们家凭什么我不能在?!”
  叶修还能不知道他弟那点心眼?这是知道他要回来,故意在家办公堵人呢。他不给叶秋八卦感情生活的机会,走到沙发边,伸手挠了挠小点的脖子,问:“爸和妈呢?”
  “当然都去上班了。”叶秋鄙视,“以为你是什么大人物?偶尔回个家还要大家请假接待不成。”
  “小点,瞧瞧,这就是嫉妒的模样,太丑陋了。”叶修抓住一个狗爪子对叶秋指指点点地说。
  叶秋冷笑:“我俩可长得一样。”
  叶修挑眉:“是吗?那为什么从小到大没人搞错过我们?”
  这是叶秋非常生气的又一点:人家双胞胎都能相互逃课点名背锅瞒天过海,到了他们家,就只有他哥假装他的份儿。
  不管怎么学,叶秋就是做不来叶修那种刻在骨子里的洒脱平静,更是没有一句话让人气得牙痒的本事。倒是叶修学他很容易,只要肯乖乖低头不说话,十有八九被误认是叶秋。好在除了面对小女生的告白偶尔会用“你们找错人了,我不是叶修”脱身,其他时候叶修都是敢作敢当,从不连累弟弟。
  叶秋嘴上从来不说,一度也觉得有个双胞胎兄弟挺不错,直到他的行李、身份证和离家出走的梦想被偷走……
  想到这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谁说的,小点能认出我俩!”
  “它是人吗?”
  兄弟俩的斗嘴声中,小点挪动脑袋,枕在了叶修腿上。
  时光荏苒,曾经的小土狗已经步入了老年,从前厚厚的浅白色狗毛褪去了不少,明亮的黑眼睛也浑浊得模糊了视野。小点老了,腿关节不大好,无法像小时候一样,在叶修一开门时活泼地扑在他身上。可是哪怕嗅觉和听觉退化,它还是在叶修回来的那天,认出了曾经的小主人。
  小点顺着叶修的挠动,发出呜呜的舒适的叫声,然后一扭头,咬住了叶修的衣角磨了磨牙——这是它只会对叶修做的动作。也许因为还是小奶狗时候,叶修贡献了衣服给它做窝的缘故,小点对他的味道最依恋最熟悉。每次叶修顺毛一摸,就会扑过去咬他衣角。
  叶秋说,叶修离家出走后的某天,小点趁着阿姨打扫卫生钻进房间,拖了叶修的一件卫衣回窝,白天咬衣角,晚上就枕着睡。叶妈妈偶然瞧见了,当下再也控制不住,抱着那衣衫,坐在狗窝边的地上,默默流了一下午眼泪。结果着凉晚上发了高烧,喂药的时候,她恍惚地把叶秋认成了叶修,问他在外面好不好,为什么不回家,一边问,一边难过地哭。
  “后来妈病好了,根本不承认她哭过。那几年我很气你,”叶秋说,“不是因为你偷了我行李,比我先离家出走,也不是因为你不回来。而是因为你再讨厌这个家,也不该这么对妈妈。”
  “我没讨厌这个家。”叶修很弱气地说。
  “鄙视你的虚伪,我都经常讨厌这个家的!”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让我继续愧疚了?”
  “你最好愧疚到死,好好在家给爸妈尽孝,感受一下这些年我一个人当两个人的辛苦,也该我去寻找自由了,哈哈哈!”叶秋当时万分快意地说。
  叶秋万万没想到,本以为终于回家蹲着的哥哥,居然在家连半个月都没有,又得到了宝贵的自由。看见小点用衰老的牙咬了几下叶修衣角,流下个口水印子,叶秋特别羡慕嫉妒恨地说:“你明明一股烟味,怎么小点还能认出来?”
  “因为我从没咒它死了吧?”叶修思考片刻,回答。
  叶秋心虚了。赶紧丢下电脑,坐到沙发另一边给小点挠背,得到口水洗手的热情回应。
  双生子加一条狗,像是回到了小时候窝着聊天的时光。叶修摸着小点枕在腿上的脑袋,若有所思地跟叶秋说:“有点事想跟你打听。”
  “嗯?”叶秋有点吃惊。
  “你怎么混进国家队服装赞助的?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叶修开口就把叶秋起了个半死。
  中午吃饭的间隙,叶修抽空和喻文州私下交换了点消息。他没有料错,联盟早有人找过喻文州,让他在阵容上多向叶修提提建议,要更多的考虑国家形象云云。
  “说是冯主席的意思,要多让现在代表性的选手有出场机会,展现联盟风格水平。除了周队,王队孙翔沐橙少天也被点名了。”喻文州也不瞒他,“我估摸着,既然不敢直接找你,那肯定和冯主席无关了。干脆挡了回去,怕你心烦,也没多说。”
  叶修同意他的判断:“不是老冯。他先答应我不干涉训练和比赛,不会食言。”
  “估计是什么人受到赞助商压力,打着联盟旗号扯虎皮做大旗。大概想到会有,倒没想到后头这么复杂。抱歉,应该告诉你的,自作主张了。”喻文州苦笑。
  “文州,下次遇到这样的事,你不止应该告诉我,还应该让他们直接来找我。”叶修认真地说,“这是我的责任,不是你的。你是队长更是选手,精力应该只在训练和比赛。”
  喻文州笑起来:“第一次有人帮我顶事儿,感觉还真不错。”
  “是不是特别留恋这种感觉?来兴欣吧,给你一片自由翱翔的天空!”叶修马上鼓动。
  “考量这个,似乎霸图才是最好的选择。”喻文州陪着他扯。
  “老韩?作为队长他必须不如沐橙。”叶修理所当然地说,喻文州一愣,就听他很快补充,“霸图老板能把他当女神供着吗?”
