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38

居然在今天结束前搞定了,忍不住要给自己一朵劳模小红花TVT

36后半段和37大修过,加了一些秋弟弟的看法,有兴趣可以重看,不重看也不影响故事基本主干:)

********************************

  “有备无患。”周泽楷很深沉地回答。留太多,不是便宜明天的竞争者吗?
  叶修无语,再来十个霸道总裁上身也治不了小年轻的独占欲啊。干脆啥都别说了,帮着把饭菜放进冰箱,他一摸兜里的烟,立马精神大振,开心道:“小周,走一个。” 
  才出宿舍大门,叶修就熟练地擦动了火机,博物馆不能抽,吃饭地方不能抽,回了家还不能抽,可把他憋坏了。
  一朵小小的红色火苗在夜色里闪现,点亮了叶修的下颚线条。他的唇微分,虚虚衔着的香烟,将下半脸隔开,从鼻翼到略翘的唇珠,从含笑的下唇到柔和的下巴。然后,火苗黯淡下去的同时,白烟袅袅升起了,将一双眉眼心事全数隐没在恍惚的薄雾后。
  周泽楷的心突然怦怦地跳起来。
  他想,他可能永远不会告诉叶修,你抽烟的样子比平时任何时候都更真实,更吸引人。那种骨子里从容的无谓,轻得就像烟,又带了一丝调皮的捉摸不定的性感,连本该呛鼻的烟草味,也成为本人辛辣性情的一部分。
  哪怕他们彼此陌生,哪怕他们在街角霓虹下邂逅,周泽楷也一定会为这个独自抽烟的男人投注目光。仿佛惊鸿一瞥到吞吐呼吸间,一场引而不发的故事。
  故事里曾有惊心动魄,曾有平淡枯燥,有高潮,有低谷,有背叛,也有坚持。
  故事里唯一不曾有的,叫做悔恨。
  故事的主角身边有很多人,有的是队友,有的是对手,有的对他好,有的对他坏,真正一直一直陪伴他的,是手中静静燃烧的烟。
  在那些谁也无法想象的时刻,那些艰难的、困苦的、疲惫但必须打起精神面对的一个又一个白天黑夜,叶修就这样叼着烟,将倾诉吸进心肺,将苦涩吹入空气。他对它们敞开全部,它们洞悉他所有心曲,与烟为伍的岁月,是“叶修”这个人格从过去走向现在的重要见证。
  不曾独自走过曲折的暗夜,就不会懂得,无法了解,更没有资格去评价时间和磨难沉甸甸的重量。
  包括周泽楷。
  曾经闹脾气没收过叶修香烟,在确立了关系后,周泽楷反而无法开口让叶修戒烟了。他很清楚,烟是叶修独特的兴奋剂,随着年龄增长状态下滑,后者不得不更多地借助抽烟来集中精力。世邀赛近在眼前,叶修一天比一天熬夜更久,一天比一天抽烟更凶。
  健康?未来?那都是拿了冠军才有余裕去关注的事。
  周泽楷相信,如果医生问“给你一个冠军,但要缩减三年寿命,你会如何选择”,叶修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打着封闭忍着病痛也要上场的运动员,不顾唾骂不顾嘲笑也要上场的运动员,明知危险赌上健康也要上场的运动员……他们给出的答案,都是一样。
  这就是热爱的魔力,荣耀的魔力,冠军的魔力,这就是绝大多人终其一生无法感同身受的狂喜和颤栗之神的最高感召。
  一旦将这种虔诚的追寻从精神上剥离,不管呼风唤雨的叶神,或者不可一世的枪王,都会失去本质中最光辉的一部分,成为最平凡不过的芸芸众生一员。他们的才华成就了荣耀的辉煌,荣耀的竞技场也塑造了他们的卓越。
  男人和男人总会有一些不需要言语也能共通的情感,周泽楷知道叶修最在意什么,于是决定去尊重,将之作为所爱的人的一部分接受。他希望喜欢的人保持自我,拥有一切,永远品尝无拘无束的自在和心想事成的顺遂。
  太阳落山不久,地面将艳阳强加的温度愤怒地喷射回空气中,让慢慢绕着集训楼散步的两人,很快就出了点薄汗。
  一支烟抽完,不知不觉走近了小花园。今夜的月亮叫雾霾遮了脸,路灯照不进藤花的垂廊,乍看去乌漆漆,鬼气森森,全无白日的旖旎。叶修突然不走了,他站了脚步,对周泽楷说:“联盟的采访,人选三个,我、文州、再加上你。”
  周泽楷愣了一会儿,仿佛没料到他要说的是这个,半晌才嗯了声,示意明白了。
  “不问问什么原因?”叶修笑着问。
  “我……话少。”周泽楷想了想说。
  叶修摇了摇头:“因为是你。”见周泽楷不解地皱起眉头,他又说,“小周,你知道有多少人在为了你的利益——或者说你代表的利益默默努力吗?”
  这下周泽楷不是不解,而是满心困惑了,他眨了好几下眼睛,昏暗的视线中叶修都能感觉到那种需要答案的迫切。
  “嗯,从头说吧。”叶修开口。之所以不在宿舍谈话,也是一开始就打算把前因后果讲过,拉拉杂杂的不少,让别人听了总归不好。叶修说的很详细,很平淡,没有漏过一个细节,也没有添加自己判断。全部讲完,他说:“大概经过就是这样。”
