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37(修)

  “说到这……你的对象,到底是国家队里的谁?”冷不丁的,叶秋蹦出来惊天一句。

  叶修垃圾话已达大宗师级别,怎么会让弟弟套路了,呵呵一笑:“弟弟不婚,何以家为?”
  “装,你就接着装!再不说实话,我真去给老妈打小报告了。”叶秋翻个白眼,“我们是双胞胎,小看我的智商就是小看你自己的。以你的性格,没当场否认,就是承认!”
  推理起来一点也不难。叶修是个不折不扣的游戏痴,无法和不懂游戏的人愉快沟通那一种。“不是性冷淡就是爱无能”,绝对是叶秋打从心底对兄长的真实评价,不包含任何诋毁。结果有一天恋爱绝缘体的叶修,突然发生了性向觉醒,想也知道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叶·柯南·秋迅速抓住关键点,真相只有一个——有男人跟他哥告白了!
  嫌疑人是谁?
  叶秋认为,叶修是不可能和人网恋的。以叶修沉迷游戏的时间,在游戏中呼风唤雨招惹崇拜者的能力,要愿意网恋早几百年就脱单了,还能等到快三十?所以这人肯定和叶修现实中有很多接触,双方很熟悉,条件也很不错,让叶修很有好感,起码不会第一时间觉得被基佬觊觎冒犯。综合国家队十天来都在封闭集训,叶秋决定小心推理,大胆求证一下。
  结果……叶修真的没有否认。
  第一次直面双胞胎哥哥弯了这个事实,叶秋的心情除了复杂只剩复杂。
  那晚叶修给叶秋打电话,就知道弟弟知道是迟早的事。唯一没有料到的是叶秋居然表现的很放松,很平静,仿佛双胞胎哥哥交了个女朋友一样地八卦他的对象。
  想到这,他迟疑地说:“你还正常吧?”
  “我哪儿不正常?”叶秋一愣,旋即明白过来,“有你这样诅咒弟弟的混帐哥哥吗?我是钢铁直男!”国家队选手资料叶秋是研究过的,并试图使用传说中双胞胎的心有灵犀来判断叶修看上了哪个。可惜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是一堆汉子和汉子加汉子,让他毫无变成曲别针的兴趣。倒是楚云秀气质不错,和前任女友有点像……
  叶修认真松了口气:“那就好。”
  “除了都想离家出走,我们从爱好到性格都完全不一样,大概是个假的双胞胎。”叶秋想一想,也松了口气。
  “我不止‘想’,我还实现了。”叶修纠正他。
  “无耻!别忘了你的成功建立在我精心准备的行李上!”
  “好好好,”叶修说,“军功章也有你的一半,送三个总冠军奖杯以示表彰。反正上头也是你的名字,嫌不够我还好几张‘叶秋’的MVP证书……”
  “不要,我名字又不是我本人,”叶秋嫌弃地说,“沉迷游戏的成年人,幼稚!”
  “联盟两百号职业选手、几百号退役选手、不知的预备役业余选手还有千万荣耀玩家,你一口气地图炮了多少人你知道吗?”
  叶秋哼了一声,不说话了。为了了解哥哥离家出走之后都在干什么,早几年他也是玩过荣耀的。还没到四十级就觉得索然无味,找了个代练帮忙过了神领,进去转悠了一圈,干脆地AFK了。在喜欢极限运动,热爱徒步和潜水的叶秋看来,游戏的体验太虚幻,完全无法和驾车穿过广袤无人的沙漠,爬上山顶看见的壮丽天地,深海中魔鬼鱼落下的巨大影子相提并论。
  就像叶修无法传达给弟弟,虚幻的世界也可以得到真实的胜利与成就,游戏带给他每时每刻仿佛无尽的挑战与快乐一样。在这一点来说,双胞胎是很相像的,像到甚至不曾想要彼此说服——就如那句老话:世界上一半人的乐趣,另一半人永远不懂。
  叶修突然笑了下,说:“谢了啊。”
  他能看出来叶秋的心里并不轻松平静,所以才分外感谢弟弟努力维持的轻松平静。仿佛双胞胎哥哥突然喜欢上一个男性,只是件茶余饭后的八卦小事,不值得大惊小怪,更不应该生气愤怒。
  “真心感谢我就快老实交代!”叶秋有点不习惯地说。在他看来,叶修一直是个无耻混帐成天气死自己的家伙,突然这么温情脉脉?太不像叶修了。一定是那个不知名的拐带了他哥的人的影响!叶秋心中一阵阵酸溜溜的不爽,决定拿到名字就去做个彻底的尽职调查,连小时候尿过几次床都查得一清二楚那种……
  弟弟脑子里打得什么鬼主意,叶修用后脑勺都能想得出来,自然不会贸然露了口风。他拍拍叶秋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既然知道了这么大的秘密,维护家庭和平的重任,必须交给你了!”
