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42

为什么没有存稿了我还能不断更呢……多亏了我橙没进决赛圈啊………TvT


*******************************

  周泽楷觉得有点棘手,对象娘家人对自己有意见,这是没想到的情况。不是自夸,论硬件论软件,放眼联盟枪王都没在怕的。明明从前一起拍广告时候,苏沐橙很好说话的呀……这个略带委屈的想法一闪而过,随着倒数“1”的出现,高强度训练下的比赛集中力让他忘记了一切杂念,甚至没注意到叶修的离开。
  单挑开始!
  一枪穿云和沐雨橙风同时刷新在竞技场两端,同时抬起手中武器,密集的枪炮声同时响起!
  苏沐橙来势汹汹,一改女选手特有的细腻柔和,表现分外强硬。起手就操纵沐雨橙风的武器,向一枪穿云位置开了一发破甲炮。
  竞技场上双方刷新位置自有定数,普通玩家都懂得利用这一点抢先手,周泽楷作为枪王又怎么会让她命中。点开技能速射,双枪抬手砰砰几声,在间不容发的刹那命中破甲弹,提前将之引爆。
  一击功成,他立刻押枪倒飞,准备拉开距离。然而苏沐橙早知道这点小手段给枪王造成不了麻烦,要的就是周泽楷操纵攻击刹那的位置停滞。天上光芒一闪,枪炮师大招卫星射线落下!六条小光柱旋转着,在沐雨橙风手中仿佛活动的光带,完美地笼罩了一枪穿云周边所有能逃离的方位。
  一般的荣耀认知是:神枪手走位灵活,枪炮师火力压制。在常规地图上,枪系对垒完全可以拉开距离,打出漂亮的远程对攻追逐战。可眼前是地形简单的竞技场,双方都玩不出什么障碍躲避的花样,只能纯靠技术,上演最狂暴的对射。
  对方挟怒气而来,操作强硬中却不失稳定,哪怕周泽楷也要赞叹一声苏沐橙的好状态。心里念头疾闪,他的操作也极快,左手在键盘上连点,右手扯着鼠标精细无比地一抖。屏幕上一枪穿云持枪落身,右脚一个滑铲踢出,利用身体高度降低,避过打向胸口的攻击,在几乎笼罩了四方身位格的六条射线中做了个连续的Z字抖动。
  任何操作都有先后之分,苏沐橙对射线的操控细腻得几近完美,却依然有些微时间差。周泽楷就利用到这0.1秒的空隙,一送一折再回身,连续变向,仿佛瞬移般,毫发无伤地脱出了卫星射线的牢笼。
  好强!
  苏沐橙眼神一凛。
  近两年来,她很少在赛场上和周泽楷一对一单挑。随着枪王的强势崛起,各个战队也逐渐形成了共识,真正能跟周泽楷放对的,联盟中不过最顶尖的寥寥几人。派一般选手去跟枪王单挑或者打擂,是送菜题更是送分题。
  嘉世时期团队赛人心涣散,叶修必须在守擂大将的位置,保证战队能拿下三分,苏沐橙则被安排在单挑战。到了兴欣后,联赛规则也发生了改变,守住单人赛关底的人变成了唐柔。联赛两次对阵、总冠军三场比赛,在团队赛中不止一次对抗过轮回,以一己之力帮助过队友控制过局面,让苏沐橙心底愈发清楚枪王的可怕。
  决战中,真正全程扛住周泽楷巨大压力的是叶修,也只有叶修。
  唯有面对面的暴烈对抗,才能让人最清楚地了解对手的实力。一个看似轻巧的脱身操作中,包含了多少高明的判断、操作、节奏感,只有同样高明眼光的选手能够分析透彻。
  小小时间差操作,已经说明周泽楷相比对手更快、更精准——这本就是早在苏沐橙认知中的事。卫星射线困不住枪王,并不会让她意外;周泽楷选择了滑铲来腾挪,才让她意外。
  这并非是操作技术含量太低,恰恰相反,瞬间修正滑铲路线三次,已经是毫不亚于龙抬头的神级操作。作为第四赛季选手,苏沐橙可说是看着周泽楷从一场场比赛中成长起来的前辈,内向寡言的轮回队长从接手一枪穿云开始,就是兼具华丽与强势风格的代表。
  枪王的战斗太漂亮了。不是张佳乐百花式打法的绚丽,而是一种强硬中不失风度的美感。一枪爆头,风衣飘逸,何等拉风,何等酷帅,不知多少喜欢热兵器的荣耀玩家因此对神枪一往情深。
  战胜霸图夺得第二个总冠军的那个赛季,媒体将“无解”这个词冠在了周泽楷头上。苏沐橙是和兴欣全队一起看完的冠军比赛,她记得赛后采访上爆出叶修的目标是总冠军,还引起了媒体轰动。各种冷嘲热讽调侃轻蔑的文章纷纷出炉,把轮回两冠的风头都压了不少,将陈果气得够呛。
  叶修一贯的万事风过耳,全然没放在心上。从老板娘手里把那张讥讽兴欣不自量力的报道的报纸拿来,翻到另一面,讲解孙翔一叶之秋转会那张纸,跟苏沐橙和魏琛说:“就凭这买人水平,联盟可以给轮回发个金靴奖。“
