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脑残粉
头像叶兔柚子茶是瓜瓜画的,感谢><

【周叶】烟 16

这章大概是傻情侣的日常预演吧……

也许有人奇怪咦并没有什么感情进展嘛,因为本文并没有所谓的命定时刻,感情藏在积累的细节里,到了一个时候侧过头,才会发现——“是你” XD


****************************************


  “小周,怎么还没走?轮回训练到这么晚吗?”叶修看了看彻底黑掉的天色说。
  一旦没有其他人,周泽楷就恢复了和叶修对话的语速:“等你。”在叶修吃惊的目光中,他推出一个打包盒,简洁有力地说,“吃。”
  叫周泽楷一说,叶修忽然觉得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再看打包盒下头还放了个大碗,拿热水一直给温着。盒子打开,蟹粉小笼包的味道一飘,叶修感动得泪流满面:“小周是个不说虚话,专为人民做实事做好事的好同志啊,表扬。”
  周泽楷被表扬了很开心似的,笑眯眯地给掰了筷子递过来。叶修也不客气,风卷残云一样将八个小笼一扫而空,摸着肚子发愁:“S市什么都好,就是这菜量太不顶事儿了。”学学老家B市,上一个大盘鸡,能干翻两条精壮汉子。
  身为一名能吃的汉子,周泽楷就没打算用小笼包打发叶修,他收起打包盒说:“先垫垫。”
  “小周你要做东道请我吃饭啊?”叶修听明白了。
  “嗯。”周泽楷清理了桌子,掏出车钥匙,“小龙虾。”
  叶修大力鼓掌,身为不怕粉丝围追堵截的唯一大神,大排档向来是他的心头好:“小周敞亮,我就欣赏你这种不摆阔不做作的务实作风。”
  可惜两人终究还是没能去得了大排档。
  半路聊天听说叶修还没决定住哪儿,周泽楷说:“俱乐部附近,我有住处。”顿了顿补充,“四室两厅。没别人。”
  “行啊。“叶修不是矫情的人,一口应了。他拒绝轮回经理,是怕一旦谈崩了有占便宜之嫌,跟周泽楷没这个忌讳。当初他夏休流窜时,连霸图的选手宿舍都住过,完全没在怕的。
  想一下轮回俱乐部的地段,叶修咂舌:“静安寺的四室两厅,小周有钱人。按揭还是全款?”
  “全款。投资。”周泽楷听了,只以为叶修开玩笑。荣耀顶尖大神的收入是每年年终盘点的重头戏,可谓八了又八,大家伙儿心里都有数。战队队长又有薪水加成,不论广告收入,千万俱乐部成员众多,买个房算什么。S市的房价还在平流层,B市的房价都突破外太空了,王杰希也把房子买到了三环内,还一买买仨,可见钱包深度。
  叶修笑嘻嘻地说:“你们轮回还招人吗?能用散人那种。”
  周泽楷当然是摇头了,轮回招个叶秋这样的大神是要上董事会的,他哪能做得了主。再一想忽然觉得不对劲,按说周泽楷不是个敏感的人,可他对叶修的一切记忆力都太好。见了几面什么地方说了啥话,全清晰得跟照片似的。
  稍微一翻篇儿,周泽楷想起来了,春夏秋冬见叶修好几次,他好像都穿着同一件外套。宅男们不注重衣着,可叶修那衣服也着实不讲究了点,款式老得只适合爸爸们穿,而且大了一号,挂在身上有点晃啊晃的。因着不太合身的缘故,给周泽楷留下了不浅的印象。
  大概是第六还不是第七赛季开始,因为蓬勃的商业化,电竞周刊开始搞了个电竞选手收入福布斯排行榜。荣耀以其最大的玩家基数,职业选手收入一骑绝尘,差不多占据了前二十的一半。当然,像是所有“叶秋”应该露面的场合一样,里头没有他的位置。有人说是连人都八不到还八什么收入,也有人说其实叶神拿的不多,和你们想的根本不一样。
  可惜谁听了也不信,荣耀三冠王的收入低,一个冠都没拿到的岂不要穷到去吃土了。周泽楷努力回想当时说话的人,终于记起来,好像就是今天在座的佟林。
  那时没人知道他跟叶修认识,自然只是听一耳朵就算。佟林自己也是从嘉世的老熟人那里听说,见大家都不信也偃旗息鼓了。毕竟又拿不到嘉世的工资条来证明,太八卦别家俱乐部叫人听去,还以为别有用心放流言呢。
  种种综合下,周泽楷犹豫了一下,直接问出了口:“前辈在嘉世……薪水不高?”
  “还行吧。”叶修怔了下。他对金钱没什么概念,够吃够喝就行,除了抽烟又没有花钱的爱好,衣服全部大淘宝。按说也该攒下点钱了,可朋友一开口,总是眉头不皱地散出去,到现在一穷二白,还要靠卖魏琛的技能攻略补贴战队。
  他随口说了个数字,很快补充,“和你们没法比,但怎么也算个白领收入吧。”
  还好周泽楷已经停好了车,不然他一失神,非得撞上前头的别摸我不可。叶修探头一看,嚯,买龙虾的人排起了长队,路两边各种豪车林立,连跑车都有,果然唯有死亡与吃货可让众生平等……
