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43

  这些心理和思路的变化,让周泽楷被无数人盛赞过的“无解”打法,开始了微小的蜕变。他像个第一次学习荣耀的新人,一点点摸索技能和操作的别种可能,就像那个滑铲的多次变向。更像孩子重新发现了旧玩具的新作用,充满了好奇的探索,还不能称之为风格或体系,却若有若无地反映在了训练上。
  周泽楷操作的失误率变高了,每天审视数据的叶修是第一个注意到的。
  第二个发现的也许不是苏沐橙,却不会比她此刻感受的更深刻。不再追求一味强势的一枪穿云,在这场单挑中彻底放弃了枪体术,反而将神枪手攻击距离的特性发挥的淋漓尽致。如同一个最老辣的猎人,沉得住气,难以捕捉,让你只能被动地露出破绽。
  于是苏沐橙虽然能看出对手的失误,自己的破绽却会先一步被周泽楷抓住。
  两人打了近九分多钟,以周泽楷这一两年的单挑记录,算是难得的长时间。他耐心地实验着各种想法,没有如往常一样地全程压制战斗,让一枪穿云和沐雨橙风对打得有来有往。
  然而结局并没有出乎意料。
  沐雨橙风血条清零,头像在视野里变灰,苏沐橙停下了操作键盘鼠标的手,慢慢地摘掉了耳机。训练室再度变得安静无声,周泽楷放下耳机,回转头看向对手。
  背对他沉默了许久许久,苏沐橙才以一声叹息打破宁静。
  “好强。”她说,由衷的赞美,毫无恶意。
  然后,她问:“……为什么?”
  周泽楷无法回答。他烦恼地皱起眉头,思考问题背后的意味,懊恼没有读出复杂潜台词的能力。
  在尴尬的沉默形成之前,苏沐橙将脸转了过来。
  他看见她眼中闪烁的水光。
  它们不像周泽楷一开始想象的,没有潜藏一丝丝愤怒,不是婉转责备的激流,而是黄昏时涌上海岸的水浪,白色的轻柔的泡沫,留不住沙砾的形状。
  它们哀伤地席卷而过,让周泽楷知道,他的得到,意味着另一个人的失去。那不是一种情感和另一种情感的庸俗竞争,而是一个人生阶段和另一个人生阶段的被动割裂。宛如矗立月台,目送列车呼啸远去,鸣笛催促岁月追赶,终留回忆的怅然。
  成为轮回队长那一天,周泽楷回到小马网吧。他没有通过电话或网络,选择了郑重其事的面对面,用不适合讲述的干巴语言,告诉小马哥已经发生的一切,即将开始的一切。他没有第一个告诉父母,没有第一个告诉朋友,就是想告诉一个没有血缘的普普通通的网吧老板。
  小马哥把店交给网管,拉了周泽楷站在走道上耐心地听着。在他磕磕绊绊的讲述中一会儿担心,一会儿夸奖。等到全部说完,面对难耐兴奋的周泽楷,小马哥哈哈笑起来,捶了下他的胸口:“好小子,争气!你一定要带着轮回拿到总冠军,拿好几个,不输给什么嘉世霸图微草!”
  “嗯!”总是酷酷的少年,像第一天去上学的小孩,目光神情写满了雀跃。
  “你是空降的队长,肯定有人不服。别跟那种人生气,不值得。像从前那时候,谁想揍你,你就揍他,队里谁不服你,你就用荣耀揍他,多揍两次肯定就服了。”小马哥又说。
  “好。”周泽楷认真地点头。
  “还有啊,这里……你以后就别来了,”小马哥唏嘘一叹,掏出包烟叼了一根,习惯性要递给他,很快又一拍头:“烟也别抽,戒了戒了。”
  周泽楷愣住,甚至忘记告诉小马哥他不抽烟已经很久,脱口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少年的语气中带着不解和委屈,听得小马哥直笑,换地方又捶了他一下,才说,“傻小子,你以后就是轮回队长,荣耀的大明星了。哪天跑来这儿被人曝光,人家一看,发现我是个小黑网吧,小马哥还做不做生意了?”
  哦了一声,周泽楷为自己思虑的不成熟颇觉惭愧,垂头丧气地说:“那……我不能来了。”
  小马哥笑得更厉害了:“怎么,不让来黑网吧,你还难过起来了?要想这地方了,就发条消息,我来个视频直播,五十个抠脚大汉聚众荣耀,保证让你看了不想再看第二遍!”
