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27

  周泽楷沉默了好几秒,特别认真地说:“两样都让我来好了。”
  叶修笑得要命,他已经发现了,周泽楷其实一点也不低调,感情丰富,还有点闷骚。枪王的内心世界某种程度很像他的荣耀风格,“我知道我又帅又酷又屌,可是我不炫耀,我沉默是金,我早已看穿了一切,就静静地看着你们装逼。”
  听了他的解说,周泽楷相当不能接受,抗议道:“没有!”
  “还不许人说你不好,”叶修扭他高挺的鼻子,说了句S市方言,“个小宁噶嗲。”
  他语言天分好,S市和H市又近,一句话方言像模像样,可惜掺了些H市的吴侬软语,就变了味儿。周泽楷一直认为H市人说话好听,不管妹子汉子全软软的,像四月里西湖边的柳絮,吵架都绵绵乎乎。他仿佛被轻轻戳了一下,整个人爱得不行,搂着叶修拼命烦他:“再多说点。”还特意补充,“刚才那样。”
  叶修不理解地看他:“你很喜欢被人数落吗?”
  “不。”周泽楷知道他听懂了就是装傻,干脆一把抄起小叶修威胁,“方言。要听。”
  男人最重要的部分被作为人质,哪怕叶修也淡定不能:“快放开,周泽楷,你是在玩火你知道吗!”
  “我会负责。”就一晚上周泽楷已经清楚得不能再清楚,叶修对亲近的人根本是纸老虎,只要不耍手段玩心机触碰底线,他脾气好得不能再好,能把你纵得上天。
  叶修半点不想他负责,立刻很没骨气地投降了:“好好好,你要听我说什么?”识时务者为俊杰,撸多伤身,强撸灰飞烟灭啊!
  周泽楷满意了,也没放开他,手指捏着腰上的软软肉,想了想说:“夸我。”看见叶修“你咋是这样的小周”的眼神,小周哼哼了两声,退而求其次:“夸轮回。”
  “还是夸你吧。”叶修觉得这孩子没救了,平时安静羞怯跟个萌妹纸一样,怎么上了床就变得这么不要脸。
  夸奖英俊的恋人确实比夸奖手下败将战队容易很多,叶修有意逗周泽楷,就附在他耳边用软软的H市方言讲了好些“小周好帅,小周好乖,小周可爱么么哒”一类哄孩子的话。他可不知道周泽楷根本都没注意说了什么,光是听他用带着一点点嗲的尾音叫“小周”,已经兴奋得一塌糊涂,没几句就硬了。
  被周泽楷又扑住闹腾了一回,叶修真心觉着累不动啦,素了多年的大魔法师哪来年轻人说硬就硬说来就来的体力。数度体会了两个人光溜溜的危险,深受其害的叶修赶开周泽楷,扶着老腰爬起来洗了个澡,又换了身长袖长裤躺回去。
  周泽楷不死心,上爪就来扒衣衫,叶修警告说:“别闹,再闹不要你了。”
  “始乱终弃。”周泽楷委屈地指控。
  “……”叶修心想非得治治他,果断支起手肘,反身点着青年高挺的鼻梁道,“周泽楷同学,你这种‘我伐开心,都是别人不好’的毛病到底哪儿传染的?”
  “别人不好。”周泽楷特别从善如流地勾他脖子亲了亲,说,“你最好。”
  叶修挫败感满点,无力地趴在了周泽楷胸口。时撒娇时任性,时装乖时强硬,恃靓行凶,甜言蜜语,哪里修成的小狐狸成精,他得请个天师才治得了这货了!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完成了自从有荣耀这个游戏以来,无数玩家选手心心念念的伟大成就——把叶修吃得死死的。青年此刻脑子还在开心的发晕,仿佛嗑多了兴奋剂没法从高潮中过去,说话做事也不记得过脑子了,心里一动念,他突然开口说:“退役以后……去国外结婚。”
  “哈?”叶修吓得瞪大了眼睛,都没注意周泽楷又把手悄悄伸进衣裳里继续玩起了两个小尖尖。
  这反应让行动派的枪王有点受伤,沉思片刻,他勉强想起自己跳过了一些重要步骤,于是补充道:“世邀赛以后,可以先见父母。”
  “啊??”
  叶修满脸黑线,这小周的思维活跃程度都赶上包子了,搞对象以前没想过是这么个不着调的小朋友啊。结果周泽楷还特别好心地安慰他呢:“我爸妈……知道你。”
  要说周泽楷不着调,枪王是决不能同意的。一切正好相反,在理清楚自己对叶修的感受,打定主意要追求他之前,周泽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了自己的父母。和叶修的成长环境不同,会对儿子逃课混网吧持放任态度的周家爸妈,在孩子的成长中从不采取高压政策,他们更多的是引导和讲道理,一家人无话不说,有着朋友般的坦然。
  周泽楷相信父母能够理解,搞科研的周家二老也确实没有让儿子失望,他们尊重事实,尊重科学,不会认为性向是水龙头,说扭就能扭。儿子自以为很委婉,其实非常笨拙地阐述了“我有个特别喜欢的人,他是个男的”这一中心思想后,视频另一边的二老面面相觑,周爸爸先开了口:“小楷,暂停一下,我跟你妈开个研讨会。”
  惴惴不安地等待了二十多分钟,视频又被接通了,周泽楷只见到眼眶红红的母亲,父亲却不见了:“爸爸呢?”
