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39

国家队放风的一天终于结束了……一个非常……劲爆的结束XDD


*************************


  周泽楷抬了抬手,很突兀地打断了他,问:“叶秋呢?”
  经理让他一句话噎住,好半天才苦笑着摇头:“你可问倒我了。没错,叶秋从不商业宣传,甚至不肯露面,可他依然是最成功的队长。我相信联盟里一半的队伍都会渴望得到这么一个队长,因为他给嘉世带来了比任何赞助都宝贵的东西——胜利,三连冠。”思考了一下,他说,“但是现在的你,现在的轮回,没有资格问‘为什么叶秋能,我不能’。”
  周泽楷认为自己理解了经理的话。
  少关注商业宣传,嘉世叶秋可以、霸图韩文清可以、微草王杰希可以,不仅仅因为他们有这样那样的为难,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冠军,是胜利者。没有触摸过冠军的轮回和一文不名的周泽楷,不可以。
  “如果,”周泽楷看着经理吭哧了半天,“如果我也……”
  “拿到联盟冠军?”经理笑,这难道不是轮回宁可和张益玮撕破脸也要签下周泽楷的目的?
  周泽楷摇摇头,认真地说:“不止。”
  “难不成你也想三连冠?”经理好笑地问。
  “不应该?”周泽楷反问。
  望着少年那双闪烁着无穷野心,仿佛三连冠都不算是目标尽头,想要一直一直赢下去的眼睛,经理突然间就不敢笑了。
  他在轮回训练营见过一些年轻人,在荣耀职业圈见过一些年轻人,更在工作中见过更多更多年轻人,优秀的履历和成长的自信,一样生机勃勃的野心。经过世事打磨,其中一大半会露出水货本质,唯有极少数的人越磨越璀璨,能向更高的境界攀登。
  周泽楷沉默低调,不爱张扬,全然不似一般风华少年。当你以为他安静无欲时,在荣耀中的周泽楷又表现出压倒性的存在感。掌握三步枪体术,击败张益玮成为轮回队长……这个固执的喜欢神枪的男孩子,一步一个脚印,一旦承诺就能做到。
  如果一定要让经理来描述周泽楷,也许是一团安静地燃烧的火吧,冰冷的蓝色焰心,蕴藏不知何时就会爆发的巨大能量。
  经理暗叹一声俱乐部确实捡到了宝,认真地回答起了周泽楷孩子气的问题:“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能像叶秋一样得到三连冠……或者得到更多、更多的冠军,那么所谓的规则和考量,都会对你失效。因为这是个势利的世界,它只将特权给予胜利者。”
  “嗯。努力。”周泽楷同样认真地回答。
  经理叫他逗笑了,小帅哥这么真诚可爱,不禁也真诚一回,说:“我算看出来了,你是真不喜欢商业宣传啊。”
  周泽楷张了下嘴又闭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他这反应倒让经理安心不少。毕竟说得再天花乱坠,实实在在的胜利,仍要依靠选手的天赋和努力去获取。轮回需要周泽楷的商业价值,又希望周泽楷不被名声迷惑,专注于比赛成绩……商人的贪婪才是真正无穷无尽的。
  在谈话结束,周泽楷要离开的时候,经理突然陷入了沉思。他自言自语道:“无可争议的最强大的胜利者……要真有那样的人,我想,他一定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传奇吧。从此与联盟同在同朽,只要人们提起荣耀这项电竞运动,就会想起他的名字。”
  很多年以后的这个夏天的夜晚,荣耀的传奇站在周泽楷的面前,微笑着告诉他,你得到的一切都理所应当,不需要有任何的怀疑羞惭。
  叶修捏捏他的脸,理直气壮地说:“长得帅有什么不好。换了我是轮回老板,一个普通的荣耀顶尖选手,和一个长得帅的荣耀顶尖选手,当然也选长得帅的小周。”
  这话仿佛充满了槽点,又很有道理难以反驳。周泽楷想了半天,问:“谈恋爱,也这样?”
  叶修一本正经地回答:“谈恋爱当然也这样。两个条件差不多的追求者,不用考虑,选那个长得帅的!”
  “……”
  我爱上你有趣的灵魂,你却爱上我好看的皮囊?周泽楷的心情那是相当一言难尽,早知不问了!
  枪王忧伤的小表情,在灰蒙蒙的月光下特别有笑果,叶修噗地笑出声:“冠军不是一天能拿到的,谈恋爱也要循序渐进,逐步加深了解嘛。”
  “嗯!”周泽楷一听,觉着特别有道理,于是特别期待地说:“先从……肉体开始?”
  叶修差点没被口水呛死,上下一打量恋人漂亮的轮廓,沉痛地说:“小周,你变了。”曾经一个人美话不多的小青年,居然会动不动开黄腔了。
  周泽楷伐开心,所谓循序渐进,不就是从外表到肉体,再从肉体到灵魂吗?叶修自己才是,说话从来不算数,转眼就装傻赖皮。
  “哎,差点被你把话岔小胡同回不来了……”叶修一拍脑袋,“说正事!”
  周泽楷眨巴眨巴长睫毛好几下,终于想起来前头在说啥。所以恋爱让人智商下降,绝对不是都市传说,枪王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做虚心听讲状。