  叶秋吐血,突然一点也不想知道他哥对象是谁了。不管是谁,自己已经注定要跟着一起趟雷的命运!
  “我不会帮你的!”
  “那也行,”叶修说,“到时我再离家出走一次,然后你离家的梦想继续遥遥无期。”
  他哥真的干的出来!叶秋好气,心内只剩满满的嫌弃:“你走你走,我不想看到你这张讨厌的脸。”
  没等叶修说你这是伤敌一千自损一千呢,叶妈妈正好开门进屋,一听就皱了眉:“秋秋,怎么对哥哥说话呢?你哥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别欺负他。”
  “谁欺负得了我哥,”叶秋简直冤死了,“妈,你不要这么偏心成吗?”
  “我哪儿偏心了?”叶妈妈提了下手里的塑料袋,笑眯眯地说,“买了你喜欢吃的菜,小修喜欢的也有,今天我亲自下厨。”
  叶妈妈大学所在的系前几年搬到了另一个校区,上下课路途要耗费不少时间,加上年岁见长,叶修回来之前,她已经有好阵子不进厨房。如今……母爱如山,难吃也要忍着!
  双胞胎彼此互看一眼,沉痛地点点头,异口同声地说:“谢谢老妈。老妈辛苦。”
  吃完让叶修分外怀念泡面的晚饭,和家人在饭桌上充分交流了感情,报告了工作,接受了老爸几十年如一日的训导。叶修瞅准空子,用“以身作则早点归队”为由火速开溜。大儿子颇有长进的思想觉悟,果然让叶爸爸大为满意,挥手准假,都没给夫人扣住叶修问他感情生活的时间。
  叶秋觉得哥哥行为万分可疑,散发出一股恋爱中迫不及待见面的酸臭味,于是主动要开车送他回集训中心。叶修没有给弟弟机会,自己叫了个车,坚决将不死的八卦之心熄灭在小火苗状态。
  原本预定晚上要和周泽楷去簋街吃小龙虾,后来叶修想想不妥。一是担心吃宵夜太晚不利于休息;二是人来人往的,被粉丝认出来脱不了身惹是非。回家路上就发信息取消了宵夜,想到周泽楷失望的表情,一个不落忍,又追加了一句:“你晚饭要不知道吃什么,我回来早点,给你打包一家好吃的川菜。”
  消息发出去,周泽楷秒回“等你”。叶修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重点明明应该是晚上有事要谈啊……
  去馆子打包了饭菜,又回了集训中心,时间已经快七点半,叶修微微后悔,不该让人饿着肚子等饭。果然如他所料,周泽楷乖乖地在餐厅拿个平板看国外战队视频,也不知坐着等了多久。
  男队员们经常半夜肚子饿泡面吃,餐厅就在角落的消毒碗柜放了几个大碗。叶修熟门熟路拿了碗碟,把餐盒里的辣子鸡丁、双椒霸王兔、毛血旺一个麻酱油麦菜一个鱼头汤盛出来。一看菜量,有些尴尬:“咳,好像买多了。”
  周泽楷拿了筷子,正襟危坐地等叶修一样样地把菜端到面前。被“叶修记得我喜欢吃辣”的幸福包围,一看油汪汪红彤彤的菜色,还没下嘴就满心热烫,哪有嫌多的道理。
  接过叶修递来的饭碗,当即就着鸡丁扒了一大口,周泽楷真诚赞美:“好吃!”顿了顿,基于“我喜欢的人做什么都是对的”这种为爱瞎眼心态,又补充说:“我会全部吃完。”
  叶修吓到了,枪王可是个说到做到不打折扣的,连忙阻止道:“这家量很大,三个男人吃都足足够。你一个人吃不完别勉强,会撑着的。”
  “明天继续。”周泽楷选手相当很固执。菜是真心好吃,调味十分正宗地道,和他在S市经常吃的改良川菜不一样,叶修显然用了心去挑选,怎么能辜负。
  “……随你吧。”叶修大概猜得出他的想法,不说感动,也有几分开心。一把揉上周泽楷的脑袋,感觉青年乌黑的发丝仿佛从地平线蔓过大海的夜色,在指尖温柔地缠绕。他忍不住笑起来:“别忘了肖时钦唐昊楚云秀那几个也都是爱吃辣的,小心他们跟你抢。”
  “不给。”周泽楷哼了一声。
  “枪王小朋友这么小气,一点也不懂得分享。”叶修打趣地说。得到二十好几的“小朋友”一个委屈巴巴的眼神,仿佛在说“你给我的,怎么能分给别人”。
  叶修想了片刻,说:“小周啊,你不会是那种从小在幼儿园占着最好的玩具一个人玩一天的小霸王吧?”