  “找你隔壁刘叔下棋去了。”周妈妈说。周泽楷愣了愣,记得父亲老说隔壁刘叔叔水平臭,让他一个车都能赢,一起下棋老没劲了,怎么突然会……愣完,他又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在这个时候能让父亲大杀一通出出气的,也只有刘叔叔了吧。
  也许是心里那一丝愧疚摆在了脸上,脸色很差的周妈妈忽然笑起来,说:“儿子大了,也懂得担心爸妈啦。”
  她语气温柔,又一刺一刺的叫人难受,周妈妈叹了口气:“你是大人了,从小你不让人操心,爸妈也没怎么管过你,现在自然更不会说你应该爱谁不应该爱谁。你的事,我们知道了,你的意思,妈妈也清楚。如今是二十一世纪,没有上个世纪那么封闭,但这条路仍然很难走,身为父母,也许做不到毫无芥蒂地支持你,但我们起码不会第一个来反对你。
  “妈妈只问你一句,这一切,你想清楚了吗?”
  周泽楷看着母亲,喉头哽咽,一时说不出话来。他明白,父母口中说着不支持,其实已经给予了最大的支持,所以他也以最大的坦白来回应:“我没有想。”
  周妈妈挑起眉毛疑问地看着儿子,周泽楷闷了下,仿佛不知道怎么措辞似的摇了下头,又说:“我就是……就是,喜欢他。”
  屏幕另一边的周母悚然动容,她想,儿子一定不知道此刻他究竟露出了何种温柔的憧憬的眼神。
  那眼波与神色太美好,仿佛春天的小溪破开坚冰,跳跃的水声在绿茵梢头间欢笑着。
  做母亲的一瞬间就明白了,啊,这个孩子在偷偷地恋爱呢。在热情地思慕着某个远方的人,还没牵过对方的手,已幻想了千百次共度余生的情形,只有最纯洁,最热烈,最初的恋爱才能让人如此盲目冲动,给予人最大的勇气,哪怕对抗整个世界也在所不惜。
  周母也是过来人,于是她苦笑一声,咽下了嘴边的话,换了个问题:“你喜欢的那个人,他是什么样的?”
  周泽楷的眼睛骤然明亮,笑容一如那心底奔涌的激流,简直从屏幕这头洋溢到那一头:“他很好。”第一次对谁坦然地说出心事,让周泽楷都忘了应该更舌灿莲花一些,只是急促地翻捡着一切溢美之词,“很聪明,很厉害,很坚强……很温柔,对我很好。笑起来很好看,这里有一颗小痣……他很强,我还没有赢过他……”
  他欢快地说着毫无章法的点点印象,没有注意到母亲正用无奈又好笑的眼神望着自己。那天的谈话最终以到了就寝时间,周母严肃告诫周泽楷要做好保护措施,换来儿子脸红得滴血结束了。事后周泽楷才懊恼地想起自己居然从头到尾没说过叶修的名字,然而将“叶修”和“喜欢的人”连接起来,仿佛是一件需要额外勇气的事情。
  当儿子的并不知道,所谓的失误在学霸父母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从“很强”、“没赢”这些关键词中标记了目标,到从一张叶修的高清照片确定了小痣的位置,前后也不过就花了十分钟。
  父母的开明让周泽楷大为振奋,殊不知周爸爸和周妈妈表面不动声色,私下里却花了好几天把叶修的资料看了个底朝天。没多久就跟资深叶粉一样全方位掌握了儿子暗恋对象的一切细节,然后又开了一个研讨会。
  “我觉得小叶这孩子不错,”周妈妈先发表看法,“别的不说,我看重他人品好,以前战队那么对他也不说难听话,这样的人重感情好相处。比赛厉害,又跟小楷有共同语言,儿子眼光挺好,像我。”
  听老婆这么说,周父忽然挺高兴的,点头说:“抽烟不太好。”又顿了下,“说话也有点……”
  周母笑起来:“我看你们父子根本就一样,当初系里我不是出名的厉害?你干嘛找上我啊?”