  叶修切回去接着说:“采访暂定在后天或者大后天晚上,明天我捋捋联盟给的提纲,细节谈妥再开始,争取一次到位不返工。”
  他停了一下,见周泽楷很认真再听,才微微一笑道:“小周——我要利用你了。”
  “好。”
  想都没想,周泽楷已经回答。
  叶修没有反问他是不是真的答应了,就像周泽楷没有反问他利用是指什么。简简单单的陈述,简简单单的回答,也得到了彼此简简单单的信赖。明明两人更多的交际在网上、在赛场,相处时却每每默契仿如多年旧友。
  周泽楷选手这么乖这么听指挥,让领队忍不住想找个没人旮旯,给点小小的奖励。结果叶修手抬到了一半,又自然地放下了,很突兀地开口说:“那谈妥了,具体采访时间等我通知。差不多你先回吧。”
  在叶修之前,周泽楷眼角的余光就扫见了那一抹裙边,闪着点点银光的蓝灰百褶纱,夜色中尤其温柔。他没有诧异,退开半步“嗯”了一声,仿佛结束了一场最普通的谈话,转身走向宿舍。
  苏沐橙就站在通往集训中心大门的步道一边。
  路灯为亭亭的身影打下一圈柔光,让小小的面孔漂亮得有些失真。她那么定定地看着,让周泽楷疑心是在看自己,又仿佛是在看身后的叶修。他略一犹豫,还是走到苏沐橙身边,礼貌地朝她笑了下,当作是招呼。
  现在周泽楷意识到,苏沐橙目光中的人确然是自己了。因为夜色更显幽深的美丽杏眼倒映出他的面孔,以一种微不可察的疑惑的审视注目了几秒,联盟女神才绽开个同样礼貌的笑容,给了回应。
  周泽楷见状松了口气,叶修却情不自禁拧起了眉心。等枪王彻底走远,他才走过去,笑着问:“找我有事?”
  苏沐橙将目光从枪王后背收回,默默又看了叶修半晌,没说话。
  “没事就回了,”叶修说,“站这儿是给蚊子送宵夜呢。”
  在苏沐橙的眼中,这个开玩笑的叶修又变回了熟悉的模样,她突然也高兴起来,说:“我出来擦了驱蚊膏的。”
  叶修叼上一根烟,懒洋洋地道:“什么驱蚊药都没有这管用。”
  “怪不得蚊子都不咬秀秀的!”苏沐橙恍然道。
  他们聊着,沿着步道慢慢向回走。苏沐橙说着今天逛街的趣闻,叶修安静地听着。讲完在甜品店偶遇看电影出来的黄少天三人,剑圣独树一帜的话痨特色,差点让他们一行被玩家认出的惊魂故事,苏沐橙才停了口。
  姑娘低了头,踩了好半天灯光下自个儿的影子,突然闷闷地说:“今天中午……你给周泽楷剥了大虾。”
  叶修愣了一下。从中午到刚刚,他都感觉苏沐橙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怪,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了,可——“你介意这个?”叶修不能理解。
  苏沐橙抬起头看他,从小有个哥哥,让她比一般女孩更懂得男生们的粗神经。她停了脚步,一板一眼地解释:“你从来不给别人剥虾。以前我们出去吃饭,云秀想让你帮忙来着,你都拒绝了的。”
  “我当然不……”叶修张了口,没把后半句说完,就自己停住了。
  剥虾本身微不足道,它更像一种承诺,替代苏沐秋对苏沐橙生活延续的保证。放在别的异性身上,私人意味就太重,殷勤得失了分寸。能和老板娘唐柔住在一个屋檐下不引起尴尬的叶修,自然是要拒绝的。给周泽楷剥虾时,他并没有多想,下意识的一点体贴,却鲜明地分割了内和外,亲密与不亲密。
  然而,苏沐橙注意到了。
  这个饱经世事,比常人更加敏锐、细心,又比所有人都接近了解叶修的姑娘,通过一个最简单的动作,乍然窥破了那一丝一点,不为人知的改变。
  从何时开始的呢?
  一些事突如其来地、静悄悄地发生了,夏夜蝉鸣里摇摆的藤花香,保守着两个人灼热的秘密。
  苏沐橙很难描述这感觉。忐忑的。不安的。有点委屈有点气恼的。
  仿佛从前的某一天,她走过熟悉的街角,发现卖爆米花的大叔再也不来了。巷子空空落落,整整齐齐,没有了路过时生怕炸响的提心吊胆,也没有了风中飘来的浓浓甜香。有好一阵子,苏沐橙总会忍不住去想,大叔去了哪里?是离开这里找到了更好的生意和未来,还是遇见了什么糟糕的事不得不离开?差不多有大半年时间,一听见爆米花的声音,她就会忍不住去想瞧瞧是不是曾经的大叔。
  直到一日,炸爆米花的小伙叫她盯着看了半晌,不好意思地摸了把黝黑的脸,问:“美女,你要爆米花吧?”
  苏沐橙慢慢地点了点头。
  她抱着好多爆米花回宿舍,边走边努力地想,终于沮丧地承认,自己已经记不起大叔的样子。也许永远没机会知道,他是不是过得还好了。
  那么多、那么多突如其来的别离啊……
  面对她略带迷惑的控诉,叶修轻轻地叹了口气。
  他忽然间决定了,转过身体,以父亲矫正过无数次的笔挺站姿立好,以一种很肖似叶秋又保持了自身独特的正式感,非常认真、非常坚定、非常郑重地说:“从今天开始,在你和我的家人之外,我也会给周泽楷剥大虾。只要他想吃,我就会一直为他这么做——
  “沐橙,如果我这么说,你能接受吗?”
  苏沐橙呆了。

评论(41)
热度(551)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