  估摸着这阵仗坐在大堂吃不现实,他就想干脆打包回周泽楷家算了,推了推门扭头说:“小周开门锁,我下去买,你坐着吧别被粉丝认出来。”
  忽然周泽楷手一伸拉住他:“别去。”
  “啊?”叶修还以为周泽楷要尽地主之谊,想说你也不用太拼了,到时候被围住还得带你跑路。谁知后者说完,一倒档开始倒车,干脆利落地开出了车位。
  “不吃了?”叶修问,“不吃也好,估计外带排队也得好一阵。”
  “去别处。”周泽楷言简意赅地回答完,很快陷入了深深的沉默,再没有说话。
  叶修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借了街边路灯的流光,观察青年英俊得赏心悦目的侧脸。看了稍显冷硬的嘴唇线条好一会儿,他才找回之前的思绪,小周似乎……在生气?
  直到周泽楷带他去了外滩,两人坐定在一艘游轮改造的餐厅,前者面无表情地开始点菜。叶修终于肯定,小周确实生气了。
  周泽楷拿出了场上的如虹气势,直奔最贵的,打算顺着海参鱼翅一路点下来,叶修赶紧一把按住他的手,又是感动又是好笑地说:“才夸过你不摆阔的,维持住大S市男人会过日子的人设啊小周。”
  他的手叠在他的手上。
  职业选手的手都保养得好,可手形是骨架决定的,天生天长,和后天呵护没什么关系。周泽楷看着叶修细长又白皙的指节,彼此接触到的地方,除去一点点键鼠磨出来的薄茧,全都柔软到不可思议。
  不知被触动了哪一点,周泽楷的脸唰地就红了。方才还涌动的怒气消下去,理智也回炉了,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行为说好听点叫招待,说难听点叫摆谱。在叶修面前,他充的什么款,示威我请一顿够你一年工资的?
  清醒过来的周泽楷无地自容极了,一张脸从绯红变大红,窘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讷讷地看着叶修,希望他不要误会了。以他的长相,摆出这个害羞又紧张的表情实属犯规,高薪训练的服务小姐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暗中猜测这是哪个没出道的小明星,简直萌死个人。
  叶修本来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叫人可怜巴巴地一看,那点好笑也消磨光了。周泽楷为什么这样做,以他的智商一想就能领会——这是给自己抱不平了,要豪请一顿补偿。
  他真没觉得自己的境遇有什么可不平的,可是谁不喜欢被人温柔以待呢?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窝心,让叶修觉得暖暖的,让他想抚慰这个真心地为自己生气的青年。
  于是叶修伸手揉了揉周泽楷的脑袋,手感不错,很能体现发型的价格,又从发愣的周泽楷手中顺走了菜单。他淡然地翻了一翻,又合上,说:“来个炒饭吧。”
  服务生微笑躬身:“先生想要哪种炒饭呢?”
  “最便宜的那种。”叶修毫无愧色,“再来个素菜,一样要最便宜的。”
  加收的15%服务费物有所值,小姐维持住了美丽的微笑,施施然离开。不到半刻,叶修点的饭菜端了上来:“您点的XO酱炒饭和美容沙拉,请慢用。”
  硕大的盖子掀开,XO酱炒饭不到成年男人的拳头一小团,没肉没蛋就是酱油饭。美容沙拉则是一颗小番茄加一颗小紫薯,拿糖浆裱了个花。叶修和周泽楷对着俩盘子,同时陷入了沉默。
  瞅了瞅菜单标价一个388一个168,叶修真诚提议:“小周,我看啊,咱们还是去吃小龙虾吧。”
  扫完这顿叶修称之为“一口一张毛爷爷”的饭,周泽楷结了帐,两人落荒而逃。路上周泽楷用手机定了外送小龙虾,到家正好送餐员也来了。两人铺上一次性桌布,就着电竞台的节目啃起了小龙虾,吃得是满头大汗,痛快无比。
  周泽楷没有再提收入那茬,他为自己傻气无比的举动羞愧不已。
  除了叶修本人,没有谁有资格同情他,没有人谁有资格看低他,更没有人有资格用钱去衡量他所付出所获得的一切。
  强者从不自怜。
  可在心里某处,周泽楷又有点偷偷地高兴。两个人第一次谈及荣耀之外的私事,叶修就毫不设防地把薪资告诉了他,仿佛无形中拉近了什么。他们像往常一样谈论着荣耀,胃口大开地吃光了七斤小龙虾,叶修去洗手时候突然回过头,对周泽楷说:“别放在心上,都是小事,已经过去了。” 
  周泽楷怔了怔,很快意识到,叶修在开解自己。
  明明被深深错待了,却更担忧别人会难过。
  没等他组织出合适的回应,后者画风突变,再严肃没有地说,“真想帮忙,让你们经理给高点价,兴欣嗷嗷待哺,就等地主家的余粮了。”
  周泽楷根本维持不住感动的心情,同样严肃地摇了摇头:“不行。”