  他说得太有画面感,周泽楷听了忍不住地笑。再聊下去,听说周泽楷还没回家跟爸妈报喜,小马哥立刻板了脸嫌弃地赶他出门,仿佛曾经每一次发现他又逃课时一样。不一样的是,那天小马哥送了周泽楷,头回陪他走到了巷子口,才同他挥手告别。
  周泽楷走过斑马线,忍不住回头望了望,小马哥穿着的红T恤在车流中时隐时现,似乎一直没有离开。他赶紧停了步,呼呼的风声,几辆大卡车接二连三地,擦着护栏冲过。
  等视野中没了车,路口也再没了人。一对情侣相互拉着对小饭馆指指点点,一个妈妈推着装满了杂物的婴儿床,两个骑自行车的行人飞速穿过马路……好像哪儿从没出现过一个目送着他离开的红T恤。
  周泽楷怅然若失,又不知道自己在怅然若失什么。
  他再也没去过小马网吧。
  周泽楷跟小马哥加了微信,时不时看他朋友圈,偶尔聊聊近况。做轮回队长的压力和商业事务的繁忙,让周泽楷没有太多时间去寒暄。他知道后来小马哥被查了一次,罚了不少钱,于是狠心走了门路,搬到市里另一个区开了家新网吧,有正式手续不收未成年人的那种,还叫做小马网吧。
  开业时周泽楷偷偷去了,送给小马哥一个花篮,被他抓住给一百张一枪穿云海报签了名。再后来小马哥娶了老婆,是邻市人,两边车程也就一个半小时。为了老婆,他又找了个合伙人,把小马网吧开到了邻市,自己坐镇那边,让朋友管这边。新小马网吧要开张之前,周泽楷去敲小马哥,问他要不要海报签名。小马哥笑了半天,发给他一张照。
  一百张一枪穿云的签名海报,齐齐整整地码放在柜子里。
  “荣耀第一人的签名谁能比我多!这可是我给儿子的传家宝。”小马哥骄傲地说。
  那时的周泽楷经过父亲提点,已经懂得了小马哥让他不要再去小马网吧的苦心。他终于想起,小马哥第二次捶自己的时候,敲打的是曾经受伤的那边肩膀——
  周泽楷后知后觉地发现:从很久前起,这个无私帮助过他、开启过他人生的人,已经无声地道了别离。
  为什么。
  苏沐橙在问他,又不是在问他。
  读懂了她质问中无奈的情感,周泽楷依然无法回答。他无法想象曾经苏沐橙经过的生活,无法想象叶修对于苏沐橙的意义,更无法想象一个最重视的人长久陪伴的位置易主,会是何种的空落……如何能想象呢?
  生命是一段段孤独的河流。可能交汇,可能穿行,可能碰撞,却永远带着那一滴水从过去奔向现在的印记,川流不息,泾渭分明。
  可周泽楷有义务去回答苏沐橙的问题,就像他有义务一直记住车流那边挥别的红色T恤。
  “因为……”想了好半天好半天,周泽楷才缓缓地说,“因为是叶修吧。”
  因为是叶修,就会喜欢。因为是叶修,就不会放弃。因为是叶修,哪怕明知要伤害谁,要面对什么,也可以无所畏惧。
  苏沐橙微讶地张了张嘴。周泽楷并不是个口舌灵巧的人,更谈不上什么话术言辞,正因如此,当他敞开心扉诉说,情意是那么真实而浓烈,宛如暗夜中盛开的玫瑰,无需触碰就能闻见最甜美的芬芳。
  “因为是叶修啊……”她将这句话呢喃了一遍,神态渐渐地软化下来。
  她想着,是多可笑,又多残酷的天经地义呢。就像日升了日落了,就像柳絮想跟着风飞起,就像夏日雨云中震颤你心的惊雷,就像这些不言自明,漫游在一年四季的事情。
  “我有一个哥哥,荣耀打得很好。他最常用的荣耀账号卡也是神枪手,君莫笑的千机伞就是他做的。”苏沐橙突然说。
  “叶修说过。”周泽楷知道她说的是苏沐秋。
  “嗯,”苏沐橙顿了顿,又说,“叶修一直觉得,我哥哥是最好的荣耀选手,比他自己要好,也比你要好。”
  周泽楷听过叶修对苏沐秋类似的惋惜和赞赏,也不觉得吃惊,更不会盲目附和,只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刚刚和你打过后,我觉得,如果哥哥活到现在……可能也不是你的对手吧。”说到兄长的过世时,苏沐橙没有伤痛,反而平静理性,“毕竟他比你大好几岁,经验并不是总能弥补状态的下滑。”
  周泽楷开始佩服这个姑娘,因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公正比较逝去的亲人和外人。这样的谈话,需要的不是理智,而是坚强。
  “可是——叶修比现在的你强。”苏沐橙有些骄傲地说。
  普通人大概难以理解对话是如何进行到这一步的,还好周泽楷不是普通人,闻言竟是很赞同地点头,说:“叶修最强。”
  苏沐橙蓦地笑了起来。
  这是从昨天中午直到今天中午将近24小时中,她露出的最好看、最真心、最开朗的一个笑容。
  接下来,国家队员们在“叶修和周泽楷关系很好”之后,又遭受了一次对枪王人际关系的三观洗礼——苏沐橙跟周泽楷笑着聊着天走进了食堂。
  哐啷一声,方锐的勺子掉汤盆里了。唐昊嫌弃地说:“脏不脏啊快捡起来,别人还要喝呢。”
  正缠着叶修要求加入“世邀赛RUSH队”行列的黄少天震惊地说:“老叶你快掐我一下,我不是在做梦吧。不对你先别掐,如果是在做梦,那说不定我回训练室看看就发现自己占满了出场位,让我先做梦一会儿……”

评论(15)
热度(445)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