  周泽楷拧起好看的眉毛,仿佛被深深的误解了:“才不是。”
  “哦?”
  “老师给我玩的。”
  这根本是炫耀吧,叶修忍不住说,“如果有小朋友不服气呢?比你高比你大比你有力的小朋友不会生气?不会来抢你?”
  “揍他!”周泽楷小声地说,看到叶修“还说你不是小霸王”的眼神,他赶紧补充,“我偷偷地,老师不知道。”
  “怪不得会变不良少年。”叶修啧啧感叹,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场上强势的枪王也不是一天养成的。合着打小就很唯我独尊,关键脑子还好使,知道仗着老师喜欢偷偷揍人。
  周泽楷很委屈,他觉得自己一点也不霸道,还很讲礼貌。因为每次揍完人后,答应了爸妈要做个好孩子的小周泽楷都会忍不住歉疚,然后主动道歉,把玩具送给对方赔礼。结果就是,受害者拿着玩具哭哭啼啼去告状,就成了老师眼里的加害者……
  “等等,这什么栽赃陷害的操作?小周你也太黑。”叶修瞠目结舌。
  “我有说实话。”周泽楷坚决不承认这种诋毁,他都不会撒谎,更别说害人了。
  “说了跟没说一样,从老师到家长没人信吧?”叶修又刷新了对恋人的认识,感慨不已。他算是知道周泽楷这样毫不低调的出众外貌,加上不会诉苦的内敛性格,为什么能从小到大保持自我地一路成长至今。
  感谢周家爸妈的教育,初中了才让这天生的小坏蛋走了点弯路。感谢荣耀游戏公司,让一名足够仗着漂亮为非作歹的大帅哥堕落,不,奋发成为游戏阿宅,为社会除一潜在毒瘤。
  周泽楷噎了片刻,若无其事转过话题:“你不会被欺负?”
  “我有弟弟,想找麻烦的也要掂量一次得罪两个的后果。” 叶修笑起来,“何况也没几个人敢惹我们,老师见了我们都要陪笑脸。”
  周泽楷开始还有些茫然,很快明白过来:“那么……势利?”
  叶修回忆着:“其实老师也不容易,怕我们惹是生非,更怕别人带得我们惹是生非。也会教训也会请家长也很负责任,就是比对其他人更有耐心更用心更讲技巧一些。”
  “这样不会很——”周泽楷考虑半天,找出个形容词,“奇怪吗?”
  “挺好的,”叶修解释说,“在老师的谆谆教导下,我成功地长成了一个特别实话实说的人。”
  周泽楷一想也是,家世固然带来了额外的压力要求,也同样带来了额外的任性特权,既严格又放纵着长大的叶修,加上阅历与风霜,最终才具备了独有魅力的人格。再一想,他满心冤枉地说:“……你比我霸道。”起码他还是比较听家长话,不会考虑离家出走的小朋友。
  “就是。”叶修爽快承认了,“所以你要退货?”
  “不!”周泽楷深谙老周家爸爸的言传身教,马上坚决回答,务必显露咬定青山不放松的信念。
  “所以听话,好好吃饭,食不言寝不语。”叶修摆出“很霸道”的款吩咐。
  周泽楷乖乖应了一声,又低下头开始扒饭了。叶修拿起平板接着浏览,结果视频没看进去多少,倒是深觉小周吃饭特别香,全神贯注的模样看得他都饿了。仿佛心有灵犀一般,两人视线一交汇,周泽楷就笑了,把筷子上夹的兔肉递过来:“尝尝。”
  今天的晚饭纯属应付,面对勾魂麻香,叶修的钢铁意志也不禁动摇。他扫了眼空荡的餐厅入口,探过去一口吞下,吃完一抹嘴教育小周:“注意影响。”
  结果周泽楷又递过来一筷子:“这个也……”
  “差不多够了啊,”叶修继续霸道总裁脸警告,“专心吃饭,吃完我们出去走走,有正事儿跟你说。”
  周泽楷诧异地挑眉。这语气……听来不是私事是公事。
  有什么情况要叶修专门私下来说?抢BOSS的事?国家队的事?周泽楷想不到,也不敢作妖了,当即大大加快吃饭速度,不过十分钟已经战斗完毕。
  “用不着这么努力吧。”饭菜只剩一半,叶修哭笑不得。
  “有备无患。”周泽楷很深沉地回答。留太多,不是便宜明天的竞争者吗?

评论(29)
热度(620)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