  “说好的土豪我们做朋友呢。”叶修特别痛心地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想了一下,回答:“义斩的设定。”
  叶修不禁绝倒:“那你们轮回的设定是什么?”
  “颜即正义!”周泽楷充满了自信地丢出粉丝的经典评语。
  叶修听得目瞪口呆,心累地表示年轻人套路太深了,你竟是这样的小周。
  这件事就在插科打诨中过去了。叶修在周泽楷家客房睡了一夜,第二天精神抖擞地继续和轮回经理战斗,最终带了2000万巨款回归了兴欣。
  这年的夏天,轮回终于如愿以偿地登顶总冠军,周泽楷捧起了生命中的一个奖杯。
  捧杯一刻巨大的喜悦满足是种难以形容的感受,唯有胜利者才有资格品尝的金苹果,散发出令人迷醉的醇香。之后一个星期,整个轮回队员都处于一种时不时傻笑,偶尔会手摸总冠军戒指发呆的飘忽状态。直到方明华看不下去了:“都醒醒啊,才一个总冠军你们就满足了?”
  为什么叶修三冠在手依然不肯懈怠,为什么霸图的老将们在职业暮年依然有蓬勃战力,为什么微草和蓝雨会变成世仇?
  当你狂饮过成功的美酒,一切之外的事物,哪怕是痛苦也会变得微不足道。
  清醒后的轮回更加积极地进入了第九赛季的备战,周泽楷变得比之前更忙,一周只能抽空上下小号,发现因为太久不升级被会长踢了……不过进入挑战赛后,叶修和兴欣的动向也不用搞潜伏才知道。以荣耀教科书非同寻常的聚焦能力,半个职业圈都关心极了,随便打开选手群都能看到人讨论。
  周泽楷以为他已经忘记了之前薪资的插曲,直到兴欣击败嘉世,赢得挑战赛,记者找上陈果的网吧,爆出了叶修退役后境况的大新闻。
  凝视记者递来的报纸上那个小小的杂乱的储物间,周泽楷暗自握紧了拳头。
  “不应该。”轮回队长冷峻地说,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
  陈果死拖活拖地把叶修拽在电视面前,喜滋滋地说:“没想到你人缘还不错嘛,连韩文清周泽楷都为你说话。”
  “切肤之痛啊老板娘,”叶修叼着烟,瞅着电视上青年怒气翻卷的黑眸,嘴角露出一丝自己也觉察不出的笑意,“马克思听说过没,阶级矛盾才是最主要的矛盾。他们跟我是一边儿的,你跟嘉世霸图的老板们才是一边儿的。”
  陈果一听气急败坏,再没有了正义得以伸张的开心,怎么看怎么觉着叶修才是邪恶大魔王:“去去去!谁才跟陶轩一边!”
  “得令,小的为兴欣开疆拓土去了。”叶修挥了挥手。
  看他没心没肺的,陈果又不落忍了。嘉世落到这样地步,自己这个前粉现黑都百味杂陈,叶修心里也不会好受吧。如果不是为了嘉世,他又何必忍耐俱乐部的羞辱和错待?陈果素来七情上面,摆出一脸很有心要安慰又找不到词的纠结样。叶修看在眼里,觉得有些像是某个人,忍不住一笑,说:“老板娘,少熬夜刷论坛,黑眼圈都出来了。”
  陈果最近沉迷论坛不可自拔,之前嘉世围攻叶修黑叶修多么无耻,她现在看嘉世被声讨被狂骂就有多么爽。深感打脸流经久不息,实在有它的道理,那种大仇得报的快感,连买包包都比不上!
  听叶修这么说,她也不好意思了,一个战队老板天天刷论坛看骂架实在有点不务正业:“我会少上啦。小安说,俱乐部也要注意舆论公关,我这是学习!”
  “老板娘您慢慢学好好学,我去研究怎么干掉下个赛季的对手了。”叶修挥挥手,就陈果这样,大概能把大神声讨嘉世这视频看个五十遍。
  “叶修,”陈果忽然叫住他,“下个赛季我们——”
  我们……能夺冠吗?
  这是她轻易不敢启齿的一句话,升班马就想登顶,给谁听去都会笑自不量力。可是陈果认真觉得,除了总冠军,没有什么能配得上叶修,配得上他跌宕起伏的奋斗,配得上他超凡卓绝的才华,配得上他一路走来的艰辛。
  “赢得挑战赛只是一个开始,”叶修微微一笑,“兴欣的目标从来都只有一个,夺取总冠军。”
  一路走来,陈果对叶修早就盲目的信赖了。不管目标看起来多么不可能,叶修说了可以,就一定可以。她对空亮了亮拳头,铿锵有力地说:“干掉他们!”
  叶修吐出个烟圈,久违的跃跃欲试在心中苏醒。网游固然好玩,对习惯了最高水平对抗的他来说只是清粥小菜,眼看要回到两年没吃到的满汉全席,真是……有些迫不及待呢。
  电视上再度滚动回顾各战队队长和新老大神对嘉世事件的评价,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叶修洒然一笑。
  老对手新对手们,很不幸,我又回来了。

评论(82)
热度(1102)

© 蜂蜜柚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