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48

世界杯后遗症,更新比较慢很抱歉,恢复手感ing

恢复方式就是……删了写写了删orz


**********************

  两位主持人勾肩搭背地去吃宵夜的时候,叶修三人正一起从集训中心走回宿舍。喻文州突然问:“你是决定用B方案了?”
  “嗯,”叶修点点头,“不是必要战略,多少能拿下点优势。”
  喻文州看着他,很想说为了这一点点优势,你要面对可能是铺天盖地的压力和指责。最后他也没说出口。喻文州理解叶修,这是一个真正的唯胜利者,为了比赛,没有值不值得能不能够。对他来说,赛场就是全部,赛场之外不值一提。
  两人的交谈仿佛在打哑谜,周泽楷先看看叶修,又看看喻文州,有点懂又有点不懂。叶修见他好奇的模样,笑了下,对喻文州说:“文州你先走,我跟小周谈谈。”
  选了这个方案,就一定要和周泽楷沟通好,喻文州闻言点点头:“我先回去了,叶队周队晚安。”
  叶修跟他挥挥手,才跟周泽楷说:“我们走慢点。”
  自从那天放假之后,两人很少这样单独相处了。一方面选手们加紧了私下加练,周泽楷被叶修提示后,也开始积极找其他人单挑切磋。一方面战术大师们每天都在进行阵容微调,目前胜率稳定下来的两种阵容,已经和开始时有了不小的差别。为此叶修连中午溜达出去抽烟的功夫都没了,天天揪着喻文州张新杰他们开小会,哪有功夫跟男朋友卿卿我我。
  两人最多的联系除了每天一起吃个早晚饭,也就是晚上每到12点,周泽楷都会打电话过来,多的一句话不说,就两个字:“睡觉。”
  “你是枪王牌闹钟吗?”第一回接到他电话,叶修忍不住地笑。大约是料到叶修做事一入神就看不到别的,周泽楷干脆打过来。他知道叶修性格,答应了自己,就不会出尔反尔。
  小周闹钟想了下,一板一眼地说:“现在是北京时间12点正,睡觉。”叶修笑得差点把手机掉了,又听周泽楷有点委屈地说:“你答应了。”
  被他抓包,叶修只好叹气:“答应了答应了,这就去洗洗睡。你还会打电话,也不怕我早睡反而吵醒了。”
  “灯亮着。”枪王怎么会犯下不好好侦查敌情的错误。
  “走廊看到的?”叶修仿佛记得走廊灯很亮,应该分辨不出房间的灯光。
  “外面。”
  叶修愣了:“你人在外头?”
  “已经回来了。”电话一打通,周泽楷就往回走,说话功夫已经到了宿舍走廊。
  一束光从门后漏出来,周泽楷抬头,就见到叶修靠在门边冲他微笑。叶修挂了电话,伸手摸了下周泽楷颊边的小红包,笑道:“大晚上的跑出去给蚊子送宵夜,被咬惨了吧?”
  吹了一晚上空调,他的手指微凉,触及裹着暑气的肌肤的那一瞬,周泽楷的心跳骤然加快了。走廊很安静,叶修的声音很轻,像落在指尖柔软的雾气,乍暖还寒,融进奔腾的血液,催促着肾上腺素不断升高。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正眼巴巴地瞧着叶修,也不知道自己的脸偷偷地红了。叶修瞅着他,忽而一笑,凑过去在小红包上头亲了亲,说:“擦点花露水,你房里有吗?”
  让他突然袭击这下,周泽楷脑子轰地一下就爆炸了。或许因为这是随时可能有人开门出来的走廊,明明一起做过比这更亲密的事,被叶修主动地一亲,还是慌张快乐得像个首次得到心仪的人青睐的少年。
  呆呆地愣了阵,他克制了抱住叶修的冲动,终于从脑子里接收到刚才的话,缓慢地摇了摇头。
  “那用我的。”叶修见他微微红的俊脸,顷刻就同秀色可餐这词起了共鸣。他说着,顺手拉了一下。
  周泽楷原地没动。
  “不了。”后者留恋又不舍地看了他一会儿,才说,“你要休息。”
  “你进来擦了药再——”叶修话说一半,直接哑火了。灯光并不亮,但他能看见周泽楷眼底明暗闪动的火。没有温柔,没有节制,只有深刻的欲望和占有,仿佛下一秒就要把他勒进身体,吃拆下肚。
  也许夜晚会让人的本性无法躲藏,被渴求猎物一般的眼神锁定住,叶修既不吃惊也不恐惧。反而有一股微醺的强烈的快意从头到脚冲刷过他,唤醒他,启发他,让他遵从本能地靠近周泽楷,近得让嘴唇几乎贴在嘴唇,轻轻吐息地说:“真不进来?”
  周泽楷眼神一变,一把抓着他推进了房间,顺手带上了门。
  接下来的事总之不必细说,叶修打着呵欠睡下时已经过了小两钟头。想让恋人早睡结果适得其反的枪王几经挣扎,还是很没抵抗力地搂着恋人睡了。周泽楷一边说服自己下次再也不能这样,一边把闹钟调到了六点。