  “你看总决赛时候说过轮回缺少正面攻坚手。”苏沐橙恍然。
  “说明英雄总是所见略同。”叶修说。
  “你得意个屁!”魏琛火急火燎地,这可都是将来夺冠路上的敌人,“一个周泽楷已经强得没边,轮回还买了孙翔,志在三连冠啊,你的记录就要被追上了,害怕不害怕?”
  “怕什么,”叶修说,“区区三连冠,我早就做到过了。”
  区区三连冠?这说的是人话嘛!魏琛竖起了中指。
  叶修还说:“老魏,我看你比较怕啊,不行还是退役吧。”
  “老夫行走荣耀这么多年怕过谁?”魏琛嚣张地说。包子从后头拍他,严肃地说:“魏老大,虽然我尊敬你叫一声老大,但你对真正的老大还是要有礼貌,混江湖也要讲辈份排行。”
  “包子行了行了。”叶修哭笑不得,对魏琛说,“你不怕?不说别的,周泽楷怕不怕?不怕回头派你去跟他单挑。”
  “区区周泽楷,老夫根本没看在眼里,”魏琛拍案而起,自信满满地说,“只要把一枪穿云打到残血,迎风布阵百分百能赢!”
  哈哈哈,大家都笑起来,唐柔一脸跃跃欲试:“周泽楷是现在的荣耀第一人吧?他真是无解的?”
  叶修看了看她,点头:“对现在的你,恐怕是的。”
  或许是挑战赛除了嘉世还没遇到什么有分量的对手,对职业选手的强弱大多还停留在概念和视频。唐柔相信叶修的判断,却依然想要尝试破解所谓的“无解”。
  好胜的姑娘把心思都写在脸上,叶修当然看出来了。他宽容地笑笑,没有打击,也没有鼓励。苏沐橙知道那是为什么,周泽楷的强,是一名浸淫荣耀很久的选手,其经验、技术、意识乃至团队配合都达到巅峰的强。想去追赶这种强,对年龄已经不小,接触荣耀才一年多的唐柔来说,是个非常非常艰巨、一句“加油”无法概括的任务。
  一向胜负心很轻的苏沐橙,却在试着挑战这个任务。她吃惊地发现,周泽楷正在将任务的难度加大。
  和以往疾风暴雨般的攻势压迫感不同,周泽楷开始用一些小手段小操作,不那么强硬,不那么枪王,却更加举重若轻,更加让人……震撼。
  因为苏沐橙忽视了一件事:对冠军来说,总决赛就是结束,就是胜利,就是庆贺和喜悦和轻松。对亚军来说,总决赛却只是又一个艰辛赛季的起点,又一次从起跑线开始的竞争。
  失去冠军的那个晚上,周泽楷将比赛重放了一个通宵,他自己也说不清,这是因为叶修再度的突然退役,还是因为对6.5秒大逆转的懊恼。电脑亮了一夜,周泽楷也跟着熬了一夜,满眼的红血丝,把来发夏休通知的江波涛吓了一跳。
  “小周……你没事吧?”
  周泽楷摇摇头。
  江波涛看他脸色很平静,比起昨晚回到宿舍喝了半宿啤酒,最后莫名其妙一起抱头痛哭的孙翔杜明等人,可称情绪正常了。犹豫了几秒,江波涛决定还是不说什么。胜败不要放在心上?这话连他自己都劝不了,还想去劝别人,算了吧。
  捏着通知关上门,周泽楷去洗了把脸,重新打开视频。这一次他不再漫无目的地瞪着录播发呆,而是点开了和叶修的单挑,0.5倍速,一点点慢慢观看。
  那一场单挑和两场团队赛中双方的表现细节,夏休的头几天,周泽楷翻来覆去看了能有30遍,word里记录下的一些关键问题点也有足足8页。
  在荣耀方面,周泽楷是个非常务实的人。为什么三对一时候还输了,为什么自己没能反应过来,讨论这样的事毫无意义。叶修决赛最后的惊天表现,是每一个荣耀选手们都望尘莫及的天赋,更是一种逼于绝境的无奈爆发——因为不如此,兴欣就会输。这意味着在那之前,轮回的赢面确实更大。
  于是周泽楷开始自问,为什么轮回没能在之前就奠定胜机?
  他的答案是:作为核心王牌,一枪穿云一定在某些地方,做得还不够好。
  被兴欣中止了三冠王之路的失落,和多年前联盟新丁时被叶修击败的冲击一样,让周泽楷重新审视自己,重新体味那个最基本、最重要的事实——荣耀,没那么简单。
  也许有人会觉得,和叶修这样天赋异秉的超一流选手生在同一个时代是不幸的。周泽楷却始终认为,有一个难以超越的对手去追逐,是真正的幸运。因为这个强到令人生畏的对手,可以在满血单挑中击败他,在团队对抗中碾压他,让周泽楷这样的天才,也得到珍贵的经验教训。
  仿佛高悬夜空的最明亮的星星,抬头望见它极力发光的模样,你就永远不会迷失方向。

评论(16)
热度(503)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