  听到代言的公司找人施压确保自己王牌位置,周泽楷的第一反应是“开什么玩笑”?可叶修略带沙哑的声音那么冷静,条理分明的讲述那么真实,一点也不像玩笑。极少触及的商业化的另一面,悄悄对枪王掀开了冰冷功利的一角。
  周泽楷不是无知孩童,正好相反,他拥有超越很多同龄人的胸怀和理解力。即便如此,他也一开始无法接受叶修所说的,是因为如果承认这些,就会带出一个合乎逻辑的可怕猜想。
  “我、我不知道……”
  突如其来的担忧,让脚下摇摇欲坠,周泽楷额头出了一层汗,结结巴巴地脱口而出。说完了又觉得远远不够,可是还能说些什么,又应该说些什么?周泽楷很难得的痛恨起了自己的不善言辞,不知何时拉住了叶修的手,他只能急切地、郑重地一遍遍重复:“都……不知道。”
  幸好叶修完全可以理解他此刻的感受。
  明明是比自己还高的小帅哥,忽然间慌张得像咬着衣角的小点,他安抚地给周泽楷顺了顺毛,才笑着说:“乱想什么呢?你的出场是靠你的表现、你的实力、你的才华得到的。全归功给赞助?也太给他们面子了。”
  在周泽楷的眼里,关于荣耀的一切,没人能比叶修更有威信、更有说服力、更实事求是。他甚至没去想也许只是恋人间的安慰,一颗骤然不安的心,就悠悠地落定了下来。
  一路顺风顺水,俱乐部和谐,队友关系好,也很少关注外界评价,让周泽楷还保持一种未经世事的天真。他几乎从未有机会去思考:每隔一个月自己就会出现在《电竞周刊》头版意味着什么,最近两年总是和冯主席出席一些联盟招待会意味着什么,不知谁开头结果愈演愈烈的“联盟第一人”名头哪里来的……
  以往这些全部的名声和曝光,对周泽楷而言更像负担,是他并不喜欢但是不得不做的轮回门面工作的一部分。直到叶修强迫他转过身,站在另一面张望。周泽楷才猛然间发现,原来有那么多利益和人事物在围绕自己打转,试图将“枪王”这个符号托举到荣耀最高的地方。
  那里有一个虚假认知构成的王座,充满了真诚的贪婪,一知半解的狂热,以及堕落的危险。
  是单纯低调的天性,让周泽楷没有机会踏上这个铺满鲜花掌声和美誉的陷阱。他们锲而不舍地为等待加冕者加上一层层名为光环的束缚,而他毫不怀疑,一旦找到更优秀的加冕者,他们也会头也不回丢下自己奔去,露出谄媚微笑,献上一切动听无比的赞美。
  一如经理曾阻止他在新秀赛挑战叶修,一如俱乐部让张益玮体面走人,留下了一枪穿云。
  经理第一次对周泽楷谈起接拍广告,就是在轮回正式宣布他继任队长,准备签下为期三年合同的时候。
  “小周啊,商业活动也是队长的责任,夏休期还有部分的法定假日,你都有可能要配合做些宣传。当然,我们会做出一定经济补偿,也会写明总时长不能超过一定时间,这个你明白吗?”大约是嘉世的叶秋让其他战队心有余悸,经理特意将这一条单独拎出来,专门解释给周泽楷听。
  经理当然不会告诉一个充满理想的年轻人:俊美的脸是你价值的一部分,是说服我们换掉前队长的重要因素之一,需要你学着好好发挥它的优势。
  周爸爸专门请律师研究过合同,中间也来回修改过几次。周泽楷秉性认真,哪怕并不懂得条条框框里的门道,也将每个条款细细看了,毕竟这是他将来要遵守的规则。
  “为什么……”周泽楷疑惑反问。
  经理已经知道他惜言如金,沟通都要靠猜,略略回忆了下刚才说的,决定一条条地问起:“你问为什么要有商业活动?”
  周泽楷摇摇头,艰难地蹦出来两个字:“责任。”
  “责任?哦哦哦,你想知道为什么商业宣传算是队长责任,对吧?”
  周泽楷点点头。
  这个回答可大可小。经理想了想,面前是轮回未来的支柱,必须提前洗脑灌输,决定说得细一点。他开口说:“小周对足球有了解吗?会看足球转播或者杯赛吗?”
  “家人会看。”周泽楷说,至于家里爱足球的并不是一般人认为的老爸,而是应该不懂球的老妈,就不是需要说明的范围了。
  经理很庆幸不用从头科普,于是说:“现代足球,可以说是全世界范围最大、传播最广、受众最多的商业运动。
  “足球发展到今天,已经是一个年收入几千亿美金的庞大产业。可是对它最重要的推动力却并不是某个球员、某只球队、某种踢法,而是一个和足球毫无关系的事物——电视转播。
  “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英国第一次把足球比赛搬上电视开始,一道打通运动和商业的桥梁出现了。伴随收视率、广告、转播费……因为有利可图,资金人力开始源源不绝地注入,让这项运动得到了脱胎换骨的发展。”
  见周泽楷听得认真,经理也谈性渐浓:“到了现在,任何的竞技活动都离不开商业化了。作为队长,小周你一定要认识到,战队的训练营、转会买卖的费用、包括你的薪水,都不是凭空得来的,不依靠赞助和——”
  周泽楷抬了抬手,很突兀地打断了他,问:“叶秋呢?”

评论(25)
热度(535)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