  说不清凌晨的什么时候,周泽楷从睡梦中醒来,意识囫囵地,没有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地,照记忆中差不多的格局摸去了洗手间。等放完水就着浴室灯光一瞅,见床上多了一团不明生物,才模模糊糊回想起,这里不是他的房间,是叶修的。
  叶修的。
  叶修。
  尤带睡意的周泽楷站在浴室门口,将这几个字反复地想了想,直到朦胧的甜腻充斥在每一个呼吸和意识中。
  他蹭上床,把叶修抱在怀里,长脚一勾囫囵缠住了。
  叶修睡觉很乖,醒着的时候一个眼神把你气到跳脚的人,倒头一睡却变得那么酣甜和安静。被人形蔓藤牢牢抓住了,他也没醒,就轻轻哼了一声,皱眉转了个身,把脸藏到阴影里。
  从前完全不能理解那些影视中小情侣的黏糊劲儿,现在周泽楷彻底懂了。当你喜欢上一个人,他的一切都变得可爱了、特殊了、闪闪发光了。也许是多巴胺,也许是荷尔蒙,爱情或激素,在一定程度上扭曲着人们的彼此认知,让最非凡和最平庸的灵魂都能被同一种足以重塑生命的情绪感召。
  不记得是何时再堕入的沉眠,记得他仿佛呆呆地望了叶修的睡颜好一会儿又好一会儿,感觉不到时间流逝似的,直到眼皮再也禁不起折腾上下一耷拉,才彻底睡着。第二天再回想,周泽楷觉得自己傻透了。他应该趁着叶修睡得什么都不知道,偷偷多亲亲多摸摸。毕竟前晚他们已经约定好,直到世邀赛结束都不在房间独处了……
  周泽楷一早溜回房间补了个眠,高高兴兴起床在食堂和叶修会合,结果被谴责让浴室灯开了一夜。
  满脑子都是叶修的睡脸特别可爱,根本不记得开关灯这种小事的周泽楷坚决抵赖。作为一个会过日子的大S市男人,他怎么可能如此不居家,这一定是赤裸裸的诬陷。
  当然周泽楷嘴上认错了,并毫不委婉地以眼神明示“看,我爱你所以你说的都对,就算你错了也会包容你假装你对的”。搞得叶修好气又好笑,不是顾念食堂人来人往,就要端起家长威严好好教育教育这个倒打一耙的小坏蛋。
  为了以免睡觉再次变成“睡觉”,之后叶修再不敢半夜给周泽楷开门了。他就把手机放电脑边,等着半夜电话过来,聊几句没什么意义,只管叫心里头甜呼呼的废话,就挂了去洗漱睡觉。因为保证了休息,工作量还是那些工作量,省下一些出去抽烟提神的时间,倒也不会做不完。
  还未散去的回忆仿佛西瓜的清甜,叶修有些想勾起嘴唇,又想起这不是跑题的时候。他咳嗽了一声,说:“今天的采访,你怎么看?”
  “绝对核心?”周泽楷如今也知道了四个字后头的暗潮汹涌,却依旧实话实说地回答:“不需要。”——哪怕这个“绝对核心”,本来是有些人心心念念要安在自己头上的。
  两人之间慢慢地有了默契,叶修不出所料地笑起来,说:“这么听话,那就做好首战团队战不能出场的准备吧。”
  叶修平时说话都不拐弯,一旦涉及比赛战术就开始半真半假,周泽楷呆呆地望着他,似乎思考了一阵,才又嗯了一声,干脆地说:“好。”
  “答应得这么爽快,不怕我是公报私仇故意给赞助商难看啊。”
  周泽楷摇摇头。
  “让你一直都不在团队赛里出场呢?”叶修捉弄他。
  周泽楷认真地想了一下,问:“能赢?”
  “没有你的兴欣也拿了总冠军,不要看不起你的队友啊少年。”叶修说。
  “好。”周泽楷安心了。
  联盟这么多豪门战队,各有一套内部协调之道。一直以来,叶修都认为蓝雨的队内氛围是最好、最良性、最能帮助新人成长的,现在他突然觉得,也许还是小看了轮回,因为他们有一个具备霸权地位,却没有霸道思想的特殊王牌。
  “一人战队”光环掩盖了轮回其他人的努力,何尝不是掩盖了枪王真实本质的一面。
  叶修甚至能猜到周泽楷是怎么想的:不让我出场,可以;不借助我的力量,可以;为了能赢,欢迎任何人挑战我的地位和出场,只要,你做得确实比我更出色。
  只有切实地将战队利益放在个人之前,周泽楷才能一直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中保持自我,并赢得队友们的尊重和支持。
  『为什么呢?』
  同一个问题,不止让周泽楷搜肠刮肚,也同样拦在过叶修面前。那个时候,似乎他同样愣了很久很久,从记忆中翻捡了一个个碎片,又一个个小心地堆砌起来,却找不出一个足够动人的回答。
  『我也不知道。小周……他很好。』

评论(43)
热度(530)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