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26

写得不多,随便一更……接好今天份的狗粮~


******************


  人们对自己喜欢的人有着近乎于盲目的赞赏,周泽楷也是一样,他觉得叶爸爸没有任何理由不谅解叶修。
  有哪一个父亲会不喜欢这样的儿子吗?那么坚强执着,那么天才横溢,仿佛一道可以照亮前路的理想的辉光。哪怕是仅仅作为对手,周泽楷也无法不去敬佩叶修,无法不去喜爱他达成的一切成就,无法不去赞赏他的强悍与可怕。
  迄今为止叶修得到过许许多多赞美,几乎每句话都比周泽楷的措辞华丽,他还年少时,也会为“大神”“天才”“牛逼”这些直白的赞赏小小窃喜一下。到了后来成为职业选手,当发现任何的赞美,任何的谩骂,任何的喜爱或憎恶都帮不了他,撼动不了他的成绩、追求,和向往的冠军,叶修就从虚荣的满足中彻底解脱出来,对外界言论可以淡然置之。
  谁也不是生就一副铁石心肠,周泽楷短短一句平平无奇的话,打进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叫人眉目也为之飞扬起来。
  原来我也是个容易被糖衣炮弹腐蚀的人,意志力太薄弱了,叶修摸着良心反省了一下,终究没好意思回一句“你也很好”,说:“交换场地,该你回答了。”
  轮到周泽楷,他不好意思晒黑历史了,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把脸半埋在叶修肩窝里闷闷地说:“被人欺负。”
  他因为害羞,声音有些微弱,好像有什么深切痛苦的回忆,一把将叶修的心都揪住了。正想好好安慰呢,周泽楷已经说起来第一次打架的事儿,叶修听完,果断又把手放下了。
  “怎么我感觉是人家被你欺负了呢?”叶修琢磨一下,忍不住说,“你看那个小胖子,被你揍成猪头,两次。后来学校里见了你都绕道走,还因为带头欺负你被女生们排挤,没过多久转学了。小周没志气啊,你说你都学校一霸了,还做什么不良少年,应该带人收保护费欺负小学生抢棒棒糖才对!嘶——小周你这牙口——”
  周泽楷狠狠咬在了他的肩膀上,留下一排去做牙模都足够的清晰齿痕。
  回想这一段,他也觉得后怕。
  其实那些欺凌给他造成的实质伤害,远不如“我居然会被欺凌”的自尊心受损严重。可是因为这一个由头,仿佛是积累的洪水突破了堤坝,找到自我放纵的借口后,他竟心安理得地胡混起来。如果不是父亲的一番话,加上替小马哥挨的那刀,可能他还不会从无意识的坠落中很快清醒,会虚度过人生最好的年华。
  “学校没意思。”反省曾经的愚昧是一回事,在喜欢的人面前承认是另一回事,周泽楷忍不住为自个儿的形象辩护一下。
  叶修呵呵了两声,心说你是乖孩子做了十几年,一朝出笼,自我放飞得太远了。不过鉴于周泽楷正拿着他的手把玩,为了保护珍贵的国家队财产不被啃,叶领队决定忍一时海阔天空,把大实话先咽下。。
  周泽楷也觉得这辩解不太靠谱,于是绞尽脑汁想了一个新说法:“不去网吧,不打荣耀,也不会……
  “遇见你。”
  叶修愣神好半晌,忽然笑了:“是。如果我不离家出走,就不能打荣耀,不能做职业选手,也不会遇见你。”
  仿佛一个whatif的循环谜题,两个人都忍不住去想,如果他没有离开家追逐理想,如果他没有浪迹网吧消磨时光。他们也许会从此在两个遥遥相望的千万大都会,上学,毕业,工作,恋爱……然后一生都不会彼此遇见。
  一个人在茫茫人海中遇到另外那个人,一个人在理解谁的时候也被那个人理解,一个人在爱着谁的同时也被那个人所爱,幸福就是当你回首时,才发现所有我不曾见到你的whatif都没有发生。
  被单和床褥像大大的贝壳,它在黑夜的深海最底,包裹住两个赤裸的灵魂,倾听他们喁喁哝哝,嘴唇对着嘴唇,胸口对着胸口。
  叶修对周泽楷说起苏家兄妹,说起挚友的天才,说起和吴雪峰的别离,说起和陶轩的种种过往。
  周泽楷对叶修说起长大的川西小城,说起崇拜的瓦西里,说起和张益玮的单挑,说起那日徘徊街头的失落。
  他们一直说啊说,没有一定要倾诉些什么,也没有一定想了解些什么。只是仿佛初生婴儿地赤裸拥抱在一起,身体被舒适和安全环绕,亢奋得无法入睡的精神逼迫着主人们张开嘴,在吻和吻中间交换一些琐碎小事。
  叶修说,近身的华丽枪体术什么,我早十年就见过了,小周你输得不冤枉。
  周泽楷努力用“你作弊”的眼神谴责他,谴责无效以后咬了叶修勾起的嘴角好几下。然后说起初初继承一枪穿云的愧疚。