  “韩文清”和“女神”两个词结合起来,威力着实惊人,喻文州笑得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半晌才擦擦眼泪说:“那采访的事?”
  “我又不是一定要和联盟和总局对着干。既然采访计划靠谱,不打乱训练计划,没有不同意的道理。”叶修说,“你和我一起,还有一个人,嗯,就小周吧,我去跟他说。”
  这人选……喻文州若有所思,明白了他给这次采访定的基调。他笑着问:“真不打算对着干?”
  “你对领队的大局观和战术水平很不信任啊,”叶修一抬下巴,说,“赛场外,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言下之意,上了赛场就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了。这点潜台词,喻文州自然一听就懂,当下放了一半的心。他清楚叶修的性格,平时看淡荣辱,涉及荣耀决不妥协。喻文州还真怕叶修跟联盟、总局、赞助商三方一起杠上,哪怕胜算极大,也免不了一场场疾风骤雨,所以明知越俎代庖,还是帮叶修挡了回去。
  “有时候真羡慕你们这些不用‘顾全大局’的家伙。”喻文州笑。对那些将荣耀赛场当作商业筹码、当作儿戏舞台、当作政治资本的家伙,他内心深处和叶修是一样不喜欢并且鄙夷的。
  “胜利才是大局。”叶修坚定地说。
  这是非常叶修式的回答,也永远是他的回答。
  听双胞胎哥哥讲完大致的情况,叶秋有些了解来龙去脉了,说:“这事儿容易。我本来就是那家运动服装的大股东,董事会成员。直接说我哥要带队出征,大家卖个面子,再通过总局关系拉个线,就成了。”
  “你这是以权谋私啊?”
  “什么以权谋私?没文化,这是合作共赢,一箭多雕!”叶秋鄙视地说,“没有利益支撑,就算董事长也不可能一意孤行,又不是电视剧里的脑残总裁。”
  “合作共赢啊……”叶修想了想,笑着问,“如果国家队赢不了呢?”
  叶秋震惊:“你谁?你不是叶修!叶修的字典里还有‘赢不了’这个词?”
  第一次发现弟弟对他居然迷之有信心,叶修哭笑不得地说:“神仙也不能保证都能赢吧。比赛场上什么事都会发生。”
  “别人可能是这样,如果是你……就算不懂荣耀,我也没法想象你输。”叶秋拧起眉,“嗯,这么说来,我的判断确实不够理智。大概是因为你的成绩太超乎想象,给了人一种‘连这样的事都能做到,他无所不能’的印象。”
  “就把你出于无知的信任当作对我事业的肯定吧。”叶修愉悦地说。
  “切!存款只有五位数的人也叫做有事业?”叶秋开启了总裁模式,对没车没房的兄长射出了B市人之鄙夷。
  “你能为国争光吗?”叶修淡定反驳。
  这句话刺得叶秋好心痛。明明一直以来他都是家里比较乖巧比较成器的榜样人物,结果叶修成为国家队领队后,叶爸爸口风就变了。经常感叹大儿子也有代表国家争取荣誉的一天,让老父亲心怀大慰,总算培养出了一个有用之才——旁边的叶秋听一次膝盖中箭一次,合着为国家创造赋税和就业岗位都不算有用之才吗?
  “……我看我还是离家出走吧。”叶秋怒而起身,腿上的狗尾巴啪嗒掉在沙发上,小点歪着头呜了一声。
  “有出息一点行吗?”叶修抱着狗狗安慰,“你已经是中二年龄的两倍了叶秋小朋友,看把小点吓得。”
  “你也快三十,好意思说我。”
  “所以我迷途知返回归家庭了,做哥哥的当然要给弟弟当榜样,”叶修不跟他掰扯,“你这么能跑题,抓不住重点怎么做人老总的。”
  叶秋给他个愤怒的白眼,废话几句差不多足够了。他思考片刻,接着说,“当然也考虑过国家队失败的可能,不过,赢不了对我们也没损失。赞助电竞,对服装的品牌效应并不体现在销售额上,比赛转播主体还是游戏,选手出镜太少。你们能穿着赞助服装捧起冠军当然很好,没有也没关系。主打本国第一运动品牌概念,最重要还是‘国家队’这个牌子。
  “但是呢,你们国家队选手精神面貌不错,穿运动服也上镜。之前拍的国家队海报我看了,和之前想的宅男确实不太一样,不到一个星期,国家队同款运动服销量也有几十万了,随着宣传影响扩大,肯定还会上涨。你……你就算了,有个叫做周泽楷的,还有你朋友的妹妹苏沐橙,外形出众,广告部门非常满意。至于其他的方面,我觉得……”
  叶秋难得被哥哥请教一次,认真帮忙,把国家队赞助商的构成分析了一遍,讲的头头是道,叶修听得连连点头。他以前哪懂得这个,现在才知道一个赞助背后还有那么多东西,每个赞助商的诉求也有着很大不同。
  “说到这……你的对象,到底是国家队里的谁?”冷不丁的,叶秋蹦出来惊天一句。

评论(24)
热度(543)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