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闲聊】叶修,嘉世,和一个故事

最近端午节来玩耍的小伙伴甚多(快去骂雀雀,都是她拖累我),实在无力写更新,把以往零零碎碎的想法和一些写下的文字集合起来混个更:)


  曾经写了这样的文字:
  世界上有一种人,他并不喜欢诉说,他不会在你面前流泪,不会在你面前抱怨,悄悄地藏起所有的忧虑,只给你一个最可靠的背影。不管是错待,还是辱骂,他都能云淡风轻地走过。那些失去和不公,也从未沾染过他纯粹的灵魂。一切的艰难苦痛,他都能付之一笑,坚强得仿佛无坚不摧的堡垒,让每一个喜欢他的人都为之感到骄傲。
  他对世界所求那么少,权力金钱物欲,他都不要。
  他对世界所求又那么多,最纯粹的理想,仿若你从未见过的山巅。
  大多数人或许永远不会理解他经历了什么,失去了多少,他们只会说他的付出终有回报,那些不可企及的荣光与超凡卓绝的才华,已经让他的生命足够丰饶。
  你看着这个人,却没来由地觉得难过。
  你毫无理由地觉得他得到的还不够,你忍不住去希望这个世界对他更好一些,你理所当然地认可一切加之于他身上的深爱——哪怕他本人并不需要。
  
  写下之后,却不知该放在哪里好,所以,我们来聊聊天吧。(笑)
  
  前不久蝴蝶在问答里说,叶修这个人让他写来最觉精彩的部分是什么,是“分寸感”。
  我非常喜欢这个回答。
  它和我对叶修的长久印象解读不谋而合。
  在我看来,叶修为人处世并不大大咧咧随随便便,恰好相反,他的情商和他的智商一样高,非常懂得与人相交的界限。
  在叶修的人生之中,苏家兄妹都占据了很大很重要的篇章,不考虑任何bgbl的cp意味,这是绝对无法回避的事实。在追全职连载的时候,我已经写了不少同人,也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我和其他看过蝴蝶蓝小说的朋友们都觉得,在故事的最结尾,很有可能会像《独闯天涯》一样,给男女主角一个风萧萧柳如絮的正式结局,让读者知道他们在一起了。
  然而作者没有。
  不止没有,在问答中蝴蝶明确表示叶修没有女朋友,言下之意,叶修和苏沐橙不是男女朋友关系。
  我觉得这就是一个蝴蝶在处理叶修时“分寸感”的极好例子。
  叶修认识苏家兄妹的时候,苏沐橙大约是个12岁的小学生;苏沐秋离开的时候,苏沐橙15岁快上高中了。我怎么都无法想象,叶修会对未成年的朋友的妹妹产生情愫,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感情问题,这是一个严肃的道德问题。
  在一般的小说中,无论题材是言情或者玄幻,这种恋情似乎不会称之为问题,甚至不少人也可以将之描写的很美好很纯洁很动人,让人忽视其中具有乘人之危意味的不适感。
  但是全职不是一般的小说。
  叶修也不是一般的主角。
  他最重要的魅力之一,就是不落窠臼,超出读者想象。于是叶修轻轻巧巧地从可能的庸俗桥段上跨了过去(这样的应对在全职里并非一处两处),坦荡的相处,坦荡的关心,坦荡地视对方为重要之人,却不夹杂暧昧感情。对待苏沐橙如此,对待唐柔和老板娘也是如此。
  这是叶修深深吸引我的一点——身为凡人,却有着“超凡”的精神质地。极其独特、无法复制的个性,又会让你觉得,这种超凡只是他美好的特质中并不值得大惊小怪的一部分。
  
  写作同人的有趣之处,是会让我对原作中某些问题产生新的认识和看法。
  例如叶修和嘉世,叶修和陶轩。
  我试过从很多角度去解释两者最后的分道扬镳,最开始,我的想法就是原作中要说的那样——“道不同不相为谋”。直到我写到从别的角色看叶修的某一段(已经被废稿),才突然意识到,这件事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的解释。
  《庄子》里面有这么一个故事:
  惠子相梁,庄子往见之。或谓惠子曰:“庄子来,欲代子相。”于是惠子恐,搜于国中三日三夜。庄子往见之,曰:“南方有鸟,其名为鹓鶵,子知之乎?夫鹓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鹓雏过之,仰而视之曰:‘吓!’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吓我邪?”
  这个故事文言文比较容易看懂,我就不翻译了(没看懂的朋友百度之),鹓鶵这种鸟,在山海经里和凤皇并提,也被认为是鸾凤一属。凤栖梧桐,是一个很多人都知道的典故。在庄子用来讽刺惠子的故事里,以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来表现鹓鶵与鸱的天差地别,这不是简单的“燕雀安知鸿鹄”的志向胸怀的差别,更是一种精神境界的巨大鸿沟。
  我意识到,叶修和嘉世的故事的另外一种可能。
  嘉世,早就不是叶修可以栖息的梧桐树了。
  他的坚韧、热爱和纯粹,对荣耀那种近乎信仰的追求,对于陶轩之流如此格格不入;陶轩的功利、贪婪和不择手段,将战队视作赚钱工具的庸俗,何尝不是一再挑战着叶修的底线和旧情?
  他曾经试过拯救嘉世,哪怕是最后交出一叶之秋时,相信他在心中依旧怀着美好的寄望。虽然这儿再不是他曾栖息的梧桐树,依然盼望它能枝繁叶茂,重拾辉煌。
  所以叶修和陶轩的问题实质,并不是叶修要不要解释身份问题,要不要做广告的问题,而是他们在最本质的精神层面就天差地别,彼此无法妥协的问题。不是不想沟通,而是无法沟通。不是不能委曲求全,而是梧桐树凋零了、竹食变质了、醴泉臭不可闻时,叶修会不会也随之枯萎。
  纯粹的理想主义者,只需要同样纯粹的同行者。