  这样的事叶修见得不少,自己也亲身经历过,可谓感触良多。不看他自己看别人,同样经历的魏琛又哪能没有怨,可是和张益玮不同,他更多的是怨自己,而不是怨别人。自觉开导技能满分,谁知周泽楷表示,就愧疚了一下下,很快没有了。
  自己想通了?
  想通了,我的一枪穿云更强。
  叶修瞠目结舌,心想小周你这么臭拽,你们轮回的粉丝都知道吗?
  轮回的粉丝当然不知道沉默寡言的周枪王心中有一个大得出奇,连荣耀教科书都能装进来的世界。她们大概也极少知道,身在S市的周泽楷,嗜辣如命,讨厌吃甜。
  听着周泽楷抱怨轮回食堂,叶修捏了捏青年的肩膀,很慷慨地说怪不得不见你长肉,原来是挑食,回头寄一箱老干妈给你。
  肉都在规律健身中变成肌肉的周泽楷也不辩解,蹭蹭叶修柔软的颈窝,说我要吃饭扫光。
  那是什么高大上的黑科技?对H市饮食颇为满意的叶修疑惑,我只知道榨菜和它的火腿肠小伙伴。
  知道吗我第一回吃杭帮菜,简直天堂啊。我妈做菜只会放盐、味精、酱油,她还不许我爸请厨师,美其名曰做点家常菜不费事。离家多年不想家,多亏了这些恐怖的“家常菜”,结果现在又回来了……
  怜悯地看了看泡面功力十级,连打鸡蛋都是苏沐橙亲手传授的叶修,周泽楷决心邮寄十箱发掘出的各种方便美味的食物到叶家,救恋人的胃于水火之中。
  有了积极包养不叫叶修饿死的觉悟,他又问起来叶修的一零一件老夹克。
  “那件老穿的夹克?其实是双十一趁着打折一口气买了三件,想着两年一件也能穿六年了,没注意尺码大了,换起来也麻烦就没退,结果穿了还挺久。”
  “都丢掉!”周泽楷一听就说。
  “小周这态度很不对劲你知道吗,你怎么能跟我妈一样,才回家她就丢了我所有衣服,说是瞎眼,害得我内裤都要借我弟的。”
  “我给你买。”小周态度很端正的说。
  “不用,她第二天就叫了品牌按我弟尺码送了大堆的衣服,都叶秋买单。他是剥削阶级的土豪,用他的不心疼。”
  周泽楷想了想,决定退一步:“内裤,我买。”
  叶修呆了老半天,长叹口气:“让我静静,我要思考一下人生。”
  他们交谈又交谈,像两个久别重逢的旧友,像两个素昧平生的路人,仿佛再度重新认识对方。周泽楷发现,叶修特别好养,好听点叫不修边幅,不好听点叫邋遢,根本就是个俗事不理的少爷脾性。比方说他经常换内衣内裤,卫生习惯还算可以,外套却能两个多月不洗一次。
  “咳,这不是我的错,”叶修义正词严地说,“离开家之前,我一直认为只要把脏衣服丢在床底下,过几天它就会洗得干干净净挂在衣橱里。谁知道手洗衣服这么麻烦,浪费水,浪费时间,浪费劳动力……”
  “小少爷。”周泽楷亲了他一下,嘻嘻地笑。
  叶修不死心地维护自己名誉:“何况大家都这样,不爱洗大件衣裳。嘉世刚有的时候大家都住网吧,陶轩就一台用了不知多少年的破洗衣机,前后脚不水平,一甩干就要歇菜。冬天漂洗一件夹克有多费劲你知道不?”
  周泽楷终于知道叶修的随遇而安从何而来。
  在离家时他就清楚地知道,无论未来如何,都不会比过去的生活条件更好。他放弃多少人羡慕不来的锦衣玉食,他做好了失去一切包括亲情的准备,因此他可以坦然面对常人不能接受的艰辛——没什么,不会更好了,也不会更糟了。
  他看来什么都不在意,却把茫茫人世给予的每一点美好馈赠都记在心底。苏家兄妹的友情亲情,吴雪峰的队友情谊,陶轩的知遇之恩,陈果的雪中送炭,乃至他们这些对手,他都很珍惜。
  “我会对你……”周泽楷会了好半天,还是没好意思把“对你很好很好说出来”。只是猛地搂紧了叶修,像对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似的笨拙地拍他的背,语无伦次地说,“你不用洗衣服,丢在床底下它就会挂在衣橱里。不用做饭,想吃什么只管说我会买。你什么都不用管,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
  叶修叫他箍得肋骨都疼了,又好笑又感动,还有什么比你爱的人用尽全力对你好更幸福呢?他极力让声音像往常一样淡定:“这就是所谓的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
  周泽楷沉默了好几秒,特别认真地说:“两样都让我来好了。”

评论(130)
热度(1168)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