  “我眼光好。”周父立刻拿出追对象时表忠心的恳切说。
  结果周母根本没理他,想着想着打开手机,对着周泽楷小时候的照片一阵阵的难过,说:“我现在就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学航空航天,如果学个生物遗传或者去当个医生,说不定咱们还能帮小楷做个试管婴儿。跟小楷一样可爱的宝宝,再也看不到该怎么办呜呜呜……”
  研讨会的重点彻底走偏,周爸爸满头大汗地安慰了关心的根本不在点子的媳妇一晚上。等想起来跟儿子来个男人之间关于责任和家庭的谈话,周泽楷已经让荣耀总部一通电话召唤,加入国家队封闭集训去了。
  错觉搞定了大后方的周泽楷踌躇满志,对家里的一幕幕小插曲毫无所知。他满脑子都是怎么追求叶修,怎么跟叶修告白,如果叶修不同意,要怎么办的问题,哪想到自家爹妈都开始讨论去哪个国家做试管婴儿孩子要生几个了。
  听完周泽楷的出柜经历,叶修哑然半天,不知该说枪王在迎难而上方面真有赛场风格和自信,还是该说周家二老都是宰相之才肚量惊人。
  想起去了叶家一趟,回来就踹了叶秋的弟弟前女友,叶修觉得还是不要恐吓小周的好,就说:“先不讨论为什么我爹会是你岳父的问题,世邀开赛在即,咱能把脑子花在合适的地方吗?”
  “转移话题。”周泽楷敏锐地指出来。
  叶修噎了下,只好说:“别想了,我爸那边自有能人替你操心,你啊,等着胜利的果实掉手里吧。”论搞定他那个顽固老爹,世界上还有谁比他老妈更有办法的,如果不是玩游戏也得不到母亲的赞同,叶修远不必为此离家出走。
  周泽楷听得懵懵懂懂,要叶修解释他又不肯,气得一边啃他,一边拼命下手蹂躏“胜利的果实”。
  叶修让他揉得一身哆嗦发软,喘着气觉得哪里不对劲,忍不住问:“小周你昨天怎么上来就啃,正常人谈恋爱是这个程序吗?”
  结果周泽楷一听眼发亮,按程序来完全不是问题啊,他的告白攻略也做了一个月呢!看他兴奋的开始四处扒拉手机,叶修果断阻止:“睡都睡了,省略的程序就当快速升级。”
  小年轻一脸“好没劲”,咕哝:“有想过。送花,约会,吃饭,看电影,一起荣耀。”
  叶修擦了把汗,除了最后一项还算靠谱,其他都是哪抄来的相亲流程吧,靠这也能追人成功?再瞅瞅周泽楷对称如雕塑,近距离也闪闪发亮的脸蛋,他又释然了。长成这样,除非相性不合到一定程度,拿着哪个年代的恋爱经大概都能得胜而归。
  “一起荣耀可以,其他的都省了。”叶修冷酷地说。
  “约会!”周泽楷争取日常权利。总算从丢在地上的裤兜找到了手机,开了文档晒给叶修看,只见里头全是些“和恋人不得不做的十件事”、“有生之年一点要和他去的地方”的朋友圈鸡汤文。周泽楷定了两张迪斯尼年卡,一副马上出发去玩耍的样子,搞得叶修很想问问新出炉的男朋友是不是魔障了。
  叶修语重心长:“打荣耀就是约会啊,环保无碳,风景优美,杀怪打BOSS促进游戏和谐。”
  周队不吃这一套迷魂汤:“你帮轮回打BOSS,可以。”
  “我人虽退役,心向兴欣,不能通敌。”叶修说着反倒劝起他来,“你不是要追我吗?给你个机会,来帮我们兴欣打BOSS,送花哪比送稀有材料?送礼要送到位,才显得有诚意。”
  “睡都睡了!”周泽楷一秒反口。他现在也觉得那攻略傻缺,叶修是寻常手段和小恩小惠能拿下的吗?怪不得杜明追不到唐柔,轮回队长在心里给攻略的原版主人插了一刀。
  “回自己房间睡去。”叶修也立刻翻脸。
  上贼床容易下贼床可难,周泽楷装作生气地又去抓小叶修,果然把叶修吓住了。最后又是亲又是哄地弄了老半天,脱了衣裤任周泽楷心满意足搂着,这才解救了人质。闹腾了大半个晚上,抬眼已经快两点,叶修打个呵欠:“睡吧,你明天早点回房,别被人抓到。”
  周泽楷毛茸茸的脑袋在他脖子间拱了拱,像是回应。
  说了一晚上话又操劳了好几回,叶修是嗓子也累人也累,沾枕头就坠入了半梦半醒之中。
  叶修向来好睡,在四个汉子呼噜震天的嘉世老宿舍也能睡得人事不省,这晚却总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拉扯着他的意识,不叫他堕入深眠,仿佛有什么事情还未结束,无法为夜晚划下满意的句点。
  半晌挣扎后,叶修勉强撕开盈满困意的眼睑,然后他看见周泽楷。青年一直没有睡,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明明在微笑,笑容却有一些困惑。这大约是个梦吧,叶修迷迷糊糊地想,又是谁得罪小周让他伐开心大半夜都不肯睡。
  几乎没有思考,他凑过去亲了下周泽楷,徘徊着不肯安息的话语脱口而出:“快睡吧……我也最喜欢你。”
  时间在长夜最底的河滩搁浅了,爱欲探出头轻笑一声,终叫他们心满意足地睡去。

评论(104)
热度(1578)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