  鸱抱着腐鼠,认为这是人间至味,对它来说,高空掠过的鹓鶵矫情、愚蠢、不合时宜。满地都是硕鼠,何必非寻找什么梧桐醴泉练实。鹓鶵并不会嘲笑爱吃腐鼠的鸱是愚昧,它只是真的吃不下。
  如果这个推论是真的,叶修又是何时觉察到嘉世不再是自己的梧桐树呢?是他曾想和陶轩沟通而失败的时候?是他放弃了改变嘉世风气的时候?是战队把成绩不好归咎于他的时候?
  我的结论是——是刘皓带人第一次在赛场上做手脚孤立叶修苏沐橙,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的时候。
  全职这个故事非常理想化非常可爱的一点,就是没有涉及到赌赛和假赛,而事实上这种情况在竞技或者电竞都屡见不鲜。我们看不到叶修对这些的反应,但我们可以猜测,他绝不会因此同流合污,绝对会直接站出来对抗。
  荣耀对叶修的意义就是如此。所谓信仰,是你会将所信放在高于一切的地方,容不得亵渎。
  没有假赛的情况下,将办公室斗争发展为赛场上的龌龊,就是全职中最突破了叶修可容忍的底线的事情。
  原作刘皓等人喝醉了去网吧,正好遇上叶修,刘皓陈夜辉两人冷嘲热讽,叶修先做的却是心平气和地提点王泽和方锋然的问题。因为对他来说,这两个人还有救。而对待刘皓,在呼啸和兴欣对战单挑那一场,叶修已经把态度表现得很清楚——
  他看不起刘皓。甚至可以说,是鄙夷。
  纵观全职全本书,叶修很少会去指摘臧否一个人的人品,只有对刘皓,他用了“彻头彻尾的虚伪”这样的定论。我觉得这不是赛场的垃圾话,就是他对这个曾经副队长的真实看法。
  如果说叶修和陶轩还能用鹓鶵与鸱来做比较,也曾有过一同翱翔天际的真实情意,刘皓大概只能算是那只鸱十分维护的……腐鼠吧。
  刘皓在陶轩授意下的所作所为,让叶修比任何时候都更清楚看到了和嘉世分道扬镳的结局。在我看来,哪怕嘉世不赶他走,叶修迟早也会忍受不了离开。唐昊在那场比赛后耿直地用“灾难”来形容刘皓的表现,要知道之前身为嘉世队长,叶修每周都在灾难现场担任救火队员,他的感受想也可知,要比唐昊不爽多多了。
  叶修可以接受陶轩不理解,可以接受陶轩认为自己对嘉世没用,也可以接受陶轩把自己开除换掉,就像他自己说的:“如果是为了让战队能够更好的生存发展,无论使用何种方式,正确与否,我都会试着去理解。因为每一个人看问题的角度都不相同,自然会产生不同的处理方式。”
  如果这是陶轩认为对嘉世更好的选择,那么他接受。
  但是叶修永远不可能去接受为此拖累战队故意在比赛做手脚。
  用诛仙战队的萧杰来做比,这个把现实荣耀当打脸逆袭小说的家伙又傻X又自以为是,可哪怕他故意让战队压制实力,最终目的也是为了赢,而不是为了输。
  这一点上,陶轩连萧杰都不如。对后来的他来说,其实胜负一点不重要,因为嘉世有过三连冠了,现在必须什么都他说了算展现老板威风赚到最多的钱才重要。毕竟哪个思路正常的老板也不会搞出用孙翔加肖时钦来换叶秋一个人,还要赔上个最佳搭档的骚操作……

  兴欣这个名字土土的,老板娘也很不专业,叶修大大作为一个欧皇,辛辛苦苦奶孩子,给好不容易凑到的SR卡们打装备升级排兵布阵,读者光看都觉着累。
  可是他很快乐。
  我想最初成为嘉世队长的叶修,也同样地快乐过。

  像那本电影中所说——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评论(47)